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紫姑

紫姑是中国民间传说中的司厕之神,又作子姑、厕姑、茅姑、坑姑、坑三姑娘等。世人谓其能先知,多迎祀于家,占卜诸事。

每当上元节的时候,居家妇女便要迎厕神。说起来风俗很奇怪,节前的一天,邓粪箕一只,饰以钗环,簪以花朵,另用银钗一只插箕口,放在坑厕侧设供。同时,另设供案,点烛焚香,让小儿辈对它行礼。

从各地迎紫姑的活动看,紫姑的职责主要不是司人家之厕,而是代卜人事的吉凶和与人一起游乐了。

厕神也叫紫姑神(后世亦称坑三姑娘),六朝时已有信仰。名为厕神,但紫姑并非主厕事,而是能先知。所以,中国民间多以箕帚、草木或筷子,着衣簪花,请神降附。妇女们就把自己的心事向其诉说,或代自己未出嫁的女儿祈祷。

尽管这都是传说,但宋代文豪苏东坡却写过一篇《仙姑问答》,绘声绘色描述他与紫姑对话的情景;后来又说在广州见过她的真身,说她才艺绝伦,[赋诗立成,有超逸绝尘语]。但是,后人认为这些记述[恐不尽可信也]。

如山东邹城曰“邀厕姑”,广东曰“请厕坑姑”,杭州曰“召厕姑”,苏州、绍兴、扬州称“坑三姑娘”。绍兴有的是在灰仓里迎请,故称“灰接姑娘”,苏州有些是在门角迎请,故叫“门角姑娘”。有的则因取象之物不同,而给以不同名称,如江西用瓜瓢象征紫姑,故称之为“瓜瓢姑娘”,同样道理,浙江宁波称“筲箕姑娘”,浙江海宁称“箩头姑娘”,还有称“笤帚姑”、“针姑”、“苇姑”者。湖北监利、陕西凤翔等地则直称“紫姑”。总之,因迎请紫姑的方式、地点不同,紫姑厕神有种种不同的名称。各地迎请紫姑的内容和目的不外两点。一是占卜蚕桑及众事。刘侗等《帝城景物略》谓“三祝”后,“神则跃跃,拜不已者,休(吉);倒不起,乃咎也。”福建有些地区,从占卜吉凶之义又形成另一习俗。清施鸿宝《闽杂记》云:“闽俗,妇女多善扶紫姑神。上诸府则在七月七日,称为姑姑,下诸府则在上元夜,称为东施娘。又下(诸)府未字少女,多于是日潜揭门前所贴春联,于紫姑前焚之,以为他日必得读书佳婿。”二是作“射钩”之戏。具体作法已不详。据《酉阳杂俎》《梦溪笔谈》等载,还有请紫姑作诗、写字、下棋等游戏。从以上各地迎紫姑的活动看,紫姑的职责主要不是司人家之厕,而是代卜人事的吉凶和与人一起游乐了。

