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云继先

云继先,云秀桐之夫。土默特蒙古族,1907年出生于土默特右旗水涧沟门乡后湾村。他的父云亨,是内蒙古地区辛亥革命元老,曾积极参于推翻满清帝制活动,以思想进步而闻名,是内蒙古西部地区颇有影响的旧民主主义革命者。

云继先,云秀桐之夫。土默特蒙古族,1907年出生于土默特右旗水涧沟门乡后湾村。他的父云亨,是内蒙古地区辛亥革命元老,曾积极参于推翻满清帝制活动,以思想进步而闻名,是内蒙古西部地区颇有影响的旧民主主义革命者。辛亥革命后,袁世凯称帝,云亨回到老家沟门庙湾办学教书,传播进步知识。云继先从小受父亲影响,年少便胸怀大志,少时与同伴玩耍时曾说,要走出土默川,到外面见大世面,做大事情。小小年纪便立志高远。

当时设在归绥城(现呼和浩特)的土默特高等小学校,是一所专门为招收蒙古族求学少年而开办的学校。坐落在城南柴火市街,人们也称为南高。上世纪1919年,就是“五四”运动爆发的那一年,在秋季招生时,一批土默特蒙古族少年以官费形式被招入该校学习。云继先与乌兰夫、多松年、奎壁等一起被该校招为学生。南高读书时,“五四”运动的革命潮流,以不可阻挡之势冲击着这座塞外古城。这些蒙古族少年受到新时潮洗礼,对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有了新的思老,无形中增加了责任感。1923年纪念“五四”的活动中,云继先积极参与由李裕智、乌兰夫带头组织的纪念“国耻”示威游行。并共同砸毁了卖日货的商店。

1923年暑期,云继先等在南高毕业。这时,曾在“五四”运动中代表蒙藏学校学生,参于组织学生游行示威,“五四”学生运动组织人之一,土默特蒙古族青年荣耀先,受蒙藏学校校方委托,并根据中共北方地区党组织的秘密指示,利用回乡探亲的机会,在归绥地区招生。云继先与乌兰夫、奎壁、多松年、云润等39名蒙古族学子,一起随荣耀先到北京蒙藏学校求学。上世纪二十年代初,中国大地上,马列主义正在广泛传播,共产主义思潮在知识界被认同。在此期间,云继先受到共产主义先驱,李大钊、邓中夏等马克思主义者的影响,接受了革命思想,积极参与革命活动,于1924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由于他鲜明的革命立场和积极的进取精神,1925年底,李大钊以中共北方区委的名义,把他送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乌兰夫回忆录》一书中记载云继先是黄埔第一期学员,其他材料上的记载是黄埔四期,查阅黄埔同学录,一期学员名单里并没有云继先名字,在四期同学录中则有名叫云星槎的,籍贯是归绥莎县,符合云继先籍贯,而且第四期中再无别的云姓绥远莎县籍学员。这里的云星槎就应该是云继先在黄埔学习时用的名字。

人所皆知,黄埔军校是当代军事家、政治家的摇篮,国、共两党都有政治家、军事家出自这所军校。经过黄埔军校刻苦的学习,云继先取得优异的成绩,以过硬的军事才能和优秀的政治素质走向中国革命的大舞台。乌兰夫在回忆录中曾讲,云继先是黄埔军校早期毕业生,参加过北伐斗争,很有政治头脑和军事才能。做为同一革命阵营的同志、老乡、老友,直到晚年乌兰夫还在追怀,可见其二人情谊之深厚。

