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猿人

猿人被认为是人类的直接祖先,具有人和猿的两重生理构造特征,大约生存于距今200万年到三四十万年前。猿人头骨低平,眉脊骨突出,牙齿较大,具有猿和人的中间性质。他们已经能制造石器,是最早能制造工具的人。猿人可分为早期猿人和晚期猿人。

猿人化石从1891年在印尼爪哇岛的特里尼尔发掘来的一个头骨、一条腿骨和三枚、牙齿开始,此后于1907年在德国发现了海得堡猿人; 19271937年在中国发现了著名的北京猿人; 19541955年在阿尔及利亚发现有阿特拉猿人: 1960年在坦桑尼亚发现了舍利猿人等等。自 1972年以后,在亚非一些国家发掘出一些更早的猿人化石,其中有定年在290万年的肯尼亚的“1470号人”;有定年在190至175万年的坦桑尼亚的“能人”;有定年在170万年的中国元谋猿人等,从而得知猿人生存的年代为前300万年左右至前30或20万年之间。我国学者把生存于150万年(或200万年)前后的猿人又分别称之为早期猿人和晚期猿人。猿人的体质形态有近人近猿的特征,其脑量比现代人为小,比类人猿为大;臼齿象猩猩的,但前臼齿却近似现代人的;大腿骨长为455毫米,能直立行走,其外貌保留了前额倾斜,眉脊突出、左右相连、眼窝内陷,下颏不明显等猿的特征。猿人以采集植物及猎捕动物为生,能制造粗糙的石器,元谋猿人、北京猿人都保存了用火的痕迹,证明已知熟食。他们过着群居生活,居于洞穴或河岸等地,处于人类的童年时代。 [1]

猿人的头颅、面貌像猿而四肢却很像人。已会直立行走。他们中间有的已懂使用火,并以洞穴为家。他们的生活十分艰苦,使用比较粗糙的石斧和其他类型的石砸器。猿人是从猿到人的过渡阶段的中间环节之一恩格斯称之为“完全形成了的人”。

大约五百万年前,古猿应该是浅色皮肤,全身遍布深色毛发,在320万年前,身体的体毛还很浓密,那么皮肤的颜色应该是浅色的。大约150万年前人类的体毛大部分消失了之后,因为主要分布在赤道附近,皮肤颜色变成深色的。深色皮肤的优势在于在日照强烈的地方防止叶酸的流失,阻挡过多的UV-B,具有进化优势。到直立人出现的时候,皮肤颜色应该与现代非洲人相似,不过现代非洲人的肤色差异也是很大的,要看所在地的日照环境。人的颜色再次变浅要等到智人走出非洲之后,距今也就是几万年的时间,按照一个假说,目的也是适应所处的日照环境。浅色皮肤与深色皮肤相比可以合成更多的维生素D,在日照不够强,维生素D缺乏的地方会带来进化优势,深色皮肤的维生素D不足,逐渐会被淘汰。而在日照强烈的地区,浅色皮肤没有这个进化优势。

首先出现的是早期猿人,可能分布在若干地区。这包括一部分能够制造工具的进步类型的南方古猿,也可能包括在我国云南发现的元谋猿人。

关于早期猿人的生活年代,一个意见认为他们大约从距今三四百万年前开始,到一百多万年前消失。

早期猿人的主要特征是:直立行走,能够制造粗糙的石器,脑子比较小,最大的可以达到800立方厘米,比晚期猿人的脑子小一些。 [2]

从所发现的材料看来,早期猿人可能已经是猎人了。他们主要依靠集体的力量过日子。他们会合作捕捉比较大的动物例如鹿和羊之类来吃。

晚期猿人。对晚期猿人的生活, 从1921年起,在北京附近周口店地方的一座名叫龙骨山的山上,陆续发现了不少古人类化石。特别是1929年12月2日,发掘到第一个头盖骨,它很像人的头盖骨。经过研究,知道这是猿人的头盖骨。这种猿人定名叫中国猿人或北京猿人。在分类学上叫直立人。

但是,解放以前所发现的北京猿人化石材料,特别是其中5个完整的头盖骨,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的时候,被弄得下落不明了。解放以后,在党的领导下,经过我国科学工作者的努力,又在那里发掘到许多北京猿人的材料。特别是在1966年,又挖掘出一个头盖骨。

北京猿人居住的是天然的山洞,半山上有洞穴,可惜已经大半倾倒了。中国科学工作者从这掩埋的山洞里发掘到了非常丰富的猿人化石材料。

猿人分为早期猿人和晚期猿人。属于早期猿人的人类的化石,有1960年在东非坦桑尼亚西北部发现的“能人”,1972年在东非坦桑尼亚特卡纳湖发现的knm---er1470号人等,他们生活在距今170万年至300万年之间。属于晚期猿人有印尼的爪哇直立人、莫佐克托人,欧洲的海得堡人,我国的元谋人、蓝田人、巫山人和北京猿人等,生存在距今50万年至200多万年之间。 [3]

