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李贤(唐朝章怀太子)

唐章怀太子李贤(655年1月29日684年3月13日 [1] ),字明允,唐高宗李治第六子,武则天次子,系高宗朝所立的第三位太子,后遭废杀。著有《君臣相起发事》、《春宫要录》、《修身要览》等书,今已佚失。

永徽五年十二月(655年1月),李贤出生于父母祭拜昭陵途中,不久封王,自幼得到良好教育,“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曾做其侍读。长大后容貌俊秀,举止端庄,才思敏捷,深得父皇喜爱。

上元二年(675年),太子李弘猝死,李贤继立。 [2] 为太子期间多次监国,得到朝野内外称赞。 [3] 李贤曾召集文官注释《后汉书》,史称“章怀注”,具有较高史学价值。

调露二年(680年),李贤因谋逆罪被废为庶人,流放巴州。文明元年(684年),武则天废帝主政,遣酷吏丘神赴巴州校检李贤居所。丘神至巴州拘禁李贤,逼令自尽,终年二十九岁。

垂拱元年(685年),武则天诏令恢复李贤雍王爵位。神龙二年(706年),唐中宗追加李贤司徒官爵,迎其灵柩返还长安,以亲王身份陪葬乾陵。景云二年(711年),唐睿宗追加李贤为皇太子,谥号“章怀”,与太子妃房氏合葬于今章怀太子墓。 [4]

永徽五年(655年)十二月十七日,李贤出生于父母祭拜太宗昭陵途中,是高宗李治第六子,武则天第二子。 [5] 永徽六年(655年)册封为潞王。

显庆元年(656年),太子李忠被废,改立武后长子李弘。李贤迁任岐州刺史,同年加封雍州牧、幽州都督。龙朔元年(661年)改封沛王,加扬州都督兼左武卫大将军,仍任雍州牧。 [6] 龙朔二年(622年),加扬州大都督。麟德二年(665年)加右卫大将军。咸亨三年(672年),更名李德,徙封雍王,授凉州大都督、雍州牧、右卫大将军,食实封一千户。上元元年(674年),又依旧名李贤。 [7]

李贤长大后容貌俊秀、举止端庄,深得高宗赞赏。高宗曾对司空李说:“这个孩子已经读了《尚书》、《礼记》、《论语》,背诵古诗赋十多篇,一看就能领会,也不会忘记。我曾叫他读《论语》,他读到‘贤贤易色’,再三诵读。我问为什么反复读,他说自己内心特别喜爱这句话,才知这孩子的聪敏出自天性。” [8-9]

乾封元年(666年),沛王李贤招募“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作为王府修撰,十分器重。两年后,李贤与其弟英王李显斗鸡,王勃助兴而写《檄英王鸡》文。高宗得知后大怒,认为此举挑拨二王相争,遂逐出王府。 [10]

上元二年(675年),皇太子李弘猝死,李贤继立。 [2] 不久,高宗命李贤留守京城监国。李贤处理政务明确公允,为朝廷内外所颂扬 [3] 。李贤又招集当时的学者张大安、刘纳言、格希元、许叔牙、成玄一、史藏诘和周宝宁等人注释范晔的《后汉书》,书成之后呈奏给高宗,被收藏在皇宫内阁。 [11]

仪凤元年(676年),唐高宗亲笔下诏表扬李贤:“皇太子自留守监国以来时间不长,但留心政务,抚爱百姓,非常尽心,对刑法所施也细审详察。加之政务之余,能够专心精研圣人经典,领会深意。先王所藏书册都能研讨精华。好善正直,是国家的希望,深副我所怀。命赏赐绢帛五百段。” [12]

李贤为太子期间与武后关系紧张。当时有个术士明崇俨深得高宗和武后信赖,曾对武后说“太子不堪承继,英王(武后第三子)貌类太宗”,又言“相王(武后幼子)相最贵”,李贤听闻后深感厌恶。 [13] 当时皇宫中有流言说李贤不是武后亲生,而是武后的姐姐韩国夫人与高宗的儿子。李贤顿生疑虑,感到恐惧。武后又送《少阳政范》和《孝子传》给李贤,以责备他不懂得为人子、为太子,还曾亲手书信斥责,李贤越发感到不安。 [13] [14]

