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啸林(上海青帮头目)

张啸林(1877-1940),浙江慈溪人,原名张小林,旧上海青帮头目,与黄金荣、杜月笙并称上海三大亨。

早年游手好闲,打架斗殴,与流氓为伍,为杭州地痞。后结识上海流氓季云卿,随季云卿赴上海,拜上海青帮大字辈樊瑾丞为“老头子”。1920年,与黄金荣、杜月笙合股开设三鑫公司,贩卖鸦片,逼良为娼,横行霸道,无恶不作,人称“三色大亨”。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指使流氓打手冒充工人,袭击工人纠察队,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1932年任上海华商纱布交易所监事。

1937年日寇发动八一三事变,攻陷上海,张啸林公开投敌,沦为汉奸。大肆镇压抗日救亡活动,为侵华日军收购粮食、棉花、煤炭、药品等战略物资,强行压价甚至武装劫夺,趁机大发国难财,并筹建伪浙江省政府,拟出任伪省长。蒋介石指示军统局长戴笠对张啸林执行制裁。1940年8月14日,张啸林被贴身保镖林怀部击毙于上海华格臬路张公馆。 [1-3]

清光绪三年(1877年),张小林出生浙江慈溪县。 [4]

清光绪一十三年(1887年),张小林移居杭州。

清光绪一十六年(1890年),张父过世后,13岁的张小林不再上私塾,而是找工作开始混社会。可是一边工作,一边依旧是偷赌恶习不改。当时张家所在的杭州拱宸桥一带工商业发达,是张小林坑蒙拐骗外地商客的“风水宝地”。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26岁的张小林心机一转,决定去报考在杭州的浙江武备学堂。他还真被录取了,并与同在学堂学习的张载阳等人成为好朋友。然而对张小林而言,武备学堂的诸多规矩简直就是如来给孙悟空的紧箍咒,实在叫他受不了。单戒赌戒色这两条,就叫他活不下去。张小林熬了两年不到,不得不自动请辞。

离开学堂后,张小林找到杭州府衙门领班、也是慈溪人的李休堂,希望在他那里混日子。李休堂很乐意就接受了他,因为张小林这个混混在当地已经很有名气了,对衙门维持社会秩序及办案很有帮助。

衙门领班在官制上属于吏,并非国家干部,而是由地方官自己聘用。吏这个职业,就是政府政策在下面的执行者,直接与人民打交道,秦琼秦叔宝的捕快是吏,宋江及时雨的押司也是吏,虽然是个两难的职业,却也是了解黑白两道内幕的最好途径。张小林在这个职位上自然如鱼得水,除去吃喝嫖赌,不几年还赚下了一点家私。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李休堂要去安徽,张小林以孝养老母为名留在杭州,用积攒下的钱开了一家茶馆。他还娶了李休堂的一个亲戚为老婆。不久他成为杭州拱宸桥一霸。

民国元年(1912年),张啸林结识了上海大流氓季云卿,两人臭味相投一见如故,张小林决定到上海去闯世界。 到了大上海,张小林发现自己在杭州那种小地方呼风唤雨的能力完全失去,若不是得到季云卿的提携,他就得饿死在上海滩。他不得不先混迹在妓院赌场做做小角色,不久,他结识了商人黄楚九,并得到黄楚九的赏识。按张小林的意愿,他是想跟着黄楚九做正当生意,但是黄楚九经过考虑,还是觉得这个张小林最好是混黑道,于是介绍张小林拜上海青帮“大”字辈流氓樊瑾丞为老头子,成为青帮“通”字辈一员。

成为青帮成员的张小林有了立足点,立刻发挥他人高马大的优势,不久就成为一方小头目,接着认识了也是小头目的杜月笙。杜月笙是青帮“悟”字辈,比张小林晚了一辈,但两人还是凑在一块想法占地盘。不久杜月笙与另一派黑帮火拼,被打个半死,躺在街上。张小林独自背杜月笙回家,为杜月笙疗伤把家底全部给花光了。这种兄弟之情把性格内敛的杜月笙感动得五体投地,誓言旦旦永生不忘恩情。