距今约300万~270万年前,早期猿人出现,这是目前所知最早的完全成形的人。早期猿人也称能人,下肢已能直立行走,手骨表明拇指能与其他四指对握。其脑容量约700多毫升,与南方古猿相比,他们的脑容量明显增大。早期猿人已学会了制造工具。 [2]

晚期猿人距今约155万~30万年前,晚期猿人出现。晚期猿人又叫“直立人”。其头骨扁平,骨壁厚,眼眶上脊粗壮,脑子明显增大,脑容量大约为800~1200毫升。直立人平均身高为160厘米,其下肢结构与人类十分相似,这说明原始人类发展到这一阶段时,直立行走的姿势已很成熟。印度尼西亚的爪哇猿人,德国的海德堡猿人,中国的蓝田猿人、北京猿人,都是古人类进化过程中比较典型的晚期猿人。尤其是北京猿人的发现,明显地揭示了从猿到现代人转化的中间状态。 [2]

猿人演化或者人类起源是查尔斯达尔文提出演化论后,逐渐发展起来的一种理论,认为人类起源于类人猿,从灵长类经过漫长的演化过程一步一步发展二来。这一理论得到一些生物学家及考古学家的支持。和其它由演化理论发展出来的理论一样,这一理论同样面对很多挑战和难以解释的现象。

19世纪时西方国家的人类学家抱有种族歧视观念,大部分同意多地起源说,认为白种人和其它人种起源不同,从根本上就处于一个优越的地位。20世纪的一些新考古发现、基因检测技术发展,导致大部分科学家同意单地起源说。不过,部份学者认为基因研究人类起源本身并不严谨。

最近的一份研究结果显示,人类在近数千年来的演化速率高于更远古的时代,且可能正在加速当中。这是因为人口数量猛增,技术的进步使人们能更快的适应新的疾病、环境、饮食和社会变化(如城市)。然而这一现象并没有在与人类长期共同生存的动物身上得到体现。单一物种的高速进化现象在演进理论/进化理论上无法得到满意解释。而这种演化并未体现在基因变化上,更多体现在知识体系和技能上的变化,是经过后天学习获得的。 [4]

元谋猿人于1965年发现于元谋人遗址(位于云南省元谋县)中,是中国已发现的较早的人类。元谋人生存于大约170万年前,是目前发现的亚洲最早的原始人类。它属于晚期猿人,但早于“蓝田人”、“北京人”等猿人。元谋人能够制造骨器、粗糙的石斧和其他简单的工具,从事原始的农业生产活动,并且已经会使用火,是目前所知最早的用火人。在发现元谋人化石的地层中,人们发现了很多炭屑,而且含炭层厚达三米左右。人工取火的发明,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具有重要意义,它使人类告别了茹毛饮血的时代。

1963~1965年,在陕西省蓝田县公主岭一带发现蓝田猿人化石。他们生活在距今80万~75万年前,是已知亚洲北部最古老的直立人。蓝田猿人化石有头盖骨一个、上颌骨和下颌骨各一块、牙齿十余枚。蓝田人比稍后出现的北京人脑容量小,约为790毫升。

1993年3月13日,在南京市江宁区汤山街道西南的雷公山上的葫芦洞(奥陶纪灰岩溶洞)中发现了南京猿人的头盖骨,当时立即引起国内新闻、学术界的轰动,是中国古人类学研究的一项重要发现。南京猿人化石距今约60万年35万年,对于研究中国古人类分布演化,以及更新世人类生存环境,特别是长江中下游的环境,具有高度的历史价值和科学价值。南京汤山葫芦洞古人类头骨化石的出土,是中国古人类研究及旧石器时代考古领域具有世界意义的重大发现。南京猿人洞出土一对男女头盖骨,相隔仅5米,同一化石点发现两个人种,全世界只有南京一处。这不仅让“南京猿人洞”成了全球唯一的同一化石点发现两个人种的地方,也为人类多地起源论提供了有力依据,中国人并非起源于非洲。

1929年12月2日,中国著名考古学家裴文中在主持发掘北京西南周口店龙骨山古人类遗址时,从洞穴堆积中发现一个完整的古代猿人头盖骨。我国现已收集了四十多个不同年龄男女的骨骼化石以及无数的石器、骨器和灰烬遗迹化石。北京人生活在距今约70万~20万年前,地质年代属更新世中期。北京猿人的身躯比现代人稍矮,男性身高约162厘米,女性身高约152厘米。北京猿人的眉脊粗壮突出,左右相连,前额向后倾斜,脑容量平均为1059毫升。与爪哇直立猿人相比,北京猿人处于更高的发展阶段。

