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安乐

张安乐,绰号“白狼”,台湾台北市人。祖籍山西省洪洞县 [1] “,1948年出生在南京,1949年来到台湾 [2] 。台湾师大附中毕业、淡江文理学院(现淡江大学)历史系学士、内华达大学会计学士与资讯管理学士。台湾竹联帮元老 [3] ,曾担任竹联帮“总护法”。因为涉及江南案”名噪一时,后因违反《组织犯罪防制条例》,遭到检方通缉潜逃海外 [4] 。1996年后避居大陆经商,是韬略集团创始人。在离开台湾的17年里,张安乐在大陆投资设厂,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安全帽制造商。他生产的安全帽销量,占全球市场的45%以上。2005年创立“中华统一促进党”,担任总裁,坚定主张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其商业组织头脑与想法,以及其个性与思想,在部分华人圈里有很高的评价,但在台湾社会中,他却是位备受争议的人物。

2013年6月29日结束长达17年滞留中国大陆后返回台湾 [5-6]

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白狼”张安乐在2014年4月1日率众向“反服贸”学生发声。他表示,希望大家能珍惜台湾得来不易的民主;他还直批“反服贸”活动的带头人林飞帆,呼吁警方“以法制暴” [7]

张安乐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是军官,母亲则在北一女担任老师,自小便是一名列前茅的资优生,却在就读初中时接触黑社会圈子,传闻当时就已经加入名为南海路帮的团体。

1964年,张安乐加入刚成立不久的竹联帮,而后依帮内所排之“班辈”,被取名为“白狼”。往后几年张安乐参与竹联帮各事务与战役,慢慢建立起自己的名声,奠定在竹联帮的地位。这段时间,张安乐也多次转学就读的高中。这年,年少气盛的他杀伤了一名穿便服的“宪兵”,被警方逮捕入狱一年,未成年便在警方记录上留下污点。

出狱后,他几经转学,1967年,考上了淡江文理学院(即淡江大学)历史系,入学后,他与当时学校的五专部学生起冲突,并引发一场厮杀,结果却因此结识了“竹联帮”核心人物、外号“鸭霸子”的陈启礼,从此成了莫逆之交,共同成为“竹联帮”两大“台柱”。

1970年,陈仁事件引起轩然大波,被视为幕后指使者的陈启礼与多位大哥也在1972年相继被逮捕入狱,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由多位大哥推荐张安乐来重整竹联帮。1975年间,竹联帮内部新旧派系恶斗,使得张安乐感到失望,并离开台湾远赴美国发展。

1979年,张安乐在美国和朋友经营餐厅生意,同时进入美国的内华达拉斯维加斯大学与斯坦福大学就读。

1984年,老友陈启礼与吴敦来到美国,在美国停留了一个月。等到将返台时,张安乐才知道他们此行是受情报局长汪希苓中将之托,奉某高层人士之命,暗杀江南(1984年10月15日,江南案)。而当时陈启礼与吴敦留下了一卷录音带于张安乐处,以免政府翻脸不认人。

返台后不久的陈启礼与吴敦,因“一清专案”被捕,并且被控以杀害刘宜良的罪名。张安乐为了解救好友公布此录音带,一时美国舆论哗然,台湾当局及美国政府双方都十分难堪。

而掀起这场风暴的张安乐不久就被美国警方逮捕,以“贩毒”罪名判处了十五年有期徒刑(张安乐强调:他这辈子在道上绝不碰毒品生意;而当初指控他贩毒的检方证人也公开宣称:当初是在联邦检察官的压力与利诱下才作了伪证,日后重审时愿意回国为张作证)。张安乐在美国坐足了十年牢,这期间他除了又取得两个学士头衔之外,也不定期投稿于《联合报》等台湾岛内报刊上,介绍美国监狱内不为一般读者所知的情形。

1990年前后,当时台湾正值经济蓬勃发展,竹联帮陆续创立企业集团以暗中进行围标、绑标工程;短短数年便赚取暴利,并运用充裕资金再次拓展势力版图。而张安乐运用竹联帮直系团体信堂的势力创设韬略集团,该集团下辖29家子公司,成立后总共承包了500多项工程业务。

