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远坂凛(《Fate/stay night》中人物)

远坂凛,日本文字冒险游戏《Fate/stay night》及其衍生作品中的角色之一。魔道之名门远坂家的现任当主,是第四次圣杯战争参与者远坂时臣的女儿,父亲在战争后期被其弟子言峰绮礼杀害,随后言峰绮礼监护凛。 [1] 参加第五次圣杯战争,并命运般地将卫宫士郎的未来“卫宫”召唤为Archer。

擅长使用远坂家流传的转换魔术,把自己的魔力转移到宝石里,能够随时取出。身为魔术师拥有优秀的资质和能力。圣杯战争后远渡重洋到魔术协会总部时钟塔深造。此外,作为护身用的空手技也相当强。

苍崎青子(出自《魔法使之夜》) [3] 和玲珑馆美沙夜(出自《Fate/Prototype》)

武内:由于想弄个吊眼的角色,画草图时非常在意地设计了,结果却渐渐地变圆了。还有想画双马尾。啊,说起来,本来有个跟凛的立场相近的角色吧?

奈须:有啊有啊。旧『Fate』的女主角是个叫沙条绫香的眼镜娘,而她的竞敌是个千金大小姐。“啊呵呵呵”属性的,要说怎样的话就是像露维亚[Luvia]似的角色。那就是凛的原型。她的从者是Lancer。不过『stay night』里士郎成为了主角,所以那孩子就必然地以竞敌角色的身份变化成凛了。觉得终归要写的话不如写成一个令人舒服的女孩,所以更改为我和武内君所喜欢的苍崎青子类型。黑桐鲜花、远野秋叶和凛这一系列的青子型角色里,凛成了最接近青子的角色。由于制作『stay night』时没打算制作『魔法使之夜』,所以转舵成了「弄成少女的青子吧!」。与其说少女不如说是冒失的青子吧?武内君也明白这点,所以说「青子的『Fate』版就该这样呢」。因此凛的设计是很清晰的。

被教育为管理冬木土地的名门远坂家的继承人,地道的魔术师。跟士郎一样在私立穗群原学园上学的二年级生,在学校里作为完美的优等生,装乖装了好几重。她命运一般地把未来英灵“卫宫”召唤为Archer,作为第五次圣杯战争的Master参战。 [4]

穗群原学园的第一美人,和士郎同一个学园的优等生。具有成绩优秀,容姿端庄,品行良好一切条件的完美美少女,并因此而闻名。十分受男同学欢迎,在女同学中的人缘也不错。据说甚至还有她的一支非正式的后援队。在人前言谈举止高雅,对所有人都用敬语;本性其实是个爱恶作剧和捉弄自己喜欢的人的小恶魔,被卫宫士郎形容为披着优等生面具的红色恶魔。 [5]

虽然相当优秀,但可能是遗传的关系,越是关键时刻越可能把事情搞砸,召唤英灵时就出了不少错。 [6] 所有的电子仪器都很苦手,据说超过十个以上的按钮就会搞不清楚状况,在幻想嘉年华中甚至有在为如何录节目而苦恼。房间经常一片凌乱,与妹妹樱来说似乎走向了两个极端。

与士郎相互敌对但又相合作的女孩子,虽然总是一副带刺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口气,但本质上是一个有气质的御姐。虽然表面优秀而冷酷无情,但最后总能选择合理的道路,本人自称“不可爱的性格”。总觉得自己和作为”女孩子“的那部分有点脱节,这样想的时候,已慢慢变成一种心结。那个私服是犯规的吧,那样过多地露出腿部,健康的男孩子一眼望到那地方总是会感到有些为难吧。因为本性是淘气的孩子,非常喜欢戏弄认真的东西 [6] 。因此做事认真、一板一眼的柳洞和士郎经常受到戏弄。

特技:圆滑处理一切事务、紧急关头掉链子。 [5]

喜欢的东西:(幼年期)父亲的褒奖 [2] (少女期)宝石磨制、捉弄士郎。 [5]

讨厌的事情:(幼年期)父亲的叱责 [2] (少女期)全部的电子仪器、突发事件。 [5]