1978年9月,考古工作者在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的杏花山上发现了一批古脊椎动物化石和一枚古人类牙齿化石,这枚牙齿化石经世界著名古人类学家吴汝康先生等人鉴定为早期人类的右下第二前臼齿。1978年10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组队,对这一化石点进行了发掘,又发现了一批古脊椎动物化石,计有剑齿虎、剑齿象、肿骨鹿等20余种,根据伴生动物化石及地层等综合分析,认定这里发现的古人类与“北京猿人”所处的时代大体相当,距今约五、六十万年,并正式把这种古人类定名为“南召猿人”。杏花山猿人遗址是中原人类文明的发祥地,是中原人类的鼻祖,1987年南召猿人遗址被列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几百年来,在弗洛里斯人的神话中描述的是一种体型非常矮小的类似于人的生物。这类矮人被当地人称为Ebu Gogo,意思为“无所不吃的奶奶”。2003年,科学家在印度尼西亚弗洛里斯岛的一个石灰石岩洞中,发现了这些小矮人的骸骨,因此,人类学家们也称他们为“弗洛里斯人”。

“弗洛里斯人”,“小矮人”,一个新的人种。13000年前,一群身高只有3尺的矮人生活在的印度尼西亚的弗洛里斯岛上。2003年,科学家在印度尼西亚弗洛里斯岛的一个叫利昂.布阿洞穴的石灰石岩洞中,发现了这些小矮人的骸骨,因此,人类学家们也称这个新人种为“弗洛里斯人”(Homofloresiensis)。

弗洛里斯人的遗址:弗洛里斯是印度尼西亚东部一座岛屿,是弗洛里斯海小巽他群岛之中的一座岛屿,位于爪哇海东端和苏拉威西海南面的班达海西端之间。印度尼西亚群岛东部的弗洛里斯岛上,狭窄的山路弯弯绕绕,在山坡的一侧,一个巨大的利昂布阿洞穴,在当地的方言中,是“凉快的洞穴”的意思。在入口的左侧,两处深色土堆正是挖掘现场,也就是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古生物学家们发现新人种化石的地方。

弗洛里斯人的人种解谜:人类大家庭的这个新成员从何而来?他们是怎样生活的?什么时候又是什么原因销声匿迹?如此之多的难解之谜摆在科学家们的面前,他们试图一一破解,可惜大部分的传统方法都对此束手无策。德国马普学会的让一雅克于布兰和斯方特佩博已经开始研究这些化石的古DNA以确定这一人种的基因构成,然后便可以找出该人种与我们人类有哪些共同点。但是由于从第一具尸体牙齿上提取的DNA损坏程度超出预料,所以研究毫无收获。

为了解“弗洛里斯岛矮人”的大脑功能,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人类学家迪恩福克对其脑腔内部作了研究。根据他的研究结果,无论从大脑的形状还是啮叶的位置来说,“矮人”的大脑发育程度同智人不相上下,由此可以证明这些化石的所有者在生前是完全正常的,具备一切复杂反应能力,会制造工具,甚至会使用语言。荷兰莱顿大学的古生物学家杰尔特范登博格对此解释说:“这些信息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它们间接地表明‘弗洛里斯岛矮人’很可能捕杀过一些大小至少可以和剑齿象及巨蜥媲美的动物,因为在发现‘矮人’化石的同一地质层中也发现了它们的骨化石。”

一些科学家已转向借用人种学的研究方法。不过人种学主要是研究当今社会的问题,其研究领域和研究时代都与古生物学迥异。科学家们并不想建立一套无法进行演示的纯理论,而只是想利用人种学的一些信息来推动挖掘工作的继续。在弗洛里斯岛上,住在丛林中的“小矮人”的故事是当地民间传说和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传说由来已久,但是自“矮人”化石出土后,这些传说又有了另一层意义。作为“矮人”化石的保管者,印度尼西亚古生物学家托尼朱比安托诺同意这一观点:将古生物学和人种学相结合是继续挖掘研究“矮人”之谜的可行途径。

发现利昂.布阿洞穴的科考队已经获得了在岛屿东部进行挖掘研究的许可证,那里刚刚出土了一批80万年前直立人使用过的工具,而直立人有可能正是弗洛里斯岛矮人的祖先。如果这一点得到证实,那就说明早在几十万年前弗洛里斯岛上就已经有人类活动了。可以确信的是矮人们确实在岛上存在并且生活过。

印度尼西亚矮人居住在弗洛里斯岛已有数万年的时间,后来,因为13000年前的一次巨大的火山喷发,印度尼西亚矮人全部灭绝,这意味着有一种小型的人类种群曾和“普通人种”一起生活在这个地球上。首先发现这些头骨化石的澳大利亚考古学家托马斯苏蒂柯纳在2004年又发现了一些下颌骨、部分的四肢以及牙齿的化石,还有‘弗洛里斯人’使用的小型工具。

在最新的研究中,美国国立自然史博物馆的古生物学家Matthew Tocheri和同事,研究了从印度尼西亚发掘的最完整的腕骨LB1。他们详细测量了三种类型的腕骨小多角骨(trapezoid)、手舟骨(scaphoid)及头状骨(capitate),并与现代人类、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黑猩猩和大猩猩等现存大型猿类以及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 genus)的腕骨进行了比较。

