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祝酒歌(郭小川诗歌)

本文讲述了林区工人的斗志昂扬,永远跟着党走,对生活充满热忱,热情似火,对祖国充满了希望,对工作对人生都是积极向上,满腹重情。

在中国艺术史上,以酒为题材的酒文、酒赋、酒诗数不胜数,但以歌词的形式保存下来的酒题材作品,只有汉乐府中的《鼓吹曲辞将进酒》《四厢乐歌上寿酒歌》《清商曲辞宴酒篇》《杂曲歌辞饮酒乐》等。而在少数民族地区至今尚流传着丰富的“祝酒歌”。每当贵客光临、节日庆典、婚嫁礼仪、重大祭祀,热情豪爽的少数民族常常唱起欢快的“祝酒歌”,营造出热烈的喜庆气氛。 彝族欢迎客人的形式是喝“转转酒”,并咏唱歌谣《有酒一人喝一口》。他们唱道:“彝家的祖祖辈辈,自古心胸开阔。我们喜好白酒,我们尊重贵客。哪怕只有一口酒,我们都要一人吃一半,我们都要一人喝一口。”彝族兄弟的真诚、豪爽和坦荡,溢于字里行间,令人热血沸腾、心神向往。 综上所述,少数民族饮酒习俗与其艺术有着十分密切而内在的联系。通过其饮酒习俗与艺术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体验到少数民族那炽热坦荡和豪迈奔放的审美情感、追求自由平等的幸福生活和真诚友爱的社会关系和审美理想、直抒胸臆和质朴无华的审美形式。

林区三唱之一 [1]

三伏天下雨哟,雷对雷;

朱仙镇交战哟,锤对锤;

今儿晚上哟,咱们杯对杯!

舒心的酒,千杯不醉;

知心的话,万言不赘;

今儿晚上啊,咱这是瑞雪丰年祝捷的会!

酗酒作乐的是浪荡鬼;

醉酒哭天的是窝囊废;

饮酒赞前程的是咱们社会主义新人这一辈!

财主醉了,因为心黑;

衙役醉了,因为受贿;

咱们就是醉了,也是因为生活的酒太浓太美!

山中的老虎呀,美在背;

树上的百灵呀,美在嘴;

咱们林区的工人啊,美在内。

斟满酒,高举杯!一杯酒,开心扉;

豪情,美酒,自古长相随。

祖国是一座花园,北方就是园中的腊梅;

小兴安岭是一朵花,森林就是花中的蕊。

花香呀,沁满咱们的肺。

祖国情呀,春风一般往这儿吹;

同志爱呀,河流一般往这儿汇。

党是太阳,咱是向日葵。

广厦亿万间,等这儿的木材做门楣;

铁路千百条,等这儿的枕木铺钢轨。

国家的任务是大旗,咱是旗下的突击队。

骏马哟,不用鞭催;

好鼓哟,不用重锤;

咱们林区工人哟,知道怎样答对!

且饮酒,莫停杯!三杯酒,三杯欢喜泪;

五杯酒,豪情胜似长江水。

雪片呀,恰似群群仙鹤天外归;

松树林呀,犹如寿星老儿来赴会。

老寿星啊,白须、白发、白眼眉。

雪花呀,恰似繁星从天坠;

桦树林呀,犹如古代兵将守边陲。

好兵将啊,白旗、白甲、白头盔。

草原上的骏马哟,最快的是乌骓;

深山里的好汉哟,最勇的是李逵;

天上地下的英雄啊,最风流的是咱们这一辈!

目标远,大步追。

雪上走,就像云里飞;

人在山,就像鱼在水。

重活儿,甜滋味。

锔大树,就像割麦穗;

杠木头,就像举酒杯。

一声呼,千声回;

林荫道上,机器如乐队;

森林铁路上,火车似滚雷。

一声令下,万树来归;

冰雪滑道上,木材如流水;

贮木场上,枕木似山堆。

且饮酒,莫停杯!七杯酒,豪情与大雪齐飞;

十杯酒,红心和朝日同辉!

小兴安岭的山哟,雷打不碎;

汤旺河的水哟,百折不回。

林区的工人啊,专爱在这儿跟困难作对!

一天歇工,三天累;

三天歇工,十天不能安生睡;

十天歇工,简直觉得犯了罪。

要出山,茶饭没有了味;

快出山,一时三刻拉不动腿;

出了山,夜夜梦中回。

旧话说:当一天的乌龟,驮一天的石碑;

咱们说:占三尺地位,放万丈光辉!

旧话说:跑一天的腿,张一天的嘴;

咱们说:喝三瓢雪水,放万朵花蕾!

人在山里,木材走遍东西南北;

身在林中,志在千山万水。

祖国叫咱怎样答对,咱就怎样答对!

想昨天:百炼千锤;

看明朝:千娇百媚;

谁不想干它百岁!活它百岁!

舒心的酒,千杯不醉;

知心的话,万言不赘;

今儿晚上啊,咱这是瑞雪丰年宣誓的会……

1962年12月,记于伊春

1963年2月1日28日,写于北京 [2]

郭小川,原名郭恩大,1919年出生于河北省丰宁县凤山镇(原属热河省)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均系教师。他幼年在家乡读书,随父读过两年私塾。1933年春,日寇进攻热河,全家逃亡到北平。1933年夏,考入官费的北平蒙藏学校。1934年春,考入北平东北中山中学。1935年夏,考入该校高级师范班。1936年夏,考入北平东北大学工学院补习班。1937年七七事变后离开北平到达太原,同年9月20日报名参加八路军,被分配到一二零师三五九旅。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至1945年,在延安马列学院、中央党校三部等单位学习,进修马列主义和文艺理论。1948年至1954年,先后任冀察热辽《群众日报》副总编辑,兼《大众日报》负责人、《天津日报》编辑部主任。1955年至1961年,任中央作协党组副书记、作协书记处书记兼秘书长、《诗刊》编委。1962年调《人民日报》任特约记者至文化大革命。1970年,随中国作家协会到湖北咸宁五七干校劳动锻炼。1976年10月,因意外引起的火灾不幸逝世,终年57岁。 [1] [3]


相关文章推荐:
热情似火 | 积极向上 | 少数民族地区 | 热血沸腾 | 朱仙镇 | 社会主义 | 小兴安岭 | 钢轨 | 汤旺河 | 热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