失去地盘的杜月笙之后投靠了当时大名鼎鼎的法租界巡捕房探长黄金荣,并逐渐露出头角。不久张小林与英租界华人头领合作得罪了黄金荣,杜月笙巧为设计,不但让张小林投靠到黄金荣这边来,还壮大了张小林的力量。杜月笙的谨慎加张小林的胆大,他们在“黄、赌、毒”上的生意越来越好。其后黄金荣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上海督军卢永祥的公子给打了,卢永祥一怒之下把黄金荣抓了起来。杜月笙与张小林通过曾经的浙江武备学堂的朋友、已经成为浙江省长的张载阳的关系,打通卢永祥的关系,不但救出黄金荣,还结识了上海及周边的一批军阀官僚,结果大家一起合伙做鸦片生意,鸦片生意做得更加火红火燎。由此,黄金荣也与杜月笙、张小林二人拜为把兄弟。上海“三大亨”就这么走到了一起。

民国九年(1920年),三人合股开设三鑫公司,贩卖鸦片,逼良为娼,横行霸道。张小林因此被人称做“三色大亨”,所谓“三色”指的是黄色:开妓院、黑色:贩毒、白色:杀人与涉赌,这些都是张小林的拿手好戏,可以说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张小林绝对是个心狠手辣、尽人皆知的人物。 [5]

民国十五年(1926年),蒋介石率领国民革命军向南挺进,势如破竹。三位江湖人物不得不面临选边站的窘境。一方面,他们与军阀勾结,贩卖鸦片牟利,另一方面,蒋介石当初在上海与青帮也有接触。三人决定两边都暗中联系,观望风头吹响哪边再说。

民国十六年(1927年),共产党在上海发动工人起义,接收上海市。此时蒋介石已决定清党,派人进城联系黄金荣、杜月笙、张小林三人,要他们一起攻击共产党。4月12日,蒋介石发动清党,三大亨也在上海组织“中华共进会”,与蒋介石军队一起镇压上海的共产党及工人运动领袖。这就是有名的四一二大屠杀事件。三大亨就此由江湖人士转正成为政府人士,还被授予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少将参议职衔。不久,他们又参与到银行等金融产业中,俨然成为金融家加实业家。

张小林就是在那段时间,把名字改为张啸林。 [4]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张啸林出任上海华商纱布交易所监事。抗战爆发后,指使徒众组织“新亚和平促进会”,收购军需物资资敌,大发国难财。

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元旦前后,张啸林和上海黑白道上名流,上海“新世界”举办了“救济东北难民游艺会”,其重头戏就是“竞选花国舞后”。游艺会在《申报》上打出巨幅广告,“请各界激励名花爱国,予名花以报国的机会”。如此说来,舞女“爱国不敢后人”,却是报国无门,只能以伴舞所得救济东北难民或义勇军;而舞客“通宵开舞”,也就是爱国的表现了。 [6]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日军发动八一三事变。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10月下旬,战局恶化,蒋介石准备放弃上海。为了防止“青帮三大亨”被日伪利用,蒋介石邀请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一起去香港。

“三大亨”地位的排列,原本是黄、张、杜,上世纪30年代中变成了杜、黄、张。张啸林出道时间比杜月笙早,辈分也比杜月笙高一辈,对杜月笙当老大,心中一直不服。

蒋介石部署撤退时,张啸林暗想:“上海华洋杂处,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日本人攻占容易统治难,必然要拉拢利用帮会头目。而三大亨中,黄金荣已表明不会出头为日本人做事,杜月笙去了香港,这正是他独霸上海滩的好机会。”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11月上旬,上海沦陷。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很快便与张啸林达成了协议。之后,张啸林布置门徒,胁迫各行各业与日本人“共存共荣”,大肆镇压抗日救亡活动,捕杀爱国志士。又以“新亚和平促进会”会长的名义,派人去外地为日军收购粮食、棉花、煤炭、药品,强行压价甚至武装劫夺。还趁机招兵买马,广收门徒。 [5]

蒋介石指示军统局长戴笠对张啸林予以制裁。戴笠向潜伏在沪上的军统上海区区长陈恭澍发出了针对张啸林的锄奸令。他们还制定了锄奸计划和建立了行动组。行动组长陈默接到任务后,摸清了张啸林的生活起居规律,甚至对他外出时在车上的惯坐位置都清楚。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行动组获知张啸林每天晚上都去大新公司五楼俱乐部赌钱,完事后与十余名保镖分乘两辆车回家。张啸林的车队回家要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如果碰上红灯,车一定会停。军统上海区行动股长、杜月笙的门徒丁松乔,决定在此下手。为了保险,他们对灯线做了手脚,张啸林的车一到,就可拉开红灯。

