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杂诗(陶渊明著诗歌)

陶渊明著诗歌。陶渊明(352或365年427年)本诗选自《陶渊明诗集》。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

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蒂(dì),原指花果与枝茎相连部分,此指事物的本源。

此:指此身。非常身:不是经久不变的身,即不再是盛年壮年之身。

落地:刚刚生下来。

斗:酒器。比邻:近邻;邻居。

及时:趁盛年之时。

王瑶先生认为前八首“辞气一贯”,当作于同一年内。据其六“奈何五十年,忽已亲此事”句意,证知作于公元414年(晋安帝义熙十年),时陶渊明五十岁,距其辞官归田已有八年。

这组《杂诗》,实即“不拘流例,遇物即言”(《文选》李善注)的杂感诗。正如明黄文焕《陶诗析义》卷四所云:“十二首中愁叹万端,第八首专叹贫困,余则慨叹老大,屡复不休,悲愤等于《楚辞》。”可以说,慨叹人生之无常,感喟生命之短暂,是这组《杂诗》的基调。 [1]

白日沦西河,素月出东岭。遥遥万里辉,荡荡空中景。

风来入房户,夜中枕席冷。气变悟时易,不眠知夕永。

欲言无予和,挥杯劝孤影。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

念此怀悲凄,终晓不能静。

荣华难久居,盛衰不可量。昔为叁春蕖,今作秋莲房。

严霜结野草,枯悴未遽央。日月还复周,我去不再阳。

眷眷往昔时,忆此断人肠。

丈夫志四海,我愿不知老。亲戚共一处,子孙还相保。

觞弦肆朝日,樽中酒不燥。缓带尽欢娱,起晚眠常早。

孰若当世时,冰炭满怀抱。百年归丘垄,用此空名道!

忆我少壮时,无乐自欣豫。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

荏苒岁月颓,此心稍已去。值欢无复娱,每每多忧虑。

气力渐衰损,转觉日不如。壑舟无须臾,引我不得住。

前涂当几许,未知止泊处。古人惜寸阴,念此使人惧。

昔闻长者言,掩耳每不喜。奈何五十年,忽已亲此事。

求我盛年欢,一毫无复意。去去转欲速,此生岂再值。

倾家持作乐,竟此岁月驶。有子不留金,何用身後置!

日月不肯迟,四时相催迫。寒风拂枯条,落叶掩长陌。

弱质与运颓,玄发早已白。素标插人头,前途渐就窄。

家为逆旅舍,我如当去客。去去欲何之?南山有旧宅。

代耕本非望,所业在田桑。躬亲未曾替,寒馁常糟糠。

岂期过满腹,但愿饱粳粮。御冬足大布,粗以应阳。

正尔不能得,哀哉亦可伤!人皆尽获宜,拙生失其方。

理也可奈何!且为陶一觞。

遥遥从羁役,一心处两端。掩泪汛东逝,顺流追时迁。

日没星与昴,势翳西山颠。萧条隔天涯,惆怅念常餐。

慷慨思南归,路遐无由缘。关梁难亏替,绝音寄斯篇。

闲居执荡志,时驶不可稽。驱役无停息,轩裳逝东崖。

沈阴拟薰麝,寒气激我怀。岁月有常御,我来淹已弥。

慷慨忆绸缪,此情久已离。荏苒经十载,暂为人所羁。

庭宇翳馀木,倏忽日月亏。

我行未云远,回顾惨风凉。春燕应节起,高飞拂尘梁。

边雁悲无所,代谢归北乡。离昆鸣清池,涉暑经秋霜。

愁人难为辞,遥遥春夜长。

松标崖,婉娈柔童子。年始叁五间,乔柯何可倚。

养色含精气,粲然有心理。


相关文章推荐:
陶渊明 | 陌上尘 | 枯条 | 所业 | 时迁 | 路遐 | 亏替 | 轩裳 | 庭宇 | 愁人 | 松标 | 何可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