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走过好味道

《走过好味道》 是描述高雄地区慈济志工林聪奇和谢足夫妻一生的故事,看着他们为了生活,从台南搬到高雄颠沛流离的人生, 主角人物的心境转折值得期待,多变的场景。

剧名:走过好味道剧集:40集

类型:家庭伦理

语言: 普通话/国语

首播日期: 2008-08-08

又名: 大爱剧场-走过好味道

监制:臧蕙年

制片人:崔永徽

编审:熊九三

民国26年台南县佳里镇两个截然不同人家里林聪奇与谢足来到了这个人世间镇上开始有人被征调前往中国战场当军夫战争气味渐渐地渗入了这个纯朴而热闹小镇那个物资缺乏年代艰困生活考验着人心林家与谢家分别面临着不同生活困境  两人在十九岁的那年,决定携手走过一生。 [1]

结婚是为了想要多一份力量,年少的林聪奇心里是这样想的,然而他却不知道,多一个人就多了一份责任。林聪奇在孩子出生没多久之后,就应部队征召入伍,当时八二三炮战刚打完,金门岛上一片破瓦残壁,亟需重整。两年的兵役,林聪奇没有回家,不识字的他也鲜少给谢足只字片语。家中的生计,就靠谢足带着不足一岁的女儿林丽美维持着。

谢足白天在各式各样的农事中打杂工,夜里则挨家挨户地穿梭在街坊邻居家里寄卖酱菜瓶,辛勤终日仍然无法获得温饱,必须每日到人家田里找寻残馀的菜梗或野菜回家。林聪奇退伍之际,一个同梯退伍的小琉球人邀林聪奇到高雄跑船,这对于当时急需金钱的林聪奇有很大的诱惑,然而分离两年的夫妻之情,让林聪奇无法再抛下妻女,远赴重洋。

林聪奇回乡后,在台南佳里镇嘉福里胼手砥足地开了一家小杂货店,看起来一家生活就要安定下来时,谢足却染上怪病,背上长了脓疮卧病不起。林聪奇除了做生意之外,还得四处求医,家中积蓄几乎全都耗费在谢足的病上。此时,甚至有人对林聪奇建议不要在花钱在这无底的坑洞中,让谢足随命而去,在那个医疗不发达的年代里家家户户常有人因病而逝,邻人的建议也不足为奇,尤其见林家如此贫困,此建议也无非出于善意。然而林聪奇坚持谢足好好一个美妻嫁入林家,岂可因为家中贫困就亏待看轻谢足的一条命。

林聪奇耗尽家产,省吃俭用,四处借钱终于把谢足的命给捡了回来。

谢足接连地替林聪奇生了四个孩子。林聪奇的兵役与谢足的病痛,让第一个孩子与第二个孩子之间相差了五岁。林丽美,这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差点因为营养不足与疾病而夭折的孩子,注定在未来要替家里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谢足一心想要离开台南佳里,往高雄发展,除了想要摆脱佳里亲戚对于林家的冷言冷语,也期待着在大都市里面做生意,可以赚多点钱来还之前欠下的钜额债务。当时林聪奇犹豫于是否要离开故里前往高雄发展。他还记得二十四岁那年举家迁往高雄大港埔卖咸粥的那段往事,一家人不仅病痛不断,而且还饱受在地人排外的困难。返乡后,他们花了更多的时间才把这杂货店的生意经营起来,虽然总是有很多顾客赊欠帐款,邻里之间的情谊让林聪奇一直没办法硬下心肠一一讨债,但是家里却常穷到连下一顿饭的钱都不知道在哪里。一直到有一回,林聪奇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牵着牛的有钱阿舍连一包烟的钱也不愿意先还给他这个穷苦人家,林聪奇这才意识到,如果待在这个唯利是图的地方继续下去,如果不鼓起勇气往外发展,他永远都无法赚到足够温饱的金钱,此时的他,无疑是对于台南在地人的人心有了很深的感慨。加上谢足一直认为往高雄地区发展,对于一家人的未来都好,三十岁出头的林聪奇决定带着一家人再度冒险离开熟悉的台南佳里。在那之前,林聪奇一家仍旧背负着沉重的债务,他知道他不能就这样离开“跑路”,他一家一户地拜访,让这些邻居朋友了解自己偿债的决心。往后的日子,林聪奇也果然信守他的承诺,即使日子再艰苦,他绝不欠任何人利息钱。

林聪奇在弟弟林丰二的信口建议下,选择在高雄三民区的本馆当作一家人重新出发的起点。没想到一到本馆,就发现“一笔安天下”的弟弟林丰二不仅没打理好林聪奇一家人的未来,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着落。就在那风雨飘摇的夜里,林聪奇一家人在邻居的帮助下留了下来,开展在高雄的新生活,然一连串的挑战接二连三的发生,不仅谢足因为水土不服而常吐血,四周的环境或许因为民风强悍常让谢足担心受怕,甚至戏称“赌馆”。一生以赌为戒的林聪奇在一年后决定搬家,举家迁移到前镇,租了一个住商溷和的小店面,做起小吃生意来。

前镇的生意日渐兴隆,林聪奇证明外地人也可以煮出本地人的口味,许多老主顾都说林聪奇的摊子煮得合在地口味。然而接踵而来的挫折却继续考验着林家人。谢足又病倒了,而且病况更危急,林聪奇为了求医,踩着铁马载着谢足从高雄骑到屏东潮洲去看病,却一直没有起色。赚的钱,全部都填在谢足的身上,却没有尽头。为了筹得更多钱,林聪奇的店24小时营业,他就睡在一旁的板凳上,只要客人来,他就起来煮菜,两个豆蔻年华的女儿也帮忙著作,日复一日,全年无休。然而妻子谢足的身子还是日复一日地衰弱下去,为了让妻子好起来,林聪奇决定放弃这赚钱的生意,搬离这个地方,找寻一个可以让谢足好起来的环境。

林聪奇举家迁到高雄县的凤山市,开始每日往返小港区的旧市集路边摆起担子,卖肉粽与切仔面。谢足的病渐有起色,然而足足有两年的时间,林家小摊生意清澹,门可罗雀,一旦有生意,却又是些地痞流氓前来白吃白喝。林聪奇几次想要讨公道,却想到万一自己因此而入狱,家中重担又得落在谢足身上,他看着当时年仅二十岁的长女林丽美担心受怕的神情,他就舍不得让她们跟自己童年一样没有父母的照顾,于是他忍了下来。他用时间与自己的勤勉克服一切的困难,甚至还得去菰寮打零工。慢慢的,谢足的身子也好了起来。五年时间过去,林聪奇也找到了地方口味的变化,他的小摊子也渐渐有了人气,甚至一个当地老阿公还常常因为担心他们这些外地人受到本地人欺负,整日在他们的摊位上帮忙守护着。就在一切看似安定下来的时候,他们经营的路口小摊却因为商楼改建而必须迁移。林聪奇与谢足开始认真思考起在高雄落地生根的想法,有土斯有财,有土斯有根。

以上信息来源 [1-2]


相关文章推荐:
入伍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