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粤北土话

粤北土话(The dialect in Northern Guangdong Province)是广东省内的一组成分复杂的语言群。由从古往今的移民及原住民共同包容所形成。粤北土话也由韶州土话、雄州土话和连州土话三个地区小块组成。本地人称韶州土话之为“虱婆声”(粤拼:sat1naa2waa2),暂未定语系。

粤北土话与湘南土话、桂北平话共为亲属关系。是粤北地区较古老的村落使用的语言,粤北地区的语言统称为粤北土话。粤北土话在现今乐昌市、仁化县、乳源县、曲江区、南雄市、浈江区、武江区、连州市、连南县等县市区使用。语系整体归属大部分属于汉藏语系,部分语言属于未定语系。

其中,“韶州土话”,包括星子话、丰阳话、西岸话、保安话、阿 B话、黄圃话、长来话、北乡话、塘话、蓝山话、莲塘话、连滩话、楼下话、煤田话、虱麻话、长江话,石塘话,麻塘话,等数十、上百村落的语言。分布于如今清远、韶关两市的北部,包括连州、连南、乐昌、乳源、曲江、仁化、南雄等市县及韶关市武江区的部分乡镇,使用人数不足100万人。对于粤北土话的归属问题到如今还没有一个定论。有学者认为粤北土话是广西平话的扩展地区;也有学者认为:粤北土话是在宋代赣语的基础上,混合了客家话、粤语、西南官话等的混合性方言。

在中国,岭南地区最早设立行政区可追述至公元前214年,即为秦始皇三十三年时统一岭南,设立南海郡。也说明粤北土话地区有记载的第一次语言融合应该为“百越”部落人民(百越)与秦国士兵所融合(秦中原语) [1] ,即为先秦汉语本地部落语言融合。公元前204年,赵佗正式建立南越国。(“和辑百越”,提倡中原人与岭南人通婚,尊重岭南人的风俗,促进融合和社会和睦发展。对粤北土话结果最初的“汉越音“形成即“古汉越语”)

当地当时粤北土话地区分属南海郡及长沙郡地区及可能性接壤的部分九江郡、桂林郡地区。同时也说明了如今湘南土话桂北平话因为时间和地域与粤北土话的相关联性。 [2] 楚越边界虽有先人著作产生,但未出现完整并保存较好的图献和文字、文献记载。直接影响了"从楚国形成到灭亡的交界语言"。

从古往今,这片地区是块移民、共居的地区。

公元前公元前1115年-公元前221年属于“百越”部落至“楚国”领地变化以及原“百越”部落地区。

行政区概念出现时期: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三十三年时统一岭南后的南海郡、长沙郡地区及可能性接壤的部分九江郡、桂林郡地区。

公元前204年,赵佗正式建立南越国。

公元281年,晋太康二年,始兴郡地区。

公元741年,唐开元二十九年,江南西道和岭南西道的韶州、连州地区。

公元1111年,北宋政和元年,广南东路的韶州、连州、雄州地区。

公元1142年,南宋绍兴十二年,建炎南渡十五年后,韶州、连州、雄州地区。

公元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的疆域政区所属广东省北部部分的韶州府、南雄州、连山厅、连州地区。

现今广东省北部地区清远市、韶关市部分地区

庄初升先生 [3] 也对本地区历史行政变化的地区有记载。 [4-5]


  

粤北土话地区在南岭 [6] 山脉中的五岭 [7] 地区以南为主要分布区域。其中,南岭是秦汉早期开始的朝廷及其相关人员对楚国之南的(湘桂赣粤相连区)的群山区域的总称。后承其名,因此南岭指现中国湖南省、江西省、广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4省(区)相连的群山区域。

南岭的范围:西起于广西桂林市,东到江西赣州市大余县,北线是湖南邵阳市南部永州市大部分郴州市南部,南线是广西贺州市北部广东清远市北部的连阳地区韶关市北部,其地区涵盖了粤北土话地区。 [8-9]

现粤北地区主要的语言是客家话和粤语等强势语言,粤北土话已退居一些村镇之中,形成一个个方言岛,是一种濒危且孤立的方言岛,很多操粤北土话的人对内用土话,但对外一般都用粤语或客家话与人交流,现韶关市区的主流语言是粤语,除少数老人家能说过去韶关的“土话”以外,99%以上的年轻人都不会说了。

