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时彻

张时彻(15001577),字维静,号东沙,又号九一,。明代鄞县布政张家潭村(今属古林镇)人。

曾为明代福建参政,官至兵部尚书。

张时彻生于明孝宗弘治十七年,少时师事张邦奇。明正德十五年(1520)中举,嘉靖二年(1523)中进士。

历官南曹郎,以按察副使督江西学政,简汰甚严。适圣庙火灾,嫉者乘机劾他虐诸生所致,被罢职。

十二年复出,历任临清兵备副使、福建右参政、云南按察使、山东右布政使、四川巡抚。

二十六年,因镇压少数民族起义,升任兵部右侍郎。时四川饥荒,赈济有加。旋遭忌,解职返家。两年后复任江西巡抚、南京刑部侍郎等职,旋因北边告警,调任兵部侍郎。曾聚官伏阙为前都御史商大节讼冤,触怒世宗,被连降两级。

三十三年,倭寇犯东南,出任南京兵部尚书。次年七月,倭寇自太平攻南京,闭城三日防御,遭御史弹劾,复受严世蕃排挤,遂辞职归里。居家肆力著述,兼治农事,与范钦、屠大山主甬上一时文炳,人称“东海三司马”。

编纂《宁波府志》、《定海县志》。又留心药理,编《救急良方》。另著有《张司马集》、《芝园定集》、《东沙史论》、《四明风雅》、《明文范》等。

张时彻卒于1577年,见钦定四库全书《州续稿》九十四,明王世贞撰,文部墓志铭。

《资大夫南京兵部尚书机务东沙张公墓志铭》

大司马公之卒也以万丁丑九月而其生以弘治庚申生之夕王父赠司马公梦龙瑞最後公梦岱岳而病病逾月卒公七十有八年成进士负大人名者五十有五年盖终始感异梦云而公生好持文章柄进退今古而间与其伯子邦仁指屈今人而古其文者某某则不佞与一焉属先大夫之?也而公诔之至是邦仁辈卜仲冬举公魄大归於某地而贽帛以沈太史一贯之状辅公所自述与余宗伯有丁沈山人明臣王太学登余贡士寅之传四而请志若铭曰公之遗意也夫公知己也且有先大夫之诔在即公大归而贞不肖惧不成劳於窀穸何敢以椎弗称辞按

状公张姓讳时彻字惟静别号东沙子其先为宋魏国忠献公浚传子明公又四传而为原徙於鄞原生绅绅生儒儒生生迎迎生叔谊叔谊生公是为赠司马公赠司马有三子其季曰绪是为封膳部公其赠亦司马娶沈太淑人而生公亦有三子公其长也公之先世世受农至赠司马公绪始受儒当公生而族子文定公邦长於公十六既蚤读中秘书以经术行谊称天下而识公於逾髫时曰叔父而其代兴哉当是时公虽内敏而状嘿嘿赠司马初弗省也以就外傅日授书数百言辄诵益之辄又诵又强以十日所当授书益之辄又诵然尚弗省也自文定公之异之而稍试以制举业则愈大奇公乃进以天人鸿略经传指与两京诸名家言甫十四试於郡郡守林公富私少之既试而後喜曰勉之不为少也自是试辄利遂抗颜塾师席弟子有倍年者矣

