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月亮湾的笑声

《月亮湾的笑声》是徐苏灵执导的喜剧片,由张雁、仲星火等出演,于1981年在中国大陆上映。

该片讲述了老实本分的农民江冒富在十年动乱时期几起几落的坎坷经历,以及拔乱反正后农村生活的新气象。

月亮湾的江冒富(张雁饰)是个老实本分热爱集体的普通农民。只因他是种果树的好把式,比别人富些,就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尖子”,害得儿子贵根总也找不到对象。好容易托人说上翠屏村庆亮(仲星火饰)的闺女兰花(顾玉琴饰),冒富正要带贵根去相亲,谁知庆亮反倒登门前来退彩礼。冒富只好又去求热心的余二婶(朱莎饰)帮忙。余二婶给介绍了翠屏村的周嫂(李守贞饰)。周嫂是个寡妇,还有个孩子。冒富顾不得这些,第二天就拉着贵根去相亲。到那儿一相就中了,冒富很是满意,哪知贵根相中的却是那天背个药箱去为周嫂孩子种牛痘的赤脚医生兰花。

不久,贵根和兰花在路上碰巧相遇,二人通过一番交谈,误会解除了,同时还建立了感情。但是,他们互相不知道对方就是刚被自己的父亲退了婚的人。

为了批判林彪“国富民穷”、“今不如昔”的谬论,某报社记者(冯广泉饰)到月亮湾采访“富”的典型,正好选中冒富。记者为冒富拍了照,不久他就上了报,一下子成为县里的先进典型,全县到处请他作报告。庆亮见了十分后悔,决心再去求婚,但被冒富当场拒绝。冒富还告诉他,贵根已自由恋爱了。等到弄清楚和贵根谈对象的姑娘正是兰花,庆亮和冒富商量秋后让他们成婚。

橘子丰收的时候,记者为“四人帮”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需要,再次来到月亮湾为冒富拍照,并把它在贵根结婚那天登了报,冒富一下子又被打成“资产阶级暴发户”。庆亮怕女儿受牵连,大闹新房,拉走兰花。第二天,公社支持庆亮退了婚,又把冒富编入“四类分子”的队伍,冒富的心灵受到极大创伤。

“四人帮”垮台后,冒富被平了反,但他依然心灰意懒。贵根和兰花对爱情的坚贞,感动了兰花妈(欧阳儒秋饰)。庆亮在母女俩的逼迫下,再次登门求婚,冒富答应了贵根和兰花的婚事。记者第三次来采访冒富,还代表报社向他作了检查。记者告诉冒富,“今后只会越变越好”,要他“放一百二十个心”,冒富说:“我没有那么多心,我只有一个,可不能再变来变去的啦!”他的话引起大家一阵发自内心的笑声。

演职员表参考资料

角色介绍参考资料

片中冒富最后的两句台词“我没有那么多心,我只有一个。可不能再变来变去的啦!”,是扮演者张雁自己写的。

在安徽泾县农村拍摄一场冒富在大队部挨批斗的戏后,张雁带着妆出来时,围观的群众都说:“真像!真像!”

为了改剧本,金海涛、方义华在上影厂住了两个月,从一万多字扩充到五万字,几易其稿,改到后来金海涛看到文字就想吐,整个剧本能从头到尾背下来。

该片是编剧方义华、金海涛的电影处女作,金海涛由于该片从记者转行做了专业编剧。

寇振海在上影厂拍摄《爱情啊,你姓什么?》时正巧与欧阳儒秋住在同一招待所,欧阳将他推荐给《月亮湾的笑声》导演徐苏灵。

剧本创作

编剧金海涛在部队时看到过一幅照片,照片上一位农民笑盈盈地拿着收音机、戴着手表,身边还有鸡鸭等家禽。事后,他了解到,那位农民其实是村里最穷的人,照片上的东西都是东拼西凑来的,为的是拍一张显示农村已经富裕起来的照片。另外,在插队和在地方报纸当记者期间,他目睹了“四人帮”给农民带来的种种沉重灾难。这些成为他创作《月亮湾的笑声》的灵感来源。

最初金海涛写的《月亮湾的笑声》是一篇短篇小说,他的战友、当时在安徽省电影制片厂工作的方义华看过后认为可以改成电影剧本。于是二人合作创作剧本,剧本初稿被上海电影制片厂看中。

剧本初稿只写了冒富老汉第一次登报成为先进和第二次登报被打为资产阶级暴发户,后来在上海电影制片厂编辑的建议下,作者根据粉碎四人帮后的农村新气象,增加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冒富第三次登报的戏,表现农民热爱大好形势,又担心政策再生变化、昨天的苦日子重来的心理。

导演加工

导演徐苏灵在拍摄中对剧本又进行了二次艺术加工。例如,冒富从被打成“资产阶级暴发户”到四人帮倒台的过程时间跨度有五六年,文学剧本却写得比较简略。导演徐苏灵认为仅按剧本拍摄不能充分揭示人物所经历的内心矛盾,于是补加了一连串夏、秋、冬春的镜头,以旁白点明冒富在四人帮垮台后仍闷闷不乐、心有余悸,从而加强对人物内心痛苦的划画。剧本中原有几场水库工地的戏用来描写贵根与兰花的第二次相遇。徐苏灵考虑到修建水库一般在冬季进行,与后面的剧情在时间上不符合,而且大规模水库劳动的场面不利于展现人物性格,所以改成贵根开着拖拉机巧遇在路边修自行车的兰花。

