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祝其

①即“夹谷”。②古县名。汉置。治所在今江苏赣榆西北。南朝宋废。唐武德六年(公元623年)改新乐县置,八年并入怀仁县。

要搞清楚“祝其”二字的含义,还要从“齐鲁夹谷会盟”说起。《齐鲁夹谷之会》选自《春秋左传》: “十年春,及齐平。夏,公会齐侯于祝其,实夹谷。孔丘相。”意思是说:“鲁定公十年春天,鲁国同齐国讲和。夏天,鲁定公和齐景公在祝其会见,祝其实际上就是夹谷。孔子担任傧相。”
  公元前500年(鲁定公十年、齐景公四十八年)夏,齐鲁夹谷之会,本是春秋时期四百五十次朝聘会盟的一次,但因孔子参加了此次会盟,在会前文事武备,会盟时历阶而登,用周礼当武器,挫败了齐国要挟鲁的目的计划而名垂青史。这次会盟的“夹谷”究竟在何处?历来有几种说法:
  一为淄川说:《金史地理志》云:“淄川县有夹谷山。”《水经注》“萌水出般阳县西南甲山”,般阳县即淄川,明《一统志》水出西南甲山,朱《笺》曰:孙云,甲山当作萌山。赵云:按,《方舆纪要》云,明水亦曰萌水,出淄川县西南夹谷山。又云,夹谷山一名祝其山,又谓之甲山,其阳即齐、鲁会盟处,萌水出焉。《济南府志》云,甲山在淄川县西南四十里,萌山在县西北二十五里。盖甲山,萌水所出,而萌山其所经也,此说认定甲山即夹山,即夹谷。清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时年四十四岁的蒲松龄先生登临此山,凭吊怀古,触景生情,感慨万分,后著《夹谷行》诗,描述较为详尽。现在从台北麓攀登,崖间存有清康熙年间摩崖石刻“古夹谷”三字,依稀可寻。
  二为赣榆说:清光绪版《赣榆县志》卷四《山川》记:“山最著声者夹谷,治以西凡四十余里,去西南祝其故城十五里”。《春秋》“定公十年夏,公会齐侯于夹谷”。《左氏传》“公会齐侯于祝其,实夹谷”。杜预注‘夹谷即祝其也’,服虔、刘昭、郦道元、杜佑、乐史之伦皆其说”。 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进士裴天佑的诗“翠微西近祝其城,齐鲁当年此会盟”。 唐代进士胡曾的诗兴大发:夹山莺啼三月天,野花芳草整相鲜。来时不见侏儒死,空笑齐人失措年(《夹谷》)。明朝光禄寺卿,赣榆人裴天佑登夹谷山怀古一诗,至今还广为流传(裴天佑《重修赣榆县志》卷四):翠微西近祝其城,齐鲁当年此会盟。幽洞云深人已去,古坛松老月还明。却近余焰遗空谷,罢享流风动废营。我欲东临寻胜迹,并尊东麓听啼莺。清康熙五十四年赣榆县知县单畴书,官至尚书,在《夹谷啼莺》一诗中吟道:光山漠漠水流清,齐鲁曾传书载胜。云暗峰头迷雁宇,风从洞底度莺声。当年玉帛留残碣,此日樵渔失旧楹。圣化厅前颇倚徙,登临不尽古今情。
  祝其国名源于祝其山,莒灭祝其,楚灭莒。秦置祝其县,属东海郡。“祝其”二字,东海尹湾西汉师饶墓出土之竹简为“况其”,一般认为祝其为误传,实际上“况”古时应读“Zhu”,“三打祝家庄”古版图书也为三打“况”家庄。由于民间口耳相传,为避免误读,后世才把“况”改“祝”。祝其国都和祝其县城就是今天的班庄镇古城村。祝其山海拔225米,发源于祝其山的祝其河东流入海,即为现在的老朱稽河。祝其河为何变成“朱稽”河?恐为从事水利、地名或续志方面的人误写。“朱堵”村是因庄前堵祝其河蓄水而得村名,应为祝堵村。当地相传有孔子庙,庙有遗碑,携“孔子相鲁会齐侯处”八字。
  夹谷山的东南峰上是久负盛名的魁星阁遗址。有魁星点卯的故事。魁星是指北斗七星首座之星,魁星既为斗首,就有了第一的称呼,因此人在行酒令划拳喊的“五魁首”,说的就是最高的、第一的意思。自己位居榜首,魁星也就有了主管天下考场的说法。秀才中的第一,举人中的第一,进士中的第一亦即状元,就都由这魁星负责选投。“魁星点卯”是指魁星卯时起床(卯时指早上5点至7点钟)选拨人才。魁星在卯时选拔人才,说明他用心很公正,因为他选的是那些一起床便用功读书的少年学子。魁星用什么点?传说中是用朱笔,即红色的朱砂笔,红笔点“红人”,这也符合锦上添花的说法。至于在夹谷山魁星阁内点卯,魁星点中多少状元已无法考证,但它却足以证明夹谷山真乃灵山圣水之地,人杰地灵之所,不然那魁星怎么非到夹谷山来选拔人才呢?
