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铡美案(中国京剧裘派名剧)

《铡美案》是三侠五义的续书《续七侠五义》故事,这是包公故事里一个很有名的段落,根据文学包公故事编制的一个优秀的传统剧目。讲的是包拯不畏权势,执法如山,把附马陈世美处之以法斩杀于龙头铡之下的故事。后被翻拍成电视剧,由傅彪与郝蕾主演,于2004年在大陆上映。

秦香莲千里寻夫至京,陈世美拒不相认,又恐节外生枝,派韩琪追杀秦香莲母子,秦香莲哭诉真情,韩琪自刎,香莲拿韩琪的刀找包公告状,包公先劝陈世美认亲,陈世美不认,包公决定以法铡死陈世美,皇后和公主都来求情,包公执法如山。

《铡美案》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民间故事,也是一个优秀的传统剧目。这个剧本是以中国京剧团演出的《秦香莲》中的《铡美案》一折为底本,由中国京剧团王泉奎、娄振奎、赵文奎、郑亦秋与本院编辑处邱、吕瑞明共同整理的。其中的唱段《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成为经典唱段,广为流传。

铡美案:《包公案》和《三侠五义》的交叉体现

“驸马爷近前看端详 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 状告当朝驸马郎 欺君王瞒皇上,悔婚男儿招东床,杀妻灭嗣良心丧 逼死韩琪在庙堂”随着这句经典唱腔,铡美案被大家广泛认知。

其实在明代根据元曲整理的《包公案百家公案》里第26回《秦氏还魂配世美》陈世美中状元不认妻子儿女的故事和现代铡美案剧情差距很大。那么现代的铡美案和包公百家公案又有什么区别呢?

包公案里陈世美没有做驸马。

秦氏不叫秦香莲。

陈世美“久贪爵禄,不念妻子”两年未回家,秦氏带两个孩子寻夫,在陈世美过寿的时候扮作弹唱女子在其同僚面前为其献琵琶曲,陈羞脸难藏散席后把秦氏抓来棒打一番赶出城去,觉得秦氏行为“羞杀陈门概族人”派骠骑将军赵伯纯赶到白虎山下一剑杀之,要接瑛哥、东妹回府,两个孩子不回。铡美案里是韩琪追杀秦香莲母子至破庙,见秦香莲母子可怜不忍杀害又无法交差自杀。

神仙觉得秦氏死的冤,唤土地判官看管秦氏尸首,不可损坏。化作法师黄道空教给瑛哥、东妹武艺。后闹海盗的时候天子张榜寻贤,瑛哥、东妹平海盗被封官。封瑛哥为中军都督,封东妹为右军先锋夫人,封母亲秦氏为镇国老夫人,父陈世美为镇国公。兄妹去白虎山敕葬母亲的时候,秦氏还魂要报当年被杀之仇,告到包大人台下。包大人怒,拟决世美罪名禀报天子,即差张千、李万去拿陈世美、赵伯纯到庭鞫问、拷打一番。世美俯首无语,一直实招。拯拟世美配辽东军,赵伯纯配云南军。铡美案里是秦香莲到开封府状告当朝驸马杀妻灭子,被龙头铡所铡。

那么为什么流传下来会有这么多差距呢? 这是因为在《三侠五义》之前包公还没有铡刀,更没给展昭等人辅佐,无法用法器铡权贵。包公故事出于宋代,兴于元曲,明代经人整理成短篇集包公案又叫龙图公案,清代经石玉昆借鉴包公民间故事创作出古典名著《三侠五义》,《三侠五义》前二十七回以包公故事为主,把原来被严重神话了的包大人还原成普通人,更体现了包公清正廉明人性化的一面。其中包括四大门柱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的由来,公孙策的出世由来,包大人三口铜铡的由来,开封府三宝的由来,展昭辅佐包大人的由来等等,这些都是《三侠五义》情节故事。自清代后,包公戏演出的基本都是《三侠五义》里的故事情节,也引用了《三侠五义》里包大人的三口铜铡和护卫展昭。现代戏曲《铡美案》是《三侠五义》的续书《续七侠五义》里的“铡美案”故事情节,。所以现在大家看到现代铡美案的样子。

