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春旺(鑫旺集团董事长)

2005年10月12日,胡润团队打造的“2005年中国内地百富榜”揭晓,河南有4位富豪上榜,按排名先后是:建业集团董事长胡葆森、台兴房产集团董事长王超斌、鑫旺集团董事长张春旺、黄河集团董事长乔秋生(乔金岭之子)。其中,一向低调的张春旺是首次登上这个榜单,并以5亿元的个人资产列“百富榜”第351位。

张春旺80年代以毛衣编织和砖厂起家。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张春旺独资办了炼铝厂,并向村里买了顶“村办”的“红帽子”戴了好多年。

这间小铝厂后来发展成了“鑫旺铝业”,1997年资产接近5亿元。

1998年党的十五大之后,公司以股份制改造的方式摘掉了“红帽子”。

2003年,张春旺为了降低电解铝的成本,决定自建电厂。历经89轮谈判融资11亿元,开始在北京凤凰岭建造占地230亩的电厂。

张春旺被中央电视台选入改革开放20年20人、河南省优秀厂长经理、河南省劳动模范、河南省优秀共产党员、河南省第七次党代会代表、郑州市人大代表。

1997年被河南省命名为优秀厂长经理;

1997年被郑州市命名为优秀厂长经理;历年来被巩义市评为优秀企业家;

1997年被巩义市命名为明星企业家科技兴巩功臣。

中国400富人榜第96名;

新财富劳斯莱斯500富人榜第156名。

2005年11月1日上午,在巩义市米河镇小里河村的鑫旺集团旁边,村民张元站在路边,望着村里的同伴穿 着洗得发白的工作服去鑫旺集团上班,心里是既羡慕又暗自伤感:两年前,他也是鑫旺集团下属铝业公司的一名员工,每月能挣1000多元工资,“在小镇上生活,一个月能挣1000多块,日子过得很滋润。”回忆起过去的美好时光,张元不得不面对现在的现实长叹一声:“因为公司效益不好,前年我就下岗了,现在每天没有事干。”

当时和张元一起被裁掉的员工有1000多人。

在鑫旺集团办公室里,两块牌子冷落地放在办公室的窗台上。“河南省民营科技企业50强”的牌子是由河南省科技厅颁发的;“河南企业100强”的牌子,是由河南省企业家协会、河南省企业联合会颁发的。

鑫旺集团办公室主任郑元洪解释说:“这两块牌子我们刚领回来,还没有顾上挂。”他的语气中透出些许尴尬,“谈企业的事可以,富豪榜的事咱们尽量不谈。”

中午十分,在鑫旺集团铝业公司的职工食堂里,前来就餐的职工稀稀落落,有些餐桌已经好久没有使用了。“从2003年起,我们集团就大幅度裁人,仅铝业公司就减少了一半人,从2600人减到了1300人。”铝业公司总经理办公室主任李幸伟说。

郑元洪也说:现在整个集团才2600人,“而原来是5000多人”。在他的办公桌上,贴着一张集团今年6月开始实施的通知:由于公司今年资金紧张,电话费要严格控制,逐个核实,尽可能下降使用标准;饮水机不准外人饮用,不准用纯净水洗手。

公司到了建成以来最为困难的时候,每花一分钱都要掂量再三,“花费调整以后每个月能减少开支1000多元;就连职工餐厅也改烧柴禾,为的是一个月能省下几千元开支”。

公司办公楼上也是一派冷冷清清,一名员工说:“我们上午11点下班,下午5点下班,来了也没有多少事干。”

郑元洪说,鑫旺集团虽然有10个分公司,但主业是铝,铝的产值占了集团的70%至80%。近两年由于原材料涨价,运输费用猛增,企业效益急剧下滑,现在正处于亏损状态,“仅铝业公司一天的亏损就有五六万元,集团一年下来亏损在几千万元”。

