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云紫萝

云紫萝是《游剑江湖》的女主角,

其性格温柔中略带几分坚强,含蓄中带几分稳重。

梁羽生武侠名著《游剑江湖》中女主角。

父亲:云重山

干爹:刘隐农

世伯:宋时轮、吕昆寿

丈夫:杨牧

情侣恋人:孟元超

蓝颜知己:缪长风

追求者:宋腾宵

儿子:孟华、杨炎

儿媳:金碧漪

姨妈:魏帼英

姨夫:萧景熙

表妹:萧月仙

表妹夫:邵鹤年

亲家:金逐流、史红英

大姑子:杨莲(杨大姑)

丫鬟:翠花

武功:「蹑云剑法」、「蹑云掌法」、「穿花绕树」身法、「落英掌法」

一具桐棺,满堂吊客;缟衣如雪,素蜡摇红。哭声沉,纸灰起。号啕大哭的是死者的稚儿,抽噎低泣的是年青的寡妇,唏嘘叹息的是吊客和死者的弟子。灵堂上悲惨的气氛压得每一个人的心头都是如坠铅块。

《游剑江湖》 第一回 武师之死

「你给我吮吸毒血,虽然没有成功,也是救过我了。缪大哥,你常说人生得一和己,便可无憾,我如今已是死而无憾了。你暂时不要告诉元超,我希望你、你也不要为我的死难过!」

云紫萝一口气说了许多话,有如油尽灯枯,慢慢的倒在地上。最后一息,她想起了与孟元超的海誓山盟,想起了缪长风对她的真诚爱护。她心里有三分哀伤,却有七分快乐。她为孟元超祝福,也为缪长风祝福,在她布满黑气的面上,绽出一朵如花的笑容。缪长风事后回想起来,觉得她从来没有那一瞬间的美丽!缪长风渐渐恢复了一点气力,轻轻抚摸云紫萝的手足,云紫萝的手足已经冰冷!眼看着自己所爱的人死在自己的身边,缪长风欲哭无泪,心里只是在想:「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云紫萝已经死了,脸上的笑容还未收敛,似乎是要缪长风记着她生前所说的话。隔着一个山头,义军祝捷的欢呼声随风飘至,缪长风瞿然一省,向身边的云紫萝发出誓言:「不错,我活着虽然未必比你有用,但我既然活了,我就应该永远记住你的叮嘱!也只有留着有用之身,才能报答你的知己之恩!」

云紫萝已经死了,脸上的笑容还未收敛,似乎是要缪长风记着她生前所说的话。

《游剑江湖》 第六十九回 弹铗狂歌

古风咏云紫萝

姑苏台畔百花洲,不与飞花说风流。

昨宵梦觉知是客,烟波无处话春愁。

春愁绵绵应有尽,蓬梗一去任淹留!

惟有帘前太湖水,秋心无改弄碧柔。

烽烟涤宕歌如缕,谁谱人间杀伐曲?

义士挥剑斩龙鳞,伤情只因失旧侣。

凤泊鸾飘谁能惜?欲倩子规空寄语。

寄语当年携手时,鸳盟莫教散如许!

花开花落花影稀,月下樽前谁相觑?

鸾镜徒留悲影恨,玉笛吹落梅如雨。

西山水鉴涵太清,壮士高歌寒山暮。

眼角波光覆须弥,眉间清气荡海宇。

奈何晓鬓寒霜侵,壮志消磨自沉吟。

绕树穿花频弄影,相如一见便倾心。

流光荏苒有谁怜?长伴孤灯抱月眠。

梦里蟾宫邀客驻,巫山看遍再无缘。

但凭秋心怜稚子,无复情海生波澜。

连天衰草悲鸣蛩,战火浇得遍山红。

一剑西来酬知己,孤芳摇曳雾野中。

蹑云步稳舒华彩,紫电飞空耀玄穹。

秋水寒盈青锋冷,星眸电射落彩虹。

虎啸狼嚎炽焰嚣,此身无计御英豪。

拼将血泪都洒尽,散作西风满琼瑶!