1996年,遭台北地方法院检察署以“违反组织犯罪防制条例”通缉而潜逃海外。

此外,他也主导韬略集团,在深圳、江门、东莞以及江西南昌等地设置数家工厂,事业版图横跨运动器材与电子产业。

2000年来,台湾不少"黑道大哥"为逃避岛内警方扫黑活动,纷纷逃往对岸躲避风头,"竹联帮"的张安乐离开台湾避难。同年11月,"白狼"张安乐被中国大陆公安部门短暂拘留。

2001年3月,张安乐持伪造的新加坡护照,从中国大陆飞往香港转机抵南非。同年3月17日,张安乐自南非约翰尼斯堡搭机赴阿根廷,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机场,被海关人员察觉所持的护照疑为伪造而遭扣押。3月18日,阿根廷当局将张安乐遣返其起飞国即南非,南非移民局人员分别向国际科及新加坡警方查证后,证实他所持的护照确系伪造,而将他留置在约翰尼斯堡机场旁的一家过境旅馆内,还派专人二十四小时监控,其行动暂时失去自由。张安乐被遣返南非后,南非当局拟将他移交台湾。但张安乐却向南非申请"政治庇护",所持理由为他是反台独人士,若遭递解回台恐被整肃。

2004年5月9日,"白狼"张安乐带领二十名左右的台湾爱国志士们,前往广州祭拜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并在灵前宣誓成立台湾保护中华大同盟。目的是要激励台湾的爱国志士们,团结起来效法先烈的牺牲精神,以对抗台湾岛内日益猖獗的台独势力。

2005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六十周年,在此同时,台湾第一百一十三个政党,台湾保护中华大同盟党正式改名为中华统一促进党。该党总裁张安乐在接受采访表示,“中华统一促进党是目前在台湾既能深入基层各角落,又敢公开主张“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政党”。

2007年,台湾竹联帮精神领袖、张安乐好友陈启礼病逝,在其遗体即将运回台湾之前,张安乐写下一篇2000多字的悼念文。这篇文章,以 “启礼哥走了,带着遗憾走了”为轴,道出陈启礼除了客死异乡之外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两岸的统一。

2013年7月1日,“白狼”张安乐遭台当局通缉17年后主动返台,在机场被警察逮捕,警方随即带他到台北地检署讯问,检方开庭侦讯后,批准张安乐以100万元新台币保释。

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白狼”张安乐在2014年4月1日下午率众前往“立法院”向“反服贸”学生发声。张安乐痛批“反服贸”活动总指挥林飞帆和陈为廷2人,先是破坏程序在先,并拿台立法机构议场当“人质”,这样的行径十分不可取 [7] 。他说议场是公共场所,不是这两人的,而这样的行径就跟“土匪”没两样 [7] 。张安乐表示希望警察能够拿出公权力,依法驱离这些学生,呼吁警方“以法制暴” [7] 。张安乐下午2时多现身,2时36分登上宣传车,带头喊口号“民进党贪污党” [8]

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张安乐表示,台湾有高度表达意见的自由,有人反马,肯定有人挺马,而他愿意做那个挺马的人 [9] 。民进党团对他的“黑道”背景的批评,他表示,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跟四海帮、竹联帮、天道盟的关系密切,“他才是黑道教父” [9]

2014年4月1日,在太阳花学运汇总,率领“反对反服贸”团体,在国会议场前发声。其中包括统一促进党党员、部分劳工、部份航空业员工、部份旅游业员工等2千人前往国会示威,4月1日下午,张安乐等人前往立院要和学生对话,却当场与许多陈其迈、高志鹏、王世坚等民意代表叫阵,其间张安乐更以台语粗话痛骂民进党籍政治人物、反服贸学生,说你们是中国人生的儿子,但是是孽子,中国人不要你们,一战成名 [10]

桃园县立桃园国民小学

台北市立建国高级中学初中部

台北市立建国高级中学夜间部(肄业)→ 省立基隆第一中学(肄业)→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附属高级中学