以秦朝南海郡长沙郡为主地区即如今广东省北部地区。

语言的三要素由语言系统的三个构成部分:语音、词汇和语法。

当时人以学习官方普及语言为主。以今原方言母语者学习标准语为例,所以有同韵不同调现象产生。

因当地历史久远的原因结合了人文,战事,商业,移民等背景。当地汉语族汉方言有客家语、西南官话、闽语、粤语、赣语、湘语、吴语等多种语言以及苗瑶语族瑶族勉语方言和壮侗语族壮语方言所结合的不同汉藏语系语言。因为历史,时代原因,造成由少数民族方言向汉语方言、原汉语方言向另一种汉语方言、原本土方言向普通话在内所转变的过渡性方言都包括在粤北土话中。

清远市

连州:山塘、清江、大路边等乡镇及星子、潭岭、麻步、朝天、龙坪、瑶安、三水、丰阳、朱岗、东陂、西岸、保安、连州等乡镇的部分村。

连南:三江镇的部分村。

韶关市

乐昌:黄圃、庆云、白石等乡镇及坪石、罗家渡、北乡、云岩、老坪石、长来、河南、廊田、乐城等乡镇的部分村。

仁化:长江、扶溪、城口、闻韶等乡镇及仁化、丹霞、石塘、董塘,麻塘,夏富,等乡镇的部分村。

乳源:桂头镇的部分村。

曲江:梅村、重阳、龙归、白土、犁市等乡镇的部分村。

韶关:十里亭镇及河西、西联等乡镇的部分村。

南雄:雄州街道及古市镇、主田镇、全安镇等镇等部分。

清远市

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部分地区乡镇、连南瑶族自治县部分地区乡镇

韶关市

乳源瑶族自治县部分地区乡镇

韵书是把汉字按照字音分韵编排的一种书。这种书主要是为分辨、规定文字的正确读音, 属于音韵学材料的范围。

它有字义的解释和字体的记载,也能起辞书、字典的作用。文字数量的增多,声律论在文人创作中的广泛推行,反切注音方法的产生及对科举的举子撰写诗赋的严格要求,是韵书发生的条件。

汉语在不同年代、不同时期都会发生改变的。古人创造的“反切“、“小韵“等方法去改变前朝汉语标准音及创造今朝标准音都是表明了不同汉语标准语在当时年代的标准音的规则发音。

《韵书名》对于汉语的意义是十分重要的它在当代的社会地位相当于如今《新华字典》,也是当代古人学习当代汉语读书音的标准词、语典。

根据文献的记载,中国最早的韵书是三国时期李登编著的《声类》和晋代吕静编著的《韵集》。但这两书早已亡佚。如今来说,在仓颉造字后至《声类》编著之前的这段时间内韵书是存在(如:六朝韵书),但是以什么形式存在,暂时不得而知的。

汉字的语音也随着韵书的创造而不断的发生改变,不同时期的汉语发音可以确定时代和矫正发音。

汉字并不是表音文字而是表意文字,所以一音多字,一字多意是成立的。(相同的音可以表示不同的字,不同的意思)。

结合楚国史 [9] ,发生在秦灭六国之战(公元前236年至公元前221年)之前的这片土地上,楚国与百越部落中的南越部落所接壤。楚国于楚吞百越之战(公元前740年)之前,最初是由一个周朝在长江流域的诸侯国于公元前1115年建国(“楚语”说法的由来)。经过春秋战国不断发展壮大最后形成“楚地千里”的国家直至秦灭六国,楚国灭亡。

楚国建立楚吞百越秦朝统一(公元前1115年-公元前221年),这段时间来看,可以发现楚国是通过战争的方式使楚国的领土扩充到“楚地千里”的情况。那么,不可避免的,经过移民、文化融合、经商等方式通过时间的流逝。直接导致在先秦时期,当地语言就已经出现过语言过渡的情况。所以在粤北地区出现有史书记载中的客家人之前,就有过在史书无记载发生过的大规模移民情况。

