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约克镇战役

约克镇围城战役或称约克镇战役(Battle of Yorktown)爆发于1781年,乔治华盛顿将军率领的美军和罗尚博伯爵带领的法军联手围攻困守约克镇的英军(由查尔斯康沃利斯将军指挥),并最终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在美国独立战争中,通常认为这场战役是最后一场陆上大型战斗。在康沃利斯的军队投降之后(这是英军主力第二次投降,第一次是柏戈因在萨拉托加战役后的投降),英国政府决定进行谈判并结束这场战争。

此战役是美国独立战争战略反攻阶段的最重要战役也是美国解放时期最后一个正面大仗!在美国军队的反攻下,1781年8月,康瓦利斯统率7000名英军死守弗吉尼亚的约克镇。1781年8月,法美联军由华盛顿统率,南下弗吉尼亚,而增援的法国舰队也在法国海军司令德格拉斯伯爵率领下由西印度群岛调来,进入切萨皮克湾,进抵约克镇城外的海面,并且击退了增援的英国舰队,掌握了制海权。9月28日,华盛顿部大陆军和罗尚博伯爵部法军在维吉尼亚与拉法叶侯爵部大陆军会合,法美联军共1.7万人完成了对约克镇的合围。康瓦利斯无路可退,只得于1781年10月17日与美法联军进行投降谈判。10月19日,驻守约克镇的英军共8000人正式投降。此后,双方只有数次海上和陆上的零星战斗,其余战事已大致停止。约克镇围城战役之后,英国议会被迫赞成议和,1782年11月30日,英美两国签署《美英巴黎和约》的草案,1783年9月3日,美国成为美洲首个独立国家。这是美洲独立的开始!

1780年12月20日,贝内迪克特阿诺德带着1500名部队从纽约起航前往朴次茅斯。在其途中,阿诺德于1781年1月5日至7日期间突袭了里士满,并击败了当地的民兵,随后返回朴次茅斯。1780年7月,德斯特奇斯海军上将率领5500名士兵抵达新港。由于受到华盛顿及法军指挥官罗尚博伯爵将军的激励下,德斯特奇斯带着他的舰队南下,并对阿诺德的军队发起了一场海陆两军联合进攻。拉法叶侯爵也与1200人的部队朝南方的方向前去支援攻势。 然而,德斯特奇斯却不愿派出太多舰队,只在刚开始进攻时派出少量舰队支援。在他们证明这样做是无效之后,德斯特奇斯才于1781年3月派出一支拥有11艘战舰的舰队,但是他们在切萨皮克湾河口为英军所败。

3月26日,威廉菲利浦少将率领2600名士兵赶来增援阿诺德。在菲利浦抵达后,阿诺德又发起了一次突击并击败民兵,更于4月25日将彼得斯堡的烟草仓库全数焚毁。紧接着,里士满也几乎将遭遇同样的命运,但幸运的是,拉法叶赶到了,英军见状便决定撤回彼得斯堡,而不愿与其发生大型战斗。

5月中旬,查尔斯康沃利斯与手下的1500名士兵在吉尔福德县府战役中损失惨重后,抵达了弗吉尼亚州。康沃利斯的上司亨利克林顿尚未同意他放弃卡罗莱那地区,但前者相信他所钟爱的部队将会轻易的征服整个弗吉尼亚。

在康沃利斯的军队及其它来自纽约的援军抵达之后,英军的数量来到了7200人之众。康沃利斯想在返回约克镇重新整补之前,先将拉法叶的3000人部队(以及赶来的民兵)赶出这一区域。5月24日,他紧追在拉法叶之后,但拉法叶却撤出里士满,并联系上巴隆冯斯托本和安东尼韦恩所指挥的部队。康沃利斯并未继续追赶拉法叶,而是选择派出奇袭队,在弗吉尼亚中部攻击粮仓并持续破坏对方运输部队直到6月20日才将他们召回。之后,康沃利斯在前往约克镇的途中,与增强为4500人的拉法叶部队发生多次前哨战,最侯才抵达约克镇并开始修筑防御工事。

7月6日,法军和美军在纽约市北方的白原市会师。虽然罗尚博拥有将近40年的战场经验,但他却从未挑战过华盛顿的权威,而说出像是告诉华盛顿他是来协助不是来被命令的之类的话。

