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岳灵珊

岳灵珊是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主要角色之一,出场贯穿全书四分之三。

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和女侠宁中则的女儿,与令狐冲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后嫁于师弟林平之为妻。

岳灵珊为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和宁中则的独女,从小与大师兄令狐冲青梅竹马,与令狐冲合创冲灵剑法。岳不群于灵珊十八岁诞辰时将宝剑碧水剑赠予爱女 [1] ,后此剑被醋意浓生的令狐冲错手打落深渊。

岳灵珊与师弟林平之相恋,令狐冲伤心至极,但无可奈何。

在嵩山大会上,岳灵珊以思过崖壁刻剑法分别击败泰山派玉音子、玉磬子,衡山派掌门莫大先生,以及故意求败、自伤的恒山派掌门令狐冲,技惊四座。 [2]

岳灵珊与林平之成婚后,林平之因为实际上已经自宫而不与其同床,二人实为有名无实夫妻 [3] 。林平之为复仇不顾其生死,灵珊本来要回到父母身边去,但是被木高峰抓回来,看到林平之因溅到木高峰背上皮囊中的毒水致双目失明。她选择留在林平之身边,照顾丈夫,并以妻子的责任感和怜悯心容忍了他对自己的猜疑和嘲讽。

林平之失明后,性格大变,两人在马车上道出了婚后不同床的真相。林平之坦诚自己已经自宫,并承认了自己娶岳灵珊实为自保。后来劳德诺出现力邀林平之往嵩山共谋杀岳不群,并承诺林平之可成为辟邪剑门的掌门。林平之答应了与嵩山派合作,并为了向左冷禅表忠心而杀了岳灵珊。但天性善良的岳灵珊临死前仍请令狐冲代为照顾林平之,伴随着绝望和伤痛死在令狐冲的怀里。令狐冲抱着停止呼吸的小师妹,心痛得昏了过去。

岳灵珊不是任盈盈那个级数(原来吴女士也爱用这个词东方剑),她平凡得多了,但 在平凡中,她有她独特感人之处。《笑傲江湖》的读者多喜欢令狐冲,因此都怪责岳灵珊移 情别恋,辜负了这位大师兄的一往情深。其实,平情而论,岳灵珊是个纯真可爱的姑娘,不 是玩弄爱情的女子,她爱上林平之,是出于自然的感情,不应受到深责。
  从小说的角度看,金庸的用意也是要把她写成一个可爱多于可恨的人,因为这样才可以 突出令狐冲的无可奈何,使他的深情更加感人。我认为岳灵珊是个写得十分成功的第二女主 角。
  金庸一开始就写出岳灵珊这“小师妹”在众师兄之中的地位。她是师父的独生女儿,活 泼好动,秀丽可人,爱与师兄们开玩笑,却又不失礼貌规矩,所以获得大家爱护迁就。她与 大师兄特别要好,一片天真漫烂,大家随着取笑,半真半假,逗她高兴。

其实,岳灵珊对令狐冲的感情是不是爱,也难说得很。同门十数载,两人相隔六七岁, 小师妹跟大师兄要好,恐怕一半是英雄崇拜。一半是兄妹之情。令狐冲被罚在崖上思过,岳 灵珊牵挂思念,两人见了面,令狐冲忍不住吐露真情,岳灵珊感到心中柔情无限,在令狐 冲,他早已知悉自己的感情,但岳灵珊距离成熟还有一段日子,很可能只是少女情窦初开, 因被爱生爱意。她渐渐被林平之吸引,开始时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是性情相近还是林平之长得英俊,不必深究,但岳灵珊对林平之的爱情却是始终如一、 坚贞不悔。他家里有钱,她喜滋滋地打扮了去作客;他落难被困,她拼死追随;他是好人, 她倾心爱他;他行为古怪,她一心护他;甚至知道了他原来是利用她作为掩护,她也心甘情 愿与他共同进退;世人皆遗弃他,她也不在意。直到他将她刺死,她最后一口气也是为他辩 护。

