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月赤察儿

月赤察儿(Ochicher,12491311),蒙古许兀慎氏(Hu’us-in)人,元朝名臣。

月赤察儿是成吉思汗建国功臣“四杰”之一博尔忽的曾孙。祖父脱欢,袭父职领右翼第二千户兼右翼军副万户,从蒙哥西征钦察、斡罗思有功。父亲失烈门,从忽必烈征云南,死于军(1254)。

月赤察儿,蒙古许兀慎氏(Hu’us-in)人,元朝名臣。

月赤察儿是成吉思汗建国功臣“四杰”之一博尔忽的曾孙。

月赤察儿六岁丧父,由母亲石氏(金朝宰相之女)抚育成长,事母孝敬。至元元年(1264),世祖追念其父从征而死,召入朝,见其容貌英伟,举止端重,奏对详明,甚喜,即命为怯薛执事官宝儿赤(Ba’urci,掌御膳者)。儒臣王思廉进讲《通鉴》等书,世祖皆命他在旁听受。十七年,任第一怯薛之长。次年,以其执事敬慎,熟知朝章,授为宣徽使。元朝宣徽院是蒙古大汗怯薛职能与中原官制相结合的宫廷机构,主要掌内廷饮膳,朝会宴享,兼及怯薛歹的选拔和廪给,御位下畜牧,蒙古人民差发和诸部(爱马)赏赐、抚恤等事,职权甚重,故院使皆以最亲信侍臣如宝儿赤、怯薛长担任。出则为中书省、枢密院、御史台长官;或由这些军政大臣兼院使。月赤察儿是元勋后裔,又联姻皇室,所以受到特殊的恩宠②。二十一年,分拨武冈路绥宁县民5000 户为其封户。二十六年,海都攻占和林,漠北危急,世祖统兵亲征至于杭海(今杭爱山)。月赤察儿从征,他以自己未有战功,不如同是勋臣之家的安童、伯颜、玉昔帖木儿光彩,乃请求出战。世祖劝慰他说:你亲佩弓矢,日夜守卫宫帐,保护了皇帝的安宁,功劳就很大,何必要自身上阵杀敌!可见其受宠眷之深。

二十七年,尚书省右丞相桑哥方倚世祖专信,委以朝政,权倾内外,凡中央、地方官员任命均由他决定,但按制度委任宣敕仍由中书省颁发,遂奏言不便,世祖即命以宣敕付尚书省掌握,于是求官爵者纷纷到桑哥门下用重贿请托。尚书平章政事帖木儿在怯薛中为月赤察儿下属,暗以此事告之,月赤察儿遂奏明世祖,其他大臣、内侍也多弹劾桑哥。次年一月乃诏罢桑哥,治其罪;以月赤察儿能发桑哥欺君贪赃之罪,将没入桑哥之金、银、田产、别墅等赏之。同年,都水监奏凿通惠河,世祖急欲成功,诏命四怯薛及京中诸府人都参加凿河,分段负责,刻日完工。月赤察儿亲自带领怯薛歹应役,起了表率作用。他还荐举哈剌哈孙为湖广行省平章政事,治绩甚佳,可见有知人之明。三十年,世祖以他为元勋后裔,又有摧奸荐贤之功,任命为知枢密院事,并仍当宣徽使。

