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春秋越王勾践剑

春秋越王勾践剑,春秋晚期越国青铜器,中国一级文物,1965年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望山楚墓群1号墓出土,现收藏于湖北省博物馆 [1]

春秋越王勾践剑长55.7厘米,柄长8.4厘米,剑宽 4.6厘米,剑首外翻卷成圆箍形,内铸有间隔只有0.2毫米的11道同心圆,剑身上布满了规则的黑色菱形暗格花纹,正面近格处有“越王鸠(勾)浅(践)自作用剑”的鸟篆铭文,剑格正面镶有蓝色玻璃,背面镶有绿松石 [1]

春秋越王勾践剑体现了当时短兵器制造的最高水平,被誉为“天下第一剑” [2] ,是青铜武器中的珍品,对研究越国历史和了解中国古代青铜铸造工艺和文字有重要价值 [3]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前期,湖北省江陵地区连续两年遭遇了干旱。中国政府决定从荆门漳河修一条水渠,引水灌溉那一带的部分农田。

1965年岁末,当水渠延伸到纪南城西北7千米处时,发现这里的土层看上去有些与众不同,这里土质疏松,好像曾经被挖动过。考古专家们闻讯赶来,并在现场成立了工作小组。经过勘测,发现这里的地下有古代墓穴,并且不止一座,初步估计大约有50多座,专家们把这一片古墓群称为望山楚墓。

1965年12月,工作人员在墓主人的内棺尸首骨架的左侧,发现有一把装在漆木剑鞘内的青铜剑 [4]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之前的三十多年间,该剑在中国国内一直是“藏而不展”。直到1999年4月,新中国成立五十周年大庆前夕,春秋越王勾践剑才运抵北京作短期展出 [5]

春秋越王勾践剑,属青铜剑,剑长55.7厘米,柄长8.4厘米,剑宽 4.6厘米,剑首外翻卷成圆箍形,内铸有间隔只有0.2毫米的11道同心圆,剑身上布满了规则的黑色菱形暗格花纹,正面近格处有“越王鸠(勾)浅(践)自作用剑”的鸟篆铭文,剑格正面镶有蓝色玻璃,背面镶有绿松石 [1] 。剑身修长,有中脊,两从刃锋利,前锋曲弧内凹。茎上两道凸箍,圆首饰同心圆纹 [6]

春秋越王勾践剑在1994年8月24日新加坡举办的“战国楚文物展”中展出时被人为损坏。由于新加坡方工作人员操作不慎,使一块有机玻璃柄板卡在了剑刃上。剑拆下后,中国工作人员发现剑刃部有一道长0.7厘米、宽0.1厘米的新伤痕。中国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对剑受损情况作出的正式结论是“轻微损伤” [4]

春秋末期,吴越地区铸剑的水平远远超过中原诸国。其中春秋越王勾践剑体现了当时短兵器制造的最高水平 [2]

春秋越王勾践剑的重要性在于它是越王勾践众多剑中的“自用”剑 [5] 。上海市博物馆的谭德睿在通过3000倍的放大显微镜的观察后,从百分之一毫米厚度的金属表层发现了化学处理痕迹 [7] 。据质子射线荧光分析对春秋越王勾践剑的成分和表面装饰进行分析的结果,证明春秋越王勾践剑主要用锡青铜铸成,含有少量的铝和微量的镍,灰黑色的菱形花纹及黑色的剑柄、剑格都含有硫。春秋越王勾践剑为青铜武器中的珍品,对研究越国历史和了解中国古代青铜铸造工艺和文字有重要价值 [3]

1965年12月,春秋越王勾践剑出土于湖北省荆州市江陵县望山楚墓群1号墓墓主人的内棺尸首骨架的左侧的漆木剑鞘内 [4]

春秋越王勾践剑是中国国家一级保护文物 [8]

2019年03月20日,春秋越王勾践剑被列为第三批禁止出境展览文物 [8]

1973年6月,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一周年,经过周恩来总理特批,春秋越王勾践剑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土文物展览》中展出 [4]

1984年12月,为迎接香港回归,越王勾践剑和吴王夫差矛同赴香港《江陵出土越王勾践剑与吴王夫差矛展览》展出 [4]

1999年4月15日,新中国成立五十周年大庆前夕,春秋越王勾践剑运抵首都北京作短期展出 [5]

2010年11月20日,春秋越王勾践剑在台北的台湾博物馆展出 [9]

2014年7月3日,春秋越王勾践剑在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与湖北省博物馆联合主办的《江汉汤汤湖北出土商周文物展》上展出 [5]

2017年6月28日,春秋越王勾践剑在苏州市博物馆对外展出,同苏州市博物馆馆藏的吴王夫差剑首次进行“双剑合璧”展出 [10]

2019年6月6日,春秋越王勾践剑在浙江省博物馆“越王时代吴越楚文物精粹”展展出15天 [11]

春秋越王勾践剑起初被认定为墓主人的剑,但剑身上的八个鸟篆铭文的其中六个字“越王自作用剑”被考古学家当场认出,中间两个代表越王名字的篆字却没能认出。方壮猷将剑上的文字拓片邮寄给中国的甲骨文、金文研究的专家们,其中郭沫若认为这两字是“邵滑”,但不肯定,而金文研究专家唐兰却认为这两个字是“鸠浅(勾践)” [1]

春秋越王勾践剑出土在湖北江陵楚国贵族墓中,主要有两种意见:一种是嫁妆说,勾践曾把女儿嫁给楚昭王为姬,因此,这柄宝剑很可能作为嫁女时的礼品到了楚国,后来楚王又把它赐给了某一个贵族,于是成了这位楚国贵族的随葬品。另一种意见是战利品,即前309年至前306年间,楚国出兵越国时楚军缴获了此剑,带回了楚国,最终成了随葬品 [12]


相关文章推荐:
春秋 | 越国 | 湖北省博物馆 | 上海市博物馆 | 谭德睿 | 周恩来 | 东京国立博物馆 | 吴王夫差矛 | 台湾博物馆 | 吴王夫差剑 | 方壮猷 | 郭沫若 | 唐兰 | 楚昭王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