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元徽(北魏城阳王)

元徽 (491~531年),字显顺,河南洛阳人。北魏宗室大臣,太武帝拓跋焘玄孙、景穆帝拓跋晃曾孙、城阳康王拓跋长寿之孙、城阳怀王元鸾之子。

粗涉文史,颇有吏才。宣武帝元恪即位后,袭封父爵,出除游击将军、河内太守。在郡清整,颇有民誉。孝明帝元诩即位后,历任散骑常侍、吏部尚书、卫将军、右光禄大夫,累迁尚书令、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孝庄帝即位后,拜司州牧、侍中、大司马、太尉公,总理朝政。

尔朱兆攻入洛阳后,逃走山南,途中遇害。孝武帝即位后,追赠使持节、侍中、太师、大司马、录尚书事、司州牧,谥号文献。

元徽 ,字显顺,城阳王元鸾之子。粗涉书史,颇有吏才。世宗时,袭封。除游击将军,出为河内太守。在郡清整,有民誉。

肃宗时,除右将军、凉州刺史。元徽以径途阻远,固请不行,除散骑常侍。其年,除后将军、并州刺史。先是,州界夏霜,禾稼不熟,民庶逃散,安业者少。徽辄开仓赈之,文武咸共谏止。徽曰:“昔汲长孺,郡守耳,尚辄开仓,救民灾弊,况我皇家亲近,受委大藩,岂可拘法而不救民困也?”先给后表。肃宗嘉之。加安北将军。后拜安西将军、秦州刺史。诏书旦至夕发。徽以将之秦部,请诣阙恭授,仍表启固陈,请不之职。改授辅国将军,加度支尚书,进号镇军将军。于时,戎马在郊,王师屡败。徽以军旅之费,上国封绢二千匹、粟一万石以助军用,肃宗不纳。又以本官兼吏部尚书,加侍中、征东将军,迁卫将军、右光禄大夫。拜尚书左仆射,转车骑将军、仪同三司,固辞不拜。听解侍中,然后受诏。寻除尚书令,加开府、西道行台,不行。

时灵太后专制,朝纲颓褫。徽既居宠任,无所匡弼,与郑俨之徒,更相阿党。外似柔谨,内多猜忌,睚眦之忿,必思报复。识者嫉之。又不能防闲其妻于氏,遂与广阳王元渊奸通。及渊受任军府,每有表启,论徽罪过,虽涉诬毁,颇亦实焉。孝庄帝践阼,拜司州牧,寻除司徒,仍领牧。元颢入洛,徽从庄帝北巡,及车驾还宫,以与谋之功,除侍中、大司马、太尉公,加羽葆、鼓吹,增邑通前二万户,余官如故。徽表辞官封,前后屡上。又启云:“河上之功,将士之力,求回所封,加诸勋义。”徽为庄帝亲待,内惧荣宠,故有此辞,以防外议。庄帝识其意,听其辞封,不许让官。

元徽后妻,庄帝舅女。侍中李,帝之姊婿。徽性佞媚,善自取容,挟内外之意,守室亲戚莫与比焉。遂与等劝帝图尔朱荣,庄帝亦先有意。荣死,尔朱世隆等屯据不解。除徽太保,仍大司马、宗师、录尚书事,总统内外。徽本意谓荣死后,枝叶自应散亡。及尔朱宗族,聚结谋难,徽算略无出,忧怖而已。性多嫉妒,不欲人居其前。每入参谋议,独与帝决。朝臣有上军国筹策者,并劝帝不纳,乃云小贼何虑不除。又吝惜财用,自家及国。于是有所赏锡,咸出薄少,或多而中氵咸,与而复追。徒有糜费,恩不感物。庄帝雅自约狭,尤亦徽所赞成。太府少卿李苗,徽司徒时司马也,徽待之颇厚。苗每致忠言,徽自得志,多不采纳。苗谓人曰:“城阳本自蜂目,而豺声复将露也。”

及尔朱兆之入洛,禁卫奔散,庄帝步出云龙门。徽乘马奔度,帝频呼之,徽不顾而去。遂走山南,至故吏寇弥宅。弥外虽容纳,内不自安,乃怖徽云,官捕将至,令其避他所。使人于路邀害,送尸于尔朱兆。出帝初,赠使持节、侍中、太师、大司马、录尚书事、司州牧,谥曰文献。