研究小组发现,跟现代人类及人类的近亲尼安德特人等的腕骨比较起来,弗洛里斯人的腕骨与现存猿类及南方古猿的要相似得多。另外,弗洛里斯人的腕骨与患有矮小症的现代人类的腕骨也不相似。这为弗洛里斯人属于一个独特人种提供了新的证据。

化石时期:更新世

保护状况:绝灭

科学分类界:动物界 Animalia门:脊索动物门 Chordata纲:哺乳纲 Mammalia 目:灵长目 Primates科:人科 Hominidae属:人属 Homo种:海德堡人H. heidelbergensis

二名法:Homo heidelbergensisSchoetensack, 1908。

最早发现的海德堡人遗骸是一副下颚,是在1907年出土于德国海德堡附近的毛尔(Mauer)地区。这副下颚的标本名称为Mauer 1,Mauer 1保存良好,是此物种的模式标本。

之后法国的阿拉戈(Arago)与希腊的佩特拉罗讷(Petralona)地区也发现了相同的遗骸。

海德堡的平均身高为1.8公尺,肌肉比现代人发达。

另据资料介绍,海德堡人(Heidelbergman),化石的出土地点在德国海德堡市东南10千米的毛尔村,该村位于涅加尔河支流埃尔塔斯河之畔。当地的基岩是三叠纪地层,第四纪的砾石层覆于其上,这些砾石层便成为当地开采砾石作为建筑材料之用的目的层,1907年10月22日,就在砂坑的24米深处偶然发现一件人类的下颌骨化石,与其伴生的还有比批哺乳动物化石,包括象,马,猪,鹿,熊,野猫等,因而确定此化石层的时代为中更新世早期,距今约有40万年了。

这件下颌骨化石由海德堡大学的苏登萨克讲师研究,于1907年冬天,发表《海德堡人之下颌骨》一文,海德堡人之名,从此扬播四海。这是一件相当粗壮的下颌骨化石,颐部(下巴)明显后退,与一般直立人十分近似,附着于其上的牙齿比较完整,虽 海德堡人与现代人相近,但个儿比较大。下颌的后部上枝极大而低矮,侧面视之,近四方形,两枝之间的凹窝甚浅。这副下颚的标本名称为“Mauer 1。

之后法国的阿拉戈(Arago)与希腊的佩特拉罗纳(Petralona)地区也发现了相同的遗骸,形态学编辑本段回目录

海德堡人的平均身高为1.8米,肌肉比现代人发达。

距今200万年前,直立人(Homoerectus)在非洲出现,这是人与猿之间的分水岭,直立人阶段持续到20万年前,才开始现代人阶段。直立人阶段的许多问题仍无定论。一般认为,在120万年到80万年前,非洲直立人由于气候变化等原因而大量迁徙。终于,一些直立人走出非洲,来到欧洲和亚洲,从时间上看,欧洲直立人早于亚洲直立人。这时,直立人遍布在非欧亚三大洲,各地的直立人也开始了独立进化。70万年前,海德堡人最早出现,50万年前亚洲的北京人(PekingMan)出现。

海德堡人是相对比较庞杂的一个类群。一般认为,因气候等原因,海德堡人分为两支,一支为欧洲海德堡人,一支为非洲海德堡人。在冰期时被隔离在欧洲的海德堡人,演化成了适应寒冷生活的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ensis)。非洲海德堡人,在20万年前演化出了现代人或称为智人(Homosapiens)。现代人从非洲走出,尼安德特人由于现代人的到来而灭绝。海德堡人的历史到此时彻底结束了。

有证据表明,海德堡人能用语言简单交流,能有群体合作互动。身材高大而强健,能用矛和弓箭,能合作猎杀大型动物。

尼安德特人(拉丁文学名homo neanderthalensis,又译尼安德塔人)是一种在大约12万到3万年前冰河时期本来居住在欧洲及西亚的人种,性格温驯。根据最新的考古发现,现代人并不是尼安德塔人的一种,就是说,尼安德塔人和现代人不同种,尼安德塔人种和智人。现代人从15万年前在非洲出现,3万5千年前才到达欧洲,大概在5万年前离开非洲,尼安德塔人与现代人形成种系发生上的平行系群。但刚开始他们并未被辨识出是跟我们属于不同的人种。对于两个人种的相似与不同,以及他们可能有过怎样的接触(如果有的话),出现激烈的讨论。

尼安德塔一名源自1856年在德国杜塞尔多夫(Dusseldorf)附近,尼安德峡谷上方的一个洞穴里第一次发现这种人类的遗骨。遗骨的发现立即引起了热烈争论,争论的焦点是这些遗骨究竟是古人类的遗骨还是仅仅是一种因疾病而变形的现代人的骸骨。

根据现有的资料来判断,尼安德特人骨胳粗大,肌肉发达,但个子不高,男子只有1.5米至1.56米。由于身体较矮,脊椎的弯曲也不明显,因此他们很可能是弯着腰走路,跑步时身体略微朝向地面。尼安德特人头骨的特征是:前额低而倾斜,好像向后溜的样子,眉峰骨向前突出很多,在眼眶上形成整片的眉脊。尼安德特人的脑部已经非常发达,脑容量约达1230毫升。