李幸伟解释道:原材料氧化铝的价格从2200元/吨涨到了5300元/吨,电费从0.29元/度涨到了0.473元/度,每生产一吨铝需要耗电15000~16000度,“由于国家的宏观调控,企业的压力比较大,民营企业是在夹缝中生存。实际上,全国有几百家铝厂,80%的铝厂都是在赔钱,但不生产又不行。”

在河南省企业家协会、河南省企业联合会主办的《河南100强企业分析报告》上,鑫旺集团2005年的营业收入为1.0137亿元,比上年减少了13.73%。在2004年的河南100强企业中,鑫旺集团排在前30名,但今年排在77名。

“我们企业贷了不少款,已经达到资产的55%。按照国家的规定,只要贷款不超过40%都属于良性贷款,虽然我们的比例有点高,但哪个企业不贷款?”李幸伟表示。

为了减少亏损,鑫旺集团想尽了办法:他们争取到有关部门的支持,得到了国家对电价的优惠政策;当听到中国铝业公司准备吸收会员加盟的消息后,就积极呈报材料,很快被批准加入,并与中铝签订了长期购销合同,以优惠价拿到了原材料。

除了上述措施,鑫旺集团还采取了内部减人、压缩开支的办法,从2003年10月起,员工数量比以前减少了一半,每个月的工资从130万元减少到了现在的40万元;降低财务管理费用、经营管理费用;和银行协商,降低贷款利息,“几项加起来,一年可以省下两千多万元,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呀。”李幸伟感叹道,“现如今,集团再次处在了一个特别艰难的时期,正艰难爬坡。”

鑫旺集团也希望走多元化的道路,但这条路注定不平坦。

2004年,张春旺成立了河南顺邦高科有限公司,投资5亿元人民币,以50万元的年薪聘请了专家,对老生产线进行了改造,准备生产铝铂液,由粗放型向精密型发展“现在正在改造中。改造完成以后年产值可以达到2-3个亿。”李幸伟表示。

但据鑫旺集团一名内部员工透露,这个项目虽然花了不少钱,但进展不大,“原来说今年就能投产,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另一个项目也遇到了麻烦。2002年前后,鑫旺集团广为宣传的河南继峰电子有限公司,虽然投资只有1000万元,却是鑫旺集团进军高科技的尝试。按照预期,该公司年产铝电解电容器1亿只,产品全部出口美国,年产值2000万元,“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个企业已经在2003年迁到了深圳,与集团没有多大关系了。”郑元洪无奈地说。

铝业公司办公室主任韩延庆是鑫旺集团的元老了,从集团开始筹建、建设就进入工作了,厂里的电线杆是 他和伙伴们一起竖起来的,一些电线是他亲手架起来的,他亲眼见证了鑫旺集团的发展、繁荣,也见证了现在的困难。

说到位于凤凰山上的鑫旺集团,说到小里河村的发展变化,当地人都会自然而然地说起张春旺。一位农民企业家,靠着个人的远见卓识,硬是在一片原是生长小麦、玉米的土地上“长”出了一座大企业。

张春旺的个人情况,只能得到这样简单的几行介绍:张春旺,1953年3月出生,高中学历,经济师,中共党员。入选中央电视台改革开放20年20人、河南省优秀厂长经理、河南省劳动模范、河南省优秀共产党员、河南省第七次党代会代表、郑州市人大代表;历年来被巩义市评为优秀企业家、巩义市明星企业家、科技兴巩功臣……

《商界名家》实地调查了解,改革开放初,年轻的张春旺抓住机遇,不怕吃苦,从织毛衣、干砖厂、做油毛毡做起,成了村里的第一批万元户。1985年,他拿出自己积累的10万元,以横向联营的方式筹资476万元,建成了石墨电极生产线,填补了当时河南省在这一行业的空白。