一切按计划进行着,车队经过时红灯亮了。丁松乔带领几个特工对车辆一阵猛射。张啸林的司机见状,猛踩油门,闯过红灯,疾驶而去。张啸林的车身护有钢板,汽车窗玻璃也是打不破的防弹玻璃,虽然中弹并无大碍。 [5]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1月13日,行动组又获悉张啸林的亲家俞叶封邀请张啸林第二天去更新舞台包厢看京剧名角新艳秋的演出。于是行动组开始计划再一次暗杀。

陈默率领若干便衣特务,到更新舞台楼上第一排就座,旁边就是俞叶封。戏快完了张啸林也未到,陈默只好下令先除掉俞叶封,打一打张啸林的威风。张啸林获悉此事,又恨又怕,整天待在家中,还向日本人要来了一个宪兵班,并在大门口安排内外双岗,凡有人来访未经他同意一律不得入内。

张啸林不出家门,行动组只好动用内线,由张啸林的保镖林怀部执行。第一次暗杀张啸林未成后,陈默就开始设法策反林怀部。林怀部是在张啸林的司机阿四的介绍下进的张宅,起初只当了个门卫。张啸林遭到几次暗杀后,就希望能找到几个身手和枪法都超群的保镖。在阿四的帮助下,林怀部连发三枪,枪枪从红心穿过,又一枪把飞过的一只麻雀射下。就这样,他取得了张啸林的信任,被聘为保镖。

陈默以5万块银元和除汉奸的民族大义,争取到林怀部作内线,听候指令执行任务。 [5]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8月11日,张啸林在众保镖的护卫下至愚园路岑德广家,与周佛海、陈公博及日本人会面,接受汪伪政府浙江省省长的委任状。 [7]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8月上旬,陈默约见林怀部,让他在近日内下手,得手后军统总部设法疏通,并会将他安排为法租界巡捕房捕办。 [5]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8月14日,张啸林正和伪杭州锡箔局局长吴静观在家中会面,林怀部决定待张啸林送客下楼时动手除掉张啸林。但不一会引客的管家下来去翠芳楼找妓女前来侍酒陪赌,赌局饭局交替能到深夜。如果这样就无法下手。林怀部见阿四在院中擦车,便凑过去说:“有些私事,请师傅去楼上向张先生讲一声,准我五天假。”阿四摇摇头说:“张先生有规矩,会客时不许下人打扰,你又不是不知道。”林怀部故意刺激他:你平时常说张先生如何如何地看得起你,看来和我没什么两样,吹牛。阿四一听火了,两人吵了起来。楼上的张啸林听到声音,忍不住跨到窗前厉声喝问:吵什么?张啸林怒骂林怀部:你这龟孙子,吃饱了不干事还吵架,老子多叫一个东洋兵来,用不着你了。林怀部也毫不示弱地还嘴,张啸林于是探身窗外怒吼:阿四,把这龟孙子的枪卸下来,让他滚蛋。林怀部随即说道:用不着赶,老子自己走。说着,林怀部伸手去腰间拔枪。所有人都以为林怀部真要交枪走人,不料他对着张啸林抬手一枪,子弹正中张啸林面门,张啸林当场毙命。 [5]

郭绪印:(张啸林)这个人的特点就是,有奶便是娘。 [5]

(以上参考资料来源) [4]


相关文章推荐:
浙江慈溪 | 青帮 | 黄金荣 | 杜月笙 | 上海三大亨 | 季云卿 | 上海 | 贩卖 | 鸦片 | 逼良为娼 | 横行霸道 | 无恶不作 |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 工人纠察队 | 八一三事变 | 汉奸 | 蒋介石 | 军统 | 戴笠 | 制裁 | 林怀部 | 慈溪县 | 私塾 | 混社会 | 拱宸桥 | 浙江武备学堂 | 张载阳 | 衙门 | 领班 | 秦琼 | 宋江 | 民国 | 黄楚九 | 青帮 | 杜月笙 | 黄金荣 | 卢永祥 | 贩卖 | 鸦片 | 逼良为娼 | 横行霸道 | 蒋介石 | 国民革命军 | 抗战 | 八一三事变 | 蒋介石 | 黄金荣 | 杜月笙 | 张啸林 | 香港 | 松井石根 | 共存共荣 | 军统 | 戴笠 | 制裁 | 陈恭澍 | 俞叶封 | 暗杀 | 林怀部 | 岑德广 | 周佛海 | 陈公博 | 郭绪印 | 张显贵 | 张忠尧 | 陈月华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