琼瑶碧透黯消凝,一曲弦殇有谁听?

桃渡空留分香韵,梓泽歌绕尽流莺。

流莺啼得花堕泪,泪洒西风无人对。

惆怅孤云委香尘,朝来暮去芳痕褪。

我欲因之寻蓬岛,聚窟不见花容杳。

幽兰空蕴冰雪魂,一载悬飞知多少!

弹剑狂歌引离觞,漫将红泪谱回肠。

昂藏七尺男儿躯,输却凌波一海棠。

从此幽冥隔气象,黄泉碧落两茫茫。

茫茫渊薮谁相忆?清影孤绝尽是伤!

节选自有泪如倾《梁书十咏》

玉楼春

结束铅华入中年,酒隐风尘弹长剑。梅样风标雪样新,溶溶水映云萝面。

红袖轻挥音容杳,冷落清梦渺夙愿。夜雨独思百年心,倾盖如故空忆念。

少女情怀已成空,步入中年的云紫萝自有一份沧桑之美。游戏风尘的侠士眼高于顶,心中渴盼可以平等对话的红颜知己。陌路相逢,怦然心动。问题是此时的紫萝已不需要爱情,只想要一分平静的生活,足矣。大家都不要再来揭起过去种种,比如昨日已死就好。所以,她须要缪长风的相助,让孟元超死心。明知道是利用自己演一场戏,缪长风的心中当有几分惶惑,几分凄楚,也许还有几分意外的窃喜?云紫萝了然他的无奈,知道他一定会帮自己完成心愿,可是自己不要再负累任何人,能一死谢知音,此生来去分明尚有何憾?可怜缪长风于月明风冷之夜,独自高歌“十年生死两茫茫”,会不会觉得唐突佳人,愧无肝胆酬知音?

节选自羽灵《醉别春思冷观擦肩而过的十段情缘》六

“群芳过后西湖好,狼藉残红,飞絮蒙蒙,垂柳阑干尽日风。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拢,双燕归来细雨中。”江南的景色虽美,却掩不住藏在这姹紫嫣红之景背后的绵绵遗恨。云紫萝的命运与爱情着实让人心碎。她与孟元超早结鸳盟,孟元超却要在一个夜晚毅然投身义军,临行前她怀上了孟元超的孩子。然而孟元超却一去不复返,独守空闺的她却只好嫁给杨牧这个伪君子。阴险狡诈的杨牧不仅自甘堕落,还不停地欺骗云紫萝。然而当几年后孟元超未死的消息传来,她却茫然了。在一次次有意无意的错过中她独自咀嚼这生活带给她的痛苦,却不愿抛弃那个人面兽心的丈夫。而平生洒脱不羁的豪侠缪长风也没能用爱情挽救这个孤苦的女子。当最后清军与义军的战斗中,云紫萝在战场上成堆的尸体中,找到了昏迷不醒的孟元超,并挽救了他的生命就匆匆离去。而孟元超在醒来之后才依稀记起与云紫萝的相遇,心痛如割。后来在另一处战场中,缪长风与云紫萝共负重伤,云紫萝救活了缪长风,自己却不幸地死去。缪长风纵然性格豪爽,却怎忍面对佳人就此归去,他弹剑狂歌,狂歌当哭。“十年磨剑,五陵结客,把平生涕泪都飘尽。……落拓江湖,且分付歌筵红粉,料封侯白头无份。”然而他却永远唤不回云紫萝的生命了。

余览此篇,悲从中来,不可断绝,遂书《蝶恋花》一阕。然个中凄婉残绝,不能尽述也:

宝剑香囊罗绮翠,剑冷霜寒,难掩身儿媚。魂断江南鸳鸯坠,前缘未了心憔悴。

吟啸江湖何所避?磨剑十年,只为佳人醉。 玉骨柔肠随逝水,多情剑客空挥泪!