满怀一腔报国热血的云继先,黄埔军校毕业后,先在国民革命第六军,后在第一军,与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校友、老乡,带路的兄长荣耀先分配在一起。荣耀先以政治思想坚定,英勇善战,在北伐军中显示出卓越的军事才能,被委以团长重任。云继先在荣耀先团任警卫连长。在北伐战争中,这个团以勇猛善战闻名,在战斗中以打硬仗、恶仗著称。蒙古团长,敌人闻之胆寒,是北伐军中名声远扬的骁将。1927年春,北伐军打到山东境内,在与北洋军伐的一次激战中,荣耀先不幸壮烈牺牲。云继先痛失亲人般的领路人,悲痛万分。1928年春云继先奉部队党代表之命,不远千里,专程将荣耀先遗骨送回家乡安葬。

后来,部队调驻南京,因云继先在部队表现优秀,被南京军政二校蒙藏班招为学员。这个班是当时国民政府为培养少数民族高级军政干部而设置的。再一次的深造,使云继先的素质有了更高层次的升华。在校期间,云继先良好的表现、优秀的学习成绩,使他成为学员中的佼佼者。当德王到南京面见蒋介石时,以蒙正会需要高级军政人才为由,向南京军政二校要云继先回绥远,经过德王的多方努力,军政二校终于同意。1932年秋,云继先回到了家乡。

1932年的内蒙古,蒙古族上层王公贵族,在德王的带领下,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蒙正自治活动。就在这一年秋天,应德王之邀,云继先从南京军政二校回到内蒙古。

在到蒙政会任职前,云继先曾与乌兰夫见面,乌兰夫是云继先妻子的堂兄,又是老同学,两人关系非同寻常。是否在德王手下做事,对此云继先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他想听一听乌兰夫的意见。乌兰夫分析形势后,认为云继先去蒙政会担任军事教官,是一件好事,一则,可以掌握德王搞自治活动的动态,为我党提供情报,二则,可以利用合法身份向德王和学生队的青年宣传抗日道理。

到蒙政会任职后,云继先过硬的军事才能,深得德王赞许,就派云继先训练军事干部。

云继先任队长的蒙古干部学生队,是云继先回内蒙后帮助德王组建的蒙古族青年军事人才队伍。在云继先的带领下,这支队伍在军事上过硬,政治上倾向进步,具有鲜明的抗日思想。经过培训后,这些学生兵被分配在蒙政会的武装力量中,都是基层带兵干部,成为日后百灵庙暴动的积极参与力量。

1934年4月,经过与蒋介石讨价还价,在德王的主持下,蒙古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在百灵庙成立。云继先任保安处第二科科长,第一科科长韩凤林,是德王心腹死党,曾经留学日本,毕业于士官学校。第三科科长朱实夫,也是黄埔四期毕业。保安处所辖的保安队,是蒙政会的主体军事武装。

1935年,德王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操纵下,加快叛国投日步伐。日本帝国主义在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的诱惑渗透,使他不能自拔,处处听从日本人的指挥。对于他的卖国行经,蒙政会内部意见分歧,爱国人士坚决反对,一时间形势扑朔迷离。在这种背景下,乌兰夫曾面见德王,劝阻其投敌行为,但德王一意孤行,毫不理睬爱国人士的意见。

德王投靠日本的行为越来越公开化,1939年2月,成立所谓“蒙古军司令部”,自任司令,设日本顾问部,去伪“满洲国”进行访问,意在步溥仪的后尘,公开与日寇勾结,妄图在内蒙地区搞分裂。在此非常时刻,云继先以民族大义为重,决心组织武装暴动,挫败德王分裂祖国的阴谋,在乌兰夫的策划下,与傅作义将军取得联系,做出了暴动方案和策应计划,就像上弦的箭,等待着开弓的时刻。

1936年2月18日,即阴历正月二十六,云续先、朱实夫回到了百灵庙。百灵庙的蒙政会人员已获悉,2月12日德王在苏尼特右旗成立了所谓“蒙古军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设日本顾问部,而且改元易帜,其叛国降日的心迹已化为行动。云继先、朱实夫见事态已有燃眉之急,来不及再去找我或者孟纯了,云清则因病仍留在土默特旗,赵诚、赵俊臣也尚未归队。于是,他们先去找春节期间一直留在百灵庙的云蔚计议。 [1]