尼安德特人使用较为进步的打制石器,过着狩猎和采集的生活。这表明,当时的人类在同大自然界的斗争中,自身已有了较大的发展。

自从1856年人们第一次发现尼安德特人的化石以来,尼安德特人一直是一个吸引公众兴趣的谜,对尼安德特人的各种猜测一直不断。从许多方面来看,尼安德特人都可称得上是原始人类研究中的恐龙。与恐龙一样,尼安德特人也是突然之间销声匿迹的,它们消亡的原因也一直是学者们争论不休的话题。同时,恐龙和尼安德特人都是大众文化的宠儿,经常在漫画中一同出现。

但是,大众文化对尼安德特人有许多的误解。尼安德特人往往被看作陈旧过时的化身,被诽谤为因智力不足以应付环境的变迁而导致灭亡的低等人种。而实际情况是尼安德特人非常成功地面对气候挑战的时间至少有20万年,比延续至今的现代智人还要长12.5万年到15万年。

科学家对尼安德特人的研究远多于其它古人类,但他们为何会从地球上消失,至今仍是一个谜。

变迁中的世界。科学家已找到一系列能证明尼安德特人如何消失的最新证据,古气候学研究提供的数据便是其中之一。我们知道,在过去20多万年里,尼安德特人经历过寒冷的冰河期和相对暖和的间冰期。最近几年,通过分析从格陵兰、委内瑞拉、意大利等地采集到的海洋沉积物、花粉和原始冰芯中的同位素,科学家精确复原了“氧同位素3期”(oxygen isotope stage 3)的气候变化过程。这段地质时期从6万年前开始,到2万年前结束,最初气候比较暖和,气温最低时整个北欧大陆都被冰川覆盖。

氧同位素3期开始时,尼安德特人是生活在欧洲的唯一原始人类,而在该时期结束时,现代人类则成为欧洲的唯一人种。科学家据此推测,可能由于气温骤降,尼安德特人找不到足够的食物,或没有有效的保暖设施,最终从地球上消失。然而,一个重要事实使这一推测难以成立:此前,尼安德特人已经历过冰河期并存活了下来。

事实上,很多生物学和行为特征都说明,尼安德特人能很好地适应寒冷环境。虽然为了抵御严寒,尼安德特人需要用动物毛皮制作衣服,但他们的桶状胸和粗壮的四肢都有利于维持体温。强壮的身躯是尼安德特人适应狩猎方式的结果,因为他们常以埋伏方式猎取独居的大型哺乳动物,如寒冷时期生活在北欧和中欧地区的长毛犀牛。尼安德特人的其它显着特征(如突出的眉骨)可能是遗传漂变形成的中性特征,而不是自然选择的结果。

但同位素数据显示,气候变化绝非从暖和到寒冷的稳定过渡。时间越靠近末次盛冰期(last glacial maximum,约2万年前),气候越不稳定,经常发生激烈而突然改变。生态环境也随之发生极大的变化:森林让位给一马平川的草原,麋鹿取代了犀牛……变化之快可以这么形容: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小时候看到的植物和动物,在他长大后就已消失,并被其它动植物取代。然后,自然环境又可能以同样的速度变回原来的模样。

直布罗陀博物馆的进化生态学家克里夫芬利森(Clive Finlayson)曾经主持发掘过多个直布罗陀地区的洞穴。他推测,正是环境条件的快速变化,逐步将尼安德特人逼入绝境。环境变化得越快,就要求尼安德特人在越短的时间内接受全新的生活方式。当树林变成了开阔的草原,采用伏击方式狩猎的猎人就没有了赖以藏身的树林,如果要生存下去,他们必须改变狩猎方法。

工具和猎物的变化说明,一些尼安德特人的确适应了不断变化的世界,但更多的尼安德特人却在变化中死去,只留下非常零散的群体。正常情况下,这些古人类很可能重新崛起,因为他们有过类似经历,只要环境变化不太频繁、间隔期不要太短。然而这一次,环境变化太快,尼安德特人根本没有充足的时间恢复人口数量。芬利森认为,尼安德特人在气候的反复攻击下,人数锐减,走向灭绝。

2009年4月,法国地中海大学的弗吉尼亚法布雷(Virginia Fabre)和同事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上发表的一项遗传学研究证实了芬利森的观点尼安德特人最终分散为零落的群体。他们进行线粒体DNA分析时发现,尼安德特人可能形成了三个分支,分别生活在西欧、南欧和西亚,人口总数时高时低。

尼安德特人很聪明。其它科学家仍认为,尼安德特人是在现代人类进入欧洲后才完全消失的,这一事实说明,现代人类与尼安德特人的灭绝脱不开干系,即便他们并没有直接杀灭这些早期人类。支持该观点的科学家推测,尼安德特人最后不得不与“初来乍到”的现代人类竞争食物,并成为这场竞争的失败者。