节选自有泪如倾《梁羽生小说中的十大悲情人物》一

云中杏蕊多,歧路叹紫萝,云紫萝,梁书中一个众说纷纭的女子。没有霓裳的绝代风华,没有蕾蕾的恩怨取舍,也没有胜男的昙花怒放,偏偏,也这么叫人欲说还休,一咏三叹,挖掘不尽的难道只是一个女子的坎坷情感么?

想到那个绮年玉貌的少女,关于山与水的选择,就不由得忆起那曲传唱至今的婚姻悲歌《孔雀东南飞》,想到那句“薄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有些不伦不类的联想,大概隐隐源于这个名字:云紫萝。看似柔弱却坚韧,任凭风雨摧残依旧拗不过内心的坚持,到头来,只换来人们的几许质疑,几许叹惋,还有,枉与他人作笑谈的复杂经历。

人们常说人生有许多岔路,关键的几步足以决定了一生的航向。所以才有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的恐慌。云紫萝,应该是娴静知礼的女子,若不是与孟元超倾心相恋,当不会有“慎勿将身轻许人”的遗憾。带着情人的骨肉,苦苦守候那个承诺,无奈,一春鱼雁无消息。再冷静理智,也只是一个未嫁少女,伤悲惊疑交织一处,便真成了亦真亦幻的恐慌。午夜梦回,清冷月影下是独自凄凉,茫然无助的不知所措吧?

痴痴寻觅梦中的方向,路随人茫茫。就算千万个不相信,也抵不过、挽不回既定的现实。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或者说有勇气用自己的生命去诠释诗人笔下的美:绚烂浓烈的纵情任性一回。也许,云紫萝迫于孝养尊亲、照顾遗孤的责任?也许,她觉得自己不是孟元超的附庸,不是系在大石上的蒲苇,不一定要随着他沉入未知的大海?不管是何种原因,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谁都有权力主宰自己的意志。因而,云紫萝接受杨牧的帮助,给自己一条出路,也算得有理有据。

如果生活从此走上正轨,从此忘掉过往,比如昨日种种都是黄花零落,日子也可以这么缓缓流过。哪怕暮年回首,心中骤然一丝涟漪起伏,转瞬即逝的怅惘也会马上被眼前熟悉的风光驱散,化作了梦中一个似曾相识的场景,只余下恍如隔世般的刹那疑虑。可惜,红尘偏要在黑暗中舞蹈,仿佛冥冥中真有个造化之神冷眼哂笑世人在手心中挣扎,挣扎的越狠陷得越深。 怀疑杨牧与做了五载夫妻的云紫萝,开诚布公的谈一次,孟元超的生死真的是一个想都不敢想的导火索吗?三年之约与八年相伴,爱情和亲情的天平,在那么一个内敛端庄的女子身上,会轻易的偏斜么?不自信,也是埋在心底的怨念,日积月累需要找一个借口,把说不出口却横在心间的郁结一下子释放,才能得到瞬间的解脱,只怕这才是杨牧致命的弱点。理智?谁会一辈子理智?阴险?是啊,当杨牧自谓处心积虑的设计时,恰恰现出了最大的纰漏,就那么将挚爱之人生生推了出去。

挚爱之人,好讽刺的称呼。每个人都声称云紫萝是他的挚爱,乃至他们的情感表演真切的连他们自己都差一点相信了。只有云紫萝不信,不敢信,也不肯信。总觉得云紫萝不似她看上去那么坚强,面对许多次岔路,根本不知道道路尽头到底是什么。云紫萝看似有许多选择机会,可她的每一次选择都是一把双刃剑,每每叫人心疼又心寒。总叫人忆起萨特那句结论:存在是痛苦的,人生是荒谬的。你会说她的悲剧在于少女时代的不检点,是咎由自取,但犯错本就是年少痴狂的权利。类似于成王败寇的荒谬,结局好才一切都好。如果,像每一对出过轨的少年情侣,历尽波折最终白头偕老,只怕只是一场美丽的花田错。偏偏撞上了命运之网,作出了平常人的平凡决定,就陷入了街头巷议的焦点,坚韧的外表下全是惊弓之鸟的愤懑苍凉。