  三为莱芜说:《山东通志》卷二十三《山川》记:“夹谷峡,在县西三十里,接新泰界,左为龙门崖,右为凤凰山”。顾炎武《肇域记》:“春秋定公会齐侯于夹谷,莱人以兵劫鲁侯即此”。民国版《续修莱芜县志》卷七《古迹》亦记:“旧志谓即县西南三十里,连新泰县之夹谷峪,《春秋》定公十年‘公会齐侯于夹谷’即此……” 据莱芜人柳明瑞先生所著的《嬴秦溯源》也论证齐鲁夹谷会盟在莱芜,并分别对以下三处地点作了探讨。 一是莱芜城西南牛泉、二是莱芜城正南高庄街办 、三是莱芜城东南艾山街办。
  还有蒙阴蒙山说:秦始皇的大将蒙 、蒙武、蒙恬的祖根是蒙阴。蒙,即蒙族,以鸟为图腾。《禹贡》曰:“蒙羽其艺”。早在夏商时期,蒙部族曾是东夷集团部落首领,古称“东蒙主”。《风俗通义》有:“东蒙主以蒙山为氏。”《左传哀公十七年》“(鲁)公会齐侯盟于蒙。”杜预曰:“故蒙阴城是也。”(摘自逸之的《嬴族考略》)
  还有新泰谷里说:在万马逐鹿、群雄竞起的春秋战国,新泰成为齐、鲁两国必争之地。除了兵戈相交,外交活动亦频频发生。鲁定公十年(前500年),鲁定公与齐景公会于夹谷,孔子以相礼的身份随同鲁君出席盟会,迫使齐人归鲁龟阴等田。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夹谷会盟”。大约隋时期,夹谷改名为谷里。古代“以县统乡,以乡统里”,隋代二十五家为里,唐代五家为里。明光寺碑文记载,谷里之名确定于唐代之前。新泰龟山位于谷里南部。龟山酷似龟形,有头有尾有腹,有爪有唇有舌,首东尾西,伸着长长的舌头,翘首而望,默默深思,仿佛想念故里欲归东海。东汉蔡邕《琴操》记载:“《龟山操》者,孔子所作也。齐人馈女乐,季桓子受之,鲁君闭门不听朝。当此之时,季氏专政,上僭天子,下畔(叛)大夫,圣贤斥逐,谗邪满朝。孔子欲谏不得,退而望鲁。鲁有龟山蔽之,辟(譬)季氏于龟山,托势位于斧柯。季氏专政,犹龟山蔽鲁也。伤政道之凌迟,闵(悯)百姓不能其所,欲诛季氏而力不能,于是援琴而歌云:‘予欲望鲁兮,龟山蔽之。手无斧柯,奈龟山何!’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汶水》:“东南流经龟阴之田……昔夫子伤政道之凌迟,望山而怀操,故《琴操》有《龟山操》焉。”自孔子《龟山操》后,《龟山操》成了著名琴操名。李白-《寄东鲁二稚子》:吾地桑已绿,吾蚕已三眠;我家寄东鲁,谁种龟阴田。春事已不及,江行复茫然;南风吹归心,飞堕酒楼前。楼东一株桃,枝叶拂青烟;此树我所种,别来向三年。桃今与楼齐,我行尚未旋;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小儿名伯禽,与姊已齐肩。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裂素写还意,因之汶阳川。韩愈《龟山操》:龟之气兮不能云雨,龟之蘖兮不中梁柱,龟之大兮祗以奄鲁,知将 兮哀莫予伍,周兮有鬼兮嗟予归辅。
