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战场原黑仪

《物语系列》轻小说及其改编动画中的主要角色,遭遇了螃蟹而失去了重量的少女。外表是体弱多病的文静优等生形象,被看作是深闺大小姐;但实际上是个可怕的毒舌家。男主人公阿良良木历的女朋友。


  

与蟹相遇而失去了重量的少女。主人公阿良良木历的女朋友,在《火怜蜂》章开始被历称呼做“原小姐(がハラさん)”。

在学校的战场原,是一个体弱多病的文静优等生形象,她成功的像是猫咪一样扮演着乖学生的角色,但实际上是个可怕的毒舌家。因为容姿端丽又十分安静,所以班中的同学都把她看作是“深闺大小姐”。

中学时的战场原性格原本非常阳光,但因为“蟹”这个怪异的事件和经遭遇过五个欺诈师的经历,导致她非常不信任人类,也变得无法表达自己的感情。在班上从不与人接触,在课堂上被老师点到时也只是用简短而冷淡的“不知道”来作答,就连温柔也会视为敌对行为。拒绝亲近,拒绝相信,拒绝接触,承受着封闭自己内心的痛苦。

公认的“傲娇”角色,也被忍野咩咩称作“傲娇妹”,但她本人却很少显露出害羞的表情,为此阿良良木历认为她是“傲霸(台湾尖端译)”。非常毒舌,自称其暴言是用“铜四十公克、锌二十五克、镍十五公克、腼腆五公克,再加上九十七公斤的恶意”提炼出来的 [2] 。经常对历使用毒舌谩骂的“言语暴力”,但这好像恰是她的爱情表现。历认为她是“诱受型的角色”,即故意说一些话,引诱对方做出自己期待反应的角色 [3]

自我意识强烈的高中女生 [4] ,强烈的警戒心以及高度的防卫意识与过度的攻击意识,而且是遇到挑衅会先发制人直接还击的类型 [2] 。战场原的喜怒哀乐不形于色,声音也同样不带任何感情。她不管说什么,语调几乎都是四平八稳 [5]

贞操观念很强,无论是制服、便服或是哪种服装,战场原基本上只会穿长裙……如果是穿比较短的裤裙,也绝对会搭配裤袜,从来不会让双腿裸露出来 [6]

《火怜蜂》章中,藉由和贝木泥舟的对决,战场原与自己的往事诀别,消除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毒素,但偶尔会展露出“毒舌时代”的残渣 [8] 。经过非常彻底的重生,不再偏激,不走极端,不会莫名具有攻击性,会对正常的事情做出正常的反应,完完全全成了一个温柔可爱的平凡女高中生、容易害羞的女孩子。不仅表情丰富,还带着幽默感,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变得经常会展露笑容了。

为了跟自己的过去做一个了断,还将从小学期就保持着的及腰黑色(动画中表现为紫色)长发剪成了一头清爽短发,曾经一直线的刘海也变成了蓬松的波浪形 [9] 。如果说把双脚裸露出来,那宁可砍掉也是过去的事情了,裙子的下摆变短(从膝下来到了膝上),对于肌肤裸露也不再那么抗拒。原先的那种“深闺大小姐”的气息,随着发型的改变完全消失了。

原先在她身上的那种“大家闺秀”的氛围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称有恋父情结 [10] ,要是躺在爸爸的被褥里,会兴奋到睡不着。喜欢亲自下厨,手工做的甜甜圈还得到忍野忍的赞许 [11]

头脑似乎相当聪明,在全年级名列前茅,并被保送上大学。每次考试后张贴在布告栏的排名表上,最前面的十个人当中,肯定会出现战场原黑仪的名字,而且是全科优秀,无懈可击。但是字写得很糟糕 [12]

不带书包上下学,只把文具放在身上防身(重生后文具恢复了正常用法),仿佛“人间凶器”。因为教科书全部记在脑子里了,所以都放在学校的置物柜里,也就不需要书包了,并且还有“双手不能自由活动的话,遇到紧急状况战斗起来会很不方便” [13] 这样的理由。在校服的各个角落,都暗藏着许许多多能成为凶器的文具,瞬间就能进入战斗状态。

