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佩华(中国台湾著名男演员)

张佩华,1954年10月11日出生,台湾著名演员。

代表作品有《 婉君》、《现代爱情故事》、《家有狐妻》、《妈妈无罪》、《雪珂》等。

妻子:傅文燕。第一任老婆也是华航空姐,结婚1年就离婚了;后来拍电视剧《空中小姐》,认识另一位华航空姐,就是现任老婆傅文燕。

上个世纪80年代,《昨夜星辰》在中国内地荧屏可谓是家喻户晓的台湾电视剧,张佩华在剧中扮演的周建邦俊朗帅气,是很多女观众心目当中的偶像。之后他在《三朵花》《婉君》《雪珂》和《望夫崖》中塑造了一系列的儒雅小生形象,让他成了琼瑶戏当仁不让的男主角人选,掀起了不小的收视浪潮。谈及自己颇为辉煌的演艺生涯,张佩华至今记忆犹新:“还记得有一年我受邀去你们辽宁大连参加服装节,走在街上身后跟着几百人,我被内地观众的热情给‘吓’着了。”

话虽如此,从张佩华的语气中不难听出,曾经在演艺圈里大红大紫的岁月,让这位如今已游走在娱乐圈边缘的老明星,还很感怀那段日子:“做演员最幸福的时候就是被观众认可,我很幸运在这个行当里收获颇丰,让我认识了很多好朋友,也无时无刻不感受到来自身边很多陌生人的情谊。”

“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已坠落,消失在、消失在遥远的银河......和演戏相比,我可能爱狗的成分要稍稍多一些啦!”17日晚,当台湾著名影星张佩华的声音从宝岛台湾的电话那端传来时,记者脑海中呈现的依然是当年火爆一时的电视剧《昨夜星辰》中高大儒雅的“周建邦”形象。19日第七届中国藏獒展在沈阳开幕,张佩华将以评委的身份来到沈阳参加这场盛会,与本报记者聊起自己一生中从事的两项红红火火的事业,张佩华颇为感慨:“我很幸运,能有机会在两个自己都非常感兴趣的领域工作,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知足且感恩。”B儿时就与犬

有难解情缘

这些年张佩华戏拍得很少,留在观众记忆当中最近的作品也已经是10年前的《陆小凤之凤舞九天》《新蜀山剑侠传》等古装武侠剧。说到近两年影视剧拍得少的缘故,张佩华很自然把话题拉到他的藏獒事业上:“养犬很忙的,实在是分身乏术呀!”记者很早就耳闻张佩华是“台湾藏獒之父”的头衔,但很难想象一个当红明星与藏獒会有怎样的缘分,说到这些张佩华话匣大开:“如果非要让我把演艺事业和养犬事业做比较,那我不得不坦白,我可能最爱的是养藏獒。”

追溯张佩华与犬的情缘,他说要从自己小时候说起:“那时候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可能不会花高价钱买名狗,甚至连收养一条流浪犬的能力都没有,但我天生爱犬,走在街上都会对可爱的小狗投上关注的目光。”1979年,张佩华已进入演艺圈当了一名演员:“有一次我去美国演出,住在纽约郊外,看到那里的农庄几乎每棵树下都会拴着一条条大黑狗,我从来没有见过那种很壮、像狮子一样的大犬,完全被那些犬的气势给镇住了,浑身上下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之情,那是我初次与藏獒相见,从此点燃了我投身藏獒事业的热情。”

C21次

亲赴西藏寻獒

美国演出结束之后,张佩华几经辗转托朋友从美国买回了第一只藏獒:“他叫乔克,花费了我一部戏的片酬,整整两万五千美元,要知道这笔钱当时在台湾可以买一幢房子,我却用这些钱换了一条狗。”张佩华说,乔克被运回台湾时,引起了轰动:“因为这件事情在所有人看来,确实太不可思议了。”那时候金庸的武侠小说大热,西藏在所有台湾人的心中都充满了神秘的美感,一条来自西藏的獒犬突然就出现在台湾,可以想见大家的好奇心和惊讶度。不过随后张佩华的担忧也来了:“当时两岸还没有通航,我只能陆陆续续从美国买藏獒,但因为卫生问题,还有藏獒血统的纯正问题,都让我担心。直到1988年,我第一次踏上魂牵梦绕的雪域西藏,真正开启了我的寻獒之旅。”

从1988年至今,张佩华先后21次前往西藏寻獒,他说其间甘苦无法一一尽述,“我还记得第一次去西藏,一下飞机看到蓝蓝的天空和白白的云朵,我想这真是梦想中的天堂,但随之而来的高原反应,又让我几乎死去活来。”张佩华讲起第一次赴西藏购买藏獒的经历时先笑起来:“因为高原反应严重,我是躺在床上一只只看当地藏民送来的獒犬的,因为太兴奋,一晚上就买了六七条。结果一觉睡醒之后,我起来在院子里看到前一天买的藏獒,发现它们的个头都太小了,可能我昏昏沉沉时的视角也不对,前一晚看的獒犬,不太符合我的标准,我只好退还给藏民,但告诉他们不用退钱给我了,我就当是交了一点学费。”

张佩华后来曾把自己在西藏寻找藏獒的经历写成一本名为《寻獒记》的书,“记录了我寻找藏獒过程中有趣又很好玩的经历,当年在台湾出版后受到了很多同道中人的喜欢。”如今的张佩华经常内地和台湾两边跑,“我在内地建立了自己的獒园,在獒友圈里他们都管我叫‘张大哥’,我经常和大家一起交流一些养藏獒的趣事和心得,如果獒友们有什么需要我的,我也乐于帮忙。”

