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源为义

源为义,日本平安时代末期武将,河内源氏首领,通称六条判官、陆奥四郎。源义亲之子、源义家之孙,在养父源义忠被暗杀后继任栋梁。为义在朝在野均毫无背景,源氏势力也跌至低谷,后来跟随摄关家参与保元之乱,战败后被朝廷下令由儿子源义朝亲手处死。多年之后统一日本的幕府大将军源赖朝是他的嫡孙。

源为义,永长元年(1906年)诞生,出身于武家名门“河内源氏”,关于他的身世,一直有两种主流说法。

一说他是源义亲的长子、第3代栋梁源义家之孙。本来义亲是祖父的嫡子,但是因在西国行为不端,被朝廷敕令流放,于是义家改立三子义忠(为义的叔父)为嫡子,同时指认为义成为其养子及栋梁继承人。 [1] 所以为义的童年是作为未来的第5代源氏栋梁,在祖父义家及养父义忠的身边度过。

另一说是:为义本人就是源义家的第五个儿子,义亲、义忠的弟弟。 [2] 而且义忠的正式继承人其实是其子河内经国,但义忠去世时经国过于年幼,所以才由弟弟为义继任栋梁。 [3]

为了叙述方便,下文统一采取第一种说法(为义是义家之孙、义亲之子、义忠的侄子及养子的人物关系)。

嘉承元年(1106年)祖父义家去世,养父义忠继任家督。天仁2年(1109年),义忠被人暗杀,被认为是凶手的二叔公源义纲及其一族成为白河法皇下令追讨的对象。法皇命令刚继任栋梁之位的为义前去讨伐义纲一族,14岁的为义起而应之,与院光国等多人联手,迫使义纲投降、其子自杀。因为立下了这个功劳,年少的为义被任命为左卫门少尉。

不过,多年之后,大家发现这是一个阴谋,真正的凶手其实是三叔公源义光,他想夺取栋梁之位,于是杀死侄儿义忠并栽害哥哥义纲,一举除掉两个大敌,但因白河院介入源氏内部,他不便直接出手相争,导致栋梁之位落到了 看起来颇为无能的侄孙为义之手。 [4]

叔叔杀死侄子,弟弟陷害哥哥,侄孙奉命讨伐无辜的叔公并逼死叔叔们,而元凶最终亦为受害人的遗孤所杀,河内源氏一族骨肉相争的残酷之处可见一斑。

上面提到,为义为白河法皇立下了功劳、得到了从六位的官职,而早一年任职此官的是隔壁与他同龄的平忠盛。这时候为义跟院方的关系还很好,白河法皇经常安排他做个保安、镇压个强诉什么的,看来对他的武力值还是很信任的。而且为义的第一任正妻是院方近臣藤原忠清之女,保安4年(1123年),二人诞下了长子义朝。第二年,为义与忠盛一同就任检非违使,但是后来之后忠盛一路升官,而为义却一直当着保安。

为义职场不顺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据各方史料记载,他干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事:窝藏罪犯、排挤同僚、他的部下行为粗暴经常惹事等等。鸟羽上皇曾言:“派为义去?你说让他走过的一路上的国城都纷纷灭亡吗?”(『中右记』4月8日条),意思是说为义的部下会借为朝廷办事之名沿途抢劫。保延2年(1136年),为义被解除官职。 [5] 当隔壁平家当主忠盛成为殿上人的时候,这边源氏已经跟着为义一起在低谷期徘徊多年,再也不复祖父义家时代的威名。

虽然被院方厌弃,但也不是没有人欣赏为义的哦,摄关家家长藤原忠实对他就有着很高的评价。事实上,从为义的曾祖父开始,河内源氏就一直效忠于摄关家,两方互相合作,最后取得了共赢的局面。如今在院政抬头、摄关家衰落的年代,二者再次走到了一起。为义帮助藤原忠实、藤原赖长父子管制家臣、管理庄园,并且行使摄关家的家政警察权,忠实称赞他说“拥有取得平定天下之功的受领资格”(『中外抄』)。