1992年,张春旺以股份合作的方式筹集到资金8810万元,总投资3.1亿元,建成了中国第一家由农民为投资主体的大型铝厂,开创了农民进入有色金属领域的先河。

在集团员工的眼里,张春旺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1992年,正当铝厂的建设到了紧要关头时,国家宏观调控,银行纷纷抽走资金,建筑商前后跟着他要账,当时鑫旺集团开建电解铝一期工程2万吨自焙槽生产线,最困难时集团账户上只剩下了2000元现金。无奈之下,张春旺跑到北京,向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求助。在几次碰壁之后,他中午宴请了总经理的秘书,一口气喝下了一斤白酒,跪在了女秘书的面前,含泪诉说了自己创业的艰辛,秘书终于答应让他面见总经理一面。见到总经理方大成,张春旺说:我是河南巩义的一个农民,建了一个年产1.8万吨的电解铝厂,目前建设遇到了困难,请方总赐教。方大成听说农民建铝厂,很是敬佩,最后给了1000万元的支持。

1997年,鑫旺集团以补偿贸易的方式从韩国三星、英国来宝、瑞士嘉能可引资5000万美元,上马了二期电解铝工程,使小里河村一跃成为中国铝业第一村。

1998年,鑫旺集团顺应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完成了民营股份制改造,一跃成为河南最大的民营企业集团。也是在这一年,张春旺和张瑞敏、吴敬琏一道入选“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二十人”,并当选为省人大代表、省劳动模范。

2003年是鑫旺和张春旺的事业分水岭,如今,占地1000多亩的鑫旺集团,把希望寄托在了新的项目建电厂。

发电厂的动议来自于2001年。当年,他们从西部引资5000万元,与西藏鸿陆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合资,在鑫旺成立了西藏天羽博丰科技有限公司巩义分公司,形成了年产5万吨阳极碳块的生产能力。但2003年年底,由于铝业在谷底求生,从而使链条企业天羽博丰公司受到冲击,停产一年多,8000多万元的资产被闲置,几百名职工失业。

2003年6月6日,鑫旺集团还费尽周折,经过89轮谈判,最终与西藏天羽博丰科技有限公司、河南新中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香港亚洲电力投资有限公司几家合作,建设经营2X135MW发电项目,“总投资11亿元,资金是几家公司共同出资的。计划两年时间建成投产,走‘煤、电、铝、材’一体化的综合发展道路。同时,这也是公司走出困境的唯一选择。”郑元洪介绍道。但让鑫旺集团决策者没有想到的是,项目刚刚上马,就遇到了国家宏观调控,限制小发电项目,已经开工建设的项目只好停工,这一停就是一年多。

两年里,张春旺往北京跑了不知道有多少趟,国务院、国家发改委、环保总局、土地、水质、等单位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为了拿到国家的批文,张总说自己脱了3层皮。”李幸伟感慨万千,“这次河南报了40多家,只批了4家。实际上公司走了捷径,因为国家已经不让发展小电厂了,我们就和西藏合作,当作援藏项目,异地建设,总算批了。”

要不了多时,电厂会继续开工建设,2006年10月1日第一台机组发电;2007年5月1日第二台机组发电。“主要是供我们自用,多余的想并网外卖。到了电厂投产时,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李幸伟说。

其实,张春旺并不是第一次登上中国的富豪榜。早在2003年,中国内地的《新财富》杂志就曾把张春旺排

在中国内地富豪榜第95位,据该杂志评估,当时张的个人资产为8.9亿元。在对张春旺的介绍中,该杂志用了这样的一段文字: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张春旺独资办了炼铝厂,并向村里买了顶“村办”的“红帽子”戴了好多年。这间小铝厂后来发展成了“鑫旺铝”,1997年资产接近5亿元。党的十五大后,公司以股份制改造的方式摘掉了“红帽子”。

