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绍曾

张绍曾(18791928),字敬舆,1879年10月9日生于直隶大城县,清末民初政治、军事人物。早年从军,留学日本,回国后任北洋督练公所教练处总办。1911年任新军第二十镇统制。武昌起义后,他发动滦州兵谏,并密谋与吴禄贞等举兵反清,1911年11月7日吴禄贞被暗杀后避居天津。1913年被大总统袁世凯任命为绥远将军。1916年任北洋政府陆军训练总监。1922年任陆军次长,次年1月任国务总理,一度主张与孙中山协商南北统一,又主张先制宪再选举大总统,为直系军阀曹锟所忌,于6月去职,退居天津。1928年遇刺身亡。

张绍曾,字敬舆,直隶大城人。生于清光绪五年九月初五日(1879年10月19日)。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考入北洋武备学堂。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毕业后,由湖广总督张之洞以官费资送留日,入陆军士官学校第一期炮兵科。他对于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派和以梁启超为首的立宪派的主张都产生一定兴趣,对清朝专制政权的腐败无能、丧权辱国感到不满,认为非痛加改革不可。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张绍曾毕业,翌年春归国,正值袁世凯在保定练兵,成立练兵营训练初级军官,张被派任炮兵队官。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袁世凯以“尽先千总”衔委他为北洋常备军第二镇第五标帮统。光绪三十年(1904年),调任北洋督练公所参谋总办,翌年转陆军第五镇任正参领官,不久升炮兵第五标标统。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新军彰德秋操大演习,他被奉派为北军第五混成旅正参谋官,次年初与士官学校同学吴禄贞、蓝天蔚,被新任东三省总督徐世昌调到奉天军界任职。由于三人都富有变革思想,志趣相投,过从甚密,又都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生,被称为“士官三杰”。

当时宋教仁以创办实业为名,来东北发展同盟会,并在奉天成立同盟会辽东支部,张绍曾与吴、蓝均秘密加入同盟会,成为支部的主要负责人。宣统元年(1909年),张绍曾陪同清军禁卫军第一协统领良弼检阅北洋军,得良弼器重,调任陆军贵胄学堂监督。宣统二年(1910年),陆军部奏请清廷授予他副将加“总兵衔”。陆军部右侍郎兼陆军贵胄学堂总办那晋赴东三省检阅陆军,以张绍曾为总参赞。宣统三年(1911年)2月16日,由东三省总督锡良保举,张受命继陈任陆军第二十镇统制,驻守奉天、新民。4月7日,清廷赏以副都统衔。

当年,清政府拟于九月在直隶永平(今河北卢龙)举行秋操演习,张绍曾和第六镇统制吴禄贞、第二混成协协统蓝天蔚均受命率部参加秋操。张和吴、蓝“秘密决定,利用参加秋操之便,暗中私带子弹,相机起义”。当张部刚抵昌黎时,武昌起义爆发,清廷下令停止秋操,令其率部开到滦州,然后南下镇压起义。张于10月13日急返奉天,约集第三镇第五协统领卢永祥、第二混成协统领蓝天蔚等共商对策。10月27日,张绍曾等由奉天返滦,立即向全体官兵宣布:“武昌革命,名正而言顺,专尚征讨,不合人情……所有军队,均不前进。”29日,又将所拟立宪政纲十二条,联名致电清廷,要求速开国会,定宪法,组织责任内阁,主张在保存清政府的前提下实行君主立宪。

清廷对手握兵柄、近在肘腋的张绍曾等人的宪政奏折颇为震惊,迫于形势,不得不于11月3日公布《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承认“皇帝之权以宪法所规定者为限”。同时加紧对第六镇和第二十镇的革命力量进行分化瓦解:首先派吴禄贞前往滦州“宣慰”,使他离开第六镇;接着赐予张绍曾为兵部右侍郎兼长江宣抚大臣,削去他的第二十镇统制职。二十镇的部分军官获知张绍曾被解职,义愤填膺,群起挽留,并电请清廷收回成命。吴禄贞也竭力劝说张绍曾与他配合,从滦州和保定两路夹攻北京,以武力推翻清廷。11月17日,吴禄贞在石家庄被新任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指派的刺客杀害。张绍曾感到大势已去,准备引退。11月9日,张绍曾离开了第二十镇,避居天津。临行前,“向全体革命同志曰:吾前此奏请立宪,志有所在。兹计已败,暂寓津门,以俟时会。望诸君仍本前旨,继图大举,功不必自我成,承吾志焉幸矣”。1912年1月2日,王金铭、施从云等发动了著名的“滦州起义”,血战一昼夜,即遭血腥镇压,张绍曾闻讯,“痛哭悲戚,寝馈失常”。 [1]