三十一年,元成宗即位,加开府仪同三司录军国重事、太保,仍为知枢密院事和宣徽使。大德四年(1300),拜太师。当时海都、都哇统治窝阔台、察合台两汗国,不承认元朝皇帝的大汗宗主地位,还时常进攻大汗属境。大德二年冬,海都、都哇军来袭,统领西北边防诸军的亲王阔阔出麻痹轻敌,饮酒作乐,疏于防守,以致大败。三年,成宗遣皇侄海山出镇称海、金山沿边,取代阔阔出;晋王甘麻剌仍统漠北诸王之军,共同防守。五年,又把月赤察儿派到漠北,以朝廷大臣身份作为晋王的副手指挥诸军。其年秋,海都、都哇大举进攻漠北。元朝军队有五支,月赤察儿指挥其中一支。先是海山之军与海都军战于帖坚古山(在札布罕河旁),获小胜,但旋即陷入海都大军的包围之中,力战突围,后退至合剌合塔之地(当在札布罕河上游之东杭爱山南某处)。这时晋王、月赤察儿统率的军队开到,五军会合,与海都军大战,互有胜负。不久海都因病撤军。都哇军后至,在与元军作战中负伤,亦退。这次战役虽然并没有如一些汉文史料记载的那样大获全胜,终究是阻止了海都、都哇的猛烈进攻,保卫了漠北地区。战后,月赤察儿回驻原镇守之地。

战后一个月,海都病死,长子察八儿继立为汗,窝阔台汗国发生内争,国势衰落。都哇自知已无力继续与大汗对抗,首先于大德七年向朝廷请和。月赤察儿派人向海山及诸王、将帅提出建议说:“都哇请降,为我大利,固当待命于上,然往返再阅月,必失事机。事机一失,为国大患,人民困于转输,将士疲于讨代,无有已时矣。都哇之妻,我弟马兀合剌之妹也,宜遣报使许其臣附。”(《元史月赤察儿传》)众人都赞同他的建议,于是先派马兀合剌去见都哇,再遣使入朝报告此事。成宗赞扬月赤察儿“深识机宜”,并许都哇和议,命仍统治其察合台汗国。察八儿和叛附海都的阿里不哥之子明里铁木儿也遣使请和,承认元成宗的大汗宗主地位。次年,元朝和西北诸叛王达成和议,持续了数十年的内争终告结束。

由于海都之死和窝阔台汗国的内讧,原先在海都领导下结合起来的西北诸王联盟解体了,臣服元朝以后,其属下各部军民纷纷离开他们投向朝廷,都哇和察八儿又因领土争端发生冲突。但明里铁木儿所部仍屯于金山(阿尔泰山),与察八儿连在一起,对漠北地区的安全终究是个威胁。大德十年七月,海山、月赤察儿出其不意发动袭击,率领大军越过金山,俘获其诸王、驸马并家属人等;月赤察儿遣部将秃满铁木儿、察忽率兵万余深入其境,获其部众。元军进至也儿的石河,明里铁木儿和窝阔台后裔诸王秃满等被迫投降。时察八儿正领兵去抵抗都哇,委托明里铁木儿照管其斡耳朵,明里铁木儿投降元朝后,就与海山、月赤察儿之军一起袭取了察八儿的斡耳朵、家属和部众达十余万人,察八儿无奈投靠都哇。这次战役基本上摧毁了窝阔台汗国及其联盟者阿里不哥家族的势力。

大德十一年正月,成宗死,皇后卜鲁罕和一些诸王、大臣合谋立安西王阿难答为帝,三月,海山母答己、弟爱育黎拔力八达在一部分大臣支持下扑灭了后党。海山接到成宗死讯,立即率领精锐军队从称海至和林,迳自召集漠北诸王、勋戚大会,定议拥立海山为帝,并以三万大军扈从南来即位。月赤察儿当时是驻镇漠北地位最高的朝廷大臣,在拥立海山的策划中起了很重要作用。五月,海山即位(是为元武宗),为赏其战功和拥立之功,将察八儿之女燕铁木儿公主配他为妻,并赐以世祖宴幕、成祖御辇及侍仆、乐工等;七月,立和林等处行中书省以统领漠北全境,任命他为行省右丞相,特封淇阳王。诏书称:“卿(月赤察儿)乃国之元老,宣忠底绩,靖谧中外。朕入继大统,卿之谋猷居多。今立和林等处行中书省,以卿为右丞相,依前太师、录军国重事,特封淇阳王(因其曾祖博尔忽份地为辉军路淇州引者),佩黄金印。宗藩、将领,实赡卿麾进退。”(《元史月赤察儿传》)可见授与了他节制漠北诸王、将帅的大权,其势和分藩漠北的晋王相埒。十一月,赐江南田40 顷。时赐田皆夺还官,中书省以此提出异议。武宗有旨:“月赤察儿自世祖时积有勋劳,非余人比,宜以前后所赐合为百顷与之。”(《元史武宗纪一》)并命浙江行省平章为他掌管赐田岁入。他是元朝第一个生前就获得王封的异姓大臣,曾请置王傅,虽因中书省言异姓王无置傅之例而被驳回,但武宗对此亦未加深责,足见其权位之重。