杂食性的阅读习惯,有时候是看似艰涩的硬皮精装本,有时则是封面设计看起来会让人智商下降的漫画书。最喜欢的小说家是梦野久作。不太喜欢音乐。在举办鲁邦精品抽奖的时候,因为很想要鲁邦车模型,跑遍附近的便利店总共花了九万元;课本的每一页空白处都画有《钢之炼金术师》的涂鸦,而且画得超好 [14]

内衣全部都是有花纹的,并且都是相当时髦的款式。

讨厌小孩子。

与历连续三年同班,却从未说过话。但偶然的被历知道了她没有重量的秘密后,战场原在历的帮助下取回了重量,并在5月14日母亲节那天向历告白,于是两人成为了恋人。战场原不是那种会把恩情和爱情混为一谈的人 [15] ,喜欢历不是因为历帮助了自己,而因为历“对谁都很温柔”的性格。深爱着历,甚至“深爱到即使你全身沾满秽物,我也会毫不犹豫拥抱你”的程度(“好沉重的爱情!”by历)。宣称“要是阿良良木被我以外的人杀死,我会去杀掉那个犯人”(“我讨厌那种扭曲的爱情”by历)。《翼魅猫》章中,在和历的第一次约会中与历接吻,为此还在凌晨给神原骏河打电话向她炫耀了五个多小时。同时对历实行高压政策,宣称“在(她)周围两百米以内,不允许(历)的内心世界有自由” [16]

在学校里的时侯战场原一直都披着猫咪的伪装,却被猫的专家羽川翼洞悉了她“特殊性格”的真相,还接受了来自羽川的人格重塑用矫正人格课程 [9] 。《火怜蜂》章中,在战场原对历“监禁绑架”的时候,羽川以“要是再不听话,我就要对阿良良木表白喔!” [17] 这样的最强王牌拜托她将历放生,战场原则因为被羽川翼训斥而沮丧熬夜削铅笔,还走嘴称羽川“羽川大人”、“主人”(“你被威胁?被羽川?”by历) [18]

重生后的战场原和羽川翼成为了要好的朋友。在《翼幻虎》章中,为寻找因自宅失火而无处落脚的羽川到处奔走,当看到羽川睡在“考塾”废墟时更是呜咽抽泣起来。不仅让羽川住在自己的家中,还夺走了羽川第一次和他人洗澡的初体验,将羽川的身体各个部位都洗了一遍。

与学妹神原骏河在国中时曾被合称为“圣殿组合(台湾尖端中文版正式译名)”。对神原溺爱有加,非常宽容。也是神原的色情老师 [19]

失去重量的战场原曾受到欺诈师贝木泥舟的欺骗导致家庭崩溃,并曾经憧憬过贝木。在《火怜蜂》卷章中,战场原勇敢地面对贝木,和阿良良木一起将其赶出了小镇,并与过去的自己诀别。在《恋物语》中,战场原与贝木再会,并委托贝木欺骗已成为神明的千石抚子。

在暑假期间被历介绍给了他的两个妹妹后,便和她们关系非常亲密,尤其是和阿良良木月火似乎是性格上相当投契,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

父亲是外资企业的高阶主管,小时候的战场原曾住在非常气派的豪宅中,是名符其实的“深闺大小姐”。

小时候的战场原是个体弱多病的女孩子。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还罹患上了一种死亡率高达九成的重病,那段时间战场原的母亲为寻求心灵的寄托而信奉了敛财的恶质邪教。而当战场原经过大手术,九死一生地得救后,她的母亲对那个邪教更加沉迷。随着母亲的变本加厉,家庭只剩下一个空壳,战场原与母亲之间也感情破裂了,据说她在升上国中以后,两人几乎没开口说过话。