仪凤四年(679年)明崇俨被强盗杀害,却又迟迟抓不到凶手,武后因此怀疑是太子所为。调露二年(680年),武后派人揭发太子阴谋,在东宫马房里搜出数百具铠甲,被定为谋反凭证,命令薛元超、裴炎、高智周办理此案。 [13] 高宗一向喜爱李贤,想要宽恕他,但武后却说:“为人子心怀谋逆,应该大义灭亲,不能赦免罪行。”于是李贤未能洗清罪责,被废为庶人,幽禁在长安。收缴的铠甲在天津桥焚毁,借以昭告天下。 [15] 太子的近臣张大安、刘讷言等遭到贬职流放 [16] ,高政被家人私刑处死,曹王李明受到牵连终遭废杀,连坐者十多人。 [13] [17-18]

《资治通鉴》对太子事发记载了一段插曲:李贤平日颇好声色,养户奴赵道生为男宠,多赐之金帛,东宫官员韦承庆上书劝谏不听。 [19] 太子事发后,赵道生供认是太子命他刺杀明崇俨。 [20] 但据《旧唐书》记载,韦承庆曾献《谕善箴》劝谏太子亲贤能而远小人,太子听后“善之,赐物甚厚。”不仅认可谏言,还赏赐了韦承庆。 [21] 时至今日,太子被废的真相仍缺乏可信史料佐证。

永淳二年(683年),幽禁数年的庶人李贤被流放到偏僻的巴州, [22] 走时妻儿仆从衣缕单薄,十分凄凉。皇太子李显为此上书恳请帝后怜悯,稍赐春冬衣物。 [23]

文明元年(684年),高宗驾崩,中宗李显继位,但仅一个多月就被武后废黜而改立睿宗李旦,武后由此把持朝政。不久后命令左金吾卫将军丘神前往巴州校检庶人李贤的住宅,以防备谋反隐患。丘神到巴州后将李贤囚禁别室,逼令自杀,年仅二十九岁。 [1] [24] 武则天得知李贤死讯后曾在洛阳显福门举哀,并将丘神贬斥,但不久后又重获启用。 [25]

垂拱元年(685年),武则天诏令恢复李贤雍王爵位。 [26] 神龙初年(705年),唐中宗李显复辟,追赠李贤司徒,并遣使者到巴州迎回李贤灵柩,以亲王身份陪葬乾陵。景云二年(711年),唐睿宗追加李贤皇太子身份,谥号“章怀”,与太子妃房氏合葬于章怀太子墓。 [4] [27]

章怀太子是中国历史上一位颇为知名而又身世悲惨的皇太子。论出身,他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两个皇帝的儿子,他的同母长兄虽未即位,死后却被追尊为“孝敬皇帝”,两个弟弟是唐中宗和唐睿宗,妹妹是权倾一时的太平公主。可以说,李贤生活在一个不折不扣的皇权家庭里,这也注定了他必将卷入政治斗争而无法逃脱悲剧的命运。

论才华,李贤则是唐朝皇子中的佼佼者。二十余岁已能统召帝国杰出的学者们注释晦涩难懂的《后汉书》,其亲笔点评更被后世称为“章怀注”而极具文史意义。作为太子,李贤曾三次监国,并得到高宗褒奖和群臣拥戴,可见这个年轻太子堪当大任,是帝国合格的接班人。然而,当时正值他的母亲武后政治得意之时,母子二人因此互忌,颇多嫌隙。武后也多次以书信方式责备太子,宫中则流传着太子不是武后亲生的谣言,最终太子未能幸免而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千百年来,关于章怀太子的死莫衷一是。两唐书均在言语间暗示太子是被武后诬陷杀害,《旧唐书》在高宗诸子列传中评论:“唐年钧德,章怀最仁,凶母畏明,取乐于身。”称太子是个品德高尚的孝子,以此驳斥他生前不孝谋逆的罪名,暗示太子是含冤被害。出土的墓志铭也有影射太子是被冤杀,但都未有明言直接死因。郭沫若曾对此提出自己的看法,认为章怀之死与武后无关而是当时的宰相裴炎为夺权所为。 [28]

总之,不论太子因何被害或者被谁所害,他死于帝国最高权利的争夺和由此产生的忌恨、阴谋却大体可以肯定。自古以来为了夺得皇位,兄弟相残、父子反目的事情时有发生,这也是古时封建统治的残酷之所在。

《君臣相起发事》三卷(佚失)