岳灵珊在幸福中出生长大,在苦难中成熟。在爱情道上,她不是杀手而是被害人,所爱 的人不爱自己、爱自己的人不是所爱的人,令狐冲与岳灵珊的凄凉是一样的。 [4]

1.只见酒炉旁有个青衣少女,头束双鬟,插着两支荆钗,正在料理酒水,脸儿向里,也不转过身来。

2.林平之见这少女身形婀娜,肤色却黑黝黝的甚是粗糙,脸上似有不少痘 瘢,容貌甚丑,想是她初做这卖酒勾当,举止生硬,当下也不在意。 [5]

3.宛儿低头走到两人桌前,低声问:“要什么酒?”声音虽低,却清脆动听。那年轻汉子一怔,突然伸出右手,托向宛儿的下颏,笑道:“可惜,可惜!”宛儿吃了一惊,急忙退后。另一名汉子笑道:“余兄弟,这花姑娘的身材硬是要得,一张脸蛋嘛,却是钉鞋踏烂泥,翻转石榴皮,格老子好一张大麻皮。”那姓余的哈哈大笑。

4.忽听得一个【清脆娇嫩的声音】说道:“二师哥,这雨老是不停,溅得我衣裳快湿透了,在这里喝杯茶去。”

5.忽然岳不群身后【一声娇笑,一个清脆的声音】道:“爹爹,我算是师姊,还是师妹?”林平之一怔,认得说话的是当日那个卖酒少女、华山门下人人叫她做“小师妹”的,原来她竟是师父的女儿。只见岳不群的青袍后面探出【半边雪白的脸蛋,一只圆圆的左眼骨溜溜地转了几转】,打量了他一眼,又缩回岳不群身后。林平之心道:“那卖酒少女容貌丑陋,满脸都是麻皮,怎地变了这幅模样?”她乍一探头,便即缩回,又在夜晚,月色朦胧,无法看得清楚,但这少女【容颜俏丽】,却是绝无可疑。

6.蒙蒙月光下,林平之依稀见到【一张秀丽的瓜子脸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射向他脸。

7.只见她神采奕奕,比生病之前更显得【娇艳婀娜】,心中不禁涌起一个念头:“她身子早已大好了,怎地隔了这许多日子才上崖来?难道是师父、师娘不许?”

8.林震南循声过去,见儿子站在那少女房中,手中拿着一块绿色帕子。林平之道:“爹,一个贫家女子,怎会有这种东西?”林震南接过手来,一股淡淡幽香立时传入鼻中,那帕子甚是软滑,沉甸甸的,显是上等丝缎,再一细看,见帕子边缘以绿丝线围了三道边,一角上绣着一枝小小的红色珊瑚枝,绣工甚为精致。

9.只见她上身穿一件翠绸缎子薄皮袄,下面是浅绿缎裙,脸上薄施脂粉,一头青丝梳得油光乌亮,鬓边插着一朵珠花,令狐冲记得往日只过年之时她才如此刻意打扮,心中一酸,待要说几句负气话,又想:“男子汉大丈夫,何以如此小气?”便忍住不说。

10.这一日中,他几次三番想跟绿竹翁陈说,要在这小巷中留居,既学琴箫,又学竹匠之艺,不再回归华山派,但一想到岳灵珊的倩影,终究割舍不下,心想:“小师妹就算不理睬我,我每日只见她一面,纵然只见到她的背影,听到一句她的说话声音,也是好的。何况她又没不睬我。

11.蓝凤凰笑道:“我当然知道,你是怕这美貌姑娘从此不睬你。你不是胆小鬼,你是多情汉子,哈哈,哈哈。”