在《显异录》中说,紫姑是莱阳人,叫何媚,被李景纳为妾,遭到李景妻子的嫉。在正月十五那天,被杀死在厕所。后来天帝悯之,把她任命为厕神。

有人说,紫姑是杜撰出来的名字,其实指的是西汉时的戚夫人,她是死于厕所的。后来[戚]变成了[七],又转化为[紫][子],是音近而变了称呼。

按:关于紫姑的记载,至少在南朝刘宋就有;而寿阳刺史李景妾的说法则言其为武则天垂拱三年事。

紫姑之记载,亦首见于刘敬叔《异苑》卷五,曰:“世有紫姑神。古来相传,云是人家妾,为大妇所嫉,每以秽事相次役,正月十五日感激而死。故世人以其日作其形,夜于厕间或猪栏边迎之。祝曰:‘子胥不在,是其婿名也,曹姑亦归,曹即其大妇也,小姑可出戏。’捉者觉重,便是神来。奠设酒果,亦觉貌辉辉有色,即跳躞不住。能占众事,卜未来蚕桑。又善射钩,好则大舞,恶便仰眠。”继《异苑》之后,南朝宋东阳无疑《齐谐记》、梁宗懔《荆楚岁时记》、隋杜台卿《玉烛宝典》等,皆有关于紫姑的记述。《齐谐记》云:“正月半,……其夕则迎紫姑以卜。”《荆楚岁时记》云:“其夕(正月十五日)迎紫姑,以卜将来蚕桑,并占众事。”《玉烛宝典》卷一云:“其夜迎紫姑以卜。”他们除引录《异苑》所记紫姑事外,又皆引录《洞览》《杂五行书》等所记后帝(帝喾女)事,似将紫姑与厕神后帝合二为一。《荆楚岁时记》仅作疑是之辞,云:“将后帝之灵,凭紫姑而言乎?”《玉烛宝典》则作肯定之语,云:“将后帝之灵,凭紫姑见女言也。”可见从南朝初至隋代,在迎紫姑习俗的传播过程中,已渐将紫姑与厕神后帝合二而一,紫姑也就成为厕神了。

大约至唐代,又出现了有关紫姑身世的描述。

《茶香室续钞》、卷十九引《东坡集》叙述一则紫姑降神与苏东坡之问答,曰:“《东坡集》有仙姑问答一则云:‘仆尝问三姑(即紫姑之别称引者注),是神耶仙耶,三姑曰:曼卿之徒也。欲求其事为作传,三姑曰:妾本寿阳人,姓何名媚,字丽卿,父为廛民,教妾曰:汝生而有异,他日必贵于人。遂送妾于州人李志处修学,不月余,博通九经。父卒,母遂嫁妾与一伶人,亦不旬日,洞晓五音。时刺史诬执良人,置之囹圄,遂强娶妾为侍妾。不岁余,夫人侧目,遂令左右擒妾,投于厕中。幸遇天符使者过,见此事,奏之上帝,敕送冥司理直其事,遂令妾于人间,主管人局。余问云:甚时人?三姑云:唐时人。又问名甚,不敢言其名。又问刺史后为甚官,三姑云:后入相。又问甚帝代时人,姑云,则天时。”《茶香室续钞》作者俞樾曰:“按此即世所谓坑三姑也,俗以正月望日迎紫姑,即其神也。”陈耀文《天中记》卷四引《显异录》记有夫婿之名,曰:“唐紫姑神,莱阳人也。姓何氏,名媚,字器卿(他书皆作丽卿),自幼读书辨利。唐垂拱三年(687年),寿阳刺史李景纳为妾,妻杀之于厕,时正月十五日也。后遂显灵云。”在南朝宋时即已出现的紫姑(据《异苑》云“古来相传”看,此故事的出现可能还在此前),到了唐后却有一个在唐代作刺史的夫婿,并有了籍贯、姓名等,无疑为后人所增益。不仅如此,又改《异苑》所云“感激而死”为被其“妻杀之于厕”,似更能引起人们的同情而益加敬仰。清俞正燮《癸巳存稿》亦引《显异录》上段文字,但又加了“上帝悯之,命为厕神”的结语。于元代成书明代略有增纂的《道藏搜神记》和《三教搜神大全》,采用以上记载为紫姑作传,《搜神记》在其基础上添写紫姑灵异事迹。云:“其(指李景)妻之,遂阴杀之,置其尸于厕中。魂绕不散,如厕,每闻啼哭声,时隐隐出现,且有兵刀呵喝声。自是大著灵异。”旧时民间对紫姑神的信仰很普遍,许多地方都有“迎紫姑”的活动。不过迎请的方式各不相同。《异苑》《齐谐记》皆称:于正月十五日夜,作其形,衣以败衣,于厕间或猪栏边迎之。《稽神录》云:“正月望夜,江左风俗,取饭箕,衣之衣服,插著为嘴,使画粉盘以卜。”《游宦纪闻》云:“请紫姑,以著插筲箕,布灰桌上画之。”明刘侗等《帝城景物略》云:“望前后夜,妇女束草人,纸粉面,首帕衫裙,号称姑娘(即紫姑),两童女掖之,祀以马粪,打鼓歌马粪芗歌。”迎请的地点各地也不尽一致,但大都在厕间,故皆以“厕”命名。

