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咱们的牛百岁

《咱们的牛百岁》是由上海电影制片厂出品,赵焕章执导,梁庆刚,王馥荔,钱勇夫等人主演的剧情片,影片于1983年上映。

该片讲述了农村实行生产承包责任制中,共产党员牛百岁带领懒汉组社员共同奋斗、脱贫致富的故事。 [1]

中国农村实行生产承包责任制后,胶东半岛上的某个生产大队,五个毛病较多的社员不受各作业组的欢迎。党支部书记牛四只好提议抓阄儿分配。党支部委员牛百岁制止了这种行为,提出自己带领这五个人,另成立一个作业组。这个组被人们戏称为“懒汉组”。在祝贺小组成立的酒宴上,牛百岁向大家订下了联产到劳的章程,希望大家能重新做人。但是,事情并不一帆风顺,菊花的女儿叶儿收到男友王小山的绝情信,说不愿要一个进了“懒汉组”的丈母娘。菊花受不了打击,哭着要退组,牛百岁安慰了她们,并借给她们40元钱还王小山的债。可牛百岁的妻子秋霜听说百岁以前和菊花好过,十分不满,就隔墙大骂菊花是“狐狸精”,指责牛百岁找菊花是“家花不如野花香”。

这时,牛天胜为了发展小组的副业,弄来了4只长毛兔,大队修配组却不卖给他搭兔窝用的钢筋,新良偷来钢筋,谎称是在集市上买的。牛四发现后,要他退回钢筋,并拆掉兔窝。天胜一气之下,扛起猎枪上山打猎,离开了小组。牛四又接到磷肥厂马厂长电话,控告牛其打了他们厂的职工。正当牛四责备牛百岁时,秋霜因听说牛百岁借钱给菊花,一气之下离开了家。牛百岁凭着一颗赤诚的心去帮助这些伙伴,他上山找到了陷入痛苦回忆的天胜,开导天胜从消沉中振作起来;他表扬了牛其与坏人坏事做斗争的精神,也批评了他好打架的坏习气;他对新良、田福进行了诚恳的批评。

同时,他又对秋霜诉说了自己与菊花的往事,引起了秋霜的同情。秋霜和菊花终于和好了。菊花和天胜在劳动中彼此产生了好感,可田福却求天胜别在他和菊花之间插一扛子。天胜的冷淡刺伤了菊花,她回忆起了10年前自己的遭遇。

田福乘机向菊花表示亲热,遭到菊花怒斥,这深深地触动了天胜,他后悔自己对菊花的无情。

入秋,玉米丰收了,牛百岁小组的成员个个喜气洋洋。只有田福未完成承包定额,没分到粮食。他气急败坏地跑到牛百岁家,砸了百岁家的锅,遭到牛四的严厉批评,牛四还拿出钱让田福买个新锅赔给百岁。

田福悔恨交加地向牛百岁夫妇赔了礼。天胜来到菊花家,替她补墙,他含泪向菊花承认了错误,这对饱经磨难的人,脸上终于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2]

演职员表参考资料: [3]

角色介绍参考资料: [4] [2]

提名

获奖记录参考资料: [6]

该片根据袁学强的中篇小说《庄稼人的脚步》改编。创作剧本时,袁学强就生活在农村。袁学强所在的城厢公社(成山卫镇),在烟台地区率先推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1983年12月,电影《咱们的牛百岁》在荣成首映。 [7]

影片的叙事系统中,基本的戏剧冲突是新时期初期农村中落后消极的生活观、价值观与农村新经济政策两种意识形态之间的矛盾。片中人物个性鲜明又富有喜剧性格,他们围绕牛百岁这个核心人物上演一个个妙趣横生的事件,引起一连串生活矛盾冲突,随着这些矛盾冲突在笑声中一一化解,影片的基本戏剧冲突也得以解决。影片由此完成了一种意识形态认同的使命。影片中的五位后进农民各有不同恶习,影片从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以及人物之间风趣诙谐、性情流露的对话来挖掘人物内在的幽默感和性格中入情入理的喜剧因素。影片还注重运用巧合、误会、夸张、闹剧、嘲弄、讽刺等喜剧手法来创造喜剧情境,制造喜剧效果。片中戏剧冲突的铺叙和强化以及矛盾的化解、人物的塑造大多在喜剧情境中完成,且喜剧情境的设置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乡土特色,影片在观赏的娱乐性与艺术的真实性之间取得巧妙平衡。

从叙事结构来看,影片《咱们的牛百岁》大体符合新时期十年喜剧片主流的情节模式链,营造氛围出现矛盾制造笑料噱头误会或巧合法大团圆结局。线性主体情节叙事,封闭式的大团圆结局、适应当时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的价值观念,在笑声中实现主流意识形态的传达,温情、乐观、昂扬、讽喻的喜剧风格,这是八十年代初期生活喜剧影片的审美特征。这类喜剧影片因为对时代主流意识形态的积极响应、民间性的审美取向,深得当时激昂岁月中娱乐还相对贫乏的中国电影观众特别是农民观众的喜爱。(搜狐评 [8]


相关文章推荐:
上海电影制片厂 | 赵焕章 | 梁庆刚 | 王馥荔 | 钱勇夫 |
| 梁庆刚 |
| 王馥荔 |
| 钱勇夫 |
| 丁一 |
| 陈裕德 |
| 达娃平措 |
| 解衍 |
| 范旭霞 |
| 杨子纯 | 赵焕章 | 金肇渠 | 袁学强 | 朱永德 | 刘嘉麟 | 黄东萍 | 双脚踏上幸福路 | 李双江 | 王作欣 | 刘昌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