12.岳灵珊道:“你赶我回去,是不是?你赶我,我就走。谁要你送了?”语气甚是不悦。令狐冲知她这时定是撅起了小嘴,轻嗔薄怒,自是另有一番系人心处。

13.令狐冲慢慢转过身来,只见岳灵珊苗条的背影在左,林平之高高的背影在右,二人并肩而行。岳灵珊穿件湖绿衫子、翠绿裙子。林平之穿的是件淡黄色长袍。两人衣履鲜洁,单看背影,便是一双才貌相当的璧人

14.岳灵珊拆开另一本佛经,一张张拿起来在烛光前映照。令狐冲瞧着她背影,但见她皓腕如玉,左手上仍戴着那只银镯子,有时脸庞微侧,与林平之四目交投,相对便是一笑,又去查看书页,也不知是烛光照射,还是 她脸颊晕红,但见半边俏脸,当真艳若春桃。令狐冲悄立窗外,瞧得痴了

15.那人笑道:“原来是岳不群的大小姐,当真是浪得虚名。”旁边一人问道:“卢大哥,为什么浪得虚名?”那人道:“我曾听人说,岳不群的女儿相貌标致,算是后一辈人物中的美女,一见之下,却也不过如此。”另一人笑道:“这妞儿相貌稀松平常,倒也细皮白肉,脱光了瞧瞧,只怕不差。哈哈,哈哈!”十几个人又都大笑,笑声中充满了淫秽之意。

16.“我(仪琳)说:‘爹爹,岳姑娘和任大小姐都比女儿美貌百倍,孩儿怎么及得上人家

17.一个俊俏的少妇越众而出,长裙拂地,衣带飘风,鬓边插着一朵小小红花,正是岳灵珊。她背上负着一柄长剑,右手反过去握住剑柄,说道:“我便以泰山派的剑法,会会道长的高招。”

18.但见岳灵珊笑靥甫展,樱唇微张,正要说话,莫大先生手中短剑嗡嗡作响,向她直扑过去。

19.这时岳灵珊出招越来越快,令狐冲瞧着她婀娜的身形,想起昔日同在华山练剑的情景,渐渐地神思恍惚,不由得痴了,眼见她一剑刺到,顺手还了一招。

20.令狐冲心中一阵酸楚,微微侧头,向岳灵珊瞧去,只见她已改做了少妇打扮,衣饰颇为华丽,但容颜一如往昔,并无新嫁娘那种容光焕发的神情。

22.各人心下暗自骇异,有人还想到了歪路上去,只道左冷禅是个好色之徒,见到对手是个美貌少妇,竟给她的花容玉颜迷得失了魂,否则何以显得如此心不在焉。

23.岳灵珊道:“他……他不是存心杀我的,只不过……只不过一时失手罢了。大师哥……我求求你,求求你照顾他……”月光斜照,映在她脸上,只见她目光散乱无神,一对眸子浑不如平时的澄澈明亮,雪白的腮上溅着几滴鲜血,脸上全是求恳的神色。

1、他们好不狠毒,杀了这许多人。
  2、哈,一批下三滥的原来都躲在这里,倒吓了我一大跳!大师哥呢?

3、余观主吗?他出手毒辣得很。我……我见了他很害怕,以后我……我再也不愿见他了。

4、林公子所以杀余人彦,是由我身上而起,咱们可不能见死不救。’

师叔,不会的!大师哥再胆大妄为,也决计不敢冒犯贵派的师姊。定是有人造谣,在师叔面前挑拨。

他们定是撒谎,又不然……又不然,是天松师叔看错了人。

7、这等无耻恶贼,谁希罕他来佩服了?戏弄他一番,原是活该。

8、爹,你几时也来创几招‘无比无敌,岳家十剑’,传给女儿,好和大师哥比拚比拚。

9、我为你送饭而失足,是自己不小心,你又何必心中不安?