云继先、朱实夫起初觉得时间紧迫,暴动组织不起来,准备只串联少数军官三三两两跑到归绥去。但云蔚坚决主张按原定的决策举行暴动,把云继先、朱实夫说服了。暴动的具体部署就是由他们三个人作出的。 [1]

按照他们的计划,暴动奖在2月22日23点半开始。但到21日,云蔚发现敌人动态异常,经与云继先、朱实夫商议,为了防止意外变故发生,决定把暴动时间提前二十四小时。当晚23点半,暴动开始了。 [1]

云蔚是教官,本来有手枪。德王对他有怀疑,下令把他的手枪下掉了。因此,他和新兵一样是徒手的。在暴动中,云蔚表现卓异。暴动的第一步,是他为自己夺得了一支手枪。暴动的第一枪,是他击毙了顽抗的蒙政会稽查处主任李凤城。云蔚率领着只有棍棒和少量步枪的新兵大队,击溃了“袍子队”,打开了军械库,砸坏了电台。云继先和朱实夫则按计划先到百灵庙的南营盘,说服驻守在那里的一个中队长率部脱离蒙政会。暴动的组织者事先决定把队伍拉出百灵庙,转移到河套,以便与陕北红军取得联系。暴动成功后,队伍在南营盘会合,匆匆吃了点饭,就撤离了百灵庙,时为22日清早四点半左右。八百多个官兵和几十个文职人员,踏着积雪,徒步南进。 [1]

暴动队伍带了很多武器,几乎把蒙政会的军械库搬空了。为了多带枪支,有些战士把身上的皮衣扔掉了。为了多带子弹,有些战士脱下外裤当褡裢用了。可是,对蒙政会存留的两万来元银洋,却弃置不顾。他们说:我们爱国抗日,是革命的队伍,怎么能随意拿银洋呢!分文不取。尽管队伍里面也有一些同床异梦的人,但从主流来看,这是一支正气凛然的队伍,一支忠于民族和祖国的队伍。凭着高昂的士气,他们在冰天雪地中长驱约十五小时,行程近一百二十里,粒米未进,滴水未沾。到岔岔村后,才吃上了饭。次日,队伍移驻武川县的二分子村。蒙旗保安队的第二中队,原驻乌拉特中旗,经暴动队伍电召,急行军赶到二分子村,与主力会合。这样,整个队伍就有近一千一百人了。 [1]

2月25号,由云继先领衔通电全国,声明脱离百灵庙蒙政会,这就是抗战史中有名的“圣电”,日本帝国主义嚣张的侵略气焰,遭到了狠狠地一击。百灵庙武装暴动在全国造成深远的影响,为中华民族全面抗战奏响了序曲。

后来,因为当时复杂的时代背景,云继先被德王派来的奸细所杀,但他的英名永存,永远为后人所景仰。

中华民族前赴后继,波澜壮阔的抗日洪流,云继先当为先驱,这是历史的记录。


相关文章推荐:
云秀桐 | 土默特 | 土默特右旗 | 云亨 | 云秀桐 | 土默特 | 土默特右旗 | 云亨 | 袁世凯 | 归绥 | 土默特 | 乌兰夫 | 多松年 | 奎壁 | 李裕智 | 土默特 | 荣耀先 | 归绥 | 乌兰夫 | 奎壁 | 多松年 | 云润 | 共产主义 | 李大钊 | 邓中夏 | 黄埔 | 归绥 | 云姓 | 绥远 | 乌兰夫 | 北伐 | 荣耀先 | 北伐战争 | 荣耀先 | 绥远 | 乌兰夫 | 百灵庙暴动 | 蒙古地方 | 百灵庙 | 韩凤林 | 日寇 | 乌兰夫 | 傅作义 | 百灵庙 | 全面抗战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