尽管拥有很高的天赋,但本质上是个努力的实干家 。除了魔术外,每天临睡前都会锻炼身体。在地下仓库摆放有各种运动器材,Saber曾误以为那是凛用来召唤从者的媒介。

于自小独自居住的关系,料理十分厉害,擅长中华料理,缺乏和食的知识。

喜欢猫跟辣的食物;擅长中华料理,缺乏和食的知识,连怎么做味噌汤都不知道。喜欢的饮料为奶茶,若是喝了酒就会进入狂暴状态 [7] ;曾因想睡个好觉而在睡前喝点酒,错喝了伏特加而马上倒了下去。印有猫图案的茶杯跟睡衣为美缀绫子所赠。猜拳技巧很差。做仰卧起坐是每晚的例行功课。

凛与喜欢收集风铃和玻璃工艺品的时莳枫有着相似的兴趣,假日会结伴去古董店巡游。 [8] 另一位好友美缀绫子虽然被认为更具男子气概,不过私生活却相当有女孩子的风格,房间也有不少女孩子趣味。平日里也喜欢邀请凛,两个父控在一起想必也不会缺少共同语言。 [9]

擅长宝石魔术的凛,因宝石的费用而长年经济拮据,对金钱特别敏感。每年年末都会穿巫女服在冬木市的神社打工。不过由于与柳洞的关系不是那么和谐,所以会选在柳洞寺之外的地方。也曾怂恿士郎练习投影名画骗钱。

限定为战斗中使用的宝石,平均来说大约五十万日元。容易储存魔力的矿石、贵金属原本就稀少,无论如何都会十分昂贵(宝石的价格原本就是以稀少价值来决定)。远坂有专用的入手管道,“和那儿卖家的女儿打好关系的话可能会减价”凛每天都这样子地苦思焦虑。

别看凛那样,其实远坂家是资产家,持有许多魔术专利权(时钟塔中使用的魔术理论、魔术式。跟实际的专利权一样),因此收入相当多。就算啥都不做也无疑会有年收入数千万日元。不过,那全都是至先代为止的当主所筑成的东西,所以对凛来说似乎脸上无光呢。时臣所创造的魔术式在现代也逐渐落伍,所以远坂家的经济日益严峻。

另外,凛将发带送给樱时,和樱约定了发带的价值是祖母绿3克拉及年利息3%。根据樱的话,凛并不是想真的收钱或者宝石。凛之所以说要那么高的利息,是因为凛对越重要的人就会放越重的债务,让重要的人能一直欠着自己。虽然凛想跟对自己最重要的妹妹相认,但受限于当年的契约而无法实现。她努力修习魔术,坚持在各方面都要做到最好,是因为认为如果自己辛苦到不能更加辛苦的话,或许就能分担樱所忍受的痛苦。

父亲远坂时臣是参加了第四次圣杯战争的优秀魔术师。她诞生在父亲和虽然不是魔术师,血中却世世代代继承了无以伦比的资质的母亲之间,因此也具备了很高的魔术素养。 [4]

幼年的远坂凛在八代台小学在读。十一年前与父母及妹妹幸福的生活着,但是由于魔术师家系只能传承于一人,在间桐家提议下将妹妹过继与间桐,这似乎成为凛不幸的开始。一年后的第四次圣杯战争,父亲远坂时臣参与,并将妻儿送离冬木市,期间曾为了救被雨生龙之介绑架的同学琴音回到冬木,遇险时被间桐雁夜相助。 [11]

圣杯战争后期,远坂时臣被背叛的Archer(吉尔伽美什)及弟子言峰绮礼所杀, [1] 远坂葵在两人阴谋之下误认为凶手是间桐雁夜,被暴走的雁夜掐住脖子窒息,由于过度缺氧而残疾,在第五次圣杯战争前去世。 [10]

不知真相的远坂凛在远坂时臣的遗嘱下接受了言峰绮礼的监护,葬礼后接受了言峰送与的Azoth剑(父亲的遗物,同时也是杀害父亲的工具),随其学习魔术和武术。葵去世后独自居住在远坂邸,常常喜欢站在窗边向外观看,甚至被误认为是鬼屋。原来比较丰厚的家产由于言峰不善经营或是清贫主张的原因几乎被散尽,因此使用宝石魔术的凛常常陷入财务危机,会在节日去神社打工。每年生日言峰都会怀着“妙龄少女就该是这种东西吧”送一套相同的蓝白洋装给凛,不过据说这个多余的关心。