在忠实的帮助下,被解官十年的为义,终于能重新就任左卫门大尉、检非违使(『本朝世纪』正月23日、26日条)。并且,鸟羽法皇似乎也不讨厌了为义了,又开始叫他去做保安抵挡强诉。虽然没有晋升,但是有了忠实做后盾,为义能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地位,那么光复源氏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5]

虽然仕途坎坷,但为义毕竟继承了叔父义忠的家产、经济状况还不错,于是生了很多孩子。上面提到的长子源义朝,他的外公藤原忠清是摄关家庶流出身、后来成为白河院的臣子帮助院方对付摄关家。忠实看忠清很不顺眼,于是为义看义朝也很不顺眼,没有帮他申请官职,在他还小的时候就把他打发到东边的乡下去了。

这时为义的嫡子是次子源义贤,但是义贤后来各种出事,为义无奈之下将他废嫡,使四子赖贤成为自己的新继承人。1145年,长子义朝回京,多年不见,他竟成了关东霸主、热田神宫的女婿,而且直接站到院方去了。为义很不高兴,然而义朝并不在乎这位老父的脸面,在1153年就任了高出父亲许多的官位。愤怒的为义于是安排义贤去东国破坏义朝的势力基盘,同时在京城的嫡子赖贤又与亲近义朝的足利义康爆发冲突河内源氏内部彻底分裂成:为义派(正统栋梁)、义朝派(实力第一)两党。

从1154年开始,为义又迎来不断倒霉的岁月。11月,第八个儿子源为朝在西国乱搞被鸟羽院抓住了把柄,为义因而再次失去了官职,并且被院方强迫退位,使义朝继任栋梁。第二年,嫡子赖贤因为被春日神社起诉而被解除官职,基本上就是院方的权臣信西、宠妃美福门院、关白藤原忠通为了对付忠实、赖长父子而设下的局。但最悲伤的莫过于,遵奉自己命令到东国去对抗义朝的义贤,在大藏合战中被义朝之子源义平讨死一事了。这事还没完,赖贤向鸟羽法皇奏请东下斩杀义平为兄报仇,鸟羽院却转头便把这些告诉义朝,并且给他下了秘旨“杀掉赖贤”,院方想利用源氏内纷来铲除摄关家势力之心已昭然若揭。 [6]

保元元年(1156年)7月2日,鸟羽法皇驾崩。崇德上皇与左大臣藤原赖长相谋,想从新上任的后白河天皇手上夺回实权。于是多次召见为义,为义迟迟不去,用长篇大论表示拒绝:“我都六十多岁了,还顶什么用?我的长子义朝在关东长大,精通军事,而且麾下有很多精锐,但他已经站在新帝那边了。剩下的孩子都不成器,只有八郎为朝在关西长大,材武骁勇、善射善战,现在正好在京师,您可以去问问他。”

但在主人赖长的再三恳求之下,为义还是带着他的第四、五、六、七、八、九子一同参战了,关于保元之乱的详细战争过程,如《保元物语》所记,对于人数少的上皇方而言,唯一起死回生的就是为朝的“夜袭”策略,然而被拒,然后大伙干脆地跪在了义朝发起的“夜袭”“火烧白河殿”的军略之下。从激战中成功逃脱的为义,带着孩子们一起护送崇德上皇出宫。上皇不愿意再拖累他们,要他们快逃,于是为义等人哭着离开了他。 [7]

为义本来想逃去东国,但是途中生了病,孩子们帮他抵挡追兵,不久后身边的士兵全部死去。为义无力再逃,剃度出家改名“义法”,对孩子们说:“听说平清盛用自己的军功换得了叔父忠正及其子的活命……义朝是我亲生的儿子,他不会对我见死不救。”八郎为朝不同意,力劝父亲挺到东国,为义不听,让孩子们不要聚在一起,自己则孤身一人回到京城向义朝自首。