现代人类对食物没那么挑剔是一种可能。德国图宾根大学赫维博谢伦斯(Herve Bocherens)进行的骨化学分析等研究表明,尼安德特人专吃相对稀有的大型哺乳动物,比如猛犸象和长毛犀牛,但对于早期现代人类而言,很多动植物都是美食。因此,当现代人类进入尼安德特人的领地,并开始捕食大型动物时,尼安德特人就可能遭遇食物短缺,而现代人类则不会为食物问题困扰,因为即使大型动物数量减少,他们还可以食用其它小动物和植物。

美国亚历桑那州立大学考古学家柯蒂斯马利安(Curtis Marean)说:“尼安德特人有自己的穴居生活方式,只要没有现代人类的竞争,这种方式还是挺不错的。”现代人类是在热带环境下进化出来的,进入完全不同的环境后,他们能迅速想出创新性方法来应对遇到的环境难题。马利安认为:“最关键的不同点在于,尼安德特人的认知能力远逊于现代人类。”

认为尼安德特人掌握的生存技能偏少的科学家,不止马利安一人。一个长期存在的观点认为,现代人类比尼安德特人聪明,不仅因为他们掌握了更高级的工具制造技术和生存策略,还因为他们善于交流,能形成更强大的社会网络愚钝的尼安德特人根本无法与现代人类抗衡。

然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尼安德特人比我们料想的要聪明得多。科学家以前认为只有现代人类才有的很多行为,其实尼安德特人也有。英国伦敦自然博物馆的古人类学家克里斯托弗R斯特林格(Christopher B. Stringer)说:“尼安德特人和现代人之间的界限已变得越来越模糊。”

在直布罗陀地区的一些考古点,科学家的最新发现让两个人类群体间的界限变得更为模糊。2008年9月,斯特林格和同事发表文章称,他们在Gorham洞穴以及相邻的Vanguard洞穴内,发现了尼安德特人捕猎海豚、海豹和采集贝类食物的证据。甚至还有一些未公开发表的研究报告表明,尼安德特人也吃鸟类和兔子。毫无疑问,这些发现颠覆了人们由来已久的认识只有现代人懂得开发海洋资源和猎食小型动物。

在德国霍赫勒菲尔斯(Hohle Fels)考古点,科学家发现了更多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行为界限模糊的证据。在这里,科学家不仅挖掘出了36,000~40,000年前生活在洞穴中的尼安德特人使用过的器皿,还发现了33,000~36,000年前,居住在该地区类似气候与环境条件下的现代人类留下的器物。2008年4月,通过对比两个人类群体的遗留物,美国肯尼恩学院的古人类学家布鲁斯哈迪(Bruce Hardy)在美国芝加哥举行的古人类学大会上指出,对遗留工具上的磨损纹理和残留物质的分析表明,霍赫勒菲尔斯地区的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类的日常活动基本相同,尽管后者拥有的工具种类更多一些。

这些古人的活动包括一些复杂而精巧的手工活,比如用树脂将尖尖的石头粘在木制把手上,把尖石头制作成戳刺或可以抛射的武器,用骨头和木头制作日常器具等。哈迪推测,霍赫勒菲尔斯地区的尼安德特人制作的工具种类没有后来才居住在这里的现代人多的原因是,前者不需要过多的工具就能完成工作,“你吃柚子,不需要专门做个勺子吧?”

根据最新发现,通过物质形式来表现象征意义的行为往往代表着语言的出现。德国马普进化人类学研究所的约翰内斯克劳泽(Johannes Krause)领导的研究团队也证实了这一点:DNA分析显示,尼安德特人拥有和现代人一样的语言基因FOXP2 [5]

在达尔文推测人类起源于非洲时,当时少见化石证据。这种情况在20世纪20年代发生了改变。在南非盛产金钢石的小城金伯利附近,有一个名叫塔恩的地方,那里有许多采石场,在采石时经常发现哺乳动物化石。1924年曾发现一具幼年猿类头骨,后经解剖学教授达特的研究,认为它人形态介于人和猿之间,遂将其命名为“非洲南猿”。1936年,在德兰士瓦地区斯特克方丹采石场发现一个成年个体的南猿化石,次年又在一名叫克罗姆特莱伊采石场找到完整的南猿下颌骨和头骨碎片,南猿逐渐引起学术界的认同和重视。但就它是“最接近猿的人”还是“最接近人的猿”,学术界仍有争议。解决争议的关键是南猿能否制造工具。虽然人们曾在发现南猿化石的洞穴和裂隙中找到了石器,但同时还有进步类型的人化石伴生,因此南猿是否是工具的制造者很难取得一致意见。此外,由于南猿化石出土层位不清,故南猿确切的生存年代还一时无法搞清。