民国成立,袁世凯利用张绍曾与革命党人的关系,派为长江宣抚使。张奔走于津、沪参与南北和议。民国元10月,袁世凯委派张为绥远将军,并授予陆军中将加上将衔,他在任内召开西盟会议,宣传五族共和的政策,安抚蒙古王公贵族,承认他们的世袭地位和特权,确保他们不为外蒙古库伦当局蛊惑,面对库伦当局的大举入侵,张绍曾积极部署,击退外蒙伪军。 [2]

民国三年(1914年)4月,张绍曾被调为北京政府特设的将军府将军,翌年又被任为陆军训练总监。不久,又被调为总统府顾问,加封“树威将军”。

民国五年(1916年)6月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大总统,段祺瑞为国务总理,12月张绍曾任全国陆军训练总监。民国六年(1917年)6月,督军团以武力威逼总统黎元洪解散国会,张绍曾表示反对。7月1日张勋复辟,张绍曾即与旧部冯玉祥等密商讨伐事宜,偕冯同车赴津。3日晨亲至马厂,鼓动李长泰出动一混成旅会同冯部向北推进。此时,段祺瑞被拥为讨逆军总司令,在马厂誓师,揭起反复辟旗帜。复辟敉平,张绍曾这个主动组织讨逆的人,反倒被撤去了陆军训练总监职。

民国九年(1920年)7月,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联合奉系击败皖系,推翻了段祺瑞内阁。张绍曾因与吴佩孚、冯玉祥有儿女姻亲关系,归附直系。8月,吴佩孚发起召开“国民大会”,企图以“合法”手段取消南北两政府,建立一个由直系操纵的统一政府。张为吴的倡议奔走串联,不遗余力。翌年张绍曾倡导在庐山召开“国是会议”,主张全国议和,因张作霖反对作罢。

民国十一年(1922年)5月,直系军阀在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取胜,独霸中央政权,张绍曾继续为直系建立一个“合法”的中央政府出谋划策。他先通电支持部分旧国会议员“恢复法统”的倡议,恢复民国六年(1917年)被迫解散的旧国会;接着积极参与众议院议长吴景濂等人驱徐世昌下台、迎黎元洪复职的活动。6月,黎元洪再次上台。8月,张绍曾出任陆军总长。

不久,曹锟急于想登上总统的宝座,与吴佩孚先以武力统一全国的主张相左,使直系分裂成以曹锟为首的“津保派”和以吴佩孚为首的“洛派”。张绍曾得众议院议长吴景濂的支持,迎合曹锟,参与津保派策划的贿选活动。此时曹、吴都力图控制内阁,几月间内阁频繁更迭。黎元洪认为张绍曾既与曹锟是把兄弟,又与吴佩孚是儿女亲家,遂提名张绍曾组阁,民国十一年(1922年)12月底获参众两院通过。民国十二年(1923年)1月4日,张绍曾被正式任命为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

张绍曾上台后,和黎元洪协同一致,标榜和平统一。在就职通电中,以“法统重光,海内一体”相号召。他建议召集实力派代表、各政党领袖、在野名流在北京颐和园举行“国是协议会”,协商和平统一问题。2月,致电孙中山及西南六省,倡议召集全国军事会议,协商解决裁兵诸问题。还和黎元洪分别派代表南下议和。张绍曾的和平统一活动同直系军阀的武力统一方针相冲突,曹、吴遂指使高凌等三人以迟迟不入阁加以抵制。其间,桂系沈鸿英在广东背叛孙中山,直系孙传芳大兵进入福建,造成对南方政府内外夹攻的形势。吴佩孚企图利用这两支军队作为武力统一南方的先锋,于3月初压迫张绍曾任命孙传芳为福建督理、沈鸿英为广东督理,公开破坏和平,向孙中山挑衅。张绍曾认为这两项任命有违他和黎元洪的和平统一主张,拒不接受,并于3月8日以内阁名义发出庚电“引咎辞职”。黎元洪全力支持张绍曾,立即退回辞呈,并通电全国,挽留张绍曾。但曹锟和吴佩孚固执己见,各派一名代表联袂赴京,逼迫黎、张下委任令。张绍曾为保住权位,终于屈从曹、吴,同意任命闽、粤两省督理。他不仅放弃和平统一主张,而且还指责孙中山“僭名窃位”。

但是,张绍曾并未能安居揆位。由于在总统选举问题上,他与黎元洪主张先制宪后选举,而与曹、吴的主张相悖,曹、吴便寻衅倒阁。为了加快制宪进度,张、黎决定由海关建筑经费项下拨借120万元作为制宪经费,通知税务处转总税务司安格联照办。曹、吴即以此事为发端,策动“阁员倒阁”,进而驱黎拥曹。5月,高凌等三阁员以不出席内阁会议相威胁;接着以总统府不经国务会议议决,自定国会制宪经费,侵夺内阁职权为借口,提出内阁总辞职。6月初,张绍曾自知势单力孤,但又依恋权位,在私下得到曹锟等选举总统后仍请他组阁的默许后,便同意辞了职,离京去津。接着,黎元洪也被逼下台,张闻讯后仍幻想复职并摄行总统职权。但当他登车欲返京时,突然接到曹锟阻止他回京的电报,不得不沮丧地下车。10月,曹锟贿选总统得逞,张绍曾仅被授树威上将军衔,每月领点俸金赋闲。