回避孟元超,是要你“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不见宋腾宵,是源于“相逢今已隔云霓”的不胜今昔;缪长风,沧桑经惯知己相惜,却只能叹一句:多难识君迟,风尘何所期?自己的路自己选,自己选的泥潭自己挑。人生没有回头路,自己一身的负累怨天尤人,甚至是诿罪他人都不会有所减轻。倒不如,快刀斩乱麻一了百了,与所有的恩怨一刀两段。看着别人的各有归宿,即使会心酸,却不再艳羡。负我的,再不提起,任凭你青云直上,或是笑傲讲场。唯一不想再负的,是亦兄亦友的缪长风。你要的情给不了,也不肯给。你的情承受不住,只有这条命还属于自己,失去了臭皮囊,就失了千疮百孔之心,此生已是来去分明。爱恨情仇,管不了只好付之一笑。歧路痛哭,都是过往,因为所有的岔路都归于同一个终点,而这里,恰恰是最后的解脱之地。

这样的结局,这样的云紫萝,什么指责欣赏对她都不再重要了,才是她对世人的一个交代。

云紫萝是梁羽生笔下少有的现实与理想结合的女子,即使有了两个孩子,魅力仍有增无减。她在丈夫杨牧、恋人孟元超和知己缪长风之间的情感层次分明,绝不矫情伪饰。

书中有三处最为精彩,令人读后久久难忘:一是她在梅花林中练剑、吟词,为落梅而忧伤。这一段绘声绘影,形神皆美,难怪缪长风对她一见倾心;二是她傲然对待休书。正所谓“女怕嫁错郎”,摊上个坏丈夫,岳夫人也只有自尽的份儿,但她却能泰然处之; 三是她最后为救知己缪长风吮毒而死,她为什么要死呢?孟元超和缪长风爱的都是她,她还有两个儿子,实在不该死啊!

云紫萝的聪明、含蓄、温柔坚强,与云蕾相比,是另一种成熟女性的完美形象。她对武功的天赋,令缪长风佩服不已:“蹑云剑法传到她的手上,似乎又多了许多变化,其中精微之处,我以前想都没有想到。嗯,像她这样能够把剑法推陈出新的聪明女子,在须眉之中也不多见!”

她温柔体贴,连丈夫最妒火中烧之时也不能不承认她对自己的好。她更具有牺牲精神,或者说,要不是太有牺牲精神,就不至于屡次回避旧时恋人,若有一点对爱情的主动性,也许就是另外一个结局了。

当然,她自身蕴有一股悲剧气质,正如缪长风所想:“她已经受过一次婚姻不幸的折磨了,但这次错误的婚姻并非她本身的过错,她为何要独自承担,郁郁终生?不错,她是一个巾帼须眉,女中豪杰,不过由于习俗的影响,在她内心深处,恐怕也难免不有一份自惭形秽的心情。