华盛顿和罗尚博商讨着要在何处发起联合攻击。华盛顿相信进攻纽约市最佳选择,因为法美联军与英军的数量比为3:1。罗尚博不同意这项看法,并争论说德葛拉瑟海军上将率领的舰队从西印度群岛前来美国海岸后,正在寻找比纽约更容易进攻的目标。 7月初,华盛顿提议进攻曼哈顿岛北部,但是它的部下及罗尚博皆反对此项行动。华盛顿持续地侦查纽约地区,直到8月14日他收到德葛拉瑟的信件,上面叙述他带着29艘战舰与3200名士兵前往弗吉尼亚地区,但是他只会在那里待到10月14日。德葛拉瑟鼓励华盛顿到南方寻找发动联合攻击的新目标。在得知这项消息后,华盛顿终于放弃了攻占纽约的计划,并开始计划行军到南方的弗吉尼亚。

乔治华盛顿将军和罗尚博伯爵于8月19日开始向约克镇进军,其进军过程又被为显赫行军,于是4000名法军和3000名美军便朝着新港的方向前进,而其余军队则负责断后,并保护哈德逊山谷。华盛顿希望让其部下完全不知其目的地为何处,并保持绝对机密。华盛顿运用间谍向克林顿发出了假消息,使他相信法美联军即将向纽约发起大规模的攻击,而康沃利斯守卫的约克镇则没有受围之危。

9月2日到4日间,法军及美军在费城举行了阅兵式;士兵们在那里宣誓,在收到一个月的薪晌前,绝不离开马里兰,大陆议会也允诺将会给予。9月5日,华盛顿得知德葛拉瑟的舰队抵达弗吉尼亚海角。德葛拉瑟麾下的法军加入并成为拉法叶部队的一部分,接着他再将美军送上空运输船。华盛顿在前往约克镇的途中,曾在维农山庄的家待一阵子。

到了八月,克林顿从纽约派出一支舰队以攻击德葛拉瑟的舰队,但他和康沃利斯都未查觉这批法国舰队的数量之大。英国舰队在汤玛斯葛瑞夫斯的指挥下,于切萨皮克湾海战中为德葛拉瑟的舰队所败,被迫撤回纽约。9月14日,华盛顿抵达威廉斯堡。

9月26日,运输船带着火炮、攻城器及由艾尔克指挥的法国步兵和突击队抵达切萨皮克湾北端,这为华盛顿带来了7800名法军、3100名民兵及8000名大陆军。9月28日清晨,华盛顿指挥部队从威廉斯堡出发并包围了约克镇。法军取得了左方的阵地,而美军则取得了荣誉的右方阵地。康沃利斯拥有一链包含七座堡垒以及由防御工事相连的炮台群,可用来防卫位于格洛斯特点的狭窄约克河。这天,华盛顿在侦查过英军的工事之后,认定他们可以透过连续轰击来迫使英军投降。 美军和法军度过了28日的夜晚,而工兵团则利用此时建立了通过沼泽的桥梁。一些美军士兵则狩猎野猪来吃。

9月29日,华盛顿的部队更加靠近约克镇,而英国炮兵也开始炮轰那些步兵。虽然英军火炮一整天里不断向美军开炮,但却只造成轻微的伤亡。在美军步枪射手的射击下,黑森猎人便被换了下去。

除了在约克镇西边的的燧发枪团堡垒及东边的9号及10号堡垒外,康沃利斯下令其他部下撤出所有外围防线。[1] 由于克林顿寄信给他说一星期内将会有5000人的援军赶来,于是康沃利斯命令部下占领所有约克镇周围的防御工事,也希望到来的援军能够加强防线。美军和法军占领了英军所放弃的防御工事之后,也开始在那里建立他们的炮台。在拥有了英国外围防御工事后,联军的工兵开始在其之上设置火炮。他们努力地工作以便加强战壕强度。英军也持续加强他们的防线。

9月30日,法军进攻英国燧发枪团的堡垒。法军在持续两小时的前哨战中,遭受一些损失后被击退。10月1日,联军从英军的逃兵得知英军为了保存他们的粮食,屠杀了数以百计的马匹并弃置在海滩上。美军阵营将数以千计的树木砍掉,以用来加强他们的防御工事。战壕的准备工作也已开始。

由于联军开始将火炮布置在火力范围内,于是英军持续炮轰他们。这时英军又提升了火力强度,并让联军遭受较严重的伤亡。尽管一些官员向他表示敌军的火力持续增强,华盛顿将军依然持续探访前线。10月2日晚间,为了掩护骑兵护送猎食步兵团抵达格洛斯特,英军发动了一次强大的火力做为掩护。3日,在伯纳斯特塔尔顿指挥下的猎食步兵团冲出,但随即遭遇了由马奎斯德乔易斯率领的洛赞的军团及约翰美瑟的弗吉尼亚民兵。英军的骑兵很快就被击败,并退回他们的防线,并损失了50人。

