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章阿端(《聊斋志异》篇目)

《章阿端》是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

卫辉戚生[1],少年蕴藉,有气敢任[2]。时大姓有巨第,白昼见鬼,死 亡相继,愿以贱售。生廉其直,购居之。而第阔人稀,东院楼亭,蒿艾成林,亦姑废置。家人夜惊,辄相哗以鬼。两月余,丧一婢。无何,生妻以暮至楼 亭,既归得疾,数日寻毙[3]。家人益惧,劝生他徙。生不听。而块然无偶[4], 栗自伤[5]。婢仆辈又时以怪异相聒。生怒,盛气被,独卧荒亭中,留烛 以觇其异。久之无他,亦竟睡去。 忽有人以手探被,反复扪 [6]。生醒视之,则一老大婢,挛耳蓬头[7], 臃肿无度[8]。生知其鬼,捉臂推之,笑曰:“尊范不堪承教[9]!”婢惭, 敛手蹀躞而去。少顷,一女郎自西北隅出,神情婉妙。闯然至灯下,怒骂:“何处狂生,居然高卧[10]!”生起笑曰:“小生此间之第主,候卿讨房税 耳。”遂起,裸而捉之。女急遁。生先趋西北隅,阻其归路。女既穷,便坐 床上。近临之,对烛如仙;渐拥诸怀。女笑曰:“狂生不畏鬼耶?将祸尔死!” 生强解裙襦[11],则亦不甚抗拒。已而自白曰:“妾章氏,小字阿端。误适 荡子,刚愎不仁[12],横加折辱[13],愤悒夭逝,瘗此二十余年矣。此宅下 皆坟冢也。”问:“老婢何人?”曰:“亦一故鬼,从妾服役。上有生人居, 则鬼不安于夜室,适令驱君耳。”问:“扪 何为?”笑曰:“此婢三十年 未经人道,其情可悯;然亦太不自量矣[14]。要之,馁怯者,鬼益侮弄之; 刚肠者,不敢犯也。”听邻钟响断,着衣下床,曰:“如不见猜[15],夜当 复至。”

入夕,果至,绸缪益欢[16]。生曰:“室人不幸殂谢,感悼不释于怀。 卿能为我致之否[17]?”女闻之益戚,曰:“妾死二十年,谁一致念忆者! 君诚多情,妾当极力。然闻投生有地矣,不知尚在冥司否。”逾夕,告生曰:“娘子将生贵人家。以前生失耳环,挞婢,婢自缢死,此案未结,以故迟留。 今尚寄药王廊下[18],有监守者。妾使婢往行贿,或将来也。”生问:“卿 何闲散?”曰:“凡枉死鬼不自投见,阎摩天子不及知也[19]。”二鼓向尽, 老婢果引生妻而至。生执手大悲,妻含涕不能言。女别去,曰:“两人可话 契阔[20],另夜请相见也。”生慰问婢死事。妻曰:“无妨,行结矣。”上 床偎抱,款若平生之欢。由此遂以为常。后五日,妻忽泣曰:“明日将赴山 东,乖离苦长[21],奈何!”生闻言,挥涕流离,哀不自胜。女劝曰:“妾 有一策,可得暂聚。”共收涕询之。女请以钱纸十提[22],焚南堂杏树下, 持贿押生者,俾缓时日。生从之。至夕,妻至,曰:“幸赖端娘,今得十日 聚。”生喜,禁女勿去,留与连床,暮以暨晓,惟恐欢尽。过七八日,生以 限期将满,夫妻终夜哭。问计于女,女曰:“势难再谋。然试为之,非冥资 百万不可。”生焚之如数。女来,喜曰:“妾使人与押生者关说[23],初甚 难;既见多金,心始摇。今已以他鬼代生矣。”自此,白日亦不复去,令生 塞户牖,灯烛不绝。