至大元年(1308),月赤察儿遣使上奏:“诸王秃苦灭①本怀携贰,而察八儿游兵近境,叛党素无悛心,倘合谋致死,则垂成之功,顾为国患。臣以为昔者都哇先众请和,虽死,宜遣使安抚其子款彻,使不我异。又诸部既已归明,我之牧地不足,宜处降人于金山之阳,吾军屯田金山之北,军食既饶,又成重戍,就彼有谋,吾已捣其腹心矣。”武宗十分赞许他的计谋,即命他移军于阿答罕三撒海之地(当在金山之北)。月赤察儿把大军部署在逼临窝阔台汗国边境上,随时可以直捣腹心,察八儿、秃苦灭甚惧,欲投奔款彻,款彻不敢接纳,只得投降元朝。漠北边境得以安宁。至大三年,复赐清州民17919 户为其封户。

至大四年,武宗死,元仁宗继立。月赤察儿自和林至大都朝觐,仁宗宴之于大明殿,礼遇优重,诏仍太师,并厚赐金帛。九月,病故于大都家中。

月赤察儿尚三宗王女,有子七人。长子塔剌海,为皇太子真金侍臣,至元三十年,任左都威卫使佩金虎符,大德元年授徽政使仍兼前职,四年兼枢密副使,六年升同知枢密院事,八年兼宣徽使,十年升知枢密院事。十一年五月武宗即位,拜中书省左丞相,仍领枢密、徽政、宣徽三职及怯薛之长;不久加太保、拜中书右丞相。一人兼任最高军、政及内廷机构长官,可谓荣宠显贵之极。至大元年再加领中政使。其年病死。第三子 头,武宗赐名脱儿赤颜,斡赤斤孙女抹开公主所生,幼侍武宗、仁宗兄弟;大德十一年,武宗即位,以弟为皇太子,乃任太子府四怯薛之长;不久,相继授徽政使①,加右丞相;至大元年,兼尚服使,又加中政使,拜太师,兼前卫亲军都指挥使、阿速卫指挥使、左都威卫使;二年,兼知枢密院事;四年,仁宗即位,命嗣父怯薛长之职;皇庆元年(1312),诏佩父印嗣淇阳王爵。其余诸子皆供奉内廷。


相关文章推荐:
元朝 | 成吉思汗 | 四杰 | 博尔忽 | 蒙哥 | 钦察 | 斡罗思 | 忽必烈 | 云南 | 元朝 | 成吉思汗 | 四杰 | 博尔忽 | 金朝 | 至元 | 怯薛 | 宣徽使 | 宣徽院 | 中原 | 中书省 | 枢密院 | 御史台 | 海都 | 和林 | 漠北 | 杭爱山 | 安童 | 伯颜 | 玉昔帖木儿 | 桑哥 | 通惠河 | 哈剌哈孙 | 知枢密院事 | 元成宗 | 太保 | 大德 | 太师 | 窝阔台 | 察合台 | 阔阔出 | 海山 | 甘麻剌 | 察八儿 | 窝阔台汗国 | 察合台汗国 | 阿里不哥 | 阿尔泰山 | 斡耳朵 | 卜鲁罕 | 阿难答 | 答己 | 爱育黎拔力八达 | 元武宗 | 浙江 | 至大 | 元仁宗 | 大都 | 斡赤斤 | 皇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