二十举於乡明年绌礼部吴中吴中弟子益进又三年登进士授南京膳部主事久之进武库员外郎还复为仪制郎中公之在南京八年所所当皆天下豪杰若吕仲木邹谦之王子崇顾武祥辈争折节下公公以词赋名籍甚南北而自其与诸公则稍欲进之为功矣己乃升秩按察副使督江西学政公才有所抡荐於诸生中去皆取大科为时显臣而不能无汰斥大指欲以裁冒士服而农贾实者江西为贵臣薮诸造请一切报罢以是不能无意九庙灾嗾言官论调公公笑曰一博士长应天道耶然所坐益白乃补山东以故官饬治临清兵备人或风公盍少者公不至则益持风裁罢去使客额外供重锦文自日坐堂皇诸奸集为剖决立尽而加其匿实者曰若罪当某某律以匿实故也自是不待吐矣公时时申束约境上诸干者无得容尺刃寸镞入境不则立死汝以故竟公任毋剽攻警所部称治转福建右参政道务素称简诸好以卧养公谓吏?什百?我我何卧为乃自勤力为政闽徭故无公衡之因著徭书以式来者胡氏子孤而富且出母子也宗人交质为非子因赂吏摘赤籍以戍困之狱公立为辩其枉闽人称之积四不迁时文定公方掌铨乃以嫌故既稍迁按察司又为云南州邑故之省论决免者归时赇夷道剽之去公白御史留臬狱官为粥食之毋自炊自是毋他警沾益夷保淫於女守杀人如麻虽就逮以行万金间莫决公令受辞竟即扑杀之指挥范俊老而举婢子弟杰诱其子以嬉刺而瞽之讼於官谓是瞽也而非俊子俊老不能子官莫辩公谓杰若利俊指挥耶而忍肉一孺子集戚证之杰伏即於理而归瞽俊李令者继妻之女与匠通而令耄弗禁也诸兄恚而殴匠死其长子出承殴矣御史欲坐谋杀悉下有司捕之家尽毁公谓是殴也耻淫之谓勇承死之谓义而弗能救而残数生者以偿一淫死者固请改论殴尽复其诸子沐黔公酿而怒酿者之抗利也囊三木以公道问之曰禳旱不当酿耳公曰酿无预旱也破而纵之比公迁山东右布政使黔公以恚故不觞公郊贾人子争拥觞公郊且请觞从者曰公不持滇一物行愿以此酒为公也公之山东而左使以疾请告代视篆夙案如洗吏自逋复署者五十馀人入提调乡试录成文多出公手俄以赠司马公归毁瘠如礼服除补湖广时有楚之变诸司出入陈兵卫公悉罢去之曰谁敢干天子法也诸冗散当满不得去鹑衣而俟命公悯之谓孰非臣子乎趣吏治移一月而得满去者百馀人又尝脱孱吏戍并释连坐六百人台臣无以难也遂迁河南为左布政使诸内赋者以金至即验而入之曰毋使居亭工窟尔也己其道理费而官输之塞曰毋使道路虞尔也诸王将军当请禄即籍而封之人自为授受曰毋使国臣得侵渔尔也即有损吾自任之於是公迁右副都御史巡抚四川当发诸王将军盛张乐祖道络绎数十里觞且祝曰妻子赖公而饱能继公画一者幸矣公行未至四川而白草攻堡塞残将人或谓抚之便公奋曰蜀犷僻不以此时一伸法将柰命吏何察诸将独何卿练而武乃与计发劲兵?之克塞五十有奇斩甲首千有俘获五百有奇与降者约稍出赋视内地捷闻进兵部右侍郎治如故己又平马猓赐金绮己又议平叙泸蛮寻救荒诸省独蜀为最而中蜚语归里矣公所中以驭吏而待其国臣峻久之起抚江西其治大约操仿如蜀而加诸猾黠盗魁渔狱市者得辄杖煞之阖郡为肃罢客供张具所周还不过升茗算器食寻入为南京刑部右侍郎未上以北警召入改注兵部当是时大将军鸾挟重肘腋间而藉宠势张甚既已夺商侍郎大节兵又勒使约束商公上疏劾之不胜下狱论死未决而公时时与鸾议左鸾恶之当出挟公从治兵欲遂中公而鸾病疽死反谋发妻子於市於是公念商公且当用而商公所部兵上书请得复商公为帅公时署部事覆如请阁臣拟亦如之上大怒谓帅生死繇其部卒耶且责公无君公席藁待罪阁臣皇恐自劾当同死上乃解仅镌公二秩而公以太淑人归上竟念公贤弗深责也予之祭为营?且并?赠司马云倭寇起东南为躏而南兵部缺尚书太宰李公疏起公公服犹未除以国难故墨而从事所论经事宜章十上俱报可倭有逸而劲者仅六十人转千里所抵皆奔溃至南京郭外公与大帅谋发兵出御之不利事闻当是时权相之子贪既以中望公不满而又恶李公遂特勒公致仕公

