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增支部 发布于:

《增支部》是将《巴利经藏》大分为五部其中的第四部。“增支”即相当于汉译的“增一”,又称为增支阿含。这是因为所说之法的主题,名目的数目有一法,二法,三法等种种的数量所致。所以今即将一至十一的种种法数名目分类集录之,再依一集至十一集的顺序,一支分一支分的将多数的名目汇集成书,所以名之为“增支”,而汉译的“增一”即以其支数方面得名。如此,各一法数的讲说为一经计算,总计即有九千五百五十七经之数。经的题号,南北所传虽是同一义,但是增支部经在内容上跟增一阿含符合的并不多,反而在汉译的中阿含,杂阿含里面有不少的增支部经。

《长部》经典终末之等诵经和十上经,都是属于法数名目之说示经,并且与长部其余的经典的说相不相同,它是以增支部的所说略诠的形式成立的,所以此二经有非长部经典莫属的外貌。这种情形,可能是因为该略诠名目的经先行成立,而后给予修补,再加上教起的因缘等制作,才成立为增支部的诸经所致。总言之,第一先成立长部经典,第二又有略诠名目的经出现,于是将之附加其末尾,第三才成立了增支部的经典。至于将上述长部末尾二经的讲述者,认定为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盖足以窥见作者所怀的深意,那就是想把全部拟做佛教智慧的方面,即论部之先驱的用心。
  昔世尊入灭之后,迦叶召集会议,五百阿拉汉进行第一次圣典结集。当时增支部即委嘱阿那律传持予其弟子,阿那律号称天眼第一,是智见最为锐敏的人,所以将此经委托此人,想必并非偶然,此正显示增支部经是具有研究阿毗昙学的种类性质者。所谓圣典的加上,还不止如此。上述的等诵经还更加增广其内容,将集异门(与众集为同一语义)足论,纳入在萨婆多部的根本论中。而玄奘即把此论的作者传为舍利弗,可是后来的印度传说,却认为是舍利弗的舅舅摩诃拘罗之作。他是中部经典中有明大经的对话者。Vedalla之为阿毗昙的原形,不论是从其名义上或从其内容上来看,都是极清楚的事。又,把无碍解第一的摩诃拘罗拉来做集异门足论的作者,也有此论是属于分析上究明上的范围内的暗示含意。
  舍利弗是从世尊授受阿毗昙,并最初将此弘布于人的人,这是南传佛教所说。同时,在所谓南方阿毗昙书的基础性述作Vibhanga的类本中,也有冠以舍利弗名字的舍利弗阿毗昙一书,无庸置疑这是舍利弗所传的阿毗昙之义。所以阿毗昙是属于舍利弗的领分,由此可以认知。从以上增支部的说相,传持者,发展的方向,舍利弗与阿毗昙的关系来看,将增支部的经典认为是阿毗昙的源泉并无过分。至于汉译的增一阿含,其内容已经大为发达,并插有近似所谓的大乘佛教的记述在内,而南传的增支部经虽不至于此,但是仍然含有颇为进步的思想形迹,这也许就是五部的经典中,它是属于最后制作的意思。然而,这是属于增支部全体性之论,所以如果要一一对之作论,即其中尚有许多佛说或佛弟子说等根本佛教的要素在内,是无庸待言的。


相关文章推荐:
名目 | 世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