所以,粤北地区这段时间内的本地语言在楚国建国之后至秦朝统一之前这段时间内(公元前1115年-公元前221年)使用的语言应为(古百越语、楚语以及它们所融合的语言为本地语)先秦时期的中原话及其他语言应为外来语言。

粤语在秦朝之前的语言我们可以称为"古粤语"或者为"先秦粤语"。它在楚吞百越到秦征百越这段时间,经过文物出土和文章发现今郴、永、韶州及连阳地区大致为楚越交界(边陲)地区,两边民众需要进行军事、经商等交流,那么无法否认"粤语"与"楚语"有融合,这段时间被称为"楚越(粤)语"。楚语大规模进入百越地区比战国时期的中原语要早。

在楚吞百越之前的粤语中的汉语成份存在可能性不大,大部分应该是汉藏语系中其他相邻(可能为:壮侗、苗瑶语系)的语系成份具体的划分可以根据语法、词汇来定义,划分。

粤语的源流于中国古代岭南地区的“南越国”(封开)那么无疑发展中是包括古百越语与秦朝汉语以及之后的年月不断共融、交汇发展的。历经千百年的变迁及与外来人群经过经商、战争、交往的变化。粤语在发展中不断结合并吸收了不同的外来语言(英语、葡萄牙语词汇等)融入粤语中也是了一门语言的演变和发展过程。如今的不同地区粤语片群之间的粤语也存在差异。

粤北土话地区的粤语大部分地区是使用粤语-广府片的词汇和汉语内中古音韵。连阳地区(三连一阳)的粤语有使用罗广片、勾漏片(勾漏粤语)的粤语人群,使用者大多为汉族-粤海民系。

粤北土话地区的湘语的情况有些复杂。湘语不仅是直接继承楚语外,更因为韵书的丢失,无法准确解答出楚、湘语的成分,使用者多为汉族-湖湘民系。时间的流逝与当地其他语言发现过融合(过渡语言存在)在内,更加无法准确判定(楚)湘语的有效成分。

当地的湘语的直接形成原因是“楚吞百越”的时候,楚国疆域逐渐南扩并在当地繁衍生息与当地百越人民安居乐业,从而楚语与越语慢慢融合,直至当地还有楚越语和纯楚语的存在,具体的划分可以根据语法、语意结构来定义语系。

现代的湘语分为新湘语和老湘语,新湘语与西南官话相似则可能新湘语地区因“明清时代移民事件时,互相融合而湘语的发音规则又与今官话音的发音规则较近,受过语流音变。同样情况可能发生于西南官话-湘南片与湘南土话周边的湘语地区。

除此之外,结合湘南土话地区的历史因素发现今郴、永两州的部分地区的西南官话是外来地区明朝驻军形成并融合本地语言所形成的新语言(西南官话与湘语是近缘同源语)的关系下,导致了湘语使用人群的灭失、转移或退居山涧成为独立语言(湘南土话)或者成为客家语(误认)内的一种语言。湘语(老、新湘语也有区分)今在粤北土话地区发现有使用湘语村落存在。在当地西南官话(湘南片)口音与湘语使用者口音不大,当地(楚)湘语按是否保留浊声母分类外还可以借助新、老湘语的发音规则与词汇完善当地的语言划分。

西南官话这部分就要先理解郴州话的形成。郴州话是在明朝驻军形成的,明朝驻军既结合了当地的词汇也结合了当地的当代音韵形成的,也可以说是受过语流音变的语言。在楚国灭亡时,已有大量的秦军南下经过郴州地区,而郴州是南边的楚越边陲。

郴州话的发展从百越国的郴州地区记载经过大致应为古越语→楚越语→楚语→楚与秦汉中原语融合→西南官话(音韵、词汇转变)的变化。今虽然是由明朝外来驻军带来的音韵变化,但是经过时间流逝,其他语言的音韵和词汇并未完全的消亡。

