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荔英

张荔英(1906年1993年),新加坡画家。1906年,张荔英出生于法国巴黎,她是中国国民党元老张静江和夫人姚蕙的第四个女儿,当时张静江正在巴黎经商,经营中国古董、丝绸、茶叶的贸易。张荔英先后在巴黎、纽约和上海接受教育。1930年,24岁的张荔英在巴黎与55岁的前武汉国民政府前外交部长陈友仁结婚。1954年,张荔英定居新加坡,在新加坡南洋美术学院任教。新加坡美术馆收藏有她的147幅画作。

张荔英以静物画著称,画面中形体与布局深受塞尚的影响,而色调的应用则带有少许梵高的特色。

被誉为“新加坡六大先驱画家”之一的张荔英女士,是个富有献身精神的画家及美术教育家,在新加坡现代美术早期发展阶段发挥了卓越的影响。她以独特的美术天赋,深刻体悟西方美术技法与审美精髓,西为中用,开创出清雅宜人、华而不艳的画风。

张荔英1906年出生于中国浙江省一个书香世家里。父亲张静江(1877 1950年)早年留学法国,不但学问渊博在商场也长袖善舞。他曾在经济上资助孙中山及同盟会,因此深得孙中山的器重。张静江十分重视对子女的教育,他早期聘请了一位苏联油画家到上海家中教授张荔英绘画,让她接受最早的美术启蒙教育。家境富裕的张荔英年幼时就立志要当画家,她后到巴黎、纽约留学,在完成高中教育后,于1926年进入美国纽约的艺术学生联盟(Art Students’ League)进修一年,继而远赴巴黎的克 拉洛西美术专科学校(Académie Co1arossi)与比娄学院(Académie Biloul)接受私人美术训练,入学四年成绩斐然。

1930年年仅24岁的张荔英第一次参加了巴黎秋季沙龙(Sa1on d’ Automne),后来她的作品多次入选独立沙龙(Salon des Indépendents)及杜勒利沙龙(Salon des Tuileries),受到艺评家的高度赞赏,巴黎的第如迭坡美术馆 (Musee du Jeu de Paume)还收藏了一幅张荔英的作品。在20世纪30年代,亚洲女性画家的作品能够登上巴黎雄奇瑰丽的美术殿堂,无疑是一种得来不易的肯定与骄傲。

绘画事业如日中天的张荔英在同个时期结识了比她年长31岁的陈友仁(18751944年),两人在1930年共结连理。陈友仁是当时国民政府的外交部长,张荔英曾这么形容夫婿:“从一开始,在巴黎的时候,友仁一直都喜欢绘画,所以当我告诉他我要学美术,他不惊讶,只说那是好事,他帮得上忙……而且他随时都愿意为我摆姿势。这对画家是有帮助的。”张荔英常按照肖像画法的传统,利用暗淡阴沉的色调,逼真写实地刻画爱阅读、沉思的陈友仁在现实负担压力下的不安情绪和顽强心灵,陈友仁在后期的肖像里神情更显无奈又惆然,这或许可反映战争对他造成的打击与痛苦,他最终在中国抗战即将胜利之际,于1944年病逝于上海。

除了为陈友仁画肖像,张荔英也以自画像记录人生的欣喜悲欢以及更深层的风雅独自。创作于1946年的《自画像》,让我们一窥画家的内心世界:张荔英运用简单的线条、粉色、灰色和褐色系的颜料,勾勒出一张柔和的脸庞,画面中的她凝神注目,呈现出庄严高贵的印象,也突出一种内省的氛围。

以油画为主要创作媒介的张荔英也经常描绘静物,并且反复加以钻研。她的技法常被称为法国式的,也被说是中国式的,据说她一开始就想以西方人看得懂的方式描绘中国以及中国人的生活。那时法国流派纷呈,后印象主义、野兽主义及立体主义等大行其道,大师如塞尚(Paul Canne,18391906)、凡高(Van Gogh,18531890)、高更(Gauguin,18481903)、毕加索(Picasso,18811973)等人的作品普遍展示于美术馆、画廊及沙龙,受到一般年轻人的群起效法及推崇,但根据与她一同参加秋季沙龙开幕礼的另一位新加坡先驱画家刘抗的观察,张荔英不盲目附会时潮,迷失自我,她选择循入后印象派道路。