游剑江湖一代人的沧桑与浪漫节选

by 有泪如倾

《游剑》中,主角们是有着自己的人生价值的,这种价值便是推翻清廷的统治,然而这种统治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动摇的,也不是这种茫然的造反所能真正改变的,他们只能将大部分心血交给不知何处是尽头的反清斗争,从本质上来说无论对前景还是爱情与生活都是迷茫的,而对于云紫萝来说,这样的迷茫更甚,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不是柳清瑶,也不是于承珠,她不会农村包围城市的伟大构想,也不会革命论的长篇说教,柔弱与坚强两个对立的名词在她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只是在告诉人们,她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女人,她有着对爱情的美好憧憬与对孩子的母爱与温情。但不幸的是,她还是分得清“大是大非”的,所以仍是跟随在一些男人背后坚定不移的履行着革命的历史使命,所以她献出了爱情,献出了青春,献出了贞节,最后,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然而,人性终究是压抑不住的,过度的压抑只会使人对于某些方面的渴望愈发强烈。我们可以注意到,云紫萝和缪长风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聊的并不是革命大业,他们聊红楼,聊纳兰,也聊曾经那些美好或痛苦的回忆,而这,都是环境所压抑不住的。而对于人性的压抑,尤其使得人对于性的渴望愈发强烈。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以及《血色浪漫》中,对于性的懵懂与冲动,都使主角干出了所无法弥补的蠢事。而《游剑》中的云紫萝与孟元超也在懵懂的少年代早早地共赴云雨,为后来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纠葛埋下了伏笔。缪长风同样在爱与性中懵懂和困惑着,尽管他早已年逾不惑,但这方面的理解甚至弱于现的许多少年。少年时期对于师姐朦胧的爱慕在他心中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梁老也不断给出他对此苦苦思索的镜头,以至于当他遇到云紫萝时,很快就对这个性格方面和师姐很相似的女子产生了感情。好在中年人的沉稳仍使他与云紫萝的爱情从“性”中剥离出来,最终上升到爱情与友情的高度。云紫萝这个人物,实则可看作是梁老那个时期内心的真实写照。云紫萝在爱情上迷惘,而他却在对自己的一生反思中迷惘,这种迷惘,在他的《金应熙的博学与迷惘》中有所提到,不止属于他的师友,也属于他,属于那个时代的每一个人。而这种迷惘也不知不觉地流露在他的笔下,他无法通过《鸣镝》与《风云雷电》这两部近乎应付的小说中表现出来,只能诉诸于这部让他倾注了不少心血的《游剑》。他在书中一反传统地塑造出了一批独特的人物,也不厌其烦地在每一回前面附上一首精心挑选的引用或原创的诗词,只是为了尽量使这种感情显得更为深刻,更能反映自己真实的内心世界。


相关文章推荐:
游剑江湖 | 温柔 | 坚强 | 含蓄 | 稳重 | 孟华 | 清朝 | 北宫望 | 蹑云剑法 | 河北 | 三河 | 游剑江湖 | 杨牧 | 孟元超 | 缪长风 | 孟华 | 杨炎 | 金碧漪 | 邵鹤年 | 金逐流 | 史红英 | 杨大姑 | 蹑云剑法 | 穿花绕树 | 桐棺 | 吊客 | 灵堂 | 武师 | | 油尽灯枯 | | 海誓山盟 | 欲哭无泪 | 古风 | 姑苏台 | 百花洲 | 太湖水 | 凤泊鸾飘 | 花开花落 | 西山 | 水鉴 | 蟾宫 | 巫山 | 一剑西来 | 玉楼春 | 眼高于顶 | 红颜知己 | 陌路相逢 | 怦然心动 | 十年生死两茫茫 | 羽灵 | 擦肩而过 | 西湖 | 姹紫嫣红 | 有意无意 | 人面兽心 | 豪侠 | 五陵 | 落拓江湖 | 蝶恋花 | 玉骨 | 多情剑客 | 众说纷纭 | 绝代风华 | 昙花 | 欲说还休 | 孔雀东南飞 | 不伦不类 | | 一失足成千古恨 | 不知所措 | 蒲苇 | 杨牧 | 转瞬即逝 | 造化之神 | 导火索 | 处心积虑 | 双刃剑 | 成王败寇 | 白头偕老 | 花田错 | 惊弓之鸟 | 怨天尤人 | 快刀斩乱麻 | 一了百了 | 一刀两段 | 青云直上 | 臭皮囊 | 千疮百孔 | 来去分明 | 爱恨情仇 | 付之一笑 | 梅花林 | 一见倾心 | 休书 | 云蕾 | 巾帼须眉 | 女中豪杰 | 自惭形秽 | 游剑 | 清廷 | 一朝一夕 | 柳清瑶 | 于承珠 | 农村包围城市 | 大是大非 | 贞节 | 红楼 | 纳兰 | 阳光灿烂的日子 | 血色浪漫 | 剪不断理还乱 | 金应熙 | 鸣镝 | 风云雷电 | 不厌其烦 | 郭羡妮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