苏轼《子姑神记》相关记载

元丰三年正月朔日,予始去京师来黄州。二月朔至郡。至之明年,进士潘丙谓予曰:“异哉,公之始受命,黄人未知也。有神降于州之侨人郭氏之第,与人言如响,且善赋诗,曰:‘苏公将至,而吾不及见也。’已而,公以是日至,而神以是日去。”其明年正月,丙又曰:“神复降于郭氏。”予往观之,则衣草木,为妇人,而置箸手中,二小童子扶焉。以箸画字曰:“妾,寿阳人也,姓何氏,名媚,字丽卿。自幼知读书属文,为伶人妇。唐垂拱中,寿阳刺史害妾夫,纳妾为侍书,而其妻妒悍甚,见杀于厕。妾虽死不敢诉也,而天使见之,为其直怨,且使有所职于人间。盖世所谓子姑神者,其类甚众,然未有如妾之卓然者也。公少留而为赋诗,且舞以娱公。”诗数十篇,敏捷立成,皆有妙思,杂以嘲笑。问神仙鬼佛变化之理,其答皆出于人意外。坐客抚掌,作《道调梁州》,神起舞中节,曲终再拜以请曰:“公文名于天下,何惜方寸之纸,不使世人知有妾乎?”予观何氏之生,见掠于酷吏,而遇害于悍妻,其怨深矣。而终不指言刺史之姓名,似有礼者。客至逆知其平生,而终不言人之阴私与休咎,可谓知矣。又知好文字而耻无闻于世,皆可贤者。粗为录之,答其意焉。

关于紫姑神的信仰,六朝已有,唐、宋两代盛行,至清不衰。《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卷四0引《异苑》:“世有紫姑女,古来相传是人妾,为大妇嫉,死于正月十五夜。后人作其形,祭之曰:‘子胥不在,曹夫亦去,小姑可出。’捉者觉动,是神来矣。以占众事。胥,婿名也。曹夫,大妇也。”又引《显异录》:“紫姑,莱阳人,姓何名媚,字丽卿。寿阳李景纳为妾。其妻妒之,正月十五阴杀于厕中。天帝悯之,命为厕神。故世人作其形,夜于厕间迎祀,以占众事。俗呼为三姑。”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十五日,其夕迎紫姑以卜将来蚕桑,并占众事。”宋沈括《梦溪笔谈》卷二一:“旧俗,正月望夜迎厕神,谓之紫姑。亦不必正月,常时皆可召。”清黄斐默《集说诠真》:“今俗每届上元节,居民妇女迎请厕神。其法:概于前一日取粪箕一具,饰以钗环,簪以花朵,另用银钗一支插箕口,供坑厕侧。另设供案,点烛焚香,小儿辈对之行礼。”


相关文章推荐:
子姑 | 坑三姑娘 | 厕神 | 钗环 | 供案 | 迎紫姑 | 厕神 | 坑三姑娘 | 箕帚 | 苏东坡 | 绘声绘色 | 邹城 | 坑三姑娘 | 取象 | 针姑 | 凤翔 | 直称 | 厕神 | 刘侗 | 闽杂记 | 七月七 | 上元夜 | 贴春联 | 射钩 | 酉阳杂俎 | 迎紫姑 | 莱阳 | 李景 | 天帝 | 厕神 | 戚夫人 | 刺史 | 武则天 | 刘敬叔 | 异苑 | 宋东阳 | 荆楚岁时记 | 杜台卿 | 玉烛宝典 | 迎紫姑 | 异苑 | 帝喾 | 厕神 | 玉烛宝典 | 东坡集 | 苏东坡 | 三姑 | 李志 | 刺史 | 诬执 | 冥司 | 俞樾 | 三姑 | 迎紫姑 | 陈耀文 | 辨利 | 李景 | 异苑 | 刺史 | 俞正燮 | 癸巳存稿 | 厕神 | 三教搜神大全 | 搜神记 | 李景 | 迎紫姑 | 异苑 | 正月十五日夜 | 稽神录 | 江左 | 游宦纪闻 | 刘侗 | 草人 | 衫裙 | 马粪 | 元丰三年 | 黄州 | 黄人 | 侨人 | 刺史 | 卓然 | 酷吏 | 指言 | 逆知 | 六朝 | 异苑 | 莱阳 | 李景 | 天帝 | 厕神 | 三姑 | 荆楚岁时记 | 迎紫姑 | 钗环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