如是年余,女忽病,瞀闷懊 [24],恍惚如见鬼状[25]。妻抚之曰:“此 为鬼病。”生曰:“端娘已鬼,又何鬼之能病?”妻曰:“不然。人死为鬼, 鬼死为[26]。鬼之畏,犹人之畏鬼也。”生欲为聘巫医。曰:“鬼何可 以人疗?邻媪王氏,今行术于冥间,可往召之。然去此十余里,妾足弱不能 行,烦君焚刍马[27]。”生从之。马方,即见女婢牵赤骝[28],授绥庭下[29],转瞬己杳。少间,与一老妪叠骑而来,絷马廊柱。妪入,切女十指[30]。

既而端坐,首 作态[31]。仆地移时,蹶而起曰:“我黑山大王也。娘子 病大笃,幸遇小神,福泽不浅哉!此业鬼为殃,不妨,不妨!但是病有瘳, 须厚我供养,金百锭、钱百贯,盛筵一设,不得少缺。”妻一一嗷应[32]。 妪又仆而苏,向病者呵叱,乃已。既而欲去。妻送诸庭外,赠之以马,欣然 而去。入视女郎,似稍清醒。夫妻大悦,抚问之。女忽言曰:“妾恐不得再 履人世矣。合目辄见冤鬼,命也!”因泣下。越宿,病益沉殆,曲体战栗, 妄有所睹。拉生同卧,以首入怀,似畏扑捉。生一起,则惊叫不宁。如此六 七日,夫妻无所为计。会生他出,半日而归,闻妻哭声。惊问,则端娘己毙 床上,委蜕犹存[33]。启之,白骨俨然。生大恸,以生人礼葬于祖墓之侧。 一夜,妻梦中呜咽。摇而问之,答云:“适梦端娘来,言其夫为鬼,怒其 改节泉下[34],衔恨索命去,乞我作道场[35]。”生早起,即将如教。妻止 之曰:“度鬼非君所可与力也[36]。”乃起去。逾刻而来,曰:“余已命人 邀僧侣。当先焚钱纸作用度。”生从之。日方落,僧众毕集,金铙法鼓[37], 一如人世。妻每谓其聒耳,生殊不闻。道场既毕,妻又梦端娘来谢,言:“冤 已解矣,将生作城隍之女[38]。烦为转致。”

居三年,家人初闻而惧,久之渐习。生不在,则隔窗启禀。一夜,向生 啼曰:“前押生者,今情弊漏泄[39],按责甚急,恐不能久聚矣。”数日, 果疾,曰:“情之所钟,本愿长死,不乐生也。今将永诀,得非数乎!”生 皇遽求策。曰:“是不可为已。”问:“受责乎?”曰:“薄有所罚。然偷 生罪大,偷死罪小。”言讫,不动。细审之,面庞形质,渐就澌灭矣。生每 独宿亭中,冀有他遇,终亦寂然,人心遂安。 [1]

[1]卫辉:府名,治所在今河南省汲县。

[2]有气敢任:纵性使气,敢做敢当。

[3]寻:即。

[4]块然:孤独,单身一人。

[5](liáo 了)栗:凄怆优伤。

[6]扪(sūn 孙):摸索。

[7]挛(luán 峦)耳蓬头耳朵蜡曲,头发散乱。形容妇女老丑之态。宋 玉《登徒子好色赋》;“其妻蓬头挛耳, 唇历齿。”挛,蜷曲不伸。

[8]臃肿:此据青本,手稿本本作“拥”。

[9]尊范,犹言“尊容”。范,模,模样。

[10]高卧:高枕而卧。形容安闲。

[11]襦(rú儒):上衣。

[12]刚愎(bì闭)不仁:暴庚专横,无相爱之心。语出《左传宣公十二 年》。

[13]折辱:折磨、侮辱。

[14]不自量:此据铸雪斋抄本,原作“不自谅”。

[15]见猜:被猜疑。见,被。

[16]绸譬(m0u 谋):犹缠绵,谓情意深厚。

[17]致:招致,招来。

[18]药王:佛教菩萨名。据传为施良药治除众生身心两种病苦的菩萨。 见《观药王药上二菩萨经》。

[19]阎摩天子:即阎罗王,又称“阎罗”、“阎王”。原为古印度神话 中管理阴间之神,佛教沿用其说,称为管理地狱的魔王。传说他下有十八判 官,分管十八地狱。司决断善恶、追摄罪人、轮回转世等事。