自1924年找到首个幼年南猿头骨以来的70余年,在非洲有不下20个地点发现了最早阶段的人类化石。1974年,由美国古人类学家约翰逊领导的多国考察队,在埃塞俄比亚的阿法地区发现了一具保存40%遗骸的被称为“露西少女”南猿骨架,其生存年代超过300万年,以后被订名为“阿法南猿”。在阿法地区还曾发现一处埋有13个阿法南猿个体的骨骸,为此有人将之称为人类的“第一家庭”。

90年代,非洲的古人类化石重要发现接连不断。1992年,在埃塞俄比亚的阿拉米斯发现距今440万年的南猿化石,最初被命名为“始祖南猿”,经过进一步发掘与研究,更名为“始祖地栖猿”。1996年,来自13个国家40多位科学家组成的考察队在阿法盆地的中阿瓦什地区,找到了距今250万年的南猿化石。由于它在形态上混杂着接近人和许多不同类型南猿的特点,被认为是连接阿法南猿和早期人属之间的一个新种代表,被订名为“惊奇南猿”。在肯尼亚图尔卡纳湖东岸的库比福拉地点,则相继发现了阿法南猿、鲍氏南猿,“能人”,以及曾被叫做“1470号人”的头骨化石。后者最后被订名为“卢道尔夫人”,距今年代为190万年,并被认为是人属中的最早成员;在湖西岸,1985年曾发现有一具距今250万年的头骨,被命名为“埃塞俄比亚南猿”,他是粗壮型南猿的祖先;1995年在西岸的卡那坡地点发现的距今410万年的原始类型南猿化石,被命名为“湖滨南猿”。令人瞩目的是,它们的下肢骨显示出直立行走的特点,而上肢骨却仍保留着上攀援的特点。这表明分子生物学所推测的距今500万年人与猿分道扬镳可能是对的。据目前所拥有的化石材料而言,人类的发祥地很可能在非洲,特别是东非地区。

大概在距今200万年至180万年左右,非洲的“能人”甚至“匠人”走出非洲进入亚洲和欧洲。

早在1907年发现的海德堡人,曾一度被视作欧洲的猿人或是向尼安德特人过渡的类型。19941996年,在西班牙北部阿塔普卡地区,发现了80多件人类化石,古地磁年代测定为距今78万年以上,被认为是海德堡人的祖先。而在之前的1991年9月,在格鲁吉亚东南边境一个名叫德玛尼西的地方,发现了一具保存完整齿列的下颌骨,形态呈直立人型。以后又发现比较完整的头盖骨化石。据古地磁年代测定为距今180万年,故德玛尼西人被认为是非洲以外已发现的年代最古老的直立人化石之一,也是迄今欧洲最早的人化石。

以色列出土的尼人类型的古人类化石也很著名,最近又以早期石制品引人注目。在以色列境内有一条约旦河谷,是东非大裂谷的北延部分。

1959年在这里发现乌贝蒂亚旧石器时代遗址。从该地上新世至早更新世地层中出土了大量哺乳动物化石和石制器,据古地磁法测得距今年代约在150万至100万年间。有些学者认为这个遗址是非洲之外最早的直立人文化遗址之一,它的主人可能是刚从“能人”演化而来的早期直立人。

我国在近半个世纪也发现了大量有关人类演化的化石材料。自50年代在云南开远发现古猿以来,70年代和80年代在云南禄丰和元谋又相继发现古猿化石,可分大小两种类型。有些学者认为大型者可谓西瓦猿型,小型者属拉玛猿型。拉玛猿作为人类远祖的论点其时在我国正风行一时,所以有的学者认为人类远祖已在中国找到,便将小型古猿命名为“中国古猿”,以表达人类起源于中国的美好愿望。然而随着科学界对拉玛猿属性认识的变更,国内有些学者将云南不同地区的古猿归属到一个新属,即禄丰猿属之内。不过也有学者认为,它们只是云南西瓦猿中不同的亚种。

60年代,陕西兰田公主岭和云南元谋大那乌发现了直立人类型的蓝田人和元谋人,他们距今年代超出100万年,后者甚至达到170万年,成为目前已知中国境内最早的人化石。但遗憾的是,元谋人化石目前仅限于2枚上内侧门齿,以及年代稍晚的一段胫骨,而在非洲发现的年代大致相同的却有完整的骨架。虽然曾经有人将湖北建始地区发现的几颗化石牙齿看作是与南猿类型接近的材料,但因材料太少未获得学术界的承认。

1989年在湖北郧县找到2具原始人头骨化石,一开始又将其归于南猿之列,修理后发现乃属直立人型。1980年在安徽和县及1993年在江苏南京也发现了直立人型头骨化石。虽然对于它们的年代说法很多,但均未超出50万年。

自1985年起,在四川巫山县龙骨坡出土了一批早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其中包含像人的1枚门齿和一段下颌残块,同时还宣称出土了有人工痕迹的石制品。一开始它们被部分学者鉴定为直立人型,后来国外学者介入,认为与直立人形态差异大,而与非洲的“能人”和“匠人”相近,并进一步测定了其年代为距今180万年以上,甚至超过200万年。