《春宫(东宫)要录》十卷(佚失)

《修身要览》十卷 [29] (佚失)

《后汉书》注释(今称“章怀注”,是研究《后汉书》的重要史料。清代学者王先谦称赞:“章怀之注范,不减于颜监之注班”,将李贤的注释比肩颜师古注释班固《汉书》,评价极高。 [30]

祖父:唐太宗(李世民)

祖母:长孙皇后

:唐高宗李治 [31]

:唐则天顺圣皇后武氏(武周则天大圣皇帝武)

:燕王李忠、原王李孝、泽王李上金、许王李素节、孝敬皇帝李弘(同母)

:唐中宗李显(同母)、唐睿宗李旦(同母) [32]

:义阳公主(李下玉)、高安公主、安定公主(同母)

:太平公主(或名李令月,同母)

妃子:房氏(658年-711年),贝州清河人,房仁裕之孙、房先忠之女,生于唐高宗显庆年间,卒于唐睿宗景云二年(711年),享年五十四岁。房氏与李贤合葬于今章怀太子墓。 [33] 关于房妃生平,有《唐陇西李氏清河太夫人之碑》、《赠兵部尚书房忠公神道碑并序》、《章怀太子靖妃挽辞》等碑铭史料加以记载。 [34]

良娣:张氏,李贤的次子李守礼生母。早年随李贤同被贬往巴州,李贤死后得以同儿女返还长安,但仍与皇嗣李旦的子女幽闭于禁中。圣历年间李旦被封为相王,众人才得以外出居住。房妃与嗣子李守礼居于城西兴化坊内,张氏则独自住在兴化坊西延康坊内。 [35] 关于张氏生平,《章怀太子良娣张氏神道碑》等碑铭史料有所记载。

儿子

长子 李光顺:天授年间封安乐郡王,不久被诛杀,无子嗣。玄宗先天年间追封为莒王。李光顺是武则天的庶长孙(嫡长孙李重润亦死于冒犯武后),史书没有记载其被诛杀的原因,但从时间上看正是武后重用酷吏打击异己的非常时期,因此李光顺可能同许多李唐宗室一样死于酷吏构陷。

次子 李守礼:本名李光仁,垂拱初年改名守礼,授太子冼马,封嗣雍王。早年随父流放,其父死后与睿宗诸子同被幽闭宫中,因父有罪而常年被杖责。至中宗、睿宗时期加恩进封亲王,薨于玄宗时期,陪葬乾陵。

三子 李守义:文明年间封犍为郡王,垂拱四年徙封永安郡王,不久病死,无子嗣。 [36] 玄宗先天年间追封为毕王。

女儿

长信县主(存疑) [37]

相传太子李贤有感于母子亲情在权力斗争之下已荡然无存,乃作《黄台瓜辞》,以藤蔓比喻武后,因四个瓜先后被摘而感伤四兄弟性命朝不保夕,希望武后看后醒悟。(注:史学界对作者是否李贤本人存疑,该诗最早见于李泌劝谏唐肃宗时所说,肃宗听闻后大惊并称“朕不知此”,因此也可能是李泌为达政治目的而自行编造。)

诗文如下 [38]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

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

三摘尚自可,摘绝抱蔓归。

章怀太子李贤不仅文史造诣深厚,可能还具备相当音乐修养。《旧唐书李嗣真列传》记载了太子被废前一段插曲。当时李嗣真前往太清观奏乐,发现曲调十分悲哀,就问道士刘概和辅俨:“这曲子为何如此哀怨不和谐?”,两人答道:“这是太子谱的《宝庆乐》。”按理说《宝庆乐》应当欢快喜悦,由太子作出却充满悲凉,反映了李贤当时愤懑抑郁的心情。果然没过多久,太子即被废黜。后来刘概将此事讲给高宗,高宗也觉得十分惊奇。 [39]

文明元年(684年),唐高宗驾崩后不久,武后先后废黜唐中宗、幽禁唐睿宗,完全把持皇唐朝政,这一行为引致李唐宗室和许多朝臣的不满。该年,英国公李敬业率先在扬州起事,并找到一个容貌很像故太子李贤的人(李贤已在数月前自尽),欺骗众人说:“太子李贤没有死,逃亡在这个城中,他命令我们起兵。”于是借李贤的名义号令天下,打出反武大旗。 [40] 由此可见,武后与太子李贤的母子矛盾已不是宫廷秘密,李贤做太子期间很可能已在朝中甚至民间树立起一定威望。