10月5日,华盛顿几乎已经完成建立第一条战壕的准备。是日晚上,工兵和地雷工兵持续地工作,并以湿的沙块来标记战壕的路径。

10月6日入夜以后,部队在暴风雨中挖掘第一道战壕。华盛顿隆重地用斧头挥出建立壕沟的第一步。壕沟大约有2,000码(1,829米)之长,从约克镇一路延伸到约克河。有一半的壕沟是由法军所控,而另一半则为美军控有。在法军防线北边的末端处,又另外挖掘了一道壕沟以便炮轰河上的英军舰队。法军奉命向英军发起一次佯攻以分散后者的注意力,但是英军从法军逃兵口中得知了计划,并将炮火转向进攻燧发枪团堡垒的法军。

10月7日,英军发现联军新的战壕正好在滑膛枪的范围外。在接下来的两天之内,联军成功把大炮拖到战线上。而英军看到此状后,其火力首次减弱。

10月9日,法军和美军所有的火炮皆到位。美军共有3门24磅炮、3门18磅炮、2门八英寸榴弹炮及6门臼炮。下午三点,法军的枪炮开启攻势,并迫使英国护卫舰瓜德罗普岛号驶离约克河,以及自行凿沉来避免被掳获。下午五点,美军也开始炮轰。华盛顿开了象征的第一炮,而该炮弹正好落在用餐英国军官的桌上。联军的炮火开始摧毁英军的防线。华盛顿下令彻夜炮轰,使英军无法进行维修。所有在左翼英军的炮火很快地便沉寂下来。英国士兵开始在他们的战壕破坏帐篷,且开始大批逃亡。港口中的英国舰队也因一些从城市飞过的炮弹所击伤。

10月10日,美军在约克镇发现了一栋大房子。由于相信康沃利斯就在该处,他们便瞄准它并迅速将其摧毁。康沃利斯自行凿沉在港口内一打以上的船只。法军开始炮轰英军船只,炮轰期间直接命中英国战舰查隆号,使其起火燃烧后,更延烧到周围两三只船舰。康沃利斯从克林顿得到消息,英国舰队于10月12日离开,但是康沃利斯回应说,他将无法支撑多久。

10月11日晚间,华盛顿命令美军挖掘第二道战壕。虽然这使他们又向英军战线推进了400码(366米),但却不能延伸到河流,因为在那里有两个英军堡垒──9号和10号堡垒。整个夜里,英军依旧在原先防线等待,因为康沃利斯并未发现新的一条战壕正在挖掘中。12日曙光乍现前,联军部队都已驻扎在新的战线上。

到了10月14日,战壕与9号和10号堡垒的距离已缩小至150码(137米)。华盛顿命令所有在火力范围内的火炮向堡垒轰击,以减弱接下来突袭时所遭遇的抵抗。10号堡垒较接近河流且只有70人驻守,而9号堡垒则在距河流0.25英哩的内陆,还有120名英军与德军的防守。 两座戒备森严的堡垒都被距离约25码处的一排拒木,以及周围的沟渠和泥泞的小堡垒包围。华盛顿制定了计划,并使法军向燧发枪团的堡垒发东牵制性的攻击,半小时后,法军和美军将会分别进攻9号及10号堡垒。 9号堡垒将会面临由威廉冯泽威布鲁肯所率领之400名法国正规军的攻击,而10号堡垒则将面对亚力山大汉密尔顿麾下400名轻步兵的进攻。联军在决定要由谁带头进攻10号堡垒时发生了小小的争议:拉法叶提议由他的副官--德吉马特骑士负责当先锋,却遭到汉密尔顿以高级官员的身分反对。华盛顿则同意给汉密尔顿指挥这次进攻。

晚间6:30,枪声拉开了对燧发枪团堡垒迂回攻击的序幕。但却对在战线其他区域的英军来讲,这次的行动犹如要准备进攻约克镇本身一般,令他们惊恐。美军带着刺刀向10号堡垒进军。汉密尔顿派遣约翰劳伦斯绕到堡垒后方以避免英军撤离。美军抵达了堡垒,并开始使用斧头砍破英军的木制防线。一名英国哨兵呼叫了其他人说遭到袭击,随后英军便向美军开火。美军则带着刺刀向堡垒冲锋以作为反击的回应,砍破了拒木,跨越沟渠,并爬越栏杆进入堡垒。此时,美军再从堡垒被轰出的缺口处强行进入。英军的反击炮火虽然很强烈,但美军仍压倒性地打败他们。有名在前线的士兵大喊著:“兄弟们冲啊!堡垒是我们的!” 英军向美军扔掷手榴弹但效果不彰。战壕里的士兵站上他们同胞的肩上,以便爬入堡垒内。 刺刀战斗清除了在堡垒外头的英军且几乎整个守军都被俘,其中也包括了堡垒指挥官坎培尔少校。整个进攻的过程中,美军损失了9名士兵,并另有25人受伤。