10、你别担心,我才不会乱教他呢。小林子要强好胜得很,日也练,夜也练,要跟他闲谈一会,他总是说不了三句,便问到剑法上来。旁人要练三个月的剑法,他只半个月便学会了。我拉他陪我玩儿,他总是不肯爽爽快快地陪我。
  11、大师哥,你剑法一直强过我,可是等我练成了这路‘玉女剑十九式’,就不会受你欺侮了。

12、大师哥,我来探望你啦,你别再生气了,好不好?(第八章《面壁》)

13、我只盼他能复元,那就好了。这件事他记不记得,有什么相干?(第十一章《聚气》)

14、爹,都是女儿不好,我……我自作聪明,偷了爹爹的秘笈,盼望治好大师哥的内伤,哪知道大师哥决意不看,反而害了六师哥性命。女儿……女儿说什么也要去找回秘笈。(第十二章《围攻》)

15、大师哥,这酒别喝了,酒杯之中说不定有毒。你刺瞎了那些人的眼睛,可须防人暗算报仇。

16、偏你便有这许多做作!疑心便疑心,不疑心便不疑心,换作是我,早就当面去问大师哥了。……你自己若不犯疑,何以用上这个‘也’字?我说你和爹爹的性格儿一模一样,就只管肚子里做功夫,嘴上却一句不提。

17、小林子,你吃了这脏东西,就算不毒死,以后也别想我再来睬你。

18、这是你林家的屋子,拆也好,不拆也好,你问我干什么?

19、呸!旁人爱怎么说,让他们说去。只要我知道你是真心就行啦。

20、你们要倚多为胜,杀人灭口,尽管上来!岳姑娘怕了你们,也不是华山门下弟子了!

21、你一剑斩他不死,还想再使毒药么?我才不上你当。令狐冲,小林子倘若好不了,我……我……

22、嵩山左师伯,如果你能以泰衡华恒四派剑法,分别打败我四派好手,我们自然服你做五岳派掌门。否则你嵩山派的剑法就算独步天下,也不过嵩山派的剑法十分高明而已,跟别的四派,终究拉不上干系。

23、你啊我啊的缠夹不清,这一招谁都没死,叫做“同生共死”好了。

24、不知他性命如何?只要他能不死,我便……我便……

25、我夫君是后辈,比之左师伯不免要逊一筹。我妈妈的剑法自可与左师伯旗鼓相当。至于我爹爹,想来比左师伯要稍为高明一点。

26、你别胡思乱想,我对你的心,跟从前没半点分别。”“咱们回去华山好好养伤。你眼睛好得了也罢,好不了也罢。我岳灵珊如有三心两意,叫我……叫我死得比这余沧海还惨。

27、那日在向阳巷中,这件袈裟是给嵩山派的坏人夺了去。大师哥杀了这二人,将袈裟夺回,未必是想据为己有。大师哥气量大得很,从小就不贪图旁人的物事。爹爹说他取了你的剑谱,我一直有点怀疑,只是爹爹既这么说,又见大师哥剑法突然大进,连爹爹也及不上,这才不由得不信。

28、你心中有什么话,尽管说个明白。倘若真是我错了,即或是你怪我爹爹,不肯原谅,你明白说一句,也不用你动手,我立即横剑自刎。

29、我是两不相帮!我……我是个苦命人,明日去落发出家,爹爹也罢,丈夫也罢,从此不再见面了。

30、大师哥,你一直待我很好,我……我对你不起。我……我就要死了。
  31、我……我这里痛……痛得很。大师哥,我求你一件事,你……千万要答允我。

32、他在这世上,孤苦伶仃,大家都欺侮……欺侮他。大师哥……我死了之后,请你尽力照顾他,别……别让人欺侮他……
  33、大师哥,多……多谢你……我这可放心……放心了。

同名电影作品


相关文章推荐:
金庸 | 笑傲江湖 | 庄莉 | 笑傲江湖 | 戚美珍 | 应采灵 | 叶童 | 李嘉欣 | 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 | 陈少霞 | 邢金沙 | 陈德容 | 郑丽丽 | 李锦梅 | 苗乙乙 | 纪元 | 郑丽丽 | 蔡灿得 | 手机有鬼 | 杨蓉 | 刘露 | 姜梓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