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詹荣

詹 荣(15001551年),字仁甫,号角山,福建尤溪县四十九都高士村石龟厝(现新阳镇高士村)人。自少聪颖,博通经史,擅长书法,尤精篆书。

明嘉靖四年(1525年),詹荣中举人。翌年进士及第,任户部主事,后升员外郎。在任期间,奉命总理山西大同储粮,时遇当地驻兵叛乱,总兵李谨被杀害,总督刘源清率兵围攻叛兵100余天,无法取胜。詹荣设计策动叛兵反正,智擒主犯,平息了一场叛乱。因此,詹荣以功勋奇著,升迁为光禄寺少卿,继任尚宝卿转南太常,受令山东巡抚。半年后又改任大同巡抚。明嘉靖二十五年擢升兵部左侍郎。当时,鞑靼酋长俺答常举兵侵犯边境掠夺扰民,詹荣协同总督翁万达、总兵周尚文御敌。明嘉靖二十七年,为保边境长治久安,詹荣向朝廷陈奏,提出划出大同一年车马费充作军需及开山口、筑堡台等8项建议,为朝廷全部采纳。他亲自督修了大同东段的边防长城,阳和至宣府西段的张家口,西阳和沿线修筑边防墙141公里,筑堡台169座,确保了边境的安全。同年冬,詹荣回京主持兵部工作。

明嘉靖三十年,詹荣因积劳成疾,病逝于北京,时年51岁。明隆庆二年(1568年),朝廷追赠詹荣为工部尚书,并以“皇恩特宠”匾额赐予詹荣。

“司马高名霄汉间,乞身一疏动龙颜;兵戈已息云中警,剑履仍辞阙下班;心似归鸿依雁塞,功如车骑勒燕然;九天雨露何时洒,冷落松楸傍汉关。”这是明朝天启年间的首辅大学士叶向高为纪念尤溪籍靖边将领詹荣逝世七十年所写的《读史吊詹角山司马》诗。詹荣是明嘉靖年间驻守边关的重要将领。他驻守北方边关重镇大同十多年,屡屡击退北方游牧民族鞑靼军队的进犯,为保卫国家边关的安全和百姓的安居乐业作出重大贡献。

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詹荣的事迹却鲜为人知。

其实,詹荣并不是名不见经传的人物。《明史》和新编《尤溪县志》都收有其传。但是,《明史》将詹荣列为山海关人,其事迹和任职时间也多有含糊不清的地方。而《尤溪县志》记载詹荣事迹全文仅三百多字,过于简单(可能是当时资料不足)。为弥补这些缺憾,笔者根据有关史料对詹荣生平事迹进行了考证。

一、詹荣的籍贯

《明史詹荣传》载:“詹荣,字仁甫,山海卫人。嘉靖五年进士,授户部主事,历郎中。”为什么《明史》将詹荣说成是山海卫人呢?新编《尤溪县志》回答了这个问题:“詹荣,字角山,又字仁甫,先世为今池田乡(现为新阳镇)高士村石龟山人,其祖父参军迁籍山海卫。”据“詹氏宗亲网”介绍,晋朝大兴元年(318年),郡望渤海的詹氏第四十二世祖静川和他的三个儿子秉邦、敬邦、成邦随驾渡江南下。其中长子詹秉邦入闽后,其后裔居泉州、建州一带。至第四十七祖詹诜为福州侯官(今闽侯县)县令。他的两个儿子詹宣和詹节居建州(今武夷山、建阳、建瓯)。詹节的孙子詹豪在隋朝开皇九年(589年)为镇南大将军,在大业五年(609年)迁居武夷星村;其后裔遂移居将口、建阳、顺昌、浦城、建瓯、南平、福州等地。据鹤洋、灵峰、利洋三本旧谱记载:“威公十三世孙,由建阳分派大田,迁尤溪择梅溪而家上墩。”尤溪县《詹氏家谱》载:詹氏第二十七代孙詹旺(也就是詹荣的祖父)因从军携妻北上到山海关。詹旺编入军籍后,取名夷才,生有两子:长子詹通,生子既詹荣;次子詹达,战死沙场。