法军的进袭也在同时展开,但他们却受阻于无法被大炮的火力所摧毁之拒木。于是法军开始砍击这些拒木,同时一名黑森哨兵出现并询问是谁在那里。发现没有任何回应后,该名哨兵便开火,其他在围栏内的黑森佣兵也一起开火。法军立刻发动反击,随后向堡垒冲锋。这些德国士兵趁着法军正爬越围墙时冲向他们,但却遭到其他法军的截击并被击退。德军随后便在一些桶子后方采取防守阵形。但在法军准备进行刺刀冲锋时,这些黑森佣兵却放下武器投降了。

攻占9号和10号堡垒后,华盛顿的大炮部队将可从三个方向炮击约克镇,且盟军还将他们部分大炮移入堡垒中。10月15日,康沃利斯将他所有大炮转向最靠近他们的法美联军方位。之后他再命令由罗伯特阿伯克伦比所指挥的350人突击部队攻击联军战线,以期待能解决美法两军的加农炮。联军们睡得很熟且毫无防备。而正当英军冲锋时,阿伯克伦比大吼著“勇敢的部下们冲阿,并包开这些杂碎!”英军摧毁了部分在战壕内的加农炮,并击毁在未完成堡垒中的大炮。然而,一队法军出现并将他们逐出联军战线,赶回约克镇。英军曾摧毁六门大炮,但到了隔天早上便全数被修复完毕。轰炸又恢复了,这一次,美军和法军将来场友谊的比赛,看谁能摧毁比较多的敌人防御工事。

10月16日早晨,又有更多的联军火炮底战场,并加强了炮轰的火力。在绝望当中,康沃利斯尝试将他的部队从约克镇跨过约克和撤退到格洛斯特点。在格洛斯特点将可突破联军的战线,并可逃到弗吉尼亚,之后还可行军至纽约。第一波的船只成功渡过了,但他们准备返回继续运送更多士兵时,一场暴雨的袭击使得撤退行动化为乌有。

联军在获得新的火炮之后,向约克镇发射的火力又再度加强,更甚以往。康沃利斯和其手下讨论战局,并同意他们的情形是绝望的。

10月17日早晨,挥舞着白旗的官员带着一名鼓手出来。轰炸停止了,该名官员被蒙上双眼并被带到联军阵营。谈判从10月18日开始,英军派出两位代表,分别是汤玛斯当达斯中校及亚力山大罗斯少校,美军代表为约翰劳伦斯,法军代表为马奎斯德诺厄利斯。 为确保联军不在最后一刻分崩离析,华盛顿下令给予法军享有参与移交程序的每一步。

投降条约签署于1781年10月19日。所有康沃利斯的部队皆被称为战俘,但被保证会在美军阵营受到良好的对待,而军官们则被保证在释放后可返回家中。下午两点,联军进入英军据点,法军在左,美军在右。英军和黑森佣兵则行军于中,而此时英军的鼓手及吹笛者正奏著“世界上下颠倒了”。 英军在投降前数小时内被告知将会拥有新的制服,直到被奥哈拉将军所阻止。有些士兵摧毁他们的火枪,其他的不是全身淋湿就是呈现醉态。8,000名部队、214座大炮、数千支火枪、24艘运输船以及不计其数的马车与马匹被俘。

康沃利斯拒绝正式会见华盛顿,同时也拒绝出席受降典礼,并以生病为由推拖。于是只好由查里斯奥哈拉准将带着宝剑去向罗尚博投降。罗尚博摇摇头并指向华盛顿。奥哈拉将宝剑献给华盛顿,但遭后者拒绝,同时华盛顿还示意副官本杰明林肯前去接受。在众目睽睽之下,英军一个个走出,并放下手臂走在法美联军之间。此时,驻扎在河另一端的格洛斯特的英军也随之投降。

五天之后的10月24日,由克林顿率领的英军救援舰队赶到。该舰队于10月18日救起几名逃出的皇家士兵,同时他们也告诉汤玛斯葛瑞夫斯他们认为康沃利斯可能已经投降。葛瑞夫斯又在海岸边救起了几名英军,他们也证实这件事。葛瑞夫斯看见了法国舰队,但却由于其麾下舰队比法军少了9艘,而被迫率军返回纽约。