虽然幼年失去父母,但是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使凛没有真正了解父亲的人性,没有因为魔术师的非人性而离开魔道,也没有成为“完美而冷酷的魔女”,而是成长为还不错的品格。 [2]

初中时就与柳洞一成同校。柳洞是凛初中时的学生会 会长,凛自己则是副会长。两人从很久前就开始相识,据说柳洞时常被凛捉弄,一般认为一成的嫌恶女人是因跟凛暗斗渡过了两年的缘故。 [12] 柳洞非常了解凛的恶性,甚至对于承认远坂凛是人类都觉得稍微有些为难, [12] 因此反对士郎与凛过于接近。

早在初中时,因为学生会的事情前往士郎和樱就读的学校,见到正在运动场里练跳高的士郎,明明是不可能到达的高度,却一直没有停止,因此对于士郎印象深刻,常常关注这里令凛感到不可思议的人。 [4]

高中时四人都进入穗群原学院,凛的班主任葛木宗一郎亦是Master之一。在学校中是品行兼优的学生,大多数男生的憧憬对象。谨遵远坂家训,任何时刻都要保持优雅,这种完 美的优等生形象与父亲时臣在日常生活中的形象十分相似。

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作为七位Master之一和Archer建立契约(本想召唤Saber,却阴差阳错的召唤出了Archer。因为Archer是在未来成为英雄的卫宫士郎,因为跟世界签订契约而成为英灵,他终身带着凛救他时所用的项链。以此项链为媒介,凛在没有准备触媒的情况下召唤了他。这是英灵方持有与Master有缘触媒的稀有例子。 [13] )单纯地以胜利作为目标,只为远坂家的荣誉而战,顺便测试自己作为魔术师的能力,至于得到圣杯后要许什么愿……反正留着总有用到的一天。

对于圣杯战争没有任何了解的卫宫士郎给予援助,教导了相关知识,随后又划清界限,虽然嘴上说是不愿意趁人之危,但实际是善良内在所致。后与士郎结盟,并住进卫宫家,发现圣杯的实质后破坏了圣杯。

UBW线中,被Archer背叛,借由Caster单方面切断契约,与同样被与士郎切断契约的Saber重新契约,与Caster对阵和间桐慎二胁迫期间也曾得到Lancer的协助。凛、士郎、Saber三人最终在Archer帮助下救出慎二,破坏的圣杯。之后士郎拜凛为师继续学习魔术知识,并在毕业后共同到时钟塔学习。

成年期,即《Fate/stay night》结束后, 游戏《Fate/hollow ataraxia》发生时期,伦敦时钟塔留学中。

因为拥有使用五大元素的资质,加上远坂家的家系以及父亲远坂时臣对于魔术协会的贡献和名望,在圣杯战争前就已取得伦敦时钟塔的入学资格。

第五次圣杯战争后,对外宣称要赴英留学,前往伦敦的魔术协会总部时钟塔,成为君主埃尔梅罗Ⅱ世(韦伯维尔维特)的学生。刚到学校时就与在那里与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发生冲突,后又共同争夺首席的位置,每次见面都会引发激烈的冲突。一年之后,“远坂与艾德费尔特因冲突而不出席授业”的说法在时钟塔矿石科流传着。 总的来说,两人既是性格相近,属于内心存在着恶劣属性而表面又戴着层层面具的优雅大小姐,当她们碰上时,戴了十几年的假面具被迫摘下,心理极度不平衡,彼此厌恶着对方。不过或许这也是关系好的另一种表现?

第五次圣杯战争结束约十年后,君主埃尔梅罗Ⅱ世(韦伯维尔维特)造访冬木市,与远坂家当主一同出马进行大圣杯的完全解体。由于魔术协会策划复兴大圣杯,双方完全对立。在堪比圣杯战争的大骚动后,大圣杯被解体。冬木市的圣杯战争,在此迎来完全的终结 [14]

魔术资质

魔术上的属性是五大元素(地、水、火、风、空)全都具有适性的“五大元素使(Average One)”。五大元素使可以在一个魔术特性上使用五种魔术。凛身为五大元素使,而且擅长于应用范围广的转换,是个相当万能的人。 [15]

凛的魔术回路主要部分是四十,辅助的各有三十。最大魔力量有五百左右,如果有东西供给能破千。储存量约三百左右。打开回路的心象是心脏被小刀刺入的影像。 [16-19]