【第一场】

包拯(西皮摇板)宋天子赈灾荒人称有道。

(西皮流水)下陈州为黎民不辞辛劳,秦香莲拦轿喊冤把驸马告,陈士美杀妻灭嗣死罪恶滔滔,执法如山谁不晓,这三口铡,铡的是皇亲国戚,贪官污吏,恶霸与土豪,无私的铁面我把社稷保。

纵然是皇家戚,绝不轻饶。

马汉(白)启相爷,驸马过府

包拯(白)哦,鼓乐相迎

马汉(白)鼓乐相迎

包拯(白)不知驸马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陈士美(白)岂敢,本宫来得鲁莽,明公海涵。

包拯(白)岂敢。驸马到此,必有所为。

陈士美(白)我命韩琪出外,不想被响马杀死了。

包拯(白)响马可曾带到

陈士美(白)现已带到。

包拯(白)何不带上堂来,一同审问。

陈士美(白)来!

太监(白)有。

陈士美(白)带响马。

太监(白)带响马呀。

(小太监带王朝同上。小太监下。)

王朝(白)参见相爷。

包拯(白)你不是王朝么

王朝(白)正是小人。

包拯(白)因何项带铁链?

王朝(白)驸马爷言道,韩琪是小人杀死。

包拯(白)你可曾招认

王朝(白)招认了。

包拯(白)嗯!人命关天,不该招认。

王朝(白)小人若是不招,驸马爷焉能过府。

(包拯点头)

包拯(白)哦哦哦。啊,驸马。此乃是本府的王朝,怎说是的响马

陈士美(白)分明是的响马,怎说是你府的王朝!

包拯(白)王朝也罢,响马也罢。来,铁链去掉。

陈士美(白)且慢,走脱响马,哪个担待

包拯(白)驸马你来看呢!走脱响马,走不了咱老包!铁链去掉。

包拯(白)啊,驸马,真响马倒被为臣拿住了。

陈士美(白)何不带上堂来,一同审问。

包拯(白)好。带响马。

(包拯向王朝)将她母子带上来。

王朝(白)是是是,香莲上堂。(秦香莲携英哥、冬妹同上。)

秦香莲(西皮摇板)忽听相爷一声叫,申冤雪恨在今朝。

陈士美(白)看剑!

包拯(白)且慢,驸马,你认识他?

陈世美(白)我不认识他

包拯(白)啊,不相认,一言不问,为何仗剑就杀?

陈世美(白)我杀了她再问。

包拯(白)唉,杀了她,还问什么呢?

陈世美(白)这个。

包拯(白)你莽撞了。

包拯(白)啊,驸马,想她母子三人找进京来,就该相认才是。

陈士美(白)嗯!本宫叫你审问响马,怎么倒盘问起本宫来了。来,顺轿!

包拯(白)且慢!

(包拯拦。)

包拯(白)哪里去

陈士美(白)顺轿,回府。

包拯(白)只恐你来得去不得!

(西皮导板)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

(西皮原板)尊一声驸马爷细听端的:

曾记得端午日朝贺天子,

我与你在朝房曾把话提。

说起了招赘事你神色不定,

我料你在原郡定有前妻。

到如今她母子前来寻你,

为什么不相认反把她欺。

我劝你认香莲是正理,

祸到了临头悔不及。

陈士美(西皮原板)明公说话太诬枉。

包拯(白)我诬枉你何来呢

细听本宫诉衷肠:

士美家乡在湖广,

读书明理行端方,

十年寒窗望皇榜,

我因此并未娶妻房;

明公休听旁人讲,

诬枉皇家的驸马郎。

无凭无据无人证,

你叫我相认为哪桩。

包拯:驸马(西皮流水)驸马不必巧言讲,

现有凭据在公堂。

人来看过了香莲状--

王朝(白)状纸呈上

包拯(白)驸马!