詹荣于明弘治十三年(1500年)生在山海卫;他从小聪明勤奋,博通经史,明嘉靖四年(1525年)参加顺天(北京)乡试中举;翌年,进士及第,授户部主事。他长期驻守边关,戎马生涯,先后出任户部员外郎、右佥都御史巡抚、大同巡抚、右副都御史、兵部右侍郎等职,为保卫边关作出重大贡献。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詹荣调任兵部左侍郎,“理部事”;越二年,病逝于北京寓所,年仅五十一岁。

二、有关詹荣生平的几件大事

嘉靖十二年(1533年),詹荣机智地平息了大同兵变。

平息大同兵变是詹荣在政治上、军事上显露出杰出才华的第一件大事。大同兵变发生的具体时间,《明史詹荣传》没有明确记载。但据《明史本纪十七》载:嘉靖十二年农历十月,大同明军发生哗变,杀死总兵官李瑾……”同时,我们从《明史李源清传》也可以得以佐证。李源清“十二年,以边警迁兵部左侍郎,总制宣、大、山西、保定诸镇军务。大同总兵官李瑾浚天城左孤店濠四十里,趣工急。卒王福胜等焚杀瑾,……帝命源清同总兵永讨之。”

这次兵变,反反复复折腾了好一阵子。原先参加兵变的兵士已同意朝廷的招抚。可是,源清又要“遣参将赵纲入城大索,城中讹言城且屠,乱卒遂鼓噪,杀千户张钦”;总兵永也“兵至城下大掠”,迫使叛乱兵士“复反”。叛乱兵士迎击官军,“杀游击曹安”;并且“出前参将黄镇等于狱,奉为帅,死守。”①刘源清率军围城一百多天,久攻不下,束手无策。当时,被困在城中的有奉命总理山西大同储粮的户部郎中詹荣。詹荣为人机智聪明,人缘也好,叛军在全城掠夺,没有骚扰詹荣。詹荣秘密联络都指挥纪振、游击戴濂、镇抚王宁等人共同结盟讨伐叛军。当他观察到叛军中马升、杨麟并没有真要反叛的意思后,“请宥升、麟死,畀三千金,俾募死士自效。”②马升、杨麟集结一批要好的士兵出其不意中地杀死叛军统帅黄镇等九人。詹荣打开城门,迎接攻城队伍进城。巡抚樊继祖入城后,又捕杀了二十六名叛军首领。兵部侍郎张瓒率援兵还未到大同,“郎中詹荣等已悉捕首恶。”③因此,詹荣“录功,擢光禄寺少卿,再迁太常寺少卿。”④

“嘉靖十三年(1534年),张敕、葛守礼,两人共商修《山海关志》事,聘詹为主笔……”⑤詹荣历时五个月,主纂了山海关第一部志书《山海关志》八卷。詹荣谙熟边地险要及古今战守之事,因此该书对山海关边地险要及古今战守之事都有详细记叙;书前有图二十八幅,为山海抵黄花镇总图,后一幅为山海关图,资料翔实,图文并茂,得到巡按直隶监察御史张敕的高度赞许。

明嘉靖二十二年,詹荣以右佥都御史的身份巡抚甘肃。那时,边境常发生磨擦,总兵杨信把当时“去中国绝远”的西方少数民族“鲁迷”派来向明朝进献贡品滞留在甘州(今甘肃张掖市)的贡使九十余人作为人质,驱赶他们与蒙古军队作战,使人质战死十分之一。詹荣认为:“贡使是作为双方友好的使者往来的,怎么能把贡使作为人质用于作战呢?这样不仅有失于人心,而且还表示我们中国的软弱。”詹荣奏请朝廷罢免杨信的职务,并把战死的“鲁迷”人的尸体用棺柩厚敛,送还家乡。鲁迷国人十分感动。