国中时的战场原就读于公立清风中学,那时的她是个活力充沛、性格开朗的女孩子。据说国中时代的战场原人品卓越,是一个努力不懈、态度非常和蔼、对任何人都很温柔、自然不做作,是一个相当有朝气又活泼的学生。而且又是田径社的王牌,与后辈神原骏河一起被称为“圣殿组合”(神原的“原(baru)”和战场原的“原(hara)”,合起来念就成为了“瓦尔哈拉(Valhalla)”,而瓦尔哈拉在北欧神话中是主神奥丁居住的天上宫殿,是战场上壮烈牺牲成仁的战士们最后的归宿,也是战神的圣地。同时又算是加入了“神”“战场”的元素)。

国中时代的战场原,宛如一个超人。或许她是特意做给母亲看的。想要告诉她,就算不用靠那种宗教,自己也能够健健康康地活着。但是,战场原越是努力表现,越是成为模范生,她的母亲就越会认为这一切肯定都是宗教的庇荫,如此恶性循环。在战场原即将中学毕业的时候,母亲甚至将女儿像祭品一样献给恶质宗教的干部。那名干部以举行净化仪式之名试图强暴战场原,却被战场原用钉鞋打伤了头部。母亲为此承担了处罚,家庭矛盾愈发突出,最后导致战场原家庭破裂。

停止对母亲思念的战场原在既非国中生也非高中生,处于过渡期的那段时间遇到了一只螃蟹“重蟹”,从而失去了重量,体重仅剩5kg。由于“没有体重”的体质和周围的格格不入,在升入高中后,为保守这个秘密,在班上从不与人接触,就连温柔也会视为敌对行为,就这样作茧自缚了两年。期间还遭遇了包括贝木泥舟在内的五名欺诈师的欺骗。

在战场原高中2年级那年的年底,她的父母达成离婚协议,战场原由父亲抚养,并与父亲共同居住在一所屋龄三十年的木造的两层楼公寓“民仓庄”。但是由于母亲借款是用父亲的名字去借的,所以现在父亲为了还钱,每天奔波劳碌忙于工作不常回家,事实上等于战场原一个人独居。据战场原本人所说,学校方面也是靠奖学金就读的。

在升入三年级后的5月8日,偶然地踩到香蕉皮,之后便从很高的楼梯上掉了下来。在被阿良良木历接住并发现了她“没有体重”的秘密后,曾试图采用恐吓手段(即订书机)将阿良良木历的“嘴巴封住”。最终,在阿良良木历和忍野咩咩的帮助下,凭借自己的力量祈求“重蟹”将重量(那早已无法挽回的母亲的记忆与烦恼)全部还给了她。

重蟹,九州岛山间一带民间传说中的神灵,随着地区不同而有重力蟹、重石蟹以及重石神等称呼。和会附身的妖怪不一样,重蟹只是存在着,什么也没做,不会危害人,也不会攻击人,更不会附身。要不去期望些什么,愿望就不会实现。

所谓“重蟹”,就是“意念之神”的意思,是代替人类,承担思想的神灵。重蟹接受人的期望,代替他将太过痛苦的记忆封印起来,但是作为“以物易物”的交换会带走他的体重而导致他失去存在感。

黑仪将对母亲的思念和烦恼全交给了螃蟹,而从痛苦当中得到了解放,但是作为“等价交换”也被带走了重量。

被螃蟹带走重量后的战场原体重只有5kg。在历和忍野咩咩的帮助下,战场原通过祈愿要回了那早已无法挽回的母亲回忆与烦恼,但是体重却被错还给了阿良良木历。历的体重是55kg,但是事件解决后的第二天称出的结果却是100kg,因此战场原的真实体重=5kg+(100kg-55kg)=50kg [20]


相关文章推荐:
物语系列 | 阿良良木历 | 斋藤千和 | 物语系列 | 化物语 | 伪物语 | 物语系列 2nd Season | 阿良良木历 | 忍野咩咩 | 阿良良木历 | 贝木泥舟 | 忍野忍 | 神原骏河 | 羽川翼 | 羽川翼 | 羽川翼 | 神原骏河 | 贝木泥舟 | 恋物语 | 千石抚子 | 神原骏河 | 贝木泥舟 | 阿良良木历 | 阿良良木历 | 忍野咩咩 | 阿良良木历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