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左右共治

左右共治是法国政坛的一种特殊现象,在第五共和国历史上出现过3次。在1997年的法国议会选举中,左翼政党击败了传统右翼政党,因此希拉克被迫与左翼总理若斯潘共同治理国家,时间长达5年。5年里在一些国际峰会上,经常可以看见法国总统和总理成双成对地出现,两人分享一个名额。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左右共治”。

目前法国的国家体制是戴高乐在1958年创立的第五共和国体制。这一体制是一种具有法国特色的半总统制半议会制的共和政体,总统有极大的权力。宪法规定,总统为国家元首和武装部队统帅,拥有任命总理和批准总理提名的部长、解散国民议会、举行公民投票等特权。总统根据议会的政党议席情况委任多数党或联盟多数党出任总理。自1986年密特朗执政开始,出现了政府和总统来自分属左翼和右翼两个不同阵营的情况,被称为左右共治。

左右共治的必要条件--行政双头制

总统和总理分享行政权力是左右共治的必要条件。在行政双头制的前提下,如果总统和总理出自不同的政党联盟,而总统对选民负责,总理对议会负责,就会造成总统和总理的分歧矛盾冲突激化,难以调解,即左右共治,就是行政双头制的特殊情况。可以说,左右共治是行政双头制的充分条件。

法国2000年一期《观点》杂志刊出的民意测验显示,有44%的法国人认为,法目前这种“右派总统、左派总理”的“左右共治”格局是最理想的政治选择。

按照宪法规定的任期,2002年2月至3月法国将举行立法选举;同年4月至5月将举行总统选举。在法国第五共和国的历史上,立法选举只比总统选举提早数周的情况,只在1958年出现过。因此,如果想保持“左右共治”的话,法国人在总统选举中直接选择立法选举中失败的一方即可。

法国最后一次的“左右共治”始于1997年6月。当时,希拉克总统为争取主动、保障右派的利益,在国内没有危机的正常情况下,使用宪法赋予总统的权力,宣布解散国民议会,提前一年举行立法选举。不想“押错了宝”,执政的右翼联盟在选举中失败,若斯潘领导的由社会党、共产党和绿党等组成的左翼联盟上台执政,开始了第三次“左右共治”局面。 因此希拉克被迫与左翼总理若斯潘共同治理国家,时间长达5年。5年里在一些国际峰会上,经常可以看见法国总统和总理成双成对地出现,两人分享一个名额,使法国的国际形象受损。另一方面,由于右派的总统和左派的总理在很多问题上存在分歧,政府政策也不得不在左右间摇摆,政府的工作效率低下。法国的社会问题也不断恶化,其中犯罪、失业和非法移民等问题尤其使选民对选举失去了兴趣。 [1]

在密特朗总统执政时期,法国曾于1986年至1988年和1993年至1995年两度出现左派总统右派总理的“左右共治”。一位资深的法新闻界人士称,前两次“共治”给人的印象并不是特深刻,也不是特好。第三次“共治”开始时,国内外舆论反应很谨慎,人们都说:“也就是让左派和右派一块儿再试试看!”可是将近3年了,法国经济增长明显,失业率一降再降,社会矛盾减少,国际地位在提高,足球队都破天荒地拿了世界冠军。法国人的自信心似乎又恢复了,人们对“左右共治”表现了前所未有的兴趣。连美国总统克林顿一年多以前访问巴黎时,对“左右共治”也表示“倾慕”。

在这次根据“配额”原则对近千名18岁以上选民的调查中,有51%的人表示,如果左派赢得立法选举,他们希望希拉克代表右派参加总统选举;54%的人表示,如果右派获胜,他们希望若斯潘代表左派参加总统选举。

同时,也有不少人(40%)表示对“左右共治”“不感冒”,希望由同一派别的人既当总统又组织政府。不过,一位自称对大选前的民意测验从不相信的法国朋友对记者说,别忘了,当年希拉克“解散国民议会、提前举行选举”的决策,就是因为选前舆论普遍认为,右翼在投票中会以多数获胜。可是结果呢?