曾祖:拓跋晃,北魏景穆帝

祖父:拓跋长寿,征西大将军、城阳康王

祖母:曲氏,北凉浇河太守。曲宁孙长女

父亲:元鸾,冀州刺史、城阳怀王

母亲:河南乙(弗)氏,广川公乙乌头孙女

妻子:陇西李氏,司空文穆公李冲孙女

弟弟:元旭,字显和,徐州刺史、襄城王

弟弟:元虔,字显敬,通直散骑常侍、广县伯

妹妹:元氏,出嫁荥阳郑氏

世子:元延,字须陀,太子庶子、城阳王

女儿:元长华

魏故使持节侍中太保大司马录尚书事司州牧城阳王墓志

王讳徽,字显顺,河南洛阳人也。耀星电以启基,骇风雷而成业。桢符相属,灵命不穷。祖康王,蕴德华,跖四岳而特立。父怀王,资图协运,膺三杰以挺生。固用发名山,照独阁,于余可得而略也。

王台耀降祥,世德锺美。机鉴爽悟,神理精彻。体仁依义,基孝履忠。贞飙与松筠等茂 ,逸韵共风烟俱上。迅雷过耳,不扰其情;骇兽迳目,讵移其虑。及研商隐赜,游息丘山。 玄旨幽而更扬,微言绝而复阐。膺五百之遐运,击三千而上征。天爵以,地芥伊拾。不行而至,无翼载飞。入处股肱,式卫元首。出应分竹,流润帝畿。拥旆华阳,回骖冀北。扰兽依毂,翔鸟媵轩。天府任隆,内相为切。辍兹分命,来司枢揆。斟酌元气,抑扬衡石。陈群之裁定九品,杜预之损益万计。毛之华实必甄,山涛之官人称允。总而为言,绰有余裕。 爰自功高,迄于专席。既挹江海,又管喉唇。内外总己,朝野属望。悉心正色,知无不为。葵织斯除,衮盖靡设。盐梅雅俗,舟楫生民。及天镜且移,人谋忽改。白囊曰警,赤羽交驰 。乃作牧帝京,兼开幕府。运筹衽席,制胜庙堂。万里承风,九区斯谧。五品俟教,允应主人。九伐万申,仍陟司武。训范支叶,保一人。地兼四履,位穷八命。居盈弥损,在泰俞冲。不以吐茹移心,不以晦明易志。万顷泳之而莫测,百姓日用而不知。方当终散马之玄运,倍射牛之秘札。而天未悔祸,时属道消,一绳匪维,我言不用,铜驼兴步出之叹,平阳结莫反之哀。孰谓推墙,遽同析腑,。春秋一,永安三年岁次庚戌十二月五日,薨于洛阳之南原。今否运有极,罪人斯」除。一息不追,人百靡赎。有诏:王体业贞峻,风概英远。清猷被国,遗爱在民。可赠使持节、侍中、太师、大司马、司州 牧,谥曰文献,礼也。粤以太昌元年岁次壬子十一月辛卯朔十九日已酉,窆于洛阳之谷山。回游亟谢,岸谷互迁。敢刊泉途,式铭遗烈。其词曰:

裁峰四见,分华三接。招摇谢蕊,广都着叶。道有袭耕,德无殒猎。金玉既振,青紫相蹑。都良产馥,槐江发润。远识渊,冲襟岳峻。闻义远徙,当仁必殉。蔚为文,铿锵成韵。谁縻好爵,爰在学优。分符帝阃,负傅仍游。华阳结讼,冀北兴讴。司会居本,比穆凌攸。上圆在务,下方用序。九伐言临,七营伊举。纳揆奚属,邻台安与。清虚独迈,温恭无侣。如如璧,匪罴匪熊。槐庭易观,铉路 增崇。岂唯调气,爰兼顺风。仁威远扇,至德潜通。繁星距运,多僻在辰。聪耀为虐,冠履飘沦。压焉斯及,殄瘁奄臻。剖心奚痛,歼我良人。夕波东警,朝晷西奔。忽贸朝市,遽易 凉暄。协兹三兆,方从九原。嘉数以积,文物徒尊。醴酒谁设,菟园靡开。归谛,去葆徘徊。晖无色,松风自哀。芳猷爰谢,玄石空裁。


相关文章推荐:
洛阳 | 元鸾 | 元恪 | 元诩 | 散骑常侍 | 吏部尚书 | 右光禄大夫 | 尚书令 | 车骑大将军 | 仪同三司 | 孝庄帝 | 司州牧 | 尔朱兆 | 大司马 | 录尚书事 | 元鸾 | 散骑常侍 | 尚书左仆射 | 尚书令 | 灵太后 | 郑俨 | 睚眦 | 司州牧 | 元颢 | | 尔朱荣 | 尔朱世隆 | 尔朱兆 | 寇弥 | 录尚书事 | 拓跋晃 | 拓跋长寿 | 元鸾 | 李冲 | 元旭 | 元延 | 天爵 | 杜预 | | 官人 | 盐梅 | 天镜 | 幕府 | 九区 | 五品 | 司武 | 吐茹 | 散马 | 射牛 | 永安 | 清猷 | 太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