D养藏獒不为金钱

只为兴趣

从五光十色的演艺圈到相对冷门的藏獒界,张佩华的身份转换如鱼得水,他不讳言在演艺圈收获的声名,让他在藏獒事业的发展过程中更加顺风顺水:“拍电视剧让很多人认识我,交了很多各行各业的好朋友,在寻找藏獒的过程中经常有陌生人向我伸出援手。”尽管有“藏獒之父”的美誉,但其实张佩华说自己所收藏的藏獒并不多,最多时也不过10只:“我一直信奉一个原则,那就是养獒在精不在多。因为多了就未必能面面俱到,对它们投入的心血也不会太多,这样对心爱的藏獒也不负责任。”

当记者把“演戏和养藏獒哪项事业赚钱多”的敏感问题抛给张佩华时,他倒是毫不回避:“说实话差不多啦,都不能让我大富大贵,但解决温饱还是没问题的。”都说养藏獒是有钱人从事的营生,对此张佩华表示:“我一直说自己是‘玩’藏獒,就是因为我没有把其当作营利的生意来做,完全是从兴趣出发,钱这种东西赚一点就可以,不会强求多与少。”

E期待来沈

与獒友面对面

如今一儿一女的张佩华,在台湾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对现阶段的生活很知足,演戏与否也是随缘,有好的适合的角色,我不拒绝,但不想把自己弄得太累。”张佩华说,和昔日演艺圈的好友如寇世勋等人还会偶尔联络,“看到他演的戏,我也会关注,都是老朋友了,彼此之间的关心和牵挂一直都在。”但和老朋友一直在拍戏的状态不同的是,张佩华已经很少在影视剧中亮相了。但他坦言更喜欢自己的状态:“别人有戏瘾,我有养犬的瘾,我们都很享受自己的生活,舒服自在就好。”

因为共同从事藏獒事业,张佩华和昔日内地体育界大名鼎鼎的马俊仁教练也成了好朋友:“我们算是英雄相惜吧,敬重彼此,有机会也可能会互相交换我们的宝物。”对于即将到来的沈阳之行,张佩华很是期待:“1999年我去沈阳拍过一部戏叫《雍正小蝶年羹尧》,印象中是很漂亮的一个大城市。这次为了藏獒再去,我希望能见到一些老朋友,如果可能和马俊仁教练见面,我会很高兴。”至于当评委中意什么样的藏獒?张佩华说,不会以个人喜好为标准:“比赛都有规则,我会完全遵守比赛评比标准,我更看重的是和獒友们面对面切磋交流的过程。” [1]

张佩华曾与刘雪华相恋,两人只交往了几个月,但好说好散,分手仍是朋友。当琼瑶得知他们分手后,大吃一惊:“啊?怎么办?我才专门为你们俩写了一个《雪珂》。“不过,因为仍是朋友,他们还是很敬业地一起完成了《雪珂》 。 [3]

与周丹微也曾有过一场风花雪月。


相关文章推荐:
张佩华 | 台湾 | 婉君 | 现代爱情故事 | 家有狐妻 | 妈妈无罪 | 雪珂 | 婉君 | 现代爱情故事 | 妈妈无罪 | 雪珂 | 空中小姐 | 昨夜星辰 | 情谊 | 成绩 | 感恩 | 藏獒 | 担忧 | 大名鼎鼎 |
| 决战枭雄 | 2004 | 邵兵 | 邵峰 | 闫学晶 |
| 家有狐妻 | 2000 | 何美钿 | 吴樾 | 午马 |
| 年轻人的心声 | 2000 |
| 洛神传 | 2000 |
| 野性的青春 | 2000 |
| 老婆万岁 | 2000 |
| 国中十四章 | 2000 | 1999 | 罗长安 |
| 献身 | 1985 | 李作楠 |
| 拒绝联考的小子 | 1979 |
| 妈妈无罪 |
| 热爱 |
| 后代 |
| 雪花女神龙 | 孙耀威 | 乔振宇 | 董璇 |
| 陆小凤之凤舞九天 | 孙耀威 |
| 新蜀山剑侠传 |
| 卧虎藏龙 |
| 雍正大帝 |
| 雍正、小蝶、年羹尧 | 年羹尧 | 涂善妮 |
| 烟雨红尘 | 张瑜 | 梁冠华 | 贾静雯 |
| 施公奇案 |
| 握紧我的手 |
| 无情荒地有情天 |
| 雪娘 | 赵雅芝 |
| 红尘无泪 |
| 玫瑰豪情 |
| 现代爱情故事 |
| 傻阿甘 | 焦恩俊 |
| 少林七 | 元彪 | 张庭 |
| 包青天之菩萨岭 |
| 含羞草 |
| 望夫崖 |
| 雪珂 | 岳耀利 |
| 三朵花 | 刘雪华 | 金素梅 | 徐乃麟 |
| 婉君 | 俞小凡 |
| 举头三尺有神明 | 杨丽菁 | 游安顺 |
| 金粉世家 | 焦恩俊 |
| 窗外有情天 |
| 双姝怨 |
| 牵情 |
| 昨夜星晨 | 刘雪华 | 琼瑶 | 雪珂 | 雪珂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