但其实他当初听到的是谣言,其实清盛处死了忠正父子,估计为义知道后也是一脸懵逼。义朝确实是他亲生的儿子,没有对他见死不救,几次顶撞新帝为父亲弟弟求情,但最后什么用都没有。新帝命令义朝杀了为义,如果他不杀,就让平家动手。(开玩笑,怎么能让平家动手?当年平正盛杀了源氏不忍心杀害的源义亲,结果就是平家繁华源氏没落,整整五十年!) [5]

据说为义最后终于将只传授给嫡子的源太产衣交给了义朝,算是终于承认了对方的栋梁身份。他生命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没有关爱过这个孩子,义朝同样没有孝敬过自己的父亲,到了这样的时刻才以这样的事情作为“和解”的契机,似乎有些悲凉。 [6]

7月30日,为义在七条朱雀被斩首,监斩者正是儿子义朝。然而,61岁的高龄判官,清和源氏的总帅,他一生的宿愿就是能够获得自己的领地,这恐怕是身居高位(与父亲相比)坐拥下野的义朝想象不出的事情吧。

源氏一族的宿命,就是总重复着过去的悲剧:主动的自相残杀也好,被朝廷挑拨逼迫的自相残杀也罢。曾几何时,朝廷敕令义家处死义亲,后来为义奉朝廷之命讨伐义纲,到了最后,为义也成为了被讨伐的对象,奉命的却是他的儿子。三年之后,儿子义朝也同样被朝廷讨伐、被亲人背叛与出卖,再后来,连孙子义仲、义经也莫不是如此……而唯一打破如此悲运的,就是凭借超人的聪慧与冷酷而君临天下的嫡孙源赖朝了,但是赖朝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为了不被朝廷谋害,他开始不信任身边的任何人,使自己失去了手足之情,最终陷入了无尽的孤独。

源氏的武者,无论是义家那样散尽家财的大善人,还是义光那样阴谋害人的大恶人,还是看起来一生都在倒霉的为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是进取的。所以,义朝从各个方面都超越了为义,再后来,赖朝又从各个方面都超越了义朝。源氏的最强悍之处,并不在战斗力,而在生生不息的武者之心,它鼓舞着一代代人努力超越父祖、然后奋勇前行。

祖父:源义家

叔公:源义纲、源义光

父亲:源义亲

叔父:源义忠、源义国

养父:源义忠

兄弟:源义信、源义俊、源义泰、源义行、源宗清

义弟:河内经国

儿子:源义朝、源义贤、志田义广、源赖贤、源赖仲、源为宗、源为成、源为朝、源为仲、源行家、源维义 、源赖定 、源正亲 、仙觉、乙若、若、鹤若、天王

女儿:美浓局、鸟居禅尼、佐佐木秀义室、藤原光隆室

孙子:源义平、源赖朝、木曾义仲、源范赖、阿野全成、源义经等

源为义,称陆奥四郎。康和四年,父义亲流于隐岐,义家意欲使为义嗣其叔父义忠。

天仁二年,义忠为从兵牙杀,事连从叔义纲。义纲逃走近江甲贺山。为义时年十四,奉敕讨之。义纲剃发出降,为义以义网还京师。擢为左兵卫尉,遂得嗣祖父义家。寻为左卫门大尉。