淡江大学历史系学士

淡江大学欧洲研究所(硕士)肄业

美国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分校(UNLV)会计学学士、资讯管理学学士

美国圣马利学院心理学学士、社会学学士

美国斯坦福大学运筹学(Operation Research)硕士肄业

随着年龄增长发生在“白狼”身旁的一些事情,与他原意有违,一连串的打击,使他开始厌恶汲汲营利的江湖,他下决心,以离开台湾来摆脱种种不愉快。

1984年11月29日,美国警方宣布侦破 “江南案”,“竹联帮”分子陈启礼等三人受台湾“国安局”指使,从事政治暗杀。随后,“白狼”将陈启礼的一卷录有犯案经过录音带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作为威胁台湾“政府”释放陈启礼的“武器”,同时他也展开“营救”竹联兄弟的行动,并在美国国会就“江南案”举行大审“竹联帮”听证会上,以流利的英文独辩群雄,一夕之间,他名噪美台两地,成为海内外媒体报道的“风云人物”。

“其实人是两面人,如果没有年轻时的那段经历,我号召不了那么多人,如果我只是一个大学教授,声音走不出来,但是也是因为过去的经历,所以人家总可以抹黑,说我是黑道,这个东西有得必有失。”

由于身份曝光,“白狼”遭到美国警方逮捕。1986年开始,在美入狱十年。

事隔多年,今天的张安乐没有太多地谈及当时的感受,只是说,当时若不去美国,则可以更早地步入大陆。“当时,很多人都通过走‘海归派’这条道路去大陆,我也这样选择,但事与愿违,我到大陆已经是1996年了。这样想想,反而晚了几年。”

1997年,针对岛内民众及舆论对台湾黑金政治以及社会治安的不满,台湾当局发起“治平专案”,重点打击有影响力黑道人士,台湾三大帮派“竹联帮”、“四海帮”、“天道盟”主要领头人均在追缉之列,大批大佬被捕后送往绿岛监狱服刑。

台湾法务部门网站公开资料显示,治平专案为台湾“内政部”策划实施的检肃黑道帮派工作,有效遏止黑道帮派组织犯罪。

依台湾警方当时统计,台湾全省有黑道背景的“民意代表”超过150人,地方议会有黑道背景的超过总数的1/3,成为当时台湾政坛最大包袱,被称为“黑金政治”,饱受抨击。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在压力之下启动“治平专案”,针对黑道势力进行打击。

张安乐回忆说,当年台湾发生一起血案,“第二天为转移焦点,他们通过一个所谓的组织犯罪条例,要求他们三个月之内回去自首,很荒谬啊,没有理会,半年后就被通缉。”

在台商朋友的建议下来到深圳经商,他从此在深圳定居至今。“那个时候,我一个朋友先过来了,他打电话给我,说要不要过来投资,我说好,就过来了。因为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没考虑就答应了。”

到大陆后,没想到一呆就是十多年。台湾某报刊曾跨海来深圳专访张安乐。他们描述眼前这位当年的 “大哥大”,黄昏时站在深圳的办公室窗前,看着窗外出神,目光深处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心事与乡愁。他也许在想,不知哪一天他才能回到家乡。虽然深圳湾的对岸就是香港,香港到台北只有一个小时的航程,但他回不去。

有家回不去,但张安乐在大陆并没有感到陌生,反而有种亲切的感觉。他说:“我是学历史的,到了大陆来,以前在书上学的都到眼前来了,讲不出的那种感情,回到自己家一样。”

移居大陆的日子,张安乐生活重心就是过日子、看看书,对于当前的生活状态,他形容说是一种 “清教徒式的当活”,“养心莫若寡欲,至乐无如读书”是他目前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虽然生活过得很平淡,但在好朋友的帮助下,张安乐在大陆的事业蒸蒸日上。在大陆从商十余年,他创办的韬略集团先后在深圳、江门、东莞、南昌设立包括资讯、运动器材、消防器材等多家企业、工厂,至今已拥有了数千名员工。其中,最早创立的江门市运动器材有限公司已发展为全世界最大的头盔制造厂,专业生产马盔、溜冰头盔、自行车赛头盔,每年的销售量占到全球市场份额的45%以上。

对于大陆的投资环境,不愿多谈自己“贡献”的张安乐却是滔滔不绝,他说,台商到大陆来投资是大势所趋,“因为大陆已经变成全球最大的民生工业的工厂了,不管是当时在大陆设厂的条件,还是大陆的政策都很适合我们到这边发展。”