民国十三年(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冯玉祥回师发动北京政变,扣留曹锟,吴佩孚兵溃退至天津。张绍曾一度奔走于京、津之间调停,提出“和平救国大纲”劝吴接受,但遭吴拒绝。11月24日,段祺瑞在京就任“临时执政”,组成临时执政府。张绍曾大不以为然,隐居天津,不再问政。民国十四年(1925年)初,段为了抵制孙中山倡导的国民会议运动,策划召开“善后会议”,聘张绍曾为善后会议代表以作装饰,张不愿俯就。

民国十四年(1925年)底,吴佩孚东山再起,企图重整旗鼓控制北京政局,闲居天津的张绍曾不甘寂寞,再次出头露面,重弹“恢复法统”的旧调,于民国十五年(1926年)1月8日通电主张旧国会自由集会,依法成立政府。张绍曾联络在津议员,鼓动他们在京开会。他的如意算盘是通电促段祺瑞下野,请黎元洪复位,恢复张绍曾内阁;如黎不肯出山,则由张摄政。但是段祺瑞恋栈不舍,吴佩孚又忙于联奉打冯玉祥的国民军。张绍曾虽奔波劳碌,却一无所获。

民国十七年(1928年)初,蒋介石与冯玉祥等人联袂筹划北伐奉张,在天津的张绍曾和冯玉祥不断有信使往还。张作霖害怕张绍曾成为冯玉祥北上的内应,于3月21日派遣亲信行刺张绍曾。张遭枪击,身中三弹,翌日晨死去。 [1]

1928年3月21日晚,曾任北洋政府内阁总理兼陆军总长、时居津在野的张绍曾,被时任直隶办公署总参议赵景云请到天津市南市天和玉饭庄吃饭。宴会上,有北洋系统的靳云鹏、李厚基、张文生等头面人物。宴罢,赵景云又邀请包括张绍曾在内的十余人,到天津南市高等妓院彩凤班饮茶。彩凤班位于天津日租界旭街,离天和玉饭庄很近。这时已是晚上8点多钟。

刚喝了一会儿茶,有个仆役模样的人手持信件,说有函件面交张绍曾总理。张绍曾闻讯从内屋走出,边问:“哪里的信?”边伸手去接,猝不及防送信人掏出手枪迎面便射。第一枪穿过张绍曾手掌,第二枪穿过耳部,第三枪击中肺部。张绍曾当时血流如注,昏倒在地,他的大夫人、小夫人闻讯赶到现场,哀声痛哭。后急送回张府。第二天早晨,在昏迷一夜之后,张绍曾在其寓所二楼故去,终年49岁。这就是当时轰动朝野的张绍曾被刺案。 [3]

张绍曾的遇刺,源于与张作霖的多年积怨。原在辛亥革命时期,张绍曾的同学和密友蓝天蔚在沈阳任第三混成协协统,为响应武昌起义,准备在奉天起事,不料被任巡防营统领的张作霖逼走。因此,张绍曾的“滦州兵谏”失去支持。二张之间从此有了芥蒂。军阀孙传芳被北伐军打败,逃到北京,联合张作霖。孙传芳认为,张绍曾在军阀混战中失信于他,故在张作霖面前诋毁张绍曾。

张绍曾回津寓居,虽然表面上诵佛经、习书法、练拳术,但对国家命运依然记挂于心。多年的宦海沉浮,使他对北洋政府失去了信心。他了解到旧部兼亲家冯玉祥与孙中山等国民党人士有联系,就与冯玉祥加强了来往。这时张绍曾在家中自设电台与冯玉祥等频繁联系。张作霖对此十分不满,联系过去的矛盾,有了杀害张绍曾以绝后患之意。1928年3月,张作霖派亲信将领王琦到津秘密布置暗杀张绍曾。参加密谋的还有直隶督办褚玉璞、警察局长厉大森和赵景云。赴宴当日,张绍曾吩咐司机把小汽车开出。不料汽车刚开出车房,一只前车轮便坏了。张绍曾一惊,言身体不适,准备辞掉宴会。但被赵景云买通的手下人张会卿百般劝说,不得已只得换上新轮胎赴宴。于是就发生了遇刺的一幕。