[20]话契阔:叙谈久别之情。

[21]乖离:别离。

[22]十提,十串。提,迷信习俗以纸钱一串为一提。

[23]关说:通关节、说人情。

[24]瞀(mào 冒)闷懊怅(nōng 哝):指病患务神志昏迷,烦噪下宁。《素问六元正纪大论》:“目赤心热,甚则苦闷懊侬。”瞀,昏乱。懊侬, 也作“懊侬”,烦躁。

[25]恍惚:神志不清。

[26](jiàn 渐,又读 jì吉):迷信传说鬼死为。《五音集韵》:“人 人死作鬼,人见惧之;鬼死作,鬼见怕之。若篆书此字帖于门上,一切鬼 祟,远离千里。”

[27]刍马:草扎的纸马。

[28]赤骡:红色骏马。骝,黑鬣黑尾的红马。

[29]授绥:谓授予挽以上马的缰绳。绥,挽以上下的车索,此指马辔。

[30]切:按、摸。中医按脉叫切脉。

[31] (dù杜) (sòu 嗽):同”哆嗦”,颤动。

[32](jiào 叫)应:高声答应。《礼记曲礼上》:“毋应。”孔 颖达疏:“,谓声响高急。”

[33]委蜕:蝉等所蜕之皮,喻遗留之迹。委,弃。

[34]改节:不守妇节。

[35]道场:此指佛教所举行的超度亡灵的法会,如“水陆道场”等。

[36]与力:为力。

[37]金铙法鼓:举行法会所用的打击乐器。

[38]城隍:迷信谓护城池的神灵。详见《考城隍》注。

[39]情弊:受贿舞弊的情节。 [1]

河南卫辉府的戚生,年轻含蓄大度,有胆量,敢说敢当。当时一个大户人家有巨宅,因为白天见鬼,家里人相继死去,愿意把宅子贱价卖掉。戚生贪图价廉,便买过来住了。然而宅院太大家人稀少,东院的楼亭,艾蒿长成了小树林,也只好让它暂且荒废着。家人每到夜里便惊恐不安,总是相互惊恐地说有鬼。两个多月后,死了一个丫鬟。没过多久,戚生的妻子傍晚到东院楼亭去,回来以后就得了病,过了几天即死去。家人更加害怕,劝戚生搬家到别处住,戚生不听。然而孤身一人没有伴侣,只有独自凄凉悲伤。丫鬟仆人们又不时地拿发生的怪异现象来喧扰,戚生发了怒,盛气之下抱了被褥,独自躺到荒亭中,留着蜡烛以观察会出现什么怪事。过了很久没有什么动静,也就睡着了。