在大陆定居十多年,张安乐亲眼目睹了大陆的变化。他说大陆经济崛起带给了人们很多的向往与企盼。

因为看好大陆经济的发展,张安乐一直致力于大陆与台湾、大陆与世界的经济接轨事宜,而他致力的方式就是在加强两岸文化传承的同时,推动两岸经贸的交流与往来。这些年来,他经常组织岛内的文化、经贸人士到大陆沿海、中部、西部地区,参观当地的历史、人文等,进行大陆寻根之旅,“看中国的昨天、今天、明天,加强他们认祖归宗的感觉。”

在张安乐看来,中国的历史文化非常重要,可以加强两岸的真正融合。因为学历史的人一般都有种大历史观,能在纷杂的世界之中看到大潮流、大趋势。他说,历史对他影响很大,因为它很宏观,可以看出一个大方向。“譬如两岸问题,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顺应自然,水到渠成,只要两岸经贸继续交流下去,经济起飞则政治情势会趋于稳定,因为经济上的起飞会带动政治上的发展。所以将来我会做两岸三地之间的贸易,我想历史对我未来的规划而言,是有所帮助的。”

学历史的他越发关心两岸未来的发展。“我是跳开台湾来看问题,是用两岸关系来看两岸未来的发展。”“希望两岸早日直航,方便所有对台湾经济有卓越贡献的台商,给他们一个最基本的家庭团聚,做生意的方便;第二希望两岸早日走向和平统一,大家都知道统一是必然的,我认为两岸最好的方式就是‘和平统一共繁荣,一国两制相互尊重’,共同推进两岸的发展,使中华民族立于世界之林。”

2013年3月22日,张安乐首度提出返台想法,称母亲逝世3周年的祭日后就返回台湾,随即引发震动,绿营不少政治人物公开反对,原先发出通缉令的台北地检署也表示反对。僵持之下,一度使得张安乐返台手续卡在台湾出入境部门进退两难。

2013年6月29日,被台湾地区检调部门通缉16年的“前竹联帮大佬”张安乐,将主动踏上回台湾的飞机,消息已经在两岸引起波澜。在台湾,张安乐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在深圳,他隐身普通商人,鲜为人知。从力挽狂澜的少年帮主到花甲老翁,张安乐已经从帮派事务中渐渐淡去,但关于他的黑与白,从未结束。 [11]

2013年6月29日的机票已经订好,届时他将借道上海进入台北松山机场返回台湾,迎接他的将是蜂拥的媒体和检察官,后者将把他送进监狱,“不管关多久,我总会出来,到时候我会继续做我的政治公益事业。”张安乐说道。 [11]

2013年6月29日滞留大陆17年的台湾竹联帮大佬“白狼”张安乐,29日从上海搭机抵达台北松山机场,搭机返台投案,由于他仍遭通缉中,一落地便遭警方上铐带回讯问,而由他一手成立的“中华统一促进党”,动员千人到松山机场接机。警方出动上百名警察到场戒备,台北市警察局说,已核准“中华统一促进党”申请在松山机场前的民权东路、敦化北路集会游行,初估2000多人参与,为防范帮派串连,规划周遭部署约500名警力,全程录像监控,以便搜集情资。

台北市警局表示,要求台北市刑大针对帮派分子进行约制,辖区松山分局负责交通维安等工作,会依集会游行人数多寡,调集附近分局支持,不容许彰显黑道气焰。

“白狼”张安乐传出搭机返台消息后,大批媒体蜂拥至松山机场,一早就在机场守候,引起不少搭机旅客围观。

由张安乐成立的“中华统一促进党”成员,也一早出现在松山机场附近,并手持布条和标语,欢迎张安乐返台,警方预估约有上千人参与。

台湾警方表示,张安乐一下飞机,就会被上铐并带回,讯问结束后,才移送台北地检署归案。消息,台湾竹联帮大佬“白狼”张安乐返台,随即遭解送台北地检署归案。台北地检署召开侦查庭后,认定张安乐自行投案告知居所,所涉案件不是重罪,且案发至今逾17年,难有逃亡、串证,故予以100万元新台币交保免押,限制出境。

张安乐下车走进台北地检署时,双手虽被上铐,仍拿着“中华统一促进”相关文宣,接受媒体拍照。有媒体问他,回到台湾的心情怎么样?他微笑回答“很开心”。

步出台北地检署后,张安乐到台北市王朝大酒店,开席3桌,与亲友及中华统一促进党干部们一起吃饭。据了解,重回台北市区的他相当开心,席间与亲友们闲话家常,并抱着孙女用餐,心情似乎相当轻松。

报道称,离开台湾17年的“白狼”张安乐,已委任律师杜英达和张立业为他辩护。张立业说,张安乐先前因案被通辑,但因是共犯,多不起诉或无罪,张安乐也多次想回台证明清白,但因放不下年迈老母,拖延未动。直到张母亲往生,张安乐才下定决心返台,29日终于成行。 [12]

记者:您1996年为什么选择到大陆来发展?

