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彦泽

张彦泽(?-947年),其先出于突厥,河东太原人。世为阴山府裨将,少有勇力,为人骁悍残忍,眼睛赤黄。 [1]

后晋高祖石敬瑭姻亲,官位步步高升,累官护圣右厢都指挥使、曹州刺史。因主持讨伐范延光,授为镇国军节度使,改任彰义军节度使,迁右武卫大将军。 [1] 后投降契丹,祸乱中原,为人所不齿,后因故被契丹皇帝耶律德光所杀。

张彦泽祖辈时迁居太原,行伍出身为人骁悍残忍,眼睛赤黄,在夜晚时发光,如同猛兽,因此人人见而畏之,因善射被任命为骑将,屡次跟随晋王李存勖和大将李嗣源出征。与后来成为后晋高祖的石敬瑭结为姻亲,官位步步高升,石敬瑭建立后晋,张彦泽被提升为护圣右厢都指挥使、曹州刺史,曾主持讨伐叛将范延光的战役,被授为镇国军节度使,稍后改任彰义节度使。 [1]

张彦泽性情粗暴,为政暴虐,常怒其子柔弱,屡次笞辱之,其子逃至齐州,被州吏捕送京师,石敬瑭把他交还给张彦泽,张彦泽欲杀之,掌书记张式劝阻,不听,张式惧而出奔,张彦泽命指挥使李兴率骑兵二十人追杀,但张式得到宁节度使李周的保护,只被流放到商州而已。张彦泽不肯甘休,迫使朝廷将张式交还,张彦泽将其剖心、决口、砍断手足,然后斩首。不久,石敬瑭调王周为彰义节度使,任张彦泽为右武卫大将军,王周密奏张彦泽不法情事二十六条,张式的家人也到朝廷鸣冤,但石敬瑭认为:“彦泽功臣,吾尝许其不死。”朝臣力争,石敬瑭不得已,削夺了张彦泽的官职,同时赐给张式家人官职。

后晋出帝石重贵继位后,任张彦泽为左龙武军大将军,又迁为右武卫上将军、右神武统军。后晋与契丹人翻脸,双方与河北、山西一带交战,张彦泽屡次立功,晋封为彰国军节度使。阳城白团卫村一战,后晋军主力被契丹大军八万包围,营中无水,凿井又坏,大风狂起,契丹骑兵顺风击晋军,军中大惧。张彦泽以问诸将,诸将皆曰:“今虏乘上风,而吾居其下,宜待风回乃可战。”张彦泽也以为然,只有偏将药元福认为:“今军中饥渴已甚,若待风回,吾属为虏矣!且逆风而战,敌人谓我必不能,所谓出其不意。”张彦泽同意,与大将李守贞、符彦卿等人拼死出战,大破契丹军,追至卫村,再败之,契丹主耶律德光遁去。

开运三年,契丹兵再次南下,后晋以杜重威为都招讨使,李守贞兵马都监,张彦泽马军都排阵使。张彦泽往来镇、定之间,败契丹于泰州,斩首二千级。杜重威、李守贞攻瀛州不克,退及武强,闻契丹空国