网站地图
祖纳

祖纳(生卒年不详),字士言,范阳遒(今涞水县)人。镇西将军祖逖之兄。官至光禄大夫。西晋时期大臣,擅长围棋。有操行,能清言,文亦可观。时因诸王争权,时局动荡,遂醉心围棋,用以消愁解闷,自称“忘忧”,在晋代围棋界影响甚重。后宋徵宗赵佶依此吟出“忘忧清乐在枰棋”的诗句,又编《忘忧清乐集》(棋论、棋谱)刊行。后“忘忧”遂成围棋别称之一。 [1]

祖纳字士言,最有操行,能清言,文义可观。性至孝,少孤贫,常自炊衅以养母,平北将军王闻之,遗其二婢,辟为从事中郎。有戏之曰:“奴价倍婢。”纳曰:“百里奚何必轻于五皮邪!”转尚书三公郎,累迁太子中庶子。历官多所驳正,有补于时。

齐王(司马)建义,越王伦(司马伦)收弟北海王实(司马)及前前黄门郎弘农董祚弟艾,与俱起,皆将害之,纳上疏救焉,并见宥。后为中护军、太子詹事,封晋昌公。以洛下将乱,乃避地东南。元帝作相,引为军谘祭酒。纳好奕棋,王隐谓之曰:“禹惜寸阴,不闻数棋。”对曰:“我奕忘忧耳。”隐曰;“盖闻古人遭逢,则以功达其道,若其不遇,则以言达其道。古必有之,今亦宜然。当晋未有书,而天下大乱,旧事荡灭,君少长五都,游臣四方,华裔成败,皆当闻见,何不记述而有裁成?应仲远作《风俗通》,崔子真作《政论》,蔡伯喈作《劝学篇》,史游作《急就章》,犹皆行于世,便成没而不朽。仆虽无才,非志不立,故疾没世而无闻焉,所以自强不息也。况国史明乎得失之迹,俱取散悉,此可兼济,何必围棋然后忘忧也!”纳喟然叹曰:“非不悦子之道,力不足耳。”乃言之于帝曰:“自古小国犹有史官,况于大府,安可不置。”因举隐,称“清纯亮直,学思沈敏,五经、群史多所综悉,且好学不倦,从善如流。若使修著一代之典,褒贬与夺,诚一时之俊也。”帝以问记室参军钟雅,雅曰:“纳所举虽有史才,而今未能立也。”事遂停。然史官之立,自纳始也。

初,弟约与逖同母,偏相亲爱,纳与约异母,颇有不平,乃密以启帝,称:“约怀陵上之性,抑而使之可也。今显侍左右,假其权势,将为乱阶”。人谓纳与约异母,忌其宠贵,乃露其表以示约,约憎纳如仇,朝廷因此弃纳。纳既闲居,但清谈、披阅文史而已。及约为逆,朝野叹纳有鉴裁焉。温峤以纳州里父党,敬而拜之。峤既为时用,盛言纳有名理,除光禄大夫。

纳尝问梅陶曰:“君乡里立月旦评,何如?”陶曰:“善褒恶贬,则佳法也。”纳曰:“未益。”时王隐在坐,因曰:“《尚书》称‘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何得一月便行褒贬!”陶曰:“此官法也。月旦,私法也。”隐曰:“《易》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称家者岂不是官?必须积久,善恶乃著,公私何异!古人有言,贞良而亡,先人之殃;酷烈而存,先人之勋。累世乃著,岂但一月!若必月旦,则颜回食埃,不免贪污;盗跖引少,则为清廉。朝种暮获,善恶未定矣。”时梅陶及钟雅数说余事,纳辄困之,因曰:“君汝颍之士,利如锥;我幽冀之士,钝如槌。持我钝槌,捶君利锥,皆当摧矣。”陶、雅并称“有神锥,不可得槌”。纳曰:“假有神锥,必有神槌。”雅无以对。卒于家。

父亲:祖武,晋王掾、上谷太守。

兄长:祖该

弟弟:祖逖,镇西将军、豫州刺史。

弟弟:祖约,祖逖死后接掌其部众,并代其镇守豫州,后与苏峻勾结反叛。失败后逃亡后赵,被后赵主石勒杀死。 [2]


相关文章推荐:
祖纳 | | 祖逖 | 光禄大夫 | 赵佶 | 忘忧清乐集 | | 司马 | 司马伦 | 司马 | 王隐 | 蔡伯喈 | 史游 | 乱阶 | 温峤 | 光禄大夫 | 梅陶 | 月旦 | 朝种暮获 | 钟雅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