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责任分散

责任分散(responsibility sharing),即由于有他人在场,导致个体在面对紧急情境时所需承担的责任相应减少。

责任分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最早解释冒险转移的理论。认为群体比个体更富于冒险精神的原因是群体决策冒险的结果将由群体承担,责任将由于分散到各个成员身上而减小,因而个体减少了对失败的恐惧。 [1]

对于责任分散效应形成的原因,心理学家进行了大量的实验和调查,结果发现:这种现象不能仅仅说是众人的冷酷无情,或道德日益沦丧的表现。因为在不同的场合,人们的援助行为确实是不同的。当一个人遇到紧急情境时,如果只有他一个人能提供帮助,他会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对受难者给予帮助。如果他见死不救会产生罪恶感、内疚感,这需要付出很高的心理代价。而如果有许多人在场的话,帮助求助者的责任就由大家来分担,造成责任分散,每个人分担的责任很少,旁观者甚至可能连他自己的那一份责任也意识不到,从而产生一种“我不去救,由别人去救”的心理,造成“集体冷漠”的局面。如何打破这种局面,这是心理学家正在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

在人力资源管理学上也存在此概念。

责任分散效应.这个定律的意思是说:一个人敷衍了事,两个人互相推诿,三个人则永无成事之日。

因为当群体规范和内聚力失调时,人们可能觉得团体中的别人没有尽力工作,为求公平,于是自己也就减少努力.人们也可能认为个人的努力对团体微不足道,或是团体成绩很少一部分能归于个人,个人的努力难以衡量,与团体绩效之间没有明确的关系,故而降低个人努力,或不能全力以赴地努力。

1964年,基蒂珍诺维丝(Kitty Genovese)在美国纽约市郊被杀的案件常被引用为本形象经典例子。纽约时报在当年先後作出两次报导。先是平实的报导,没有受到很大的关注;後是夸张失实的报导,并成为广为人知的版本。流传的失实版本指「尽管她大声呼救,她的邻居中至少有38位到窗前观看,但无一人来救她,甚至无一人打电话报警。」事实上,只有十多人听到呼救声或看到凶案的部分过程,没有人知道凶杀案在发生。听到呼救声的人也只有数人能听到明确的呼救声,有的以为是情侣或醉客在吵架。凶手的两次攻击,也分别只有一人发现。分别有一人在初次攻击和第二次攻击时报了警,在第二次攻击时报了警的70岁老婆婆还走到凶案现场。警察没有在第一次收到报告後立即出动是因为他们误以为是情侣或醉客在吵架。 [2]

2007年,美国心理学会出版的文章《The Kitty Genovese Murder and the Social.Psychology of Helping. The Parable of the 38 Witnesses》指出,尽管基蒂案是被媒体作夸张失实报导,但仍作为例子在心理学教科书误传,是因为它是简明的寓言(parable)且引人注目(dramatic)。 [3]

2016年,原本作出夸张失实报导的纽约时报已经在凶手死後作出更正报导,指之前第二个的报导是错误的(flawed)。 [4]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津巴多(Philip Zimbardo)曾经做过这样一个实景研究(被称为匿名效应) [5] 。他们把两辆外形抢眼的敞篷包车拉下敞篷、取下车牌。分别放到繁华的纽约和西海岸城市帕洛阿尔托(Palo Alto)。结果发现,在纽约这个繁华都市来来往往的行人就像展开了一场拆车大赛,纷纷停下来卸走车上之前的东西,甚至有的全家总动员,爸爸拆电瓶,妈妈清车厢,孩子负责后备箱。而在帕洛阿尔托这个人口稀疏的地区,实验人员的摄像头整整监视了一个星期都没有人“下手”,有一天下雨,还有人将车盖关上了。最后当津巴多不得不把车开回去时,竟然热心人报警说有人偷车。于是我们不禁要问:难道经济发达程度和道德发展水平真的是成反比么?

研究者认为,其背后的深层原因并非是纽约的居民比帕洛阿尔托人更冷漠,而是其在长期生活情境下形成的固定行为模式。虽然当时的路人数量相当,但事实上,对于纽约这样人口密度大的城市来说,其中的居民已经习惯了长期处于“责任”高度“分散”和匿名的情景中,形成了特有的行为习惯。即使在围观人群不多时,也会由于其长期身处的社会大环境,而更容易萌生“我不做也会有其他人做”的心态。


相关文章推荐:
心理学 | 人力资源管理学 | 美国 | 纽约 | 纽约时报 | 美国心理学会 | 社会心理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