2007年6月10日萨科齐领导的人民运动联盟在议会选举首轮告捷表明,左翼所期待的“左右共治”局面不大可能出现。

2007年6月11日,法国《费加罗报》头版以《萨科齐动力》的醒目标题宣告,在10日法国举行的国民议会选举中,现任总统萨科齐领导的人民运动联盟获得了“第五共和国以来前所未有的成功”。

法国内政部在投票结束12小时后公布的选举结果显示,人民运动联盟和其主要竞争对手社会党拉开了不小的差距。在法国本土577个选区中,人民运动联盟获得了39.4%的支持率,至少有53名出自萨科齐阵营的候选人在第一轮选举中以绝对多数获胜。社会党人的支持率仅为24.7%。

根据法国三家选举机构的估测,人民运动联盟同其政党联盟将在6月17日举行的第二轮国民议会选举中获得577个国会议席中的383个议席,从而占据多数席位。

法国相关法律规定,每个选区由选民直接选出1名国民议会议员,任期5年。候选人在第一轮选举中获得半数以上选票即可当选,否则,进入第二轮投票。如果其阵营能如愿获得议会的多数席位,萨科奇可顺利地推进其改变法国高失业率、经济增长迟缓现状的改革大计。

社会党人上月遭遇连续三届铩羽总统选举之后,把挽回政局失分的希望放在此次国民议会选举上。然而,等待社会党的极可能又是一次失败,而这次失败不仅在于社会党人难以得到议会多数,连“保平”的机会都十分渺茫。

在2002届议会中,社会党还差强人意地拥有149个席位,第一轮选举结果公布后,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社会党不得不调低了此前的预期,只希望获得28%的投票率,即使加上中左联盟党和共产党的议席,左派获得的议席,据估测也只能在120席至160席之间徘徊。

其实,社会党的落败、人民运动联盟的胜利,都在人们的预料之中。此轮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创下法国40年来最低,仅为62%。据分析,这和连续数月的总统选举导致的“选举疲劳”有关,而更深刻的原因则是大多数法国人民心里早已认定萨科奇领导的中右人民运动联盟注定会赢得议会选举。

在多数法国人民看来,既然在总统选举中,把掌舵法国经济和改革宏图的权力赋予了萨科齐,那就不应该在国民议会选举中再给他设置障碍。因此,在此轮议会选举中,法国人民关注的焦点已不是萨科齐主导的人民运动联盟能否获胜,而是社会党人如何才不至于输得太惨。

尽管社会党在此轮议会选举后公开宣称,法国社会“正被压倒性的多数所镇压、被有统治权的政党所统治、被绝对的权力绝对地支配”,而罗亚尔也喊出了“民主需要你们”的口号来警告法国如若失去制衡将会酿成危机,但是,社会党人的呼声显得孱弱无力。刚被萨科齐任命为环境部长的阿兰朱佩淡定地回应了社会党人的抨击,“即使选出的是一个人民运动联盟占多数席位的议会,也不妨碍我们倾听来自各方的声音。”

由人民运动联盟执政的上届政府广为法国人民诟病,但作为该党领袖的萨科齐竞选却凭借获胜后的不错表现摆脱了上届政府留下的阴影。

首先,萨科齐出乎意料地超越党派和性别的界限,他任命的新内阁赢得了超过半数的法国民众的拥戴,萨科齐在法国人民头脑中“固执”、“意识形态化”的负面印象得到了相当大的扭转,使法国人民相信,萨科齐会如其承诺的那样,把主要精力放在大刀阔斧的改革上。

而萨科齐上台后异常繁忙的日程也营造了精力充沛、干劲十足的个人形象。在正式就任总统当天,萨科齐便火速访问德国,为深陷困局的欧盟宪法寻找出路。在德国小镇海利根达姆出席八国集团峰会之时,萨科齐又与英国首相布莱尔就制定新版欧盟宪法的框架问题达成一致。因此,可以说,人民运动联盟暂时在议会选举中“轻松”获胜,得益于萨科齐竞选胜利后在外交领域的一些加分之举。

在内政方面,萨科齐的内阁班子的一系列改革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新就任总理的菲永在第一轮议会选举当日随即公布了其针对夏秋季的改革日程,包括:大学改革、减少交通部门的罢工、采取新的打击犯罪的措施、推行劳动力市场自由化的进程以及削减庞大的国家债务。 [2]


相关文章推荐:
第五共和国 | 法国议会 | 左翼 | 右翼 | 希拉克 | 左翼 | 右翼 | 戴高乐 | 第五共和国 | 元首 | 密特朗 | 行政双头制 | 希拉克 | 国民议会 | 社会党 | 绿党 | 左翼联盟 | 密特朗 | 克林顿 | 萨科齐 | 人民运动联盟 | 费加罗报 | 第五共和国 | 社会党 | 选举机构 | 国民议会 | 选举 | 选票 | 萨科奇 | 失业率 | 社会党 | 左派 | 社会党 | 人民运动联盟 | 萨科齐 | 国民议会 | 阿兰朱佩 | 欧盟宪法 | 海利根达姆 | 八国集团峰会 | 布莱尔 | 欧盟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