  还有枣庄说:2011年8月16日,由曲阜师范大学历史(孔子)文化学院、中共枣庄市市中区委、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首届齐鲁夹谷会盟研讨会”在枣庄迎宾馆举行,与会专家数十人专程爬上位于齐村镇境内的夹谷山,探古访幽,寻碑问碣,对夹谷山优美的风景给予了高度评价。特别是著名孔学专家、曲阜师范大学骆承烈教授,通过对夹谷山进行实地考察,并根据《峄县志》的记载,再次认定夹谷山就是“齐鲁会盟”之地。上海师范大学夏乃儒教授、曲阜师范大学骆承烈教授两位孔学专家及郭明泉、周海生等各位学者对市中区夹谷山作为“齐鲁会盟”之地,进行了深入的研讨论证。专家们的论点鲜明,论据充分,论证严谨详实,令与会者信服。
  “枣庄市中区西北近郊齐村镇境内的夹谷山(现被误为‘云谷山’),就是春秋时代孔子主持的齐鲁夹谷之会所在地。”这是中央党史研究室特邀专家、枣庄市委党史研究室原编审郭明泉经过多年研究得出的初步结论。
  夹谷山简称谷山,又名天台山、天目山,因山顶有近似圆形的崮顶,俗称磨盘山,山势险峻,绿水环绕,风景独秀。其东北不远还有一小山名夹儿山,同样风景秀丽,与夹谷山构成母子相偕之美。且附近还有银井泉、温水泉等,山水交融,故夹谷山区域自古以来就被世人所关注。清光绪版《峄县志山川》对此山有详细记载:“又西三十八里曰夹谷山,亦名天台山,又曰天目山,俗呼为谷山。
  关于“淄川说”:齐为春秋时大国,其国境曾“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 无棣”(《左传僖公四年》)。淄川在齐都附近,古时两国会盟多在边境,不会深入一国内地,以鲁公之尊,孔子之谋,不可能赞同到敌国腹地去会盟,不被人赞同。

《左传》记此次会盟前,齐之黎弥(黎)建议齐侯,欲“使莱人以兵劫鲁侯”。《谷梁传》及《史记》更记莱夷奏“四方之乐”与“宫中之乐”。《友传》之《疏》谓“齐侯灭莱,东莱黄县是也。灭莱所获此人是其遗种也” ,会盟时齐侯从东莱(山东东部)调来当年灭莱之后的莱人对鲁君不礼,故只应在离莱人不远的地方,不可能在齐国之南的赣榆。

会盟后订盟约时,齐国提出日后齐国出兵时,鲁国要出三百乘相随的条件。孔子当机立断地提出齐国应归还当年侵吞鲁国的郓、汶阳、龟阴之田为交换条件。齐景公为了取信于诸侯,听从臣下的劝告,归田谢过。对此三地,《春秋》三传均记系当年齐占鲁地。服虔注:“三田,汶阳田也,龟、山名,阴之田,得其田不得山也”,杜预注“泰山博县北有龟山。”《史记》之《正义》注:“郓,今郓州郓城县,在兖州龚丘县东北五十四里。故谢城在龚丘县东七十里,齐侯侵鲁龟阴之田以谢鲁,鲁筑城于此,以旌孔子之功,因名谢城。”《泰安州志》卷一《遗迹》载:“谢过城,在岳东南址,汉明堂侧。齐鲁会夹谷,后归谢之地,故名。岳东南地曰谷里,古夹谷也。龟阴田,即齐人归鲁以谢过者。今名龟阴埠。汶阳田,在岳南汶河之上。鲁成公二年春秋书取汶阳,八年书晋侯使韩穿来言汶阳之田,归之于齐”。《泰安县志》亦记:“龟山,俗名龟阴埠,在县东南二十里,山北即龟阴之田。春秋(鲁)定公十年齐人归龟阴之田是也。”又记:“谢过城,春秋夹谷之会齐侯归田以谢过,城之名以此,城南有汶阳田。本《通志》”。可知齐鲁争地在两国交界处。会盟处正应在其附近。