忽然有人把手伸进了他的被窝,反复地摸索。戚生醒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年长的老侍婢,她耳朵蜷曲、头发蓬乱,面目臃肿得很厉害。戚生知道她是个鬼,便抓住胳膊推她,笑道:“尊容不敢领教!”老婢很惭愧,缩回手迈着小步走了。过了一会儿,一个女郎从西北角出来,神情美妙,突然闯到灯下,怒骂道:“哪里来的狂生,居然敢在这里高枕而卧!”戚生坐起来笑答:“小生是这里的房主,等候着向你讨房租呢。”于是起来,光着身子去抓她。女郎急忙逃避。戚生先跑到西北角,挡住了她的退路。女郎没办法,便索性坐到他的床上。戚生靠近她细看,在烛光的映照下竟美如天仙;便渐渐把她拥抱到自己怀里。女郎笑问:“狂生不怕鬼吗?会把你祸害死的!”戚生强解她的衣裙,她也不太抗拒。随后她自己说:“我姓章,小名阿端。因为错嫁了一个刚愎不仁、放荡邪僻的男人,横遭折磨侮辱,使我愤恨郁闷而早亡,埋在这里二十多年了。这宅子下面全是些坟墓。”戚生问:“那老婢是什么人?”女郎答:“也是一个先死的鬼,专门伺候我。上面有生人居住,鬼在下面就不安宁,刚才是我派她来驱赶您的。”戚生又问:“她为什么要摸索我?”女郎笑答:“这老婢三十年从未经历过男女间的事,这是值得怜悯的;但是她也太不自量了。总而言之:心虚胆小的人,鬼越是欺侮折磨他;刚强正直的人,鬼就不敢侵犯了。”听到邻家的钟声响过,女郎穿衣下床,说:“如不被猜疑的话,夜里我定当再来。”

到了晚上,女郎果然来到,两人情意殷切,更加喜悦。戚生说:“我的妻子不幸亡故,悼念之情一直不能忘怀。您能不能为我招她来?”女郎听说后很悲伤,说:“我死了二十年,有谁向我表示过怀念的!您真是多情,我一定竭尽全力。不过听说她已有了投生的地方了,不知道还在不在阴间。”过了一夜,女郎告诉戚生说:“您的娘子将要投生到富贵人家。因为她前生丢失了耳环,拷问鞭打侍女,侍女自缢身亡,这个案子还未完结,为此仍留在阴间。现在还寄居在药王廊下,有人监守着。我已派侍女前往行贿,或许能来。”戚生问:“您为什么能够这样闲散?”女郎答:“凡是屈死鬼不自己去投见的,阎罗王还来不及知道。”二鼓将尽的时候,老婢果然领着戚生的妻子来到。戚生抓住妻子的手大为悲伤。妻子含着眼泪说不出话来。女郎告别,说:“你们两人可以叙谈别后之情,过一夜咱再见面。”戚生问妻子侍女缢死的情况。妻子说:“不要紧,已经完结了。”两人上床拥抱,恩爱欢乐如同生前。从此欢聚成了常事。

五天后,妻子忽然哭着说:“明天将奔赴山东,要长久痛苦地别离了,有什么办法!”戚生听说后,挥泪淋漓,悲哀伤痛难以自持。阿端劝慰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你们得到暂时的团聚。”两人收住眼泪询问她。阿端请戚生拿纸钱十串,焚烧于南屋前的杏树下面,她好带着去贿赂押送戚妻投生的冥吏,以便能延缓时日。戚生按照她说的话办了。到了晚上,妻子来到说:“幸赖端娘帮助,今又得到十天团聚的时间。”戚生大喜,不再让阿端离去,留她同住在一起,每天从傍晚到天晓,惟恐欢乐失去。过了七八天,戚生因为十天期限将满,同妻子整夜痛哭,找阿端想办法。阿端说:“看来很难再有法子。不过还可以再试着办,非冥钱一百万不可。”戚生如数焚烧钱纸。阿端来,高兴地说:“我派人和押生的冥吏说情,起初很难,见到这么多钱后,他的心才开始动摇。现在已经让别的鬼去代替投生了。”从此白天也不再离去,让戚生把门窗塞严,灯烛不灭。