凛无疑是个天才,长大后也许能进入历代魔术协会的百名以内。 [20] 但因常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所以大成后可以成为教授,却无法成为名誉教授。但晚年时似乎能克服迟钝属性了。魔术师界私下都视为"某种情况下,就算对她出手也不会有好事的狠角色"。 [21]

令咒位于右手臂上(UBW动画在右手背)。大概是因为有血缘关系,而且均拥有召唤出相同职阶(Archer)之从者的资质吧,凛的令咒的设计酷似于时臣。 [22]

使魔:紫水晶猫头鹰、翠鸟。

魔术刻印

左臂(从肩膀到手臂)则有继承自父亲的魔术刻印。不需要复杂的咏唱手续,只需注入魔力就能任意发动刻印中的魔术。也正因如此,只有在使用时才会浮现出来。 [24]

凛继承了时臣所申请的魔术专利权以及冬木市的商业用地等遗产,但这时候时臣的魔术刻印几乎没有刻在凛身上。因此,时臣的魔术刻印是在时钟塔里从遗体上取出,再经时臣的知己之手移植到凛身上。凛的魔术刻印会定期的出现排斥反应,出现发高烧的症状。使用魔术的话,凌晨两点左右是跟她的波长最吻合时刻。

另外,魔术刻印还会在宿主受到致命伤时注入全部魔力保住宿主性命。在Fate线和HF线结尾,凛正因此再加上本身非凡的才能才得以生还。

魔术特性:转换

力量的积蓄、流动、变换。 [25] 远坂家相传的魔术特性。远坂家的魔术师,能够以使用到此特性的魔术来将自己的魔力存进宝石里,需要时再取出它来使用魔术。预先在宝石存下大量魔力的话,就可以不使用自身的魔力而行使大规模的魔术。 [26]

以这些做为基本还可以操控一些有名的魔术。如教室般大小的结界也可制作成形。 [25]

一流的魔术师具备有多种特性,凛能使用远坂家擅长的“转换”加上“强化”的特性。 [26]

宝石魔术

使用到宝石的魔术之总称。远坂凛擅长使用。凛只要有空暇就用宝石转移自己的魔力,作为强力的子弹。 [27]

宝石容易积蓄持有者的意念,易于寄宿魔力。 尤其是于地中长久长眠的矿石中容易形成自然灵,带属性的宝石本身就是简易的魔术刻印。 寄宿了火的自然灵的宝石,只要注入魔力就很容易点燃,风也是。 [28]

凛在使用宝石魔术之时,会以咏唱来指定哪颗宝石使用于怎样的效果上。 [29] 不过使用装在宝石里的魔力,会使作为容器的宝石破碎,所以一脸穷命相的她不想使用太多。 [4]

Gandr(阴弹)

北欧相传的诅咒。用手指着对象从而诅咒他、可破坏其健康状态。可以说是一种非杀伤性魔术。因为是瞄准狙击视界内对象,所以又称为Gand击。以手指对着人是不礼貌的,这也是被称为诅咒的由来。之类的。 [30-31]

如果强力的话又称为Finn之一击,可以直接给予对方伤害。因为凛的Gandr已经很暴力了,也达到了Finn之一击水平,抑或说是Finn之机关枪。 [31]

凛的Gandr的威力和效果媲美子弹。 [24] 将来还可以在捉住对手时从膝盖发出Finn之火箭炮,对腹部或者脸进行0距离射击。 [23]

八极拳

由于师兄绮礼“学习魔术者也该锻炼身体”的方针,凛除了魔术外也从他身上学了八极拳。 [4] 在赶赴伦敦时钟塔就学期间遇见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由于入学前分配宿舍是突然被憎恨远坂家的露维亚瑟琳塔侮辱,两人大打出手,结果由于很少有实战的经验,没有掌握好时机,同时也因为与对手不是同一个级别的,第一回合遭遇惨败,而后两人又重新大打出手,甚至管理处都已经倒塌,直到两败俱伤方休,于是未入学变得到了不名誉的外号,并被禁止进入宿舍,到从此视露维亚瑟琳塔为大敌。

凛父亲的遗物,强有力的宝石魔术。 内有甚至可使人起死回生的魔力。 [32] 项链上的宝石是在游戏中序章前夜,解读遗言时得到的,藏有远坂家历代当主的魔力。后来用该项链救了Lancer杀害而濒死的卫宫士郎,此后被士郎终身携带,直至成为英灵,这也成为凛召唤到Archer的契机。