既归自壮有馀日得以益肆力於文章所著述不休而文定之为南大司马也公继之仅一纪人以为代兴语信哉遂称两大司马云而後先贾其馀著苑声乃沈君则谓其学同而归稍殊文定而醇公鸿而又谓文定长经公长诸子其然乎哉公间一治农农即倍获因自署曰上农夫而所获即以润其族党乃至中外戚毋不被者以田请予田不能田又问公给作以庐请予庐庐败又问公苴葺至再三靡倦色孝友敦睦其共奉家庭间雍容如也其自居及御子姓臧获肃如也公成进士而同年生王祭酒子杨者齿倍於公而来问交曰而吾兄也子杨死为刻鹤山集善丰考功人翁以贫死为刻考功摘集善陈提学约之以夭死为勒墓门石刻后冈集凡为公传者若明臣若登寅皆後进齿卑公为之逊行然交也客能操一觚管口嗫嚅作吟态者叩之无不立见且与行弋钓山水张宴授简又为之治而後别人谓公且近名夫公去国二十四年而少有尉荐者此其於名岂乏特以不能由台使监司阼阶故然公竟不以二十四年少尉荐而折大臣节此陈仲举之所以先李元礼也人以名拟公者何浅也然至今上闻公讣下有司谕祭营奏如故事虽不为竟用公所以待大臣礼至矣

公娶於陈生子邦仁官邵武令妇为戴陈卒乃继毛侧室任生邦伊官顺天治中妇为许邦伊都事满公进资阶而陈与毛俱赠封夫人任亦得封孺人其次吴生邦侗郡诸生妇为黄其次王生邦岱聘陈孙男四子庠妇为艾子序聘袁子雍子朋尚幼孙女三少适屠本元兆奎许杨某顺则许沈太噩孙男一应崧孙女一伯英公

所撰芝园集外集别集若干波府志定海县志若干所辑皇明文范若干文苑若干俱行世铭曰东南无垠穷大荒月吐日成天章赤堇之金精而良笃锺两公俾张张公神肃然凝且其容抑抑材则扬煜若太阿喷星芒迅如赤腾康经营五服膂力刚冬则日之夏或霜再踬再起帝所详批鳞抗辞惊九阊大司马提留纲察卒唯公长一彼一此为疆场公经纶还故乡馀愤尚足摧扶桑谁私以晷者彼苍仰辟千古成周行右文惜齿舌香不辞以手成津梁才赴流趋谷王忽偃赤帜奎欲光公神行天魄兹藏宜尔子孙炽以昌言之存无疆


相关文章推荐:
鄞县 | 张家潭村 | 兵部尚书 | 弘治 | 张邦奇 | 曹郎 | 按察副使 | 按察使 | 四川巡抚 | 侍郎 | 江西巡抚 | 刑部侍郎 | 兵部侍郎 | 伏阙 | 商大节 | 讼冤 | 世宗 | 兵部尚书 | 严世蕃 | 范钦 | 屠大山 | 宁波府志 | 定海县志 | 芝园定集 | 四明风雅 | 明文范 | 弘治 | 太学 | 窀穸 | 中秘书 | 经术 | 员外郎 | 按察副使 | 九庙 | 饬治 | 罢去 | 尺刃 | 赤籍 | 按察司 | 诸兄 | 视篆 | 乡试录 | 毁瘠 | 也遂 | 侍郎 | 淑人 | 兵部 | 致仕 | 尉荐 | 故然 | 李元礼 | 谕祭 | 令妇 | 赠封 | 定海县志 | 太阿 | 大司马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