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詹如柏

詹如柏,又名詹寅,1902年9月11日生于福建省福安县潭头乡后洋村一个辛勤而殷实的农民家庭。自幼过嗣给二叔,不想年轻的嗣父忍受不了西村地主的欺辱,含恨投水轻生。嗣母痛夫惨死,积愤成疾,服毒自尽。这段悲惨的家世,在詹如柏幼小的心灵深处埋下仇恨的种子。后洋村位于福安与寿宁毗邻地区,那里群山环抱,地势险峻。为了防备土匪抢掠,詹如柏也和山里人一样终年舞刀弄棍,练得身手矫健,体魄强壮,形成刚烈如火的性格,铸就豪爽不羁的气慨。

詹如柏 [1] (1902.9.11-1935.3.18),原名詹寅,福建省福安县潭头乡后洋村人。闽东党组织和红军的领导人之一。早年为人仗义,曾多次带领农民反抗地主恶霸,深受当地群众的拥戴。1930年在马立峰引导下参加革命斗争,变卖家产并四处筹款组建革命武装。1932年7月组建闽东第一支红军武装,任闽东工农游击第一支队支队长,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14日,与马立峰一起领导兰田暴动,此后,在发动、组织和领导农民开展“五抗”斗争中表现出非凡的气魄和组织才能。1932年秋在福安北部山区发动了全县最大规模的秋收斗争。1933年2月马立峰被捕后接任福安中心县委书记,同年8月1日当选福安革命委员会(苏维埃)主席,此后致力于苏区政权建设。1934年1月1日参与领导赛岐暴动。同年5月当选中共闽东临时特委委员。此后利用执行北上抗日先遣队任务的红七军团路过闽东的有利时机,与叶飞一起率领闽东红军独立团扩大苏区,打通了闽东各游击区的联系,各县苏区连成一片。1934年秋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北上后,国民党调集重兵大规模“清剿”闽东苏区。詹如柏在极为困难的局面下代理闽东特委书记,领导苏区军民开展反“围剿”斗争。1935年1月,闽东红军独立师主力转移外线作战,詹如柏率特委机关在福安北区坚持游击战争。1935年3月1日,因叛徒出卖,在寿宁县后章村被敌抓捕,随后押解福安赛岐审讯。在狱中,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和残酷刑讯,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同年3月18日上午,脚戴沉重脚镣的詹如柏被绑在椅子上抬往赛岐黄土岗刑场。詹如柏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他顽强地昂起头,向前来送行的乡亲们作最后一次演讲:“我们共产党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革命总有一天会胜利!我死了没关系,还有其他人。共产党是杀不完的!”一群反革命家属张牙舞爪地一拥而上,用剪刀、锥子在他头上、脸上、身上乱剪乱戳,詹如柏的耳朵被剪掉了,身上的肉被一块块地剪了下来,全身布满了锥子的洞眼。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残忍宰割后,敌人用一把尖刀刺入他的胸膛,一颗不屈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1929年夏,经施霖介,詹如柏认识了施霖的表弟、共产党员马立峰。从此詹如柏与马立峰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闽东党组织和游击队的领导人之一。建立了闽东第一支红军武装。

1932年夏,组织上决定让詹如柏致力地方工作,在发动领导农民“五抗”的斗争中,他表现出了非凡气魄和组织才能。1932年秋,他在福安北部山区发动了全县最大规模的秋收斗争。1933年8月1日,福安革命委员会在北区成立,詹如柏被推选为主席。1935年2月中旬,在安德边境坚持斗争的詹如柏惊悉马立峰被叛徒杀害的噩耗,这位铮铮铁汉,恸哭了一夜。为了替战友复仇,詹如柏不顾一切,决意要返回福安中心苏区,寻找失散的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打听叶飞和独立师的下落。敌人得知情报后,立即派部队严密封锁交通要道,并派出许多便衣四处侦缉,抓拿詹如柏。

1935年3月1日,因叛徒出卖,他在后章村被捕。国民党福安县长听说抓到了闽东“共FEI”头子詹如柏,如获至宝,驻扎在福安赛岐的国民党新十师师长企图用“团长”的官衔来收买他,詹如柏不仅不为所动,反而历数国民党的滔天罪行。

3月18日上午,脚戴沉重脚镣的詹如柏被绑在椅子上抬往刑场。詹如柏知 道最后的时刻到了,他顽强地昂起头,向前来送行的乡亲们作最后一次演讲: “我们共产党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革命总有一天会胜利。我死没关系,还有其他人,共产党是杀不完的……”一群反革命家属,张牙舞爪地一拥而上,用剪刀、锥子在他头上、脸上、身上乱剪、乱戳,詹如柏的耳朵被剪掉了,身上的肉被一块块剪了下来,全身布满了锥子的洞眼。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残忍宰割,詹如柏体无完肤,鲜血淋漓。最后,敌人用一把尖刀刺入他的胸膛,一颗不屈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牺牲时年仅33岁。

2005年上海电影制片厂以詹如柏和马立峰为原型拍摄了反映闽东苏区革命斗争史为题材的20集电视剧《生死相随》。反映那段波澜壮阔、可歌可泣的闽东革命斗争的历史。在福安、霞浦、福鼎、福州等地进行拍摄。


相关文章推荐:
马立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