英军投降之后,华盛顿派遣泰奇塔尔葛曼向大陆议会回报胜利。经过了跋山涉水,他最终抵达了费城,那里早已为此庆祝多日。华盛顿率军回师新温德瑟,并在那驻扎到1783年9月3日的巴黎和约签订为止,英美两国正式地结束战争。

法军的受伤及死亡人数分别为194人和60人,而美军方面则是28人战死、107人受伤;故总计88人战死,301人负伤。

英军官方的伤亡人数则记载着有156人战死、326人受伤以及70人失踪。康沃利斯带着7,087名官兵一起投降,并在他正式投降时列出了所有在约克镇的人员,另外还有840名来自约克河上英国舰队的水手。其他84名战俘则是在10月16日突袭堡垒时所俘获的。由于只有70个人被回报为失踪,所以这暗示了有14名官方"登记"为战死的人,事实上是被俘的。最后可统计出英军有142人战死,326人受伤被俘以及7,685名其他的战俘。热罗姆A葛林则提出得军方面却记载高出许多的数据:309人战死以及595人受伤。

乔治华盛顿拒绝接受投降文书中的第10条项目,因为该文件让美国忠英派能免除罪行,且康沃利斯未能在此议题上作出任何努力。“反对第十条项目的呼声既响亮又及时,因为在大西洋两岸的美国人都宣称他们有被背叛的感觉。”

1881年10月19日,约克镇战役过后的一百周年,举行了精心仪式。美国海军的舰队驶过切萨皮克湾,同时有一道亮光指出,当年华盛顿和拉法叶所布置的围城炮所在地。切斯特亚瑟仅在宣誓就职的三十天后───也就是詹姆斯A加菲尔德遇刺后───发表他就任总统以来的第一篇演说。其他出席的来宾还有拉法叶、罗尚博、德葛拉瑟及斯托本的后裔。在典礼结束之时,亚瑟命令大家向英国国旗致敬。

康沃利斯将军的宝剑在查里斯奥哈拉向华盛顿投降后,一直在白宫展示至今。然而,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历史学家杰洛姆葛林在他2005年的历史书───"独立的炮声",该书同意强生于1881年的百年纪念仪式时所提───记载着当奥哈拉准将将宝剑地交给林肯少将时,“他在手中握著宝剑一阵子后,随即将其归还给奥哈拉。”

约克镇围城战役还被德国历史学称之为“die Deutsche Schlacht”(德国人的战斗),因为德国士兵在三个军队里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所有的军队中总工约占了三分之一强。据估计英军和法军在约克镇时,各自拥有超过2500名德国士兵,且在在华盛顿的军队更是包含了超过3000名的德裔美国人。


相关文章推荐:
乔治华盛顿 | 罗尚博伯爵 | 约克镇 | 查尔斯康沃利斯 | 美国独立战争 | 萨拉托加战役 | 乔治华盛顿 | 查尔斯康沃利斯 | 美国独立战争 | 弗吉尼亚 | 约克镇 | 西印度群岛 | 切萨皮克湾 | 制海权 | 罗尚博伯爵 | 拉法叶侯爵 | 英国议会 | 贝内迪克特阿诺德 | 朴次茅斯 | 阿诺德 | 里士满 | 罗尚博伯爵 | 拉法叶侯爵 | 切萨皮克湾 | 阿诺德 | 彼得斯堡 | 里士满 | 查尔斯康沃利斯 | 亨利克林顿 | 弗吉尼亚 | 约克镇 | 里士满 | 安东尼韦恩 | 弗吉尼亚 | 白原市 | 西印度群岛 | 曼哈顿岛 | 弗吉尼亚 | 罗尚博伯爵 | 约克镇 | 费城 | 弗吉尼亚 | 克林顿 | 切萨皮克湾海战 | 威廉斯堡 | 切萨皮克湾 | 威廉斯堡 | 约克镇 | 格洛斯特 | 约克镇 | 燧发枪 | 克林顿 | 约克镇 | 燧发枪 | 伯纳斯特塔尔顿 | 弗吉尼亚 | 约克镇 | 约克 | 大炮 | 榴弹炮 | 臼炮 | 瓜德罗普岛 | 约克 | 约克镇 | 燧发枪 | 轻步兵 | 燧发枪 | 约克镇 | 汉密尔顿 | 加农炮 | 大炮 | 约克镇 | 约克 | 格洛斯特 | 弗吉尼亚 | 约克镇 | 本杰明林肯 | 巴黎和约 | 约克镇 | 约克 | 切萨皮克湾 | 詹姆斯A加菲尔德 | 英国国旗 | 白宫 | 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 | 准将 | 约克镇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