现今坪石话形成的直接原因是受明朝驻军在郴州的官兵南下的影响,根据李蓝先生的著作 [10] 内对湘南片的记载及庄初升先生的著作 [11] 对坪石镇和坪石周边镇乡语言环境的记载再结合历史、地理因素中“江西填湖广”事件、宜章县与坪石镇地理位置在五岭之中骑田岭之东南和瑶山之北,水源为同一水系即珠江水系,交通要道为“西京古道“(修建于东汉建武二年,公元26年),107国道 [12] 。可以根据地理关系确定,坪石镇语言与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城语言(西南官话-湘南片)有主要联系,因此可将坪石镇语言定义为西南官话(今坪石镇距离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城距离为25公里)。也可以证明粤北土话与湘南土话是有直接相关性的。

坪石镇今属于广东省乐昌市。宜章县今属于湖南省郴州市。


  

客家话成为粤北土话强势方言的原因主要由历史、时代、战乱的变迁原因。导致大批客家人入粤并在粤北地区繁衍生息、安居乐业,粤北地区整体以客家人为主的汉族民系,从而导致对本地区原语言产生了本质性的变化以致现代汉语族客家话为本地区的主要语言。

有关客家人迁移至粤北土话地区的记载。有史可考的记载显示,客家人的第一次南迁是在秦始皇时代。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为了政治和军事的需要,派兵60万人“南征百越”。南下的秦军,从闽粤赣边入抵揭岭(即揭阳山,今揭阳县北150里),直抵兴宁、海丰二县界。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再派50万兵丁“南戍五岭”(今两广地区)。这些兵丁长期“戍五岭,与越杂处”。秦亡后,两批南下的秦兵都留在当地,成为首批客家人。[2](历史事件:秦攻百越之战)

第二次大规模南迁是在西晋末期“永嘉之难”、东晋“五胡乱华”时期。当时,为了避难,一部分中原居民辗转迁入闽粤赣边区。稍后,由于南北对峙,又有大约96万中原人民南迁至长江中游两岸。其中一部分人口流入赣南,一部分经宁都、石城进入闽粤地区。[2](历史事件:衣冠南渡)

第三次大规模南迁是在唐末黄巢起义时期。先是唐朝安史之乱,给百姓带来巨大灾难,迫使大量中原汉人南迁。唐末黄巢起义,又有大批中原汉人南下迁入闽粤赣区。如宗室李孟,由长安迁汴梁,继迁福建宁化石壁乡。固始人王绪、王潮响应黄巢起义,率光、寿二州农民起义军五千下江西,致使闽赣边一带人口激增。[2](历史事件:黄巢起义)

第四次大规模南迁是宋室南渡及宋末时期。金人入侵中原,攻破汴京(东京,今河南开封)。建炎南渡,一部分官吏士民流移太湖流域一带。另一部分士民或南渡大庾岭,入南雄、始兴、韶州;或沿走洪、吉、虔州,而后由虔州入汀州;或滞留赣南各县。南宋末年,元军大举南下,又有大量江浙及江西宋民,从莆田逃亡广东沿海潮汕至海南岛。[2](历史事件:建炎南渡,忽必烈灭宋之战)(影响:中原正音大规模传入今中国南方并随时间与移民的变化至如今,粤北土话地区也存在。)

客家学的起源于清代中后期。客家话在粤北土话地区广义来说是一门特殊的语言,它内部是由不同年代与地区的外来语言集合成。

要了解客家话,首先我们要先了解客家文化,客家人的文化包括了客家人共同创造的物质文化与精神文化的总和,包括语言、戏剧、音乐、舞蹈、工艺、民俗、建筑、饮食等方面。客家文化既继承了古代正统汉族文化,又融合了南方土著文化,加上长期居住在丘陵地环境影响,形成具有特色的客家文化,而客家人也被称为是“丘陵上的民族”;而客家文化有古汉文化活化石之誉,客家学是当今世界的一门显学,耕读传家是客家文化的特点,客家文化的基本特质是儒家文化;移民文化与山区文化也是客家文化的重要特质,客家人的祖先崇拜、重教观念、寻根意识、开拓精神及奇特而丰富多彩的民俗风情等,在很大程度上是这三种文化特质的外化;不同支系的客家人,在文化特征上也有所不同。