擅长的魔术是魔力的流动,变换。其实是不太偏向于攻击方向的魔术特性,为此以宝石做为魔力存储品,作为简单的一次性限定礼装使用。 [6]

备有储存十七年魔力的十颗宝石。使用时,每颗都有相当于A级大魔术的威力。也有其它的宝石,只是魔力的储藏量劣于前述十颗。能以侦察用的紫水晶将猫头鹰或翡翠鸟作为使魔。

在Fate路线里,将十颗宝石中的黄玉(topaz)用在Saber身上。在森林里对抗Berserker一战中,用了三颗吸引Berserker的注意力、五颗给予其致命一击,最后一颗放在自己腹部作为防御。

Unlimited Blade Work路线中,一颗用在Berserker身上。教会的一战中,与Caster的对战用掉七颗。最后的两颗在柳洞寺时作为防御被圣杯的黑泥吞没。

Heaven's Feel路线中,为了得到宝石剑的仿制品,而将所有宝石的魔力注入Azoth剑交给士郎。

一般礼装,辅助之用,常作为成人之时互相赠送的纪念品。 [33] 凛在时臣葬礼后受到由绮礼送出原属于时臣的Azoth剑。

虽是短剑,但并非以切与刺作为目的的武器,而是一种在使用魔术时用上的道具。作为持有者的魔力增幅器,被使用来辅助、强化魔术。是一种在魔术协会里受到频繁使用的礼装,在成人仪式中由师长或双亲作为纪念品赠与的例子很多。

成为此剑起源的,是在文艺复兴时期之初构筑出近代炼金术基础的人物,帕拉塞尔苏斯(Paracelsus)其相关逸话里登场的Azoth剑。他常常随身携带着的剑的柄头上被镶上了球玉,据说该玉上被记下了“Azoth”这个谜之言语。另外也留下了此剑剑锷的象牙容器里放有贤者之石,曾变煤成金、一瞬治好病这类的种种传说。一说也称并非剑而是杖。 [34]

宝石剑泽尔里奇

宝石剑泽尔里奇(Zelretch),原为远坂家的大师父、第二魔法使“宝石翁”泽尔里奇所持有,以第二魔法为限定机能的魔术礼装之顶点。能够共有、使用无限并列的平行世界的大源魔力。 [35] 被远坡家所继承的限定魔术礼装。因为剑刃的部分看起来像具有多角面的宝石,所以被称作宝石剑。曾经是泽尔里奇的爱剑,当下是远坂的家宝。带有第二魔法,能够连系通往平行世界的道路。 [36]

这剑尽管是限制性却有着第二魔法“平行世界的运营”之能力,能做到窥探平行世界另一侧这种程度的干涉。若使用这个力量,将充满于平行世界大气的魔力拿来这边也是可能的。 [37]

在将这柄短剑当作武器来看的时候,这剑刃可说是明显地不合格。然而短剑也有被当作礼装用装饰品或仪式道具来使用的历史,也存在着很多使用了非金属制剑刃的短剑。 [37]

泽尔里奇的宝箱

远坂家相传,当下是凛爱用的谜之箱子。制作者是泽尔里奇。

外貌看似是个“真真正正的宝箱”,却是应用第二魔法而制成的“魔法之箱”。把空间折曲,大部分的物件都能收纳在里面。可能是第二魔法的影响,箱内和箱外的时间流动有偏差,内部的一小时等同于外部的一天。 [38]

凛和士郎曾经被关在箱子中,打电话接到其他平行的世界,还有凛与平行世界的另一个凛通话的搞笑对话,也是在此处遇到魔法红宝石变身成魔法少女凛。

万华之杖(Kaleido Stick)

泽尔里奇制作的礼装。外型是魔法杖。寄宿有名叫“红宝石(又译作露比)”的人工精灵,性格腹黑,功能类似说明书。能力是变身,让契约者暂时获得平行世界的自己的技能(衣著、性格也会改变)的,恶作剧的愉快型魔术礼装。 [39]

凛在小学时曾为了唱好歌跟其契约,结果导致朋友大量流失,遂将其尘封在宝箱中。在凛和士郎被关进宝箱中时登场,诱导凛再次契约,洗脑凛让她变身成魔法少女卡莲多露比。

第4位

(Fate/stay night)

