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走自己的路(图书)

龚琳娜唯一自传图书。2016年出版。

走自己的路,梦想不会熄灭。李谷一、冯唐 感动推荐

 

凭一首《忐忑》,龚琳娜在网络走红,其歌唱事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一边是网友调侃她为“神曲”制造者;另一边是音乐圈专业人士对她的高度称赞。

她既能在电视上比拼不同类型的音乐,也能在长城脚下演唱高雅的古诗词;她潜心研究中国民乐、戏曲等各种不同发声方法,在欧洲演出十年,只唱中文歌。这些年来,坚持不假唱不参加文艺晚会类演出,与老锣一起创造自己的新艺术音乐。

二十多年前,德国作曲系毕业生老锣,到上海音乐学院学习古琴,从此对中国音乐恋恋不舍。经过多年探索、研究,他决定专心作曲。老锣懂得运用西方的和声结构,丰富中国音乐肌理,并使其不失中国音乐特有的神韵;奏他的音乐,让乐手兴奋,令作曲家汗颜,令观众赞叹不已。

这对夫妇怎么理解所谓的“神曲”?他们追求的理想音乐是什么?他们做过什么尝试及坚持?神曲之后,是什么使得他们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

本书以龚琳娜和老锣生命中不同的音乐会作为主线,龚琳娜与老锣共同记录他们这些年来的感受与成长,从中可见一段相知的关系如何诞生,以及两人不同的性情与人生故事,讲述十几年来不曾熄灭的梦想! [1]

为什么在大众眼中只会唱神曲的龚琳娜在真正的音乐圈里评价如此之高?

龚琳娜是一个十分有个性的歌唱家,她的音乐既前卫又典雅李西安。

龚琳娜是在服务音乐,她是站着音乐背后的。她站在台上不是为了表现自己,是完全在音乐艺术里邹文琴。

她的民歌唱法,揭开民歌唱法历史上的新篇章潘乃宪。

她的演唱富含新意,目前国内正需要这样的音乐王昆。

龚琳娜的情绪、歌词、音乐会带领着你一直走到一个意境的地方,能直接打动到人们的心灵刘嘉玲。

神曲不简单。被称作“神曲”的《忐忑》《金箍棒》《法海你不懂爱》走红背后有什么故事?龚琳娜老锣为什么会创作这样的歌曲?

面对质疑,从最初的演出只有9个观众到如今的街谈巷议,龚琳娜老锣忠实记录自己这一路走来的故事与你分享走自己的路。

★龚琳娜老锣唯一人生自传。李谷一 邹文琴 李西安 杨澜 杨丽萍 冯唐 感动推荐 [1]

龚琳娜

中国新艺术音乐歌唱家、创立者。龚琳娜是一个十分有个性的歌唱家,她的音乐既前卫又典雅,她站在台上不是为了表现自己,是完全在音乐艺术里。

龚琳娜潜心研究中国戏曲、民歌等各种不同发声方法,并独具匠心地将多种声乐技巧融汇在老锣为其创作的新艺术歌曲之中。她还致力古代诗词的演唱,以及传统声乐的挖掘和教育。龚琳娜还发起“声音行动”音乐教育项目,旨在传播独具中国特色的发音唱法及音乐理念。

龚琳娜的情绪、歌词、音乐会带领着你一直走到一个意境的地方,能直接打动到人们的心灵 [1]


  

老锣(Robert Zollitsch)

1966年出生于德国慕尼黑,中国新艺术音乐的作曲家、创立者。

1992年获得德国国家奖学金,到上海音乐学院学习中国音乐。二十多年来,他把中国和欧洲两种文化对自己产生的影响,融入到自身的音乐创作中,成就了独树一帜的音乐风格。他的作品,破除音乐风格的界限,基于中国文化精髓之根,立于中国艺术音乐创新之上。

2012年,为香港中乐团和湖北编钟乐团创作作品《钟乐和鸣》;2015年,为屈原的楚辞《九歌》创作了大型清唱剧《中华安魂曲》。已创作中国民乐室内乐作品、中国新艺术歌曲近百余首。 [1]

★从最初的演出只有9个观众到如今的街谈巷议,龚琳娜老锣忠实记录自己这一路走来的故事与你分享《走自己的路》

由于《忐忑》《法海不懂爱》《金箍棒》而爆红的,被网友称为“神曲制造者”的歌手龚琳娜出版了自己的自传作品《走自己的路》,并在其中毫不避讳的承认了自己曾经假唱 [2]
  

歌提前录好,只要对口型就好 [2]
  龚琳娜在书中写道:“民族歌曲科班出身的我,一直将民歌作为自己的梦想。”


  龚琳娜5岁开始上台独唱,7岁考入少年宫,17岁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20岁被保送到中国音乐学院。毕业后,又考入了中央民族乐团,第二年就在青歌赛中获奖。


  获奖以后很多地方邀请她去演出。她说,舞台很大,观众很多,我穿得也很漂亮。但我不记得唱的是什么,歌是两三天前录好的,也不需要记歌词,现场放,对口型就好。我只需要现场表现得很美,穿着高跟鞋和漂亮衣服,真的是个表演,唱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龚琳娜说:那二十多年中,我走着与大多数民歌演唱者无异的道路:华服、盛典、赞美、光环……未来足以预见,繁华亦可期可求。但此时我心底响起另一种声音:你真的喜欢这样千人一面的重复吗?