章怀太子墓与懿德太子墓、永泰公主墓同为唐乾陵最重要的三座皇亲陪葬墓,位于乾陵东南约3公里的杨家洼村北面高地上,距县城西北约3.5公里,西兰公路东侧约300米处。封土呈覆斗形,底部长、宽各43米,顶部长、宽各11米,高约18米。封土堆南约50米尚有残存的一对土阙,高4.5米,底部长、宽各5米,土阙南面有并列的一对石羊。四周原有围墙,南北长180米,东西宽143米,西、东、东北三面的墙角仍残留于地面,整个墓区约占地26000平方米。

太子墓于1971年由官方发掘,此前已遭盗掘毁坏。墓中壁画五十多幅基本完好,其中“打马球图”、“狩猎出行图”、“迎宾图”、“观鸟捕蝉图”等十分精彩,显示了唐代高超的绘画水平。墓内出土大量陶器文物,制作精美,造型生动,实为唐代线刻画之精品。 [28]

李贤死后曾有过三次葬礼,第一次是在流放地下葬,具体形制已无可考。后两次均作为乾陵陪葬墓在同一墓穴下葬,只不过陪葬身份不同,因而墓中出土墓志两块 [41]

一盖书“大唐故雍王墓志之铭”(即神龙二年以亲王礼下葬),墓志碑边长90厘米,厚20厘米,四周刻蔓草和十二生肖。上有墓志铭文,楷书40行,每行41字,共约1600余字,无撰写人姓名。 [42]

一盖书“大唐故章怀太子并妃清河房氏墓志铭”(即景云二年以皇太子礼下葬),墓志碑边长87厘米,厚17厘米,周边斜杀及志文四边刻蔓草。墓志铭文为卢璨撰,岐王李范书。楷书34行,每行33字,共约1100余字。

四川旺苍县木门镇木门寺旁有一处晒经石,相传是唐朝章怀太子李贤流放巴州途中,在此歇息晒经所用。 [43] 木门寺始建于南梁,毁于隋,重修于唐太宗贞观年间,该石一直作为寺庙翻晒经书的地方,巨石上佛像雕刻圆润,体现了唐代以胖为美的风貌。公元683年,李贤被流放巴州途经旺苍县木门镇,在木门寺留居数日,与木门寺住持方丈一起在寺侧一石面上翻晒经书,写下“明允受谪庶巴州,身携大云梁潮洪,晒经古刹顺母意,堪叹神龙云不逢”的诗句惋惜自己。公元684年,上官婉儿前去巴州看望李贤,行至此地,闻太子被害,就在木门寺旁李贤曾经翻晒经书的“晒经石”上修建亭子,题写《由巴南赴静州》:“米仓青青米仓碧,残阳如诉亦如泣。瓜藤绵瓞瓜潮落,不似从前在芳时。”的诗句于亭上,怀念李贤。

晒经巨石面西有一龛3尊佛像,佛像面东有一级级的台阶,每级台阶阶壁上都雕有一龛连一龛的小佛像,巨石的南面和北面雕有多龛较大的佛像。巨石上共雕刻有佛像700多尊,由于年代久远,佛像已经风化。据当地老百姓讲,石上曾经盖有亭子,1933年毁于战火。

四川仪陇县东北边合作乡的西侧与巴中交界处有一座风景秀丽、气势磅礴的名山叫天平山,主峰海拔700米,蜿蜒巴仪间,纵横数十里,山势雄奇幽邃,险绝无比。自唐宋以后,在山的主峰修建了章怀寺。从此章怀寺便取代了天平山名而著称于周围各县。

相传李贤被贬后流放到穷乡僻壤、不毛之地的的仪陇天平山,筑茅庵草舍以栖身,餐野果山泉以果腹。但仍不荒废学业,日夜苦读群书。他有感于父皇崩逝,母后乖情,便作了流传千古的《黄台瓜辞》。这首辞不久传入京城长安,武则天得知后认为触犯了她的威严,忌心遂起,乃派遣使者金吾将军赴天平山,令李贤自尽。 [44]