  夹谷即祝其地,对祝其的解释,直接与夹谷有关。按古时以祝其为地名者四:一淄川,一赣榆,一莱芜,另一在江苏丹阳。古时地名相同者屡见不鲜,《风俗通》记宋戴公之子祝其曾为大司寇,其子孙日后便以此为姓。其子孙不一定一人,祝其便不一定一地。曲阜藏西汉孺子婴居摄二年(公元7年)《祝其卿坟坛碑》,据载发现于孔林内孔墓前。此碑能进入孔林,应与孔子系宋国人有关,或者系由附近移来。此祝其在何处?应是离曲阜较近之莱芜,而非另三处。
  至于莱芜为什么有“祝其”地名,有两说可资证明:
  一、《淮南子》记汶水出弗其山,西流入济。此祝其乃弗其之音转,正在莱芜。故夹谷山依此便可成立。而赣榆的祝其之名呢?最早为汉时所置,与春秋末有几百年距离,很难说是齐鲁会盟之处。
  二、《山东通志》记:“考《礼记、乐记》‘封帝尧之后于祝’,郑注‘祝或为铸’。《潜夫论五德志篇》‘封尧后于铸’。然则祝即铸也。左氏襄二十三年《传》‘初臧宣叔娶于铸’。杜注‘济北蛇邱县志光绪甲申肥城东南境出铸子鼎等器,距莱芜夹谷约百里。以大兴刘氏所藏铸公证之,是铸本公爵得有,今莱芜地矣。”此书亦论述到“汉之祝其非周之祝其。”因周之“祝”本为“铸”,“祝”作“祝其”乃古音读时延长所致,与古“邾”字读作“邾妻”之例相同。
  莱芜说始见于《莱芜县志》,今人多从其说。顾炎武《肇域记》载:“春秋齐鲁夹谷会盟处,在今莱芜县南三十里夹谷峪。”后人立论皆赖于此。然而,夹谷三见于顾氏著述,其说法是不统一的。(选自《齐鲁学刊》)。
  由上辨析,我们认为齐鲁夹谷之会的地点应在泰山附近的莱芜县西南三十里的夹谷峪。
  春秋末期齐鲁两国国君在夹谷山的一次重要会盟,鲁国取得了一次重大的外交上的胜利。这是孔子一生中政治、外交能量得到充分释放的重大事件。今天读来仍能感觉到2500多年前的历史气息。

不管哪一种说法是正确的,也不管“祝其”到底是人名还是地名、县名、国名,我们杨氏一族能用“祝其”二字作为名号,已显示出先族们高超的智慧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夹谷山铸就了齐鲁文化的灿烂,孕育了多少流传于世的光辉诗篇;夹谷山是悠久历史的见证,是灿烂的齐鲁文化的缩影,也是永恒的生命的象征。杨氏家族的昨天象齐鲁祝其夹谷会盟一样永载史册,我们也坚信杨氏家族的明天会更加辉煌、更加灿烂!


  附1:《齐鲁夹谷之会》(选自《春秋左传》):
  十年春,及齐平。
  夏,公会齐侯于祝其,实夹谷。孔丘相。犁弥言于齐侯曰:“孔丘知礼而无勇,若使莱人以兵劫鲁侯,必得志焉。”齐侯从之。孔丘以公退,曰:“士兵之!两君和好,而裔夷之俘以兵乱之,非齐君所以命诸侯也。裔不谋夏,夷不乱华,俘不干盟,兵不逼好。于神为不祥,于德为愆义,于人为失礼,君必不然。”齐侯闻之,遽辟之。
  将盟,齐人加于载书曰:“齐师出竟而不以甲车三百乘从我者,有加此盟!”孔丘使兹无还揖,对曰:“而不反我汶阳之田、吾以共命者,亦如之!”