这样过了一年多,阿端忽然病得昏沉沉的,烦躁不安,神志不清,像是见了鬼的样子。戚妻抚摸着她说:“她这是被鬼弄病的。”戚生说:“端娘已经是鬼了,又有什么鬼能使她生病呢?”妻子说:“不然。人死了变成鬼,鬼死了变成。鬼害怕,犹如人害怕鬼一样。”戚生想为端娘请巫医。妻子说:“鬼怎么可以让人治疗?邻居王老太太,如今在阴间当巫婆,可以前去请她来。然而离这里十几里路,我的脚柔弱,不能走远路,麻烦您焚烧个纸马。”戚生答应按她的要求去办。纸马刚刚点燃,就见丫鬟牵来一匹黑尾红马,在庭下把马缰绳递给戚妻,转眼之间就不见了。不一会儿,戚妻和一个老太太两人同骑在红马上来到,把马拴在廊柱上。老太太进屋,按着阿端的十指切脉。随后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头哆嗦作态,倒在地上一会儿,突然起来说:“我是黑山大王。娘子病得很重,幸亏遇见小神,福份不浅呀!这是恶鬼作祟,不妨,不妨!只是这病好了,必须重重地给我供养,银子百铤、钱百贯、丰盛酒筵一桌,一样也不能少。”戚妻一一高声应承。老太太又倒在地上再苏醒过来,向病人呵叱,才算完事。过一会老太太要走,戚妻送她到门外,赠送给她那匹马,她很高兴地走了。进屋见阿端,似比原先稍微清醒了些。夫妻二人非常高兴,便安慰她。阿端忽然说道:“我恐怕不能再回到人间了。一闭眼就看见冤鬼,这是命该如此!”于是落下泪来。过了一夜,阿端的病情更加严重,弯曲着身子颤抖着,好像看见了什么。她拉戚生和她卧在一起,把头放进他的怀里,似害怕被人扑捉的样子。戚生一起身,她就惊叫不宁。这样过了六七天,夫妻俩毫无办法。恰巧戚生有事外出,半天才回来,听到了妻子的哭声。惊问缘故,原来阿端已经死在床上,遗骸犹存。掀开被子,只见一堆自骨摆放在那里。戚生大为悲痛,便按生人礼仪把她葬在祖墓旁边。

一天夜里,戚妻在睡梦中呜咽起来。戚生摇醒她并问怎么了,妻子说:“刚才梦见端娘来,说她丈夫已经变成了鬼,对她在阴间不守贞节非常愤怒,怀恨追了她的命去,求我作道场。”戚生早起,即要按妻子的话去做。妻子阻止他说:“超度鬼魂不是您可以用上力的。”于是起来走了。过了一会儿回来说:“我已经让人邀请僧侣去了。必须先焚烧钱纸作用场。”戚生都照办了。太阳才落,许多僧人集合到这里,金铙法鼓,如同人间。戚妻虽然常说铙鼓声、诵经声喧扰得难受,戚生却一点也听不见。道场做完了以后,戚妻又梦见阿端来感谢,说:“冤仇已经化解了,将要投生作城隍的女儿。烦代为转达。”

这样过了三年,家里人起初听说都很害怕,时间长了也就渐渐习惯了。戚生不在的时候,家人就隔着窗子向他妻子请示禀报。一天夜里,妻子哭着对戚生说:“原先押生的冥吏,受贿作弊的事情现已败露,追查得很急,恐怕不能长久团聚了。”过了几天,妻子果然得病,说了我因为钟情于您,情愿长死,也不愿意去投生。现在将要永别,难道不是天意吗!”戚生非常恐慌,急忙求她想办法。妻子说:“这已经不可能了。”戚生问:“要受责罚吗?”妻子回答:“小有惩罚。然而偷生罪大,偷死罪小。”说完,就不动了。仔细看去,她的脸面体形,逐渐地消失了。 [2]

蒲松龄(1640-1715),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 人。他出身于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父亲蒲原是一个读书人,因在科举上不得志,便弃儒经商,曾积累了一笔可观的财产。等到蒲松龄成年时,家境早已衰落,生活十分贫困。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3]


相关文章推荐:
清代 | 小说家 | 蒲松龄 | 文言 | 登徒子好色赋 | 左传 | 五音集韵 | 礼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