  

不妥协不潜规则,自己争取但决不乞讨 [2]
  2000年,龚琳娜去参加CCTV的青歌赛,获得银奖,第二名。她在书里写到,那是她第三次参加比赛了,第一、二次比赛,都被人整了下来。


  现在想想所有的困难其实是一种机会,如果第一次参加比赛就获奖,我可能觉得这个路很简单,就不会珍惜。前两次失败了,让我明白我要选择怎么样的路。我明白我一定要走自己的路,我不妥协,不按潜规则走,不靠拉关系,我要向老师学,我想做一个像她一样受人尊敬的人被人尊敬比获得名利更重要 。


  青歌赛获奖后,龚琳娜在圈内开始有名了,很多地方都邀请她去演出。不过每次去哪演出,都只能唱一首歌,她不满足,特别不过瘾。何况还假唱,声都没发,穿礼服上去展示一下就没了,这更不过瘾。更何况,唱的歌还没内涵,都是晚会歌,特别肤浅。她说她就像个极没内涵的傻瓜在那唱歌。这些都没法满足当初她对歌唱的热爱。

龚琳娜与妈妈在青歌赛后台


  

我是歌者,不是演员 [2]
  02年在一个音乐会上,龚琳娜和老锣第一次见面。当时龚琳娜已经有些名气。但那时她对自己将来的路怎么走陷入迷茫,她需要去寻找所有新的东西。那时的龚琳娜正在迷失中,于是老锣带着她去德国跑小小音乐会,这一做就是好几年。


  她唱,老锣弹琴,就两个人,没有别的乐器,也没有豪华的舞台。所谓小,指有时候观众只有二十多个人,多一点就50个人,最多就80个人,几乎没有上百人的。德国的各个小城市或者村镇,都有一个政府为当地人而设的做活动的场地,会定期举办音乐会,政府出钱来支持这种小的音乐会。所以,做这种小小音乐会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这种没有舞台,就在观众近距离面前唱的经历让龚琳娜获益良多。这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唱歌也要讲究天地人和。我的声音要跟当时的环境相合。


  有了这个经验以后,龚琳娜现在凡是站在一个新的舞台上,走台的时候一定是先闭上眼睛,然后再睁开眼睛。闭上眼睛的时候,是感受周围有多大;睁大眼睛,是看观众有多少人。然后再决定用多少力来唱,才能让听众听起来舒服。


  通过小小音乐会,通过不停地对不同的人唱,从刚开始不敢面对人唱,到后来慢慢地可以对人这样唱,她开始掌握这种能力了。


  她发现学院派教育里缺少一个东西,就是张嘴就唱的能力。比如说一个专业歌手,一定先练声,“咪咪咪,嘛嘛嘛”,练完声以后他才能唱歌。你拉出100个音乐学院毕业的专业歌手,你坐在他面前让他给你唱,他肯定会不自然,而且他会说:“咳咳,嗯,我今天嗓子不好,我的声音还没开。”他要先练一下声,否则唱就会特别扭。


  但如果你去农村或者去蒙古包里,你跟农民或者少数民族坐在一起,哗,别人张嘴就唱,喝着酒,“啊啊啊”就唱。人家也没有先练练声,也没有要给你表演吧。


  那时龚琳娜突然发现像她一样经过专业学习的人,太把唱歌当成一种表演。我之前会跟老锣说:“我是一个演员。” 老锣说:“不对,你是个歌者,不是个演员。” [2]
  

神曲制造者为何在专业音乐圈评价如此高 [2]
  一边是被网友调侃为“神曲制造者”,而另一边在专业的音乐圈内,对龚琳娜的评价却相当高。


  龚琳娜是一个十分有个性的歌唱家,她的音乐既前卫又典雅李西安。

龚琳娜是在服务音乐,她是站着音乐背后的。她站在台上不是为了表现自己,是完全在音乐艺术里邹文琴。

她的民歌唱法,揭开民歌唱法历史上的新篇章潘乃宪。

她的演唱富含新意,目前国内正需要这样的音乐王昆。

龚琳娜的情绪、歌词、音乐会带领着你一直走到一个意境的地方,能直接打动到人们的心灵刘嘉玲。


  龚琳娜在书中写了这样一句话:“我一直觉得做艺术不是迎合观众,但是要有观众听才行。我没想过自己要当先锋,我必须要做得超前,但也要有观众”。
  穿着华服站在舞台上对口型,这不是我想走的路。我为自己写下音乐的方向:“方向是艺术作品与商业作品的兼容性,一个全面的歌唱演员不限于某一类。”我坚持这么走。所以今天《忐忑》的成功从一个方面是时代的偶然,但对我的路来说却是顺势的,也在情理之中。
  

除了忐忑,你真的听过她的歌吗 [2]
  龚琳娜既能在电视上比拼不同类型的音乐,也能一个人在长城脚下开音乐会演唱高雅的古诗词;她潜心研究中国民乐、戏曲等各种不同发声方法,在欧洲演出十年,却只唱中文歌。这些年来,坚持不假唱不参加文艺晚会类演出,与老锣一起创造自己的新艺术音乐。


  龚琳娜还发起“声音行动”音乐教育项目,旨在传播独具中国特色的发音唱法及音乐理念。


  《血色浪漫》中所有的陕北民歌均出自她口,对一系列古诗的吟唱可称为天籁,对各种民歌的精准演绎传声动人。《自由鸟》《静夜思》《花非花》《相思染》《小河淌水》《庭院深深》《山中问答》如山涧溪水叮叮咚咚。


  八岁时唱歌的龚琳娜


相关文章推荐:
李西安 | 邹文琴 | 潘乃宪 | 王昆 | 刘嘉玲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