在小里河村民的眼中,土生土长的张春旺是个聪明、务实、能干的人。虽然他拥有上亿的资产,但穿着普通,在郑州没有房子,也没有花边新闻。

10多年来,张春旺先后为市、镇各项公益事业的发展,为周边村庄、建设希望工程投入上千万元,为小里河的村庄建设及各项福利事业投入资金上亿元。

可是如今,由于宏观调控的原因,鑫旺集团经营状况相当困难,年亏损一两千万元,这样焦头烂额的情况下,张春旺怎么可能进入‘胡润榜’让人深感纳闷。

2005年中国富豪榜发布之前,胡润曾公开说,今年的指标摒弃了以前的净资产依据,采取了市盈率的概念,因为市盈率比净资产更能体现财富的客观性。

但是,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就能知道,所谓“市盈率”是专对上市公司而言的。事实上鑫旺集团并不是上市公司,那么,胡润团队是如何拿到鑫旺集团的市盈率的呢?还是胡润团队到鑫旺集团作了调查呢?

事实上,胡润团队并没有到鑫旺集团实地调查。对于入围百富榜一事,张春旺曾公开指出“榜单不真实”。

那张春旺到底是如何进入胡润富豪榜的呢?

有分析人士认为,既然不属于市盈率说,也没有经过实地调查,那么目前处于艰难时期的鑫旺集团董事长之所以能够进入富豪榜,一个最可能的情况就是2005年胡润百富榜上榜最低门槛为5亿元人民币,而鑫旺集团现有资产达10.8亿元,“当然符合进入的标准”。

不过,这样也说不过去,因为在河南,许多较鑫旺集团财富更为丰厚的企业并没有上胡润这个榜单,包括在今年颇具争议的“河南首富”孙树华。

众所周知的是,一项排名是否客观关键在于指标是不是具有可比性,可比性是合理测算所有被排名者个人财富多少的要素。

而事实是,目前中国尚未建立个人收入监控体系,税务机关也没有真正掌握个人收入的实际情况。如此,胡润团队在没有实地调查、没有收集被排名者的财富数据的情况下,此排行榜排行的依据是什么?

对张春旺上榜一事,胡润方面也一直未给出让人满意的回应,这为坊间对“胡润榜”客观性的怀疑多了另一个佐证。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在“胡润榜”推出不久, 《福布斯》杂志也推出了全新的“2005福布斯中国地内400富豪 榜”,在这个榜单上,不仅与张春旺同时上榜的胡葆森等三人均榜上有名,还增加了汪远思、陈泽民等11个河南富豪的名字。但这个榜单上,人们却没有找到张春旺!两榜对照,类似的尴尬还有很多:在“胡润榜”高居第2位的江苏富豪严介和,同样在“福布斯榜”上不见踪影。


相关文章推荐:
胡葆森 | 毛衣编织 | 红帽子 | 股份制 | 电解铝 | 凤凰岭 | 企业家 | 巩义市 | 工作服 | 羡慕 | 伤感 | 河南省科技厅 | 裁人 | 办公桌 | 资金 | 电话费 | 饮水机 | 纯净水 | 原材料 | 运输费用 | 氧化铝 | 民营企业 | 营业收入 | 贷款 | 亏损 | 国家 | 经营管理费用 | 银行 | 贷款利息 | 专家 | 铝电解电容器 | 美国 | 深圳 | 电线杆 | 电线 | 凤凰山 | 农民企业家 | 小麦 | 玉米 | 经济师 | 改革开放 | 毛衣 | 万元户 | 河南省 | 传奇 | 宏观调控 | 现金 | 北京 | 秘书 | 白酒 | 秘书 | 敬佩 | 中国铝业 | 张瑞敏 | 吴敬琏 | 谈判 | 国务院 | 国家发改委 | 西藏 | 中国 | 富豪榜 | 资产 | 村民 | 聪明 | 务实 | 花边新闻 | 公益事业 | 希望工程 | 胡润 | 净资产 | 市盈率 | 经济学 | 上市公司 | 董事长 | 河南 | 孙树华 | 收入 | 汪远思 | 陈泽民 | 江苏 | 严介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