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曾头市

曾头市,是《水浒传》中地名,位于山东腹地凌州西南方向,原文中有“不期来到凌州西南上曾头市过,被那曾家五虎夺了去。”。相关章节为:第五十九回“公孙胜芒砀山降魔 ,晁天王曾头市中箭”,第六十七回“宋公明夜打曾头市,卢俊义活捉史文恭”。

曾头市长官曾弄,年过五旬。原为大金国人,年轻时来中原做些人参买卖,聚得数万贯家财。因有膂力,霸住村坊,改名为曾头市。曾弄系外国侨民,官府不敢得罪,因而曾头市势力越做越大。膝下五子,乃是:曾涂、曾密、曾索、曾魁、曾升。又请得两个豪杰:史文恭、苏定,见做曾头市正副教头。曾头市地面方圆数百里,人口众多,军马过万,扎下五个大寨,无人敢惹。

话说曾头市有7员猛将。

为首的一位乃是曾头市都教师史文恭。其人身高九尺,面色微白,三绺须髯,膀阔腰圆,约三十八九年纪。惯使一杆方天画戟,骑着照夜玉狮子,穿弓带箭。有万夫不当之勇。为曾头市都教师。

为次的好汉苏定也是英雄了得,见做曾头市副教师。身长八尺六七,面色青黄,络腮胡须。为地方豪强曾头市的副教师,曾家五虎的师傅。施耐庵对此人着墨甚少,现仅掌握以上资料。

曾涂乃是曾家长子,头戴金盔,身披铁铠,腰系绒绦,坐骑快马,弯弓插箭,体挂绯袍,脚踏宝镫,手捻钢枪。后独战吕方郭盛,被花荣暗箭射中,死于吕、郭二人戟下。

曾密为曾家次子,第一次偷营不成,被解珍一钢叉戳于马下。

曾索,曾家第三子,夜袭不成,回寨途中被朱仝一刀戳死。

曾魁为曾家第四子,戴熟铜盔,披连环甲,使一条点钢枪,骑着匹冲阵马。后来劫寨失败后在乱军中马踏如泥。

曾升,武艺绝高,使两口飞刀,人莫敢近。后来到梁山寨内献降书留下为质时,被斩首。

又有一个马夫头,亦是奢遮。名为郁保四,祖贯青州人氏,身长一丈,腰阔数围,绰号“险道神”。擅长步战,使一杆宽刃长刀。

「总批 :我前书宋江实弑晁盖,人或犹有疑之。今读此回,观彼作者之意,何其反复曲折,以著宋江不为晁盖报仇之罪,如是其深且明也。其一,段景住曰:郁保四把马劫夺,解送曾头市去。夫“曾头市”三字,则岂非宋江所当刻肉、刻骨、书石、书树,日夜号呼,泪尽出血也者?乃自停丧摄位以来,李然不闻提起。夫宋江不闻提起,则亦吴用之所不复提起,林冲之所不好提起,厅上厅下众人之所不敢提起与不知提起者也。乃今无端忽有段景住归,陡然提起,则是宋江之所不及掩其口也。其二,段景住备说夺马之事,宋江听了大怒。夫蕞尔曾头,顾不自量,一则夺其马,再则夺其马;一夺之不足,而至于再夺。人各有气,谁其甘乎?

然而拟诸射死天王之仇,则其痛深痛浅必当有其分矣。今也,药箭之怨,累月不修;夺马之辱,时刻不待,此其为心果何如也?其三,晁盖遗令:但有活捉史文恭者,便为梁山泊主。及宋江调拨诸将。如徐宁、呼延灼、关胜、索超、单廷、魏定国、宣赞、郝思文等,悉不得与斯役。夫不共之仇,不及朝食,空群而来,死之可也。宋江而志在报仇也者,尚当悬第一座作重赏以募勇夫;宋江而志在第一座者,则虽终亦不为天王报仇,亦谁得而责之?乃今调拨诸将,而独置数人,岂此数人独不能捉史文恭乎?抑独不可坐第一座也?其四,新来人中,独卢俊义起身愿往,宋江便问吴用可否?吴用调之闲处。夫调将之法:第一先锋,第二左军,第三右军,第四中军,第五合后,第六伏军。伏军者计算已定,知其必败,败则必由此去,故先设伏以俟之也。今也诸军未行,计算未定,何用知其必败?

何用知其败之必由此去?若未能知其必败,未能知其败之必由此去,而又独调员外先行埋伏,则是非所以等候史文恭,殆所以安置卢俊义也。其五,史文恭披挂上马,那匹马便是照夜玉狮子马。宋江看见好马,心头火起。夫史文恭所坐,则是先前所夺段景住之马;马之所驮,则是先前射死晁盖之史文恭。谚语有之:“好人相见分外眼明,仇人相见分外眼睁。”此言眼之所至,正是心之所至也。宋江而为马来者,则应先见马;宋江而为晁盖来者,则应先见史文恭。今史文恭出马,而大书那马;宋江心头火起,而大书看见好马,然则宋江此来专为马也。其六,手书问罪,轻责其杀晁盖,而重责其还马;及还二次所夺,又问照夜狮子。夫还二次马匹,而宋江所失仅一照夜狮子已乎?若还二次马匹,又还照夜狮子,而宋江遂得班师还山,一无所问已乎? [1]


相关文章推荐:
水浒传 | 史文 | 曾升 | 史文恭 | 苏定 | 方天画戟 | 万夫不当之勇 | 施耐庵 | 解珍 | 郁保四 | 青州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