演员选择

选择演员时,由于故事发生在江南某地山区,所以徐苏灵首先考虑由张雁扮演主人公冒富。因为张雁出身于农村,外形和质朴、憨厚略带倔强的性格与人物很接近。其他角色的扮演者也是基于朴素、有泥土气息来挑选的。扮演庆亮的仲星火本身形象带有中国农民的气质,饰演兰花的演员顾玉琴则是宝山县的农村姑娘,在回家度假时还会参加劳动。片中的省报记者是贯穿整个故事的角色,导演本打算请一位善演喜剧甚至是演滑稽戏的演员来演,但为了不喧宾夺主,最终放弃了这一想法,请来演员冯广泉,并让他先走访了几个新闻工作者体验生活。

角色塑造

通过扮演冒富一角,张雁在表演上进行了新探索。经过深入分析角色和回顾自己表演历程,他认识要真实地塑造这个喜剧角色,就必须改变他多年来不够生活化的的表演模式。为了吃透剧本的内容和主题思想,张雁重新阅读了戏剧理论书籍,还有法国哲学家柏格森的《笑论滑稽的意义》。在实际表演中,他力求从生活出发真实表现人物感情。例如,在庆亮第一次找冒富退婚的戏中,他省略了大段台词,而且将最后一句台词“人要穷那还不容易?”处理成冒富一个人自言自语,用了非常轻的语气,以贴近生活的真实。 、

扮演“庆亮”的仲星火接到片约后,在短时间内设计了一整套塑造角色的方案,包括从造型、形体动作到人物内心世界等各方面 。饰演贵根的寇振海曾是评剧演员,习惯于戏曲的程式化表演方式,在拍安徽外景时,剧组特意让他接近当地农民,并安排仲星火在艺术上指导他,帮助他克服了旧有的表演习惯,塑造出憨厚质朴的农村小伙子的形象 。

配乐创作

在讨论影片的配乐时,导演与作曲徐景新一致同意不用大乐队,而是以民族乐器演奏民间音乐,采用笙、二胡、琵琶、扬琴等乐器的重奏,衬托冒富的内心世界;用三弦和打击乐加强对庆亮这一人物的描绘;用唢呐渲染笑声,增添喜剧色彩;二胡的主旋律则用来表现一对农村青年的爱情。

影片围绕老农民冒富十年动乱时期几次不同遭遇和生活变化,从一个生活侧面写人的命运、人的感情,以此愤怒地揭露和控诉了四人帮破坏农村经济政策和国计民生的累累罪行,热情歌颂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农村全面落实政策,群众走共同富裕道路的美好情景。编剧将带有历史性悲剧色彩的生活素材用喜剧的形式加以表现,在某些场景作了艺术上的渲染夸张,寓悲于喜,亦诙亦庄,但又让人感到就像日常生活的本来面貌那样逼真传神。庆亮发现兰花同贵根在一起后怒火中烧气急败坏地追过去,这场戏的音乐配上小锣为主乐器的打击乐,与画面上人物的“追”和“逃”的动作配合得十分和谐,既加强了影片的节奏感又增加了喜剧色彩。

张雁饰演的江冒富,把一个饱经十年动乱,惊魂甫定,余悸犹存的老农民形象给演活了。冒富听训、砍树的戏,尽管没有什么对话,但通过演员对人物内心情感的深入细致地揣摩和刻画,将当地当时人物的恍惚、悲愤的复杂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获得了动人的艺术效果。 ( 影评人、《电影新作》副主编边善基评价)

《月亮湾的笑声》是比较优秀的农村题材影片,用喜剧的形式批判过去政策中“左”的错误,批判过去领导工作中的主观主义、形式主义,嘲笑和讽刺了曾长期被认为是革命的观点和言论。片中冒富说:“要穷还不容易呀!”就是用喜剧的口吻说出辛酸的语言。但是,该片对于生产队长这个农村基层干部表现得不够生动不够深刻,没能尖锐反映出左的政策在许多基层干部之间造成的恶劣影响,结果,影片给人的感觉是冒富的不幸是个偶然的孤立事件,缺乏典型环境的描写,看不到这个特定历史背景条件下的悲剧带有广泛的社会意义和现实意义。 (作家陈荒煤评价)

仲星火恰当适度地掌握了庆亮这一角色的性格特征,让观众感到人物可爱可信的一面,以及他认识不高、骨头不硬的可怜可笑的另一面,而且可笑中讽喻、有批评,有必要的教训。这个形象的成功塑造显示了影片在思想上的广度和深度。 (影评人王云缦评价)

《月亮湾的笑声》发行五个月,观众达三千三百万人次。该片受到广大观众特别是河北、浙江等农村的观众的喜爱,因为它让观众感到事儿真,演得像,就像把他们大队搬上银幕;影片中的人物活脱脱是农民的形象,让人看时笑,回想起来淌泪。 (影评人章柏青评价)


相关文章推荐:
徐苏灵 | 张雁 | 仲星火 | 徐苏灵 | 金海涛 | 方义华 | 张雁 | 仲星火 | 寇振海 | 张雁 | 仲星火 | 朱莎 | 李守贞 | 冯广泉 | 欧阳儒秋 |
| 张雁 |
| 仲星火 |
| 寇振海 |
| 谈鹏飞 |
| 欧阳儒秋 |
| 冯广泉 |
| 朱莎 |
| 方丹波 |
| 李守贞 |
| 徐才根 |
| 苑原 | 沈晔 | 徐苏灵 | 赵矛 | 张秀芳 | 金海涛 | 方义华 | 张龙根 | 陈忠泽 | 王兴昌 | 王海娣 | 王士明 | 张雁 | 仲星火 | 寇振海 | 陈荒煤 | 王云缦 | 章柏青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