逾年,詹荣调任大同巡抚。

詹荣为什么调任大同巡抚?《明史周尚文传》有一段说明文字:“其秋(指嘉靖二十一年秋),(周尚文)以总兵官镇大同,请增饷及马。兵部言尚文陈请过当,方被诏切责,而尚文与巡抚赵锦不协,乞休,弗允,日相构。御史王三聘乞移之他镇。”朝廷商议的结果是“诏荣与锦易任。”詹荣具体在什么时间到大同赴任,《明史》没有说明。但是,嘉靖二十二年,詹荣还以右佥都御史巡抚甘肃的身份处理杨信虐待贡使一事,而当“明世宗嘉靖二十三农历七月,俺答进犯大同”⑥时,詹荣与总兵官周尚文已并肩作战在黑山打败俺答。所以,詹荣出任大同巡抚的时间应是嘉二十三年上半年。黑山之战是詹荣任大同巡抚后所指挥的第一战。这一战以大捷而告终,“杀其(俺答)子满罕歹,追至凉城,斩获多。”⑦因此,詹荣升为右副都御史,周尚文升为右都督。

詹荣身为大同巡抚深知责任重大。因为大同是鞑靼军南侵必经之路。“山川之险,险与虏共也;垣堑之险,险为我专也;”⑧成了驻守边关将帅的共识。《明史杨博传》载:“总督翁万达及都御史詹荣、总兵周文议曰:堑可填渡且不利拒守,故必城。城必有台,利于出击,台必置屋以处戍卒,近城必筑堡以仗伏兵,城下留数暗门以便出哨。”所以,嘉靖二十三年,“巡抚詹荣以大同无险,乃筑东路边墙一百三十八里,堡七,台一百五十四座。”⑨为边关长治久安计,詹荣奏请朝廷同意,划出大同一年的车马费充作军费;在大同一带开山口,斩崖削坡,修筑堡台的同时,又“以近边宏赐诸堡三十所,延亘五百余里膏腴田,奏诸召军佃作。”⑩詹荣招募当地百姓“屯军垦荒,广积粮”,“春夏农耕,秋冬戍守”。这一政策的实施十分见效。当时曾“得地一万四千九百余顷”,“以地募军”,“每军给地五十亩,”共“得军一千五百名,事半功倍,省费数十万计。”{11}为巩固大同的边防,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詹荣何年升为兵部右侍郎,《明史》也没有明确记载。有些学者认为是在嘉靖二十五年,有一定的道理。因为这一年,詹荣为平息代府奉国将军充灼的叛乱立下了大功。嘉靖二十四年,代府奉国将军充灼放纵部下抢掠扰民,被詹荣上奏弹劾,受到了“座罪夺禄”的处分。充灼心存怨恨,与外寇勾结,图谋叛乱。据《明史诸王二》载:“二十四年,和川奉国将军充灼坐罪夺禄,怨充耀不为解,乃与襄垣中尉充耿谋引敌入大同杀王。……因画策,约奉小王子入塞,藉其兵攻雁门,取平阳,立充灼为主。”嘉靖二十五年六月,鞑靼军在充灼的配合下进迫大同,当时的气氛十分紧张。恰好在这关键的时候,充灼派人与小王子联络时被周尚文部截获。于是,明军事先在云中作好了军事布置。总督翁万达在其《夏季驻云中》的诗中写道:“云中六月凉如冰,塞上千营重似山;缚虏难将神草结,供军须是血蚨还。青林猎火秋声近,粉堞悲笳暮色间;闻道黄河将饮马,诸君何以镇秦关?”{12}就是当时布军备战的情形;因此,一举击溃了俺答的进犯。“二十五年,冬十月丁亥,(鞑靼军)犯清平堡,游击高极战死。癸巳,代府奉国将军充灼谋反,伏诛。”{13}明王朝极为重视这次的内忧外患,对平乱的有功人员给予了极高的奖赏:周尚文“加太保,荫子锦衣世千户。”所以,《明史》赞叹说:“终明之世,总兵官加三公者,尚文一人而已。”{14}总督翁万达也由此“进左都御史。”{15}詹荣则“以靖乱功,进兵部右侍郎。”{16}