第120位

(Fate/Zero)

专辑:Fate/stay night キャラクタイメジソングシリズII:远坂凛

歌曲:KIRARI

作曲/编曲川井宪次

作词:こさかなおみ

演唱:远坂凛(CV:植田佳奈)

发行日期:2007年01月03日

歌曲:Over The Mountain

作词:芳贺敬太

作曲:KATE

编曲:James Harris

演唱:远坂凛(CV:植田佳奈)

发行日期:2009年12月23日

2010年 《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Studio DEEN制作的剧场版动画)

2017年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I. presage flower」》(ufotable制作的剧场版动画)

2019年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II. lost butterfly」》(ufotable制作的剧场版动画)

既讲道理又冷酷无情的“红色恶魔”。虽然态度上对人无情,却带着一份千锤百炼的强大。而那份强大拯救了士郎,拯救了Archer,拯救了樱。要说真正强大的人物,就是指远坂凛了吧。(官方设定集《Fate/complete material II Character material》评)

奈须:最初期的时候漠然置之,但后来却想弄成能对自己尽情说出「混帐」这句台词的女孩。能把人痛骂得很舒服的性格,却是个美人。

武内:对呢。是个男子汉呢。

奈须:希望你能说是男子气!

武内:凛既有非常可爱之处,也有男子气之处。

奈须:在人类侧登场人物中她是比较成熟完 美的人也说不定。所以士郎也是只要和凛一起,只要和凛一起生活,就不会Archer化。(官方设定集《Fate/complete material II Character material》评


相关文章推荐:
Fate/stay night | 远坂时臣 | 言峰绮礼 | 圣杯战争 | 卫宫士郎 | 卫宫 | Archer | 魔术师 | 魔术协会 | 植田佳奈 | 杨凯凯 | Fate | 魔术师 | 魔术协会 | 苍崎青子 | 魔法使之夜 | 玲珑馆美沙夜 | Fate/Prototype | 沙条绫香 | 黑桐鲜花 | 远野秋叶 | 魔法使之夜 | 魔术师 | 卫宫 | Archer | 圣杯战争 | Master | Saber | 美缀绫子 | 远坂永人 | 远坂时臣 | 远坂葵 | 间桐樱 | 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 | 卫宫 | Archer |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 Saber | 言峰绮礼 | 韦伯维尔维特 | 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 | 卫宫士郎 | 伊什塔尔 | 埃列什基伽勒 | 藤村大河 | 葛木宗一郎 | 卫宫士郎 | 柳洞一成 | 美缀绫子 | 间桐慎二 | 莳寺枫 | 冰室钟 | 三枝由纪香 | 远坂时臣 | 第四次圣杯战争 | 魔术师 | 魔术 | 雨生龙之介 | 间桐雁夜 | Archer | 吉尔伽美什 | 言峰绮礼 | 魔术 | 武术 | 魔术师 | 柳洞一成 | Fate/stay night | Fate/hollow ataraxia | 魔术协会 | 韦伯维尔维特 | 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 | 魔术 | 魔术回路 | 魔术协会 | 教授 | 令咒 | 魔术刻印 | 魔术 | 魔术师 | 魔术 | 八极拳 | 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 | Lancer | 卫宫士郎 | 英灵 | Archer | 魔术 | Azoth剑 | 魔术协会 | 宝石剑 | 魔法使 | 宝石翁 | 魔术礼装 | 卡莲多露比 | 川井宪次 | 植田佳奈 | 植田佳奈 | Fate/stay night | TYPE-MOON | Fate/hollow ataraxia | TYPE-MOON | Fate/Tiger大乱斗 | CAPCOM | Fate/unlimited codes | TYPE-MOON | Fate/EXTRA CCC | Fate/Grand Order | TYPE-MOON | Fate/Zero | 虚渊玄 | Fate/stay night | Studio DEEN | Fate/Zero | ufotable | 幻想嘉年华 | 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 | ufotable | 卫宫家今天的饭 | ufotable | Fate/stay night Unlimited Blade Works | Studio DEEN |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 ufotable | ufotable | Fate/stay night | 冰室的天地 Fate/school life | Fate/Zero | 型月学园 | Fate/stay night [Heaven's Feel] | 卫宫家今天的饭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