案发后天津县知事兼督署军法官王中申虚张声势地把彩凤班的老鸨、妓女、下人全部逮捕,逐个刑讯,下狱多日,最后又全部释放。这起政治谋杀案轰动朝野。冯玉祥将军在《我的生活》一书中,对张绍曾做过这样的评价:“公公道道地说,张先生实为革命最忠实的朋友。他冒着危险,大量地垫钱,什么也不图,只要助成北伐革命。张先生之死,系为革命牺牲,他的功绩是值得纪念的。”张绍曾故去后,其后人将他葬于北京西山卧佛寺旁的风景山林之地,与滦州起义烈士王金铭、施从云等的陵园仅一山脊之隔。其墓葬采用了宛如石幢的僧墓形式,墓前有祀殿、望柱等,为京西胜迹。

张绍曾在津寓居六年,住英租界威灵顿道南头,即河北南路334号第五中药厂址。其旧宅是一幢砖木结构的巴洛克风格的二层小楼,外观规整华丽,线条流畅。楼门口朝东,有两块水泥板小雨厦,两根贴墙的罗马柱,水波纹花饰支撑。室内宽敞明亮,过厅有拱券分割,显得肃穆庄重。室内有灯光灰线,菲律宾木人字地板和双槽窗。该房建于20世纪20年代初叶,现依稀可窥当年的风貌。

年代:20世纪20年代初

面积:1463平方米

特点:巴洛克风格的二层小楼,砖木结构,外观规整华丽,线条流畅。楼门口朝东,有两块水泥板小雨厦,两根贴墙的罗马柱,水波纹花饰支撑。室内宽敞明亮,过厅有拱券分割,显得肃穆庄重。铺有菲律宾木人字地板和双槽窗。 [4]

地址:马场道72号

张绍曾寓居津门,喜欢练武、写字。除此之外,张克贤曾听家乡的老人说,张绍曾还有一手绝活:悬针针灸。“我听老人说,他寓居天津的时候,一度迷上了中医,并且认真钻研针灸技术。但是他的针灸与众不同,针并不扎到肉,而是悬在皮肤之上,利用气功等来帮人治病。”张克贤认为,张绍曾一生喜欢习武,如果说因此而习得气功,也是有一定依据的。 [5]

据说,张绍曾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大家背地里都称他“张疯子”,说他做事有头无尾,并举早年滦州兵谏一事为例。他任国务总理期间发表“庚电”一度辞职后,疯病发作得更厉害,经常喃喃自语地自称为九重天宫的古佛下降人间,当代人物多系他手下的星君托胎转世,但也有妖魔鬼怪下凡作祟,他念动经文请求仙师赐以神斧,助他斩尽群魔。 [6]


相关文章推荐:
| 直隶 | 大城县 | 督练公所 | 武昌起义 | 滦州兵谏 | 吴禄贞 | 吴禄贞 | 袁世凯 | 绥远将军 | 北洋政府 | 孙中山 | 曹锟 | 大城县 | 滦州兵谏 | 大城 | 北洋武备学堂 | 张之洞 | 陆军士官学校 | 孙中山 | 梁启超 | 袁世凯 | 北洋常备军 | 彰德秋操 | 吴禄贞 | 蓝天蔚 | 徐世昌 | 士官三杰 | 宋教仁 | 同盟会 | 同盟会辽东支部 | 良弼 | 贵胄学堂 | 锡良 | | 新民 | 卢龙 | 吴禄贞 | 蓝天蔚 | 昌黎 | 武昌起义 | 滦州 | 卢永祥 | 君主立宪 | 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 | 保定 | 石家庄 | 袁世凯 | 王金铭 | 施从云 | 滦州起义 | 绥远将军 | 黎元洪 | 段祺瑞 | 督军团 | 张勋复辟 | 冯玉祥 | 马厂 | 李长泰 | 马厂誓师 | 曹锟 | 吴佩孚 | 庐山 | 国是会议 | 张作霖 | 第一次直奉战争 | 吴景濂 | 徐世昌 | 黎元洪 | 曹锟 | 颐和园 | 孙中山 | 高凌 | 沈鸿英 | 孙传芳 | 安格联 | 高凌 | 曹锟 | 第二次直奉战争 | 冯玉祥 | 北京政变 | 段祺瑞 | 孙中山 | 国民会议 | 善后会议 | 吴佩孚 | 段祺瑞 | 黎元洪 | 国民军 | 蒋介石 | 张作霖 | 北洋政府 | 内阁总理 | 靳云鹏 | 李厚基 | 张文生 | 天津日租界 | 张作霖 | 蓝天蔚 | 武昌起义 | 滦州兵谏 | 孙传芳 | 北伐军 | 北洋政府 | 冯玉祥 | 张作霖 | 王琦 | 直隶 | 褚玉璞 | 天津县 | 老鸨 | 冯玉祥 | 北京西山 | 卧佛寺 | 滦州起义 | 王金铭 | 施从云 | 石幢 | 望柱 | 水泥板 | 滦州兵谏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