客家人现归为汉族中的一支民系,从罗香林先生的《见客家研究导论》中观点上进行扩充和辩证。我们接触客家学最根本的一个印象是客家民是从主体从中原地区南迁的,这个印象其实是片面正确。客家民系不仅仅是由中原先民南迁还包括了原畲民先民、江右先民、江左先民等先民进入今客家地区(在粤北土话地区部分当地客家民仍把自己的土话当作客家话而不是原籍地的语言),他们既保持了各自祖先的语言又共同组成了客家文化(部分客家民失去了原籍地的习俗比如:饮食),所以客家文化本身就是多元文化。由客家先民之间(不同民族、不同汉民系)的先祖共同组成。不论今后这个定论如何,客家民都是中华民族的一员。

从客家语言文化上可以得知客家人祖训是,“宁卖祖宗田,勿忘祖宗言“。客家话在粤北土话地区是强势语言,但是客家语的组合中得知,这又是一个特殊的组合。它们内部不能互通且互相共存。畲语归类如今未完全确定(苗瑶语族或汉语族或其他语族),南迁中原民也因为“韵书”遗失无法完全确定语言是来自那个年代(现存韵书最早版本为隋代“切韵“残页),中原地区今使用官话音韵。粤北土话地区客家话既有原中原雅言、赣语、畲语残留等外还包括其他不同语系在内的其他古语、过渡语存内。

粤北土话地区的客家话整体上如下变化(划片参考建议):

(1)部分姓氏后人可能因为历史原因不可抗因素导致现居住地与原籍地不同的,应该以现居住地为主的姓氏和语言集中进行讨论。(当代客家人从原籍地到客居地可能被先迁入于客居地的客族人所收容(或者改姓),那么不可避免两者之间的不同语言可能要取其一作为共通语。可能因历史原因出现相邻地区同姓氏族人说不同语言)。

(2)从古至如今存在的本地语言,因为历史原因等不可抗因素被认为客家话【非客家话】。

(3)今客居地保留的语言与原籍地一致且能互通,变音、变调差异细微。可以划归原籍地-语片或韵书推定朝代则定详细定语言朝代并还原籍地语名(如:部分赣语系语言)。

(4)今客居地保留的语言与原籍地不一致不能完全互通,但是语调高度相似,若韵书可以推定朝代以原籍地确定,则定详细定语言朝代并还原籍地语名((起舒从收更变,神高度相似)如:部分中原雅言)。

(5)今客居地保留的语言与原籍地不一致,因为历史原因等不可抗因素造成原籍地的音韵完全转变。这类语言的当地片区人,被探访者认为自己为客家语的可先作为客家语内的一种独立语片,待今后查实。也有如下情况:

(5-1)原籍地语言完全消亡(既死语),将作为客家语-独立语片。

(5-2)原籍地语言完全消亡,但因为历史原因现存于其他地区(如: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等大规模移民事件),先作为客家语-独立语片,如其他移民地区原籍地者使用同一语言,将其详细定语言朝代并还原籍地语名。

(5-3)原籍地语言完全消亡,可用韵书确定的语言,可用韵书和周边家史同一或邻近的原籍地结合运用,可还原则将其详细定语言朝代并还原籍地语名。

(6)原籍地语言与迁居地语言融合这类语言先被定为客家话,成分有待查实后还原。

(7)客家话涉及由当代名士传授或部分非大规模移民事件影响(如:单一地区的家族迁徙、如今客居地人群未知自身原籍地至客家地区)等特殊情况产生的客家话(客家话并非原籍地语言或者其他地区语言灭失)。这类客家话以客居地为主先作客家语-独立语片存在,待今后再议。

划片假设:客家话-粤北片-XX话→客家话-X朝-XX地语。

粤北土话中的客家话,不仅是今后研究客家学、也是研究民族史、各家族的家族史、音韵学、遗传学、历代战争史、汉学等的一个切入点。

雄州话在粤北土话中是一个未明确汉语语族的语言,今在南雄地区及周边地区有使用,语言现存。

“闽越“地与“南越“地,在“秦攻百越”之前,两越之间的地域界划分暂未有资料明确表明。秦军入越前后的汉语是否存在闽语中,暂时未有韵书证实。

闽语是一个特殊的语族它是基于地理区域的统称,并非语言学概念。在粤北土话地区中还有今属于闽南语系和闽客语系的汉语语言存在,应都属不同时代的(闽地汉语或者中原语)汉语语言。由于部分时代的韵书遗失,现无法说明是由那个时期的汉语语言,但是“北人南渡”(称“河洛先民”)的历史是存在的。粤北土话地区有闽客民进入、也有其他年代中原雅言存在。