进入90年代,非洲出土大量早期人化石,并且这些化石构成了一个相当完整的演化体系,而亚洲地区出土的化石很难与它相提并论。相较而言,非洲似更有条件作为人类的发祥地。古人类学的研究还表明:能人/卢道尔夫人具有较大的躯体和较重的脑量,故具有较强的体能和较高的智能,不仅已能制造工具,很可能还有较紧密的群体关系。加上新世时期古气候的变化,引起生态环境的变化和哺乳动物的迁移,由此带动了古人类群的迁徙。这些研究成果在90年代后期汇成“走出非洲”的假说。部分学者提出:大概在距今200万年至180万年左右,非洲的“能人”,甚至“匠人”,走出非洲进入亚洲和欧洲。以色列的乌贝蒂亚、格鲁吉亚的德玛尼西、巴基斯坦的伯比山以及我国的“巫山人”诸遗址,均被看作是早期人类迁徙途中的遗迹。以后,非洲的能人/卢道尔夫人演化为匠人,而在亚洲则演化直立人。也有人构想出另一种过程,即非洲早期人类首先迁徙到亚洲,演化为直立人后,又返回到非洲,并迁徙到欧洲。不过“走出非洲”尚有另层意思,即现代类型的智人也是由非洲的智人迁移到各洲去的,时间大约在距今10多万年前,即所谓“夏娃说”。

发现早于200万年前的人类化石固然重要,但要使我国距今150200万年的古人类能站稳脚跟,更是当务之急。

20世纪80年代,我国有些学者在发掘和研究元谋西猿时,认为在元谋盆地小河地区豹子洞篝发现的古猿伴有石器。能制作石器,岂不是人?故将之订名为“东方人”,并将其生存年代定在距今250万年前。而在同一地区的蝴蝶梁子发现的一具幼年头骨,鉴定为拉玛猿型,认为是人类的祖先,后来宣称在地层中也找到了“石器”,将之更名为“蝴蝶人”,其生存年代定为距今400多万年前,并进而构筑了“开远拉玛猿”“禄丰拉玛猿”“蝴蝶拉玛猿”(或“蝴蝶人”)“东方人”元谋猿人昭通人(智人的早期代表)西畴人、丽江人(智人的晚期代表)等相当完整的系列。鉴于此,有人提出滇中高原及其邻区是人类起源的关键地区。但遗憾的是,早在70年代后期,学术界已抛弃拉玛猿是人类远祖的观点。后经研究,所谓“蝴蝶人”的“石器”原来是天然石块;而“东方人”的石器,后来被证明是地表上拣来的,而且时代甚晚。

1997年,我国启动了寻找200万年和更早时期人类的“攀登项目”,投入了不小力量,但迄今收获甚微。后来在安徽繁昌发现了距今200240万年的石制品和骨器,发现物出自早更新世裂隙堆积中。但那到底是不是人工制品在学术界曾引起很大争议。此外,光有石器还远远不够,它只是间接证据,关键是找到人化石。

1999年在河北蔚县上新世地层中找到了一件距今300万年的石器,这远远超过了非洲发现的不超出260万年的界限,并认为这是对人类非洲起源论的一次挑战。但该标本发现于1990年,事隔9年后才公布于世令人费解。 [6]


相关文章推荐:
人类 | 祖先 | | 脊骨 | 早期猿人 | 脊索动物门 | 哺乳纲 | 灵长目 | 早期猿人 | 南方古猿 | 元谋猿人 | 周口店 | 龙骨山 | 中国猿人 | 直立人 | 晚期猿人 | 印尼 | 直立人 | 莫佐克托人 | 海得堡人 | 元谋人 | 蓝田人 | 巫山 | 北京猿人 | 脑容量 | 原始人类 | 古人类 | 查尔斯达尔文 | 灵长类 | 元谋人遗址 | 元谋县 | 北京人 | 蓝田县 | 下颌骨 | 南京市 | 汤山街道 | 葫芦洞 | 南京猿人 | 南京猿人洞 | 裴文中 | 龙骨山 | 遗迹化石 | 爪哇直立猿人 | 南阳市 | 杏花山 | 吴汝康 | 古脊椎动物化石 | 剑齿虎 | 剑齿象 | 肿骨鹿 | 北京猿人 | 南召猿人遗址 | 里斯 | 弗洛里斯岛 | 小矮人 | 德国马普学会 | 佛罗里达大学 | 矮人 | 荷兰莱顿大学 | 杰尔 | 小矮人 | 矮人 | 自然史博物馆 | 尼安德特人 | 大猩猩 | 海德堡人 | 毛尔 | 阿拉戈 | 佩特拉 | 第四纪 | 扬播 | 阿拉戈 | 大型动物 | 尼安德特人 | 杜塞尔多夫 | 打制石器 | 尼安德特人 | 尼安德特人 | 格陵兰 | 委内瑞拉 | 地质时期 | 线粒体DNA | 初来乍到 | 图宾根大学 | 社会网络 | 英国伦敦 | 古人类学 | 海豚 | 小型动物 | 马普 | 尼安德特人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