张安乐:这是大势所趋,因为大陆已经变成全球最大的民生工业的工厂了,不管是当时在大陆设厂的条件,还是当时大陆的政策很适合我们到这边发展。

记者:您在大陆定居11年来,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张安乐:我是学历史的,而历史的东西在书上学的都是死的,那到大陆来,都在眼前,讲不出的那种感情,跟回到自己家一样。

记者:您的集团取名韬略,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

张安乐:实际上我们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些文韬武略,不止是在商场,在国家大事上都需要。我们的口号是“文韬须顾忠义,武略勿悖伦理”,韬略是要受到限制的,须顾到忠义,不能违背伦理。

记者:几年前您想成立最大的台商服务机构,您的主要想法是什么?

张安乐:这个案子没有往前推了,因为2004年台湾“大选”后,我们在岛内成立了中华统一促进党,我比较之后,觉得在岛内发展一批促进统一的力量比服务这边的台商更重要,我就把重点放到那边去了。

记者:您成立的“中华统一促进党”是台湾首个促统党,公开宣传“一国两制,和平统一”,您对统一有什么具体的想法?

张安乐:我觉得很可惜,“一国两制”从制度上来说,真的很符合台湾人民的利益,但是不符合台湾政客的利益,所以在台湾被“污名化”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台湾的老百姓不了解“一国两制”到底怎么样,当我跟他们讲清楚时,基本上深蓝、浅蓝、浅绿的民众都可以接受。我觉得如果台湾人民真正了解了什么是“一国两制”后,最起码一半会接受,但宣传没有到位,所以我们这个党就要做宣传,等于是一个“一国两制”宣传队。

记者:当前在岛内,民进党当局一直在推行 “台独”,如何制止?

张安乐:我经常带台湾的朋友组团过来,看中国大陆的昨天、今天、明天,加强他们认祖归宗的感觉。我很兴奋,大陆的进步突飞猛进。从历史角度来看,中国目前是5000年来最空前的太平盛世,汉唐盛世也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安定。我是随台湾经济成长而成长的一代,可是台湾经济的成长是几十年,不像大陆是跳跃式的,一转眼就一个变化。但是,“台独”是个不定时炸弹,这是我们比较担心的问题,所以我要在岛内成立中华统一促进党,发展成为制衡“台独”的力量。如果“台独”在岛内受到制衡,而且中国大陆实力强大到与美国平起平坐的时候,那就没有问题了。

张安乐表示,他不介意外界把他贴成“中共同路人”的标签,他所想的很简单,就是要为两岸关系做点积极的事。很多人觉得“一国两制”在台湾根本没市场,故而此前根本没有去碰。而他很愿意充当这个“吃螃蟹”的人。从基层推广开始,让更多的台湾民众明白,真正能让台湾“维持现状”的做法,就是和大陆完成“一国两制”的谈判。 [13]

张安乐强调,回台湾不是要掀起江湖风波,也不是对政治人物“算账”,希望在有生之年,为推动两岸和平统一做些实事,做具体而扎实的事情。

“江南案”爆发之后,台湾当局惩治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汪希苓等人,但舆论普遍猜测在汪希苓之上还有高层主导此案,这个人就是当时台湾情治机构的实际掌控者蒋孝武。蒋孝武虽未直接因案件而遭受审判,但在一年多之后被外放新加坡做“商业代表团”副团长,仕途从此不再通天。这似乎也隐隐的印证了舆论的猜测。