闽地先民学习当代音韵的人,只是音韵更变,神的变化不大。所有在粤北土话地区有带闽南神韵的客家话和闽南语(汉语),是闽地先民迁往今粤北土话地区的人民,也统称为闽地客(粤北土话地区为秦汉前“楚地”与“前南越国”的地区)。在粤语的“楚越语”之前也有百越语言的音韵和词汇的存在。粤北土话中如有这种情况(壮侗语系的部分壮语与汉藏语言的部分带闽语“神”的客家话和闽南语)的“神”是有相似比的,同时是有借用词、同源词在内的语言过渡语(壮侗语系语言→汉藏语系语言)的汉越语则要分析它们的语法、语意结构来定义,划分。

粤北地区中的闽南语与闽客语可以明显发现它们虽然是不同年代的汉语,这部分可用韵书证实年代及矫正发音,也可以将它们音韵、年份音韵证实的,可定朝代语言则可定详细定语言朝代并还原籍地语名。

福州话(闽东语)的部分地区语言,在研究后可以发现它们汉语成分内是存在至少两个不同时代的汉语,存在“文白异读、一词多读”现象。它们的音韵内在粤北土话地区的部分客家话也有相同音韵,但整体偏闽语韵。这种现象可以发现“福州先民”有向当时“北人南渡”的士族及民众学习当代中原话的现象并融入了现代部分福州语内。

虱婆声(韶州话)在本地区是属于一个代表性的本地语存在,其语言可以属先秦时期的语言。具体形成历史原因、语系尚未明确。语言现存,使用人群大多为百越族裔(今汉族)后人。

连山壮语大多数为范围为连山南部广大地区,以及连南、怀集部份乡镇。韦景云先生,覃晓航先生《壮语通论》里面有介绍。

语言学系谱:壮侗语系侗台语族壮傣语支壮语北部方言连山土语

壮族古代文字用方块壮字,现用壮文。

勉语(Mian language)中国自称"勉"的瑶族使用的语言,属汉藏语系苗瑶语族瑶语支。在今粤北土话地区中的乳源,连山,连南及周边村镇有人使用外,相邻湘南土话地区也有人使用。

其词汇特点:

①词根基本上是单音节的。

②合成词比较丰富,以修饰式的居多,带附加成分的词不多。

③有相当多的汉语借词。借词大都是音义全借,半借和加注的也有一些。早期借词单音节的居多,语音接近粤方言或客家方言。现代借词多为双音节的,语音接近西南官话。

勉语文字为1984年统一的瑶文是勉语的文字。

明确概念:在秦始皇未发动秦攻百越之战前的百越族人(使用古百越语)。京族(越族)同出百越族人(珠江水系)。

在秦始皇未统一中国之前,在粤北土话地区,当地人民是由百越部落古越族人经历时代了不同文化和时代演变到百越族人。

在公元前214年,秦始皇三十三年时统一岭南后的南海郡地区,秦国士兵与古越族人民相互共存(“古汉越语”的形成初期且未发生大批客家人【第一批为秦军士兵】入原南越部落事件,语言发生学关系发生)。

公元前204年,赵佗正式建立南越国。赵佗实行“和辑百越” 的政策起,该地区越【汉】人不断被汉【越】化(古汉越语的形成发展阶段,直至九世纪汉越音系统形成,当时的官方语言对周边藩属的语言也产生了深远影响)。

938年的“白藤江之战”吴权击败中国南汉,939年称王,史称前吴王,建立吴朝。越南知识分子和上等阶层对汉文化和汉语、汉字已经非常熟习,汉字已大量进入越南的各个领域。(至此中国京族语言与越南越语的语言开始逐渐分开出现语言分化)时隔至如今。

文字记载:西汉未年,汉字开始传人越南,并且逐步扩大了影响。公元1174年起,汉字成为越南国家的正式文字。1945年,废除汉字,使用国语字。

越人创造汉喃字用来为越语、岱语和瑶语记音,造成越喃字、岱喃字、瑶喃字。有关喃字的最早史料是11世纪李代1076年的云板锺铭文。

汉藏语系:

汉语语族:西南官话、客家、赣、粤、闽、湘语、(未知语言)。

壮侗语族:壮语。

苗瑶语族: 瑶勉方言。

古代存在的百越语、楚语、中原雅言、古汉越语、(未知语言)。

未定语属:虱婆声

湘南土话地区存在部分与粤北土话地区所共同存在的语言族群。

这也是粤北土话的特色之一,也是这块语言群的魅力之处。粤北土话地区也有独特的“五里不同音”现象。

1.如果出现古越语词、音的语言如何应归属何种语系?语族?

2.京族语言对粤北土话地区未属明语言是否有联系?

3.楚越边界具体呈现如何?

4.也让大家猜想下:粤北土话可以传于后人、寻找并解释、作为影像资料、尝试建立语音博物馆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保存下来这些文化?还有什么办法帮助其他当地的民众和自己周边环境的中国文化保存下来?


  


相关文章推荐:
广东省 | 虱婆声 | 湘南土话 | 平话 | 亲属关系 | 粤北 | 乐昌市 | 仁化县 | 乳源县 | 曲江区 | 南雄市 | 浈江区 | 武江区 | 连州市 | 连南县 | 岭南 | 百越 | 先秦 | 和辑百越 | 汉越音 | 古汉越语 | 南海郡 | 长沙郡 | 九江郡 | 桂林郡 | 百越 | 楚国 | 百越 | 南岭 | 五岭 | 秦汉 | 楚国 | 桂林市 | 大余县 | 邵阳市 | 永州市 | 郴州市 | 贺州市 | 清远市 | 韶关市 | 语言 | 语音 | 词汇 | 语法 | 韵书 | 音韵学 | 声律 | 反切 | 反切 | 小韵 | 新华字典 | 读书音 | 李登 | 声类 | 吕静 | 仓颉 | 六朝 | 表音文字 | 表意文字 | 楚国史 | 秦灭六国之战 | | 百越 | 南越 | 楚吞百越之战 | 周朝 | 春秋战国 | 秦灭六国 | 战国时期 | 粤语 | 南越国 | 封开 | 粤语 | 广府 | 三连一阳 | 勾漏粤语 | 湘语 | 湖湘民系 | 新湘语 | 语流音变 | 西南官话 | 郴州话 | 语流音变 | 李蓝 | 庄初升 | 江西填湖广 | 珠江 | 西京古道 | 107国道 | 坪石镇 | 宜章县 | 西南官话 | 客家人 | 秦攻百越之战 | 衣冠南渡 | 黄巢起义 | 宋末 | 汴京 | 大庾岭 | 南雄 | 韶州 | 建炎南渡 | 忽必烈灭宋之战 | 中原正音 | 客家学 | 客家话 | 客家文化 | 物质文化 | 精神文化 | 语言 | 戏剧 | 音乐 | 舞蹈 | 工艺 | 民俗 | 建筑 | 饮食 | 客家文化 | 汉族文化 | 土著文化 | 丘陵地 | 活化石 | 客家学 | 耕读传家 | 儒家文化 | 祖先崇拜 | 民俗风情 | 文化 | 文化 | 罗香林 | 客家民系 | 中原 | 江右 | 江左 | 原籍 | 中华民族 | 畲语 | 韵书 | 切韵 | 变音 | 变调 | 死语 | 客家学 | 民族史 | 家族史 | 音韵学 | 雄州话 | 闽越 | 南越 | 闽南语 | 壮侗语系 | 壮语 | 福州话 | 闽东语 | 文白异读 | 虱婆声 | 汉族 | 壮语 | 连南 | 怀集 | 壮语通论 | 方块壮字 | 壮文 | 勉语 | 乳源 | 秦始皇 | 秦攻百越之战 | 百越族 | 百越族 | 秦始皇 | 古越族 | 古汉越语 | 发生学 | 赵佗 | 南越国 | 汉越音 | 白藤江之战 | 吴权 | 南汉 | 吴朝 | 知识分子 | 京族语言 | 越南 | 西汉 | 喃字 | 虱婆声 | 京族语言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