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宗稷辰

宗稷辰(17921867),清代官吏、学者。字迪甫,一作涤甫,号涤楼,浙江会稽(今绍兴)九曲弄人。道光元年举人。咸丰初迁御史,曾疏请各省实行保甲,又荐举左宗棠等人,尝筑济宁城墙御捻军,官至山东运河道。有《躬耻集》、《四书体味录》。

宗稷辰,祖籍江苏上元,自称为明宗室淮王后裔改姓宗氏,生于清高宗乾隆五十七年,卒于穆宗同治六年,年七十六岁。自幼攻读,才学超人。清道光元年(1821)举人,授内阁中书,充军机章京,迁起居注主事,再迁户部员外郎。咸丰元年(1851)任御史。太平天国举义,稷辰疏请朝廷在全国各省推行保甲制度,认为保甲之法利于社仓、团练。诏下直隶督抚,各就地参酌执行。又疏统筹财政出入,宜崇言实去伪,清查弊端。五年,清帝将谒陵,稷辰疏言“畿南州县被水,连岁用兵,民气甫行休息,吁请展缓一年”。未准奏,遭斥责。不久,又奏言,“自粤匪(太平天国)窜据长江”,多年以来,文臣武将,能作战者越来越少,难得人才,而多不尽其用,或以死殉,或以罪罢官。要求朝廷开文武兼资一科,广收天下人才,才尽其用。并大力推荐左宗棠。疏入,下各督抚,命左宗棠等加考送部引见。左自此飞黄腾达。

时京师行大钱,商民受其苦。上疏请复用制钱,名“祖钱”,而钱改纯用铁铸,兼行并用,未被采纳。又以畿辅水患,疏请急赈,准行。不久,授山东运河道,时捻军起义入山东,为防捻党,稷辰在济宁牛头河边筑战墙,南北两墙长达数千丈。以功加盐运使衔。同治六年(1867),引病归籍,不久病死。

为官清正,然学问渊博,年甫三十,先后主持过湖南、群玉、濂溪、虎溪等书院。罢官回籍后,主持余姚龙山书院,山阴蕺山书院,成就甚众。著有《射耻斋文集》【《躬耻斋文钞》】二十四卷,诗钞二十八卷,及《四书体味录》,均《清史列传》并传于世。 [2]

[3] 宗稷辰,字涤甫,浙江会稽人。道光元年举人,授内阁中书,充军机章京。迁起居注主事,再迁户部员外郎。咸丰元年,迁御史。疏请饬各省实行保甲,略言:“州县宜久任,时日宜宽假,填写门牌当详细核对,董事胥役毋派费累民,酌用丞簿以为襄助,先编巨族以为联属,并可申明读法之典,兼收团练、社仓之益。”诏下直省督抚,各就地体察参酌行之。又疏言通筹出入,宜崇实去伪,举清查、报效、生息三端;又疏请酌改经徵处,分令州县戴罪严催:并下户部议。五年,闻上将谒陵,未有旨戒行,稷辰疏言:“畿南州县被水,连岁用兵,民气
  甫行休息,吁请展缓一年。”上谕曰:“每岁谒陵,事同典礼,如果畿辅民力未逮,亦必权衡时势,暂缓举行。今兹并未降旨何日谒陵,宗稷辰揣度陈奏,徒博敢谏之名而无其实。此风不可长!”下部议处。

寻又奏言:“自粤匪窜据长江,数年以来,文臣武将,能战者稀。如乌兰泰、塔齐布、江忠源皆难得之将,而多不尽其用,且以死殉。如胜保、张亮基、袁甲三皆勇於任事,而亦未尽其用,以罪罢去。近日支持两湖,赖有一二书生,如胡林翼、罗泽南,能以练胆为士卒先。此二人者,实曾国藩有以开之。此时若开文武兼资一科,诚足济当时之急,而臣工多不敢荐举者,一恐其才疏而得过,一恐其遇蹇而罔功。处愁眉焚顶之时,守蹈常习故之辙,见有败衄,动以饷匮为辞。饷固不可不筹,试思用兵乏人,虽敛金百万,弃如土苴,终归无用。臣闻见隘陋,非能尽识天下之才,所知湖南有左宗棠,通权达变,为疆吏所倚重,若使独当一面,必不下於林翼、泽南。其屡经论荐,难进易退,肝胆经术,实可取材者,有若湖州之姚承舆。其策议深沉,才识过人者,有若常州之周腾虎、管晏,桂林之唐启华,皆关心时务,今尚郁郁伏处田间。诚能破格招贤,连茹并进,则得一人可以平数州,得数人可以清一路。长江虽阻,当不难分道建功,日平定。伏乞皇上命内外臣工各举所知,无论已仕未仕,果能文武兼资,皆许徵起,必可网罗而尽得之。”疏入,下各督抚,命以宗棠等加考送部引见。宗棠自此膺简拔,论者谓其知人。

迁给事中。时京师行大钱,商民苦之。稷辰上疏请复用制钱,号曰“祖钱”,而大钱改纯用铁铸,兼行并用。下部议,格不行。又以畿辅水患,疏请急赈,从之。寻授山东运河道,捻匪入境,於济宁牛头河滨筑战墙,北岸六千三百丈,南岸八千六百丈,赖以守御。以功加盐运使衔。同治六年,引疾归,寻卒。

稷辰父霈正,官湖南零陵知县,廉无馀赀。稷辰事母孝。为学宗王守仁、刘宗周。罢官后,主馀姚龙山书院、山阴蕺山书院。官京朝,请祀总兵葛云飞本籍;官山东,请修方孝孺祠,并刻《正学集》,其振励风教多类此。


相关文章推荐:
清代 | 会稽 | 左宗棠 | 捻军 | 江苏 | 宗室 | 内阁中书 | 军机章京 | 起居注 | 户部员外郎 | 太平天国 | 太平天国 | 左宗棠 | 左宗棠 | 飞黄腾达 | 捻军起义 | 濂溪 | 余姚 | 龙山书院 | 蕺山 | 乌兰泰 | 塔齐布 | 江忠源 | 胜保 | 张亮基 | 袁甲三 | 胡林翼 | 罗泽南 | 左宗棠 | 龙山书院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