嘉靖二十七年八月,俺答率鞑靼军进犯大同,在五堡设伏兵包围了指挥顾相等明军。詹荣与总兵周尚文率军前往解围,在弥陀山打败鞑靼军,并“斩一部长”。

三、詹荣有没有任过兵部尚书

有些研究者认为:“嘉靖二十七年冬,詹荣擢升为兵部尚书。”{17}其实,詹荣两次都是以兵部左侍郎身份“理部事”,生前始终没有正式任过兵部尚书一职。

嘉靖二十七年冬,即在弥陀山大捷之后,詹荣“又以缮边破敌,累被奖赉。召还理部事,进左(即兵部左侍郎)。”{18}当时的兵部尚书是赵廷瑞。时隔不久,赵廷瑞被罢职,兵部工作由詹荣负责。在主持兵部工作的这段时间里,詹荣还是十分称职的,他根据自己长期驻守边关的经验,向朝廷“奏行秋防十事。”{19}

正在这个时候,翁万达因在曹家庄一战战功卓著,被擢升为兵部尚书。虽然,翁万达出任兵部尚书一职的具体时间,《明史》没有明确记载;不过我们从相关资料中可以推测出来。曹家庄一战是发生在嘉靖二十八年春。据《明史鞑靼列传》载:“二十八年春,(鞑靼军)犯宣府滴水崖。把总指挥江瀚、董战死,全军覆,遂犯永宁、大同。”总兵周尚文率万骑与鞑靼军大战于曹家庄。虽然,周尚文十分英勇,“连战曹家庄,斩四首,搴其旗”;但“寇据险不退。”翁万达躬擐甲胄,亲自率军增援。他“顺风鼓噪,扬沙蔽天,”布疑兵惊退鞑靼军。明世宗皇帝得知翁万达督师的情况后,大为赞赏,褒奖翁万达“立进兵部尚书兼左都御史,寻召理部事。”{20}既是“立进”,时间上也就不会拖延太长,所以,翁万达入主兵部的时间应是嘉靖二十八年上半年。

当年年底,翁万达父亲病故(《明史詹荣传》吴记为“母丧”),按明朝的礼制,回故里守孝三年。于是,詹荣第二次主持兵部工作。可能是两次都是行尚书事,而又无尚书职的原故吧,詹荣有情绪,便“辞疾乞休”。明世宗是一个心胸狭窄,刚愎自用的人。他认为詹荣是有意要挟,所以“帝怒,夺职闲住。”{21}詹荣怀着忧郁的心情,闲居了两年,嘉靖三十年病故于北京寓所。

詹荣生前著有两部重要著作《山海关志》八卷和《河东运司志》十七卷。

詹荣逝后,人们十分怀念他,认为“当荣之抚大同也,万达为总督,尚文为总兵。三人皆有才略,寇入不能得志。自后代者不能任,寇无岁不入躏边,人益思荣。”{22}但是,由于明世宗的个人成见以及当时严嵩等一批奸恶小人把持朝政,詹荣一生功绩始终得不到公正的评价。至之,明万历年间(1573~1620年),詹荣的孙子詹延为顺天通判,上书朝廷,要求正确评价詹荣的功绩。朝廷才追赠詹荣为工部尚书衔,给予抚恤。山海关的百姓们为了纪念詹荣,特在西街建“尚书坊”以旌表詹荣的功勋。

参考书目:

①③《明史刘清源传》

②④{16}{18}{19}{21}{22}《明史詹荣传》

⑤汪前进《地图在中国古籍中的分布及其社会功能》

⑥《明史本纪十八》

⑦{14}《明史周尚文传》

⑧翁万达《集众论酌时宜以图安边疏》

⑨《宣化府志》

⑩《大同县志关隘》

{11}《明史翟鹏传》

{12}黄赞发《论明代军事家翁万达》

{13}《明史本纪第十八世宗二》

{15}{20}《明史翁万达传》

{17}王祥堆《靖边尚书詹荣》


相关文章推荐:
尤溪县 | 周尚文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