但作为“江南案”当年的亲历者,张安乐却在2011年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干脆利落的回答蒋孝武与“江南案”无关。当时人在美国的张安乐认为汪希苓的分量不够,只能把蒋孝武也拉进来才能让蒋经国不轻易的弃车保帅,从而保证在狱中的陈启礼的安全。事后证明,陈启礼能保住一命,未被判处死刑,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台湾当局忌惮张安乐等竹联帮兄弟手中的证据材料,害怕他们孤注一掷,公布更多的资料使台湾当局更加难堪。

若动用帮派 警方会有坚定作为

2014年4月4日,江宜桦说,“白狼”张安乐如果动用帮派力量到“立法院”外展示实力,相信警方会做出强烈坚定的作为。

江宜桦接受电子媒体专访时指出,台“刑事局”、台北市政府发动特定帮派扫黑,要让全台民众知道,当局的角色就是要维持台湾社会的安定,不容许任何帮派分子假藉抗议活动,从中挑起更大社会对立不安。

他强调,无所谓要偏袒学生或保护在里面的非法占据的人,而是不希望社会情势激化。 [14] 台北市警方表示,张安乐等人是以向“立法院长”王金平上访为由前往,过程没有脱序暴力,警方未举牌警告,无触犯“集游法”。

“白狼”挑战反课纲学生:做不到这六点回家找妈妈

据台湾《自由时报》报道,声称要劝反课纲学生回家的“白狼”张安乐,2015年8月5日晚上8时10分左右,抵达“教育部”现场,警方随即举牌警告,要求张安乐解散群众。自7月31日占领“教育部”以来,反课纲高中生们一直没有散去。由于台风“苏迪勒”即将登陆台湾,学生代表将于明天讨论是否撤离占领现场。

今天早些时候, “白狼”张安乐拿出六点声明,表示如果学生们做不到,“就乖乖回家找妈妈。” 《苹果日报》报道称,张安乐的这六点声明是活动文宣传单的一部份,而且还是以数典忘祖的角度想出来的,重点是要告诉大家不要忘本。

第1、烧掉家里祖先牌位,砸了上面的菩萨图像,因为是中国来的。

第2、要将家里祖坟,有写祖先渊源的墓碑砸掉,因为是来自中国。

第3、即日起不能用中文、中国字,因为都是来自中国。

第4、不能拜关公、观音、玄天上帝、释迦牟尼、太上老君、妈祖、三太子、至圣先师等众神菩萨,因为都是来自中国。

第5、从现在起中秋不能吃月饼、端午不能吃粽子,更不能过农历年,放假更是反革命的行为,家里有过农历生日一律革除。所有水饺、烧饼、豆浆、豆花、卤味、麻辣锅等也都是反革命的邪恶食物,因为都是来自中国。

第6、中山高速公路是来自中国的“总统”蒋经国先生建的,家里的新台币也是国民党从中国(大陆)带来的黄金才得以发行,都应该捐掉、烧掉,10大建设的成果也都不能提、不能用。 [15]


相关文章推荐:
白狼 | 台湾台北市 | 山西省 | 内华达大学 | 竹联帮 | 江南案 | 安全帽 | 中华统一促进党 | 林飞帆 | 白狼 | 书香门第 | 黑社会 | 竹联帮 | 宪兵 | 未成年 | 淡江大学 | 陈启礼 | 陈仁 | 美国 | 内华达拉斯维加斯大学 | 斯坦福大学 | 吴敦 | 汪希苓 | 江南案 | 陈启礼 | 吴敦 | 刘宜良 | 联合报 | 布宜诺斯艾利斯 | 南非 | 二十四小时 | 政治庇护 | 黄花岗 | 光复 | 中华统一促进党 | 陈启礼 | 通缉 | 中华统一促进党 | 立法院 | 自由 | 黑道 | 立法院 | 四海帮 | 竹联帮 | 天道盟 | 教父 | 陈其迈 | 王世坚 | 台北市立建国高级中学 | 基隆 | 台湾师范大学 | 淡江大学 | 内华达大学 | 马利 | 美国斯坦福大学 | 美国联邦调查局 | 黑金 | 绿岛监狱 | 深圳 | 大哥大 | 教徒 | 江门市 | 绿营 | 上海 | 台北松山机场 | 张立业 | 一国两制 | 汉唐盛世 | 一国两制 | 江南案 | 汪希苓 | 蒋孝武 | 凤凰卫视 | 蒋经国 | 陈启礼 | 江宜桦 | 立法院 | 王金平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