(西皮剁板)驸马爷近前看端详:

上写着秦香莲三十二岁,

状告当朝驸马郎。

欺君王、藐皇上,

悔婚男儿招东床。

杀妻灭嗣良心丧,

逼死韩琪在庙堂。

将状纸押至在了某的大堂上--

咬定了牙关为哪桩!

陈士美(西皮散板)纵然有人将我告,

你何不升堂问根苗!

包拯(西皮散板)你劝我升堂有什么好,

霎时叫你的魂魄消。

吩咐击鼓喝堂号!

包拯(西皮散板)你带上香莲就质对一遭。

王朝(白)香莲上堂!

秦香莲(西皮散板)全杖相爷报仇报负义之人罪难逃。

包拯(白)香莲(西皮散板)那旁站的陈士美,只管向前对供招。

秦香莲(西皮流水)遵命,未曾开言心好恼,无义的贼子听根苗,

包相好言来劝告,你怙恶不敢撒刁,贪恋荣华忘宗祧,杀妻灭嗣罪难饶,

我看我头戴公婆孝,你你你身穿大红袍,似你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千古少哦,枉披人皮在今朝。

包拯(西皮散板)你命韩琪去行刺,杀他母子你还不招?

陈世美(西皮散板)我命韩琦有谁晓?

包拯(西皮散板)现有你府杀人刀!

陈士美(西皮散板)大堂之上验了刀,三十六计走为高。

不辞明公忙搭轿!

包拯(白)哪里去

陈士美(西皮散板)我有本章奏当朝。

包拯(白)你住口(西皮散板)如今有人将你告,先打官司后上朝!

陈士美(西皮散板)纵然有人将我告,

你把我当朝驸马怎开销!

包拯(白)呸(西皮散板)慢说当朝驸马到,

就是那凤子龙孙我也不饶!头上打去乌纱帽!

(白)勇士们,(西皮散板)身上再脱他蟒龙袍!(四刽子手同剥去陈士美龙袍。)

人来捆绑陈士美!(四刽子手同抬起陈士美。)

铡了这负义人再奏当朝。(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国太(西皮导板)皇儿进宫一声报

(四太监,四宫女,国太,皇姑同上)

国太(西皮流水)不由得哀家气冲霄。

包拯作事太狂傲,

要铡驸马不轻饶

皇姑(白)母后(哭)

皇儿收泪免悲嚎,

为娘辩理云雾消。

大摇大摆开封道。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同白)迎接国太

国太(西皮散板)快唤包拯把我朝。

王朝(白)有请相爷

包拯(白)何事

王朝(白)国太皇姑道

包拯(白)哦(正冠捋髯)

包拯(西皮散板)走向前来忙跪倒。

国太(白)平身

包拯(白)谢国太

(西皮原板)国太到此为哪条?

国太(西皮原板)适才驸马开封道,不见回转,我心焦

包拯(西皮原板)开封府无有陈驸马。

皇姑(白)母后(国太示意不要说话)

包拯(西皮原板)有一个悔婚男儿他犯律条

国太(西皮原板)此事休要来计较。

皇姑(西皮原板)他是皇家东床娇。

包拯(西皮原板)赤胆忠心把国保,那管他皇亲东床娇

国太(西皮原板)哀家待你恩非小

(西皮流水)加封官职在当朝,不看僧面看佛面,饶恕驸马这一遭,

包拯(西皮快板)国太恩情臣知晓,铭记在心保宋朝,驸马犯下欺君罪,杀妻灭嗣罪难逃,香莲在开封将他告,执法如山我不轻饶

国太(西皮流水)包拯竟敢逞狂傲

包拯(西皮流水)执法犯法罪难饶

皇姑(西皮流水)皇亲国戚难治罪

包拯(白)哼哼(西皮散板)心如磐石不动摇,慢说国太皇姑到,宋王爷到此也按律条

国太(白)嘟(西皮原板)开封府内我且坐了。

包拯(白)啊

皇姑(西皮原板)看你如何把案销

包拯(白)刽子手(西皮原板)陈士美搭至在铜铡内

(刽子手抬出陈世美)