受到“现代绘画之父”塞尚的影响,张荔英特别注重画面中形体和色彩之间的布局,力求达到一种和谐感。无论是蔬果、用具或花卉等静物摆设,她总是精心布置,以确保前景、中景和背景的空间界限分明。在色调的应用和笔触运行方面,张荔英带有些许凡高的痕迹,凡高常从锡管里挤出最明亮、最原始的色彩,未曾调试就抹在他的画布上,试图展现他那骚动、狂放的技法。有别于凡高烈焰般的激情,个性稳健冷谧的张荔英用色则较为含蓄、温馨。新加坡著名艺术史学者TK萨巴帕迪曾作出如此精辟的分析:“艺术史让艺术家能认祖归宗;艺术家必然自有‘艺统’,张荔英也不例外。塞尚和凡高是她绘画的两大源头,前者影响了她对形体和图像结构的处理方式,而她从凡高那里则学会一股冲劲,着力探索色彩和笔触的表现特性。” 《苹果及柳橙切片》是张荔英早期的静物作品,完成于1928年至1930年。她将背景处理为深灰及褐色调,以衬托苹果及柳橙切片。这个时期她的笔触较粗放,好用多层次的厚彩凸显瓜果的触感及浑厚的立体感。而她1969年后期的静物作品《热带水果》,手法则细腻许多,篮子里有红毛丹、凤梨、木瓜等,物象丰富、色彩饱满。由于张荔英是“目之所见,志之以笔”的画家,这些静物画遂构成重要的物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她创作时所处的东南亚文化环境及热带风情。

1930年后张荔英在各个旅居之地举办展览,1949年1月18日她在美国纽约亚洲学院开个展,画作得到“彩色明亮,画面开朗,调子温和,人物肖像绘画上的灵敏性高,所以生动富趣味”之正面评价。她在1953年到新加坡于中华总商会展出油画及自制陶瓷作品,已故画家张丹农还撰文评论她的油画,赞赏她作画工夫踏实,落笔讲究,风格高逸。当时南洋美专校长林学大欲请张荔英在美专任教,但因她随后要到吉隆坡、槟城而无结果,1954年她再度回到新加坡开第二次画展后,决定定居新加坡,才答应林学大到美专教授素描与油画,并兼任英文秘书。 此后,张荔英就居住在位于实乞纳坪(Siglap Plain)的房子里。她在南洋美专执教了长达27年之久,又担任国庆美展与新加坡艺术协会的艺展作品评选委员,可说是对新加坡的绘画艺术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居住在新加坡的这段期间,张荔英凭着对生命和人的热爱及敏锐的观察力,生动逼真地捕捉本地景象的特征与人物的神韵,尝试创造一种能充分描述东南亚个人生活及工作环境的图像语言。

张荔英画过肖像、静物画和风景画,作品均受各方人士的喜爱。被收藏于法国、美国、中国、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据说马来西亚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对张荔英的纯熟油彩驾驭功力十分赞赏,收藏了她三幅作品。

张荔英为了开拓个人艺术天地和栽培后起之秀,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她于1982年被新加坡政府授予文化艺术奖章,这是国家对张荔英一生在新加坡视觉艺术界的卓越成就与巨大贡献的表扬。张荔英于1993年逝世后,新加坡美术馆获赠画家大量作品,得以拥有当今规模最大的张荔英作品收藏。同时,其余作品经拍卖后所筹得的款项,用于成立张荔英美术奖学金,以资助在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和拉萨尔新航艺术学院上美术课程的学生。无疑的是张荔英的奉献精神和非凡造诣,奠定了她杰出画家、美术教育者的地位。

张荔英的绘画是对生命的礼赞。她一生所绘,包括人物画像、静物画与风景画。新加坡美术馆所收藏的,有在她生前多方网罗的94幅画作,以及她1993年逝世之后由李氏基金所捐赠的53件作品-张荔英毕生创作之风貌可谓尽收此中。张荔英作品的风格明显甚为一致,这一点有别于新加坡艺坛上与她同时代的画家。受印象派影响的她,在1979年表示:“我似乎错过了许多艺术潮流,如达达主义、立体主义,还有较为新近的活动艺术、视幻艺术、普普… 我只是一直被其他事物所吸引:身边的人、他们的生活、物件,以及大自然辉煌的景色。”张荔英作为新加坡美术史上的先驱画家之一,通过在南洋美专的教学,影响了一整代的画坛后辈。

1930年,陈友仁再婚,娶了张静江的第四个女儿张荔英,应该是宋庆龄做的媒。张荔英比陈友仁小三十一岁,也是一位传奇式女子,她出生於巴黎,家境优越的她青年时期在法国和美国接受绘画教育,以画静物著称。张荔英与陈友仁婚後感情甚好。1941年,他们在香港一同被日军拘捕并被转押送至上海,长期遭软禁。陈友仁逝世后,张荔英直到二战结束后才被释放。张荔英後来定居于新加坡,被誉为“新加坡六大先驱画家之一”,直到1993年去世。


相关文章推荐:
张静江 | 武汉国民政府 | 陈友仁 | 新加坡 | 新加坡美术馆 | 塞尚 | 梵高 | 浙江省 | 张静江 | 孙中山 | 苏联 | 油画家 | 留学 | 陈友仁 | 国民政府 | 肖像画 | 肖像 | 自画像 | 后印象主义 | 立体主义 | 塞尚 | 高更 | 毕加索 | 刘抗 | 塞尚 | 塞尚 | 凡高 | 肖像 | 林学大 | 肖像 | 风景画 | 澳大利亚 | 马来西亚 | 东姑阿都拉曼 | 拉萨尔 | 风景画 | 立体主义 | 宋庆龄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