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祝元福

一年多以后,他向伯父要了50个小银元,乘船到南京去找族祖父祝青川。当时,祝青川在汪靖卫伪政权南京警备区担任中将参谋长职务。祝元福见到祝青川后,被送入其下属的一所警察学校学习。1943年,祝元福以优等成绩在这所警察学校毕业,分配在下关警士班任班长。任职期间,他目睹了汪伪与日寇的勾结活动,自己也受日本鬼子欺侮,便要离开祝青川。

1943年秋,祝元福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中共三工委地下工作人员栗群。栗群按照中共三工委的指示,让祝元福继续留在祝青川身边。以后,祝元福又考进国民党南京中央陆军学校(相当于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十二期学员)学习,直到1945年毕业。这期间,祝元福和三工委其他同志一道,秘密在南京开展地下活动,搜集和转送了不少有价值的军事情报。他还协助徐楚光做了争取谢庆云和国民党军统少将周镐的工作。

1945年日本投降后,祝元福于8月下旬离开军校,同栗群一起潜入茅山外围被蒋介石刚刚收编的原扬州机场伪警卫大队,利用常营长的关系,策动了两个连队叛离国民党。这支队伍在奔向解放区途中受挫,后大部分化整为零投向解放区。当时祝青川所在的汪伪部队也被国民党收编,祝青川在河南省商丘柘城一带任张岚峰第三路军司令部总参议。祝元福按照栗群的意图,带着王振华到达商丘,当上了祝青川的上尉副官。1946年6月,他通过我太岳部队下属第二处刘鲁明和我军接上了头,与王振华一道在商丘建立了中共三工委的又一个秘密联络点,为我军搜集了一些重要军事情报,运送了一些药品、医疗器材和通讯器材,为我太岳军民胜利进行反围剿的斗争做出了贡献。

1947年3月至1948年11月,祝元福作为周镐的政治交通员,受三工委派遣,多次潜入敌一○七军军部,策反国民党第一绥靖区副司令、第一○七军军长孙良成。孙良成原为冯玉祥的老部下,抗战前,他投蒋、投汪、再投蒋,数易其帜,人称“倒戈将军”,老奸巨猾。这次对他策反,他先是有条件(要1500两黄金)同意,后又改变主意。于是,经请示我苏北兵团司令员韦国清同意,决定和我党的特别党员、敌二六○师师长王清瀚联系,解决孙良成的缴枪问题。经过周镐、栗群、祝元福等人的艰苦努力,于1948年11月13日,迫降了孙良成,并和王清瀚密切配合,缴了最棘手的军部特务团的武器,迫敌一○七军军部、直属队和二六○师全师共5800余人放下武器,向我军投诚。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胜利后,祝元福担任六工委联络组组长。经六工委研究,决定利用孙良成和刘汝明的特殊关系,先试探一下刘汝明起义的可能性,然后再作具体研究。孙良成投诚后满口答应要戴罪立功,便迅速给刘汝明写了要刘起义的信。六工委于1948年12月9日派祝元福和尹燕俊(孙良成的亲信副官)去蚌埠刘汝明官邸。不料孙良成事先做了手脚,让尹燕俊暗中转告刘汝明他想逃离解放区,只是苦无办法,要刘假答应起义。并说信上所云,全是敷衍共产党等等。祝元福和尹燕俊见到刘汝明后,刘便得知这一情况,于是表面上向祝表示愿起义,暗地里却和尹设下了接孙出逃的奸计。祝元福不知奸计,加之周镐求功心切,孙良成一旁怂恿,六工委竟做出去蚌埠与刘汝明谈判的决定,中了刘的奸计。1949年1月5日,周镐、祝元福身着便服与孙良成、王清瀚及其警卫等人从固镇出发,当天下午渡过淮河,到达刘铁军团部。不一会儿,刘汝明打来电话要孙、王二人到蚌埠见面。孙、王刚走,刘铁军就将周镐和祝元福拷了起来,押往南京国防部受审。周、祝被押至浦口时,被毛人凤派人抢先劫走,押送南京宁海路监狱看守。

祝元福被捕后,敌人对他软硬兼施,始终都一无所获。1949年1月底,敌人将祝元福秘密处决,时年26岁。


相关文章推荐:
莱州 | 祝家村 | 解放区 | 河南省 | 商丘 | 商丘 | 解放区 | 宁海路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