武则天身故后,李贤被追封为章怀太子。宋代开始在李贤流落的巴中、仪陇界寓所修建庙宇,以表追念之情,庙宇即称为“章怀寺”。元、明、清各代历经兴衰,如今看到断壁残垣的章怀寺古庙旧颜,系明代成化年间的建筑。从前庙宇分作前殿、正殿、后殿、左右配殿,在章怀寺的主配殿中,除供奉释迦牟尼、韦驮、四大天王、文昌、瘟祖诸神像外,还专门塑有则天皇太后和李贤太子泥身鎏金像,安放在国母殿内。

距章怀寺200多米的山岩边,有一尊光滑突起的大岩石。 [45] 活像一朵神奇的巨型蘑菇从天而降,寄生在险峻陡峭的山岩上。相传昔日李贤太子只身居处山上,每当晨曦初露的时刻,他就起床盥洗,捧书来到石上,面对旭日诵吟诗文。顽石东侧天生一道向内凹陷的悬崖,崖壁正中有一石洞,四周无路可入,仅飞鸟方能栖身其间,远远望去,犹如一方银白色的大镜屏,悬挂在章怀寺的山岩边,人称此岩为“太子岩”。

太子洞镶嵌在太子岩壁之中,而太子岩又依附于章怀山之东侧边沿,洞与岩,岩与山,互相衬托。太子岩顶端的圆形大岩石,朝夕亲吻着大自然的风霜雨雪,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顽石表面逐渐变成了灰黑色,石上草木不生,仅长着一些苔藓植物。紧靠岩石外沿绕行一周,约莫180余步,石顶正中有“普陀院”三字,字径33厘米以上,横行排列,周围题诗不少,皆为游人手迹,其中有一首七言诗句写道:

巍巍太岩镇九龙,粼粼波光映奇峰。攀登不畏跋涉苦,岚景投入水晶宫。

这首短诗把太子岩的巍峨,九龙场的险要,章怀山峰的奇妙,合作水库的碧波,描绘在一幅天然的画屏上,牵动游人要想去领略太子源的无限风光。在太子洞下20米的山岩旁,有一块狭长的荒草坪,遗留着庙宇基痕。过去此地群众为祭祀章怀太子李贤,修建了一座依山傍岩的太子庙。


相关文章推荐:
李治 | 武则天 | 昭陵 | 初唐四杰 | 王勃 | 李弘 | 后汉书 | 庶人 | 巴州 | 丘神 | 唐中宗 | 司徒 | 乾陵 | 唐睿宗 | 章怀太子墓 | 李忠 | 李弘 | | 尚书 | 礼记 | 论语 | 论语 | 初唐四杰 | 王勃 | 李弘 | 张大安 | 刘纳言 | 格希元 | 许叔牙 | 范晔 | 后汉书 | 明崇俨 | 韩国夫人 | 薛元超 | 裴炎 | 高智周 | 天津桥 | 李明 | 资治通鉴 | 韦承庆 | 韦承庆 | 永淳 | 巴州 | 李显 | 丘神 | 乾陵 | 唐睿宗 | 章怀太子墓 | 孝敬皇帝 | 唐中宗 | 唐睿宗 | 太平公主 | 旧唐书 | 墓志铭 | 郭沫若 | 裴炎 | 王先谦 | 颜师古 | 唐太宗 | 李世民 | 长孙皇后 | 唐高宗 | 则天顺圣皇后 | 则天大圣皇帝 | 孝敬皇帝 | 唐中宗 | 唐睿宗 | 义阳公主 | 高安公主 | 安定公主 | 太平公主 | 李令月 | 房仁裕 | 章怀太子墓 | 李光顺 | 天授 | 先天 | 李光顺 | 李重润 | 李守礼 | 乾陵 | 李守义 | 黄台瓜辞 | 李泌 | 李泌 | 李嗣真 | 李嗣真 | 李敬业 | 章怀太子墓 | 懿德太子墓 | 永泰公主墓 | 乾陵 | 打马球图 | 狩猎出行图 | 观鸟捕蝉图 | 李范 | 旺苍县 | 晒经石 | 南梁 | 上官婉儿 | 天平山 | 章怀寺 | 章怀山 | 武则天 | 尹天照 | 一代女皇 | 侯冠群 | 上官婉儿 | 黄海冰 | 武则天 | 刘燕军 | 大明宫词 | 孙斌 | 无字碑歌 | 日月凌空 | 许圣楠 | 神探狄仁杰前传 | 武则天秘史 | 雷雷 | 武媚娘传奇 | 王文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