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缀网劳蛛

《缀网劳蛛》短篇小说集,作者是许地山,于1922年发表,由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讲述童养媳尚洁逃离婆家后与长孙可望结为夫妻,后遭遗弃,到马来半岛独自为生。长孙知错,将尚洁接回,自己则去槟榔屿赎罪。作品具有浓郁的宗教色彩和异域情调。

zhuì wǎng láo zhū

《缀网劳蛛》又是许地山发表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共收录了作者1921-1924年间的12篇作品。

命命鸟

商人妇

换巢鸾凤

黄昏后

缀网劳蛛

无法投递之邮件

海世间

醍醐天女

枯杨生花

读《芝兰与茉莉》因而想及我底祖母

“我像蜘蛛,

命运就是我的网。”

我把网结好,

还住在中央。

呀,我的网甚时节受了损伤!

这一坏,叫我怎地生长?

生的巨灵说:“补缀补缀罢。”

世间没有一个不破的网。

我再结网时,

要结在玳瑁梁栋

珠玑帘拢;

或结在断井颓垣

荒烟蔓草中呢?

生的巨灵按手在我头上说:

“自己选择去罢,

你所在的地方无不兴隆、亨通。”

缀网劳蛛是该小说集的主要小说。

《缀网劳蛛》的主人公尚洁是童养媳,逃离婆家,同曾帮助过她的可望结婚,但他们之间并没有真正的爱情。尚洁出于慈悲之心搭救受伤的盗贼,遭到丈夫的妒嫉而被刺伤。丈夫要与她离婚,她只身到土华岛,内心坦然,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尚洁对此并不感到多大痛苦,她认为命运的偃蹇和亨通,对于生活并没有多大关系,犹如被虫蛀伤的花朵,剩余的部分,仍会开得很好看。丈夫在牧师的启迪下,夫妇重归于好。丈夫到海岛受苦偿过,她也不挽留,心情依旧坦然,过着安闲宁静的生活。别人都为她高兴,她也并不感到格外的兴奋,她对人生有自己的看法。她认为,“我像蜘蛛,命运就是我的网,人不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反而会受到偶然的外力的影响。当蜘蛛第一次放出游丝时,不晓得会被风吹到多远,吹到什么地方,或者粘到雕梁画栋上,或者粘到断垣颓井上,便形成了自己的网。网成之后,又不知什么时候会被外力所毁坏,所以人对于自己命运的偃蹇和亨通,不必过分懊恼和欢欣,只要顺其自然,知命达观即可。等到网被破坏时,就安然地藏起来,等机会再缀一个好的。”“我像蜘蛛,命运就是我的网。”“所有的网都是自己组织得来,或完或缺,只能听其自然罢了。”这种充满基督教思想的人生哲学,充分显示了人世的苦难和安分随时,安于命运和在心理上战胜命运的人生态度

《缀网劳蛛》写的是一个“不信自己这样的命运不甚好,也不信史夫人用宿命论的解释来安慰她,就可以使她满足”的女子尚洁与男主人公长孙可望的离合故事。文中,长孙可望怀疑自己的爱人尚洁的贞洁而莽撞地与其离异,可怜的尚洁却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直至长孙可望醒悟,二人终复得走在了一起。我们说尚洁是可怜的,但其实她并不可怜,因为我以为她是在以一种高智慧生活。

尚洁似乎是一个虔诚的教徒,她总是不温不火地行走在尘世,平静地待人接物,冷静的处理突发事件,普渡众生。她从无怨言。

在这里,许先生在阐释着一种“随缘”人生观,我觉得。读完《缀网劳蛛》,我是这么想:人,是应该淡定一点、低调一点,一切随缘吧。缘自然来,缘自然去。人应当安定从容而又理智地过生活。生本不乐,然而总可以从容地生活下去。

纯良的尚洁曾经历长孙可望以刀猛击、冷酷遗弃、霸占财产、剥夺女儿等种种磨难。请保留此标记而她从无怨言。她选择沉默,选择从容,选择淡定,选择解救众生。她其实是生活的强者。生活的强者不在乎从他人手中得到多少,而在乎解救人于歧途;不在乎自己的忧乐,而在乎他人的感受。有时候,我也总想,我又不能左右我的命运,为什么不能安安然然地度过这一生世呢?生活本就是痛苦的,但是,残缺还是可以补缀,痛苦还是可以减少。

尚洁说:“我像蜘蛛,命运就是我的网。蜘蛛把一切有毒无毒的昆虫吃入肚子,回头把网组织起来。他第一次放出来的游丝,不晓得要被风吹到多么远;可是等到粘着别的东西的时候,他的网便成了。他不晓得那网什么时候会破,和怎样的破法。一旦破了,他还暂时安安然然地藏起来;等有机会再结一个好的。人和他的命运又何尝不是这样?所有的网都是自己组织得来,或完或缺,只能听其自然罢了 [1]

对于许地山的名篇《缀网劳蛛》历来认为其弥漫着浓郁的宗教氛围,宣传了许地山的佛学思想。其实这不过是一层外衣,从主人公尚洁身上透露出的是儒学的积极入世和道德修身,是宠辱不惊的为世之道。 [2]


相关文章推荐:
许地山 | 槟榔屿 | 许地山 | 命命鸟 | 荒烟蔓草 | 去罢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