  齐侯将享公。孔丘谓梁丘据曰:“齐、鲁之故,吾之何不闻焉?事即成矣,而又享之,是勤执事也。且牺、象不出门,嘉乐不野合。飨而既具,是弃礼也;若其不具,用秕稗也。用秕稗,君辱;弃礼,名恶。子盍图之!夫享,所以昭得也。不昭,不如其已也。”乃不果享。
  齐人来归郓、、龟阴之田。
  【译文】
  鲁定公十年春天,鲁国同齐国讲和。
  夏天,鲁定公和齐景公在祝其会见,祝其实际上就是夹谷。孔子担任傧相。齐国大夫犁弥对齐景公说:“孔丘懂得礼仪,但是没有勇气,如果派莱人用武力劫持鲁侯,一定能够如愿。”齐景公听从了犁弥的话。孔子带着鲁定公往后退,并说:“士兵们快拿起武器冲上去!两国国君友好会见,而华夏之地以外的夷人俘虏却用武力来捣乱,这不是齐国国君命令诸侯会合的本意。华夏以外的人不得图谋中原,夷人不得触犯盟会,武力不能逼迫友好。这样做对神灵是不吉祥的,对德行也是伤害,对人却是丧失礼仪,国君一定不会这样做。”齐景公听了这番话后,急忙叫莱人避开。
  即将举行盟誓时,齐国人在盟书上加上了这样的话:“一旦齐国军队出境作战,鲁国如果不派三百辆兵车跟随我们,就按此盟誓惩罚。”孔子让兹作揖回答说:“如果你们不归还我们汶水北岸的土地,却要让我们供给齐国的所需,也要按盟约惩罚。”
  齐景公准备设享礼款待鲁定公。孔子对梁丘据说:“齐国和鲁国从前的典礼制度,您怎么没听说过呢?盟会的事已经结束了,而又没有设享礼款待,这是让办事人辛苦了。再说牺尊和象尊不出国门,钟磬不能野外合奏设享礼而全部具备牺象钟磬,这是抛弃了礼仪;如果这些东西不备齐,那就像用秕稗来款待,是国君的耻辱;抛弃礼仪则名声不好。您为什么不好好考虑一下呢?享礼是用来发扬光大德行的。不能发扬光大,还不如不举行。”结果齐景公没有举行享礼。
  冬天,齐国人向鲁国归还了郓邑、邑和龟阴邑的土地。
  附2:
  齐国是中国历史上从西周到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个诸侯国,国都临淄。有姜齐和田齐之分。西周时期,周武王封吕尚于齐,由于国君姜姓吕氏,故又称吕氏齐国,史称姜姓齐国,简称姜齐。前391年,田成子四世孙田和废齐康公,并于前386年放逐齐康公于海上,自立为国君,同年为周安王册命为齐侯。国君妫姓田氏,是为田氏齐国,史称田齐。齐国成为战国七雄之一,直至前221年被秦国所并。自此秦国统一天下,并建立秦朝。汉王刘邦击败西楚霸王项羽后,建立汉朝,封长子刘肥为齐王,亦置齐国(齐郡),成为汉代诸王国之一。
  鲁国,周朝的同姓诸侯国之一。姬姓,侯爵。周武王伐纣,歧周代商。武王发封其弟周公旦于少昊之虚曲阜,是为鲁公。鲁公之“公”并非爵位,而是诸侯在封国内的通称。鲁公即鲁侯。周公旦不去赴任,留下来辅佐武王,武王死后辅佐周成王。其子伯禽,即位为鲁公,而淮夷、徐戎作乱,伯禽作誓,平徐戎,定鲁。鲁国先后传二十五世,经三十六位国君,历史八百余年。国都曲阜,疆域主要在泰山以南,略有今山东省南部,兼涉河南、江苏、安徽三省之一隅。到鲁顷公二十四年(公元前256),鲁亡于楚,历时900余年。附3:上文主要选自骆承烈先生的有关论著。骆承烈,汉族,1935年5月生于山东省济宁市。1956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历史系。任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学院副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2000年退休时高校教龄45年。兼任中华传统文化促进会顾问,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学术顾问、孔子文化全球传播委员会专家顾问团副团长,河南、沈阳、马来西亚等地孔子学会及三十多个学术团体的顾问、名誉会长、会长。


相关文章推荐:
| 武器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