皇姑(白,哭)母后啊

国太(白)啊,包爱卿(西皮原板)快宣原告把我朝

包拯(白)带香莲

王朝(白)香莲上堂

秦香莲(白)参见相爷

包拯(白)香莲(西皮散板)大堂坐的龙国太,

那边坐的是龙凤娇。

只管向前去禀告,

天塌地陷有老包。

秦香莲(白)全杖相爷

(包拯、四侍卫同下)

秦香莲(白)叩见国太

国太(白)下跪何人

秦香莲(白)陈士美的原配妻子,秦香莲

皇姑(白)(西皮流水)你是何方一贫贱,胆敢状告驸马官,冒认皇亲罪非浅,撤回状纸你回家园。

秦香莲(西皮流水)我与士美是亲眷,夫妻结发在早年,国太皇姑低头看,她一双儿女就跪在堂前。

国太(白)香莲啊(西皮二六)香莲听我良言劝,莫为此事在纠缠,包拯纵然是铁面。

(西皮流水)皇亲庶民不一般,士美已做皇家婿,破镜重圆难上难。

秦香莲(反西皮二六)香莲状告陈士美,破镜不曾望重圆,他身登龙门把心变,杀妻灭子禽兽一般,依权仗势忒凶残,逼死韩琪在庙前,似这等欺君害民负心汉,岂能容留在人间,还望国太秉公断,为民除害惩凶顽。

国太(白)嘟(西皮散板)人来抢他的儿和女!

秦香莲(白)英哥、冬妹

(太监抢英哥、冬妹同下。)

国太(西皮散板)撤回状纸我放你的儿男

秦香莲(白)罢(西皮散板)拼着性命击堂鼓

(四侍卫引包拯同上。)

包拯(白)啊(西皮散板)香莲击鼓为哪般

秦香莲(西皮散板)国太抢我的儿和女,

包拯(白)国太呀(西皮散板)欺压民女心何安?

国太(西皮散板)快快放了陈驸马。放了驸马我还他的儿男呀!

包拯(白)王朝马汉(西皮散板)与爷抢回儿和女!

王朝,马汉(白)啊!

(王朝马汉下,领英哥、东妹同上。)

包拯(白)国太呀(西皮散板)拆散骨肉你理不端

国太(白)(摘盔头)我这老命不要了

(西皮散板)你今不放陈驸马,我死在开封,你们谁敢承担

秦香莲(哭)啊啊啊

包拯(白)哎呀(西皮散板)皇家的官司难了断,此事怎能两周全(白)王朝!

(西皮散板)看过俸银三百两!

王朝(白)是。

(王朝取银。)

王朝(白)纹银在此

包拯(白)王朝(西皮散板)将银交与秦香莲。

王朝(白)是,收下吧(秦香莲不要)收下吧(秦香莲还不要)相爷,她不要啊

包拯(西皮)这是纹银三百两,

拿回家去度饥寒。

教子南学把书念,

千万读书莫作官;

你爹爹倒把这高官作,

害得你一家不团圆。

带领儿女回家转!

秦香莲(西皮散板)香莲下堂泪不干

三百两银子把丈夫换

从今后我屈死也不喊冤

(纹银掷地)

人言包相是铁面

却也是官官相护

包拯(白)啊

秦香莲(继续西皮散板)有牵连。

我哭哭哭一声,去世的二公婆,叫叫叫一声,杀了人的天

包拯(白)回来

(西皮散板)香莲下堂把我怨,

她道我官官相护有牵连。

本当铡了陈士美--

皇姑(哭)喂呀……

国太(白)大胆!

包拯(白)啊(西皮散板)国太苦苦死纠缠,有心不铡陈驸马

秦香莲(哭)冤枉

包拯(白)哎呀(西皮散板)倒叫我包拯就两为难。

(白)罢!(包拯摘盔头。)

(西皮散板)皇家的官儿我不作,

纵有这塌天祸包某承担。

(白)刽子手!(白)开铡!

(完)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裘派花脸、“梅花奖”二度获得者孟广禄12月16日在河北大戏院演出裘派名剧《铡美案》。 [1]


相关文章推荐:
王泉奎 | 娄振奎 | 赵文奎 | 郑亦秋 | 孟广禄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