永久元年,兴福寺僧徙将攻延历寺,为义奉诏拒之,从者仅十七骑,战于栗山走之。保安四年,任检非违使,叙从五位下。

久寿元年,子为朝在丰後,暴横侵扰镇西。为义坐罢。保元元年七月,鸟羽法皇崩。崇德上皇与左大臣藤原赖长谋,将再践祚。数召为义,为义犹豫不至。上皇遣参议藤原教长於其家谕旨。为义辞曰:「臣尝奉敕降义纲于甲贺山,拒僧徒于栗子山。尔後有事,则唯命诸子,不亲临战。以故稍疏军事。况今景迫桑榆,岂能济事。如长子义朝长於坂东,晓畅兵事,麾下亦多精锐,然既诣高松殿。馀子不胜其器。八郎为朝长於镇西,材武骁勇,善射善战,今适在京师。君宜以闻。臣有名甲,曰薄金、膝丸、无、慈姑、八龙、月数、日数。源太产衣,梦为风吹去,臣心恶之,故敢辞。」教长曰:「子累世将种,宜速勤王。梦寐拘忌,何足介意。」为义不得已,与子赖贤、赖仲、为宗、为成、为朝、为仲,俱诣白河殿。上皇大喜,乃以为义补判官代,赐庄园及名剑鹈丸。赖贤为藏人。遂率诸子守西门,兵百骑许。独为朝将二十八骑,守西河原门。赖长乃召为朝议军事。为朝进策不听,又与为义议。为义曰:「臣闻甲兵多聚于高松殿,臣兵虽寡,不难防拒。皇舆设出宫,宜幸南都,断宇治桥,见机而动。势若不振,奉皇舆至关东,据足柄箱根之险,聚部下之兵於八州,而还皇舆於京师。在我彀中矣。」赖长曰:「然。但我皇是太上法皇之正嫡,一宫亦我皇正嫡,而使四宫即位,人神共愤。方今不乘机决策,又期何时?皇舆不可出宫。子宜励志建功,以图他日之荣也。」为义曰:「臣既决死,乃起而赴军。」既而帝使源义朝及平清盛、源赖政等乘夜来攻,为义等奋战防之。义朝纵火上风,宫中扰乱。上皇骑而出宫,为义等步从。至如意山,上皇谓诸将曰:「汝曹速去。朕当出降。」为义等对曰:「臣以死奉之,乘舆将何向!」上皇曰:「汝曹不去,适为朕累!」诸将涕泣而去,为义乃匿木工神主家。

清盛奉敕率兵三百,至东坂下大津,搜索甚急。为义闻之,去匿三河尻五郎大大景俊家,将遁东国。病不能行,仅抵蓑浦,追兵来迫。诸子力战拒之,从兵死亡略尽。复入景俊家,遂抵黑谷佛寺,剃发更名义法。为义谓诸子曰:「我今老惫,力不可为,将凭义朝乞降。义朝岂不以其赏格丐我馀命。」为朝以为不可,劝赴关东,图後举。为义不听,遣奴告旨义朝,间行赴西坂,令诸子散去,戒曰:「勿聚於一方,以为菹醢。须同时几。」相共欷而别。义朝迎之居其家,累奏请减死,丕许。义朝不得已,遂弑之,时年六十一。

义朝奉首朝廷,朝廷又赐义朝,葬于北白河圆觉寺。为义家于六条堀河,世称六条判官。子义朝、义贤、义广、赖贤、赖仲、为宗、为成、为朝、为仲、行家、为家、赖定、正亲、为义、义俊、经家、义成、僧仙觉、僧赖宪、乙若、龟若、鹤若、天王。” [8]

《大日本史》


相关文章推荐:
源义亲 | 源义家 | 源义朝 | 源赖朝 | 源义亲 | 源义朝 | 源为朝 | 源义平 | 源赖朝 | 木曾义仲 | 源义经 | 源义亲 | 源义家 | 河内经国 | 源义纲 | 源义光 | 平忠盛 | 藤原忠实 | 藤原赖长 | 源义朝 | 源义贤 | 足利义康 | 源为朝 | 藤原忠通 | 源义平 | 藤原赖长 | 保元之乱 | 平清盛 | 平正盛 | 源义亲 | 源赖朝 | 源义家 | 源义纲 | 源义光 | 源义亲 | 河内经国 | 源义朝 | 源义贤 | 源为朝 | 源行家 | 源义平 | 源赖朝 | 木曾义仲 | 源范赖 | 阿野全成 | 源义经 | 检非违使 | 藤原赖长 | 坂东 | 源义朝 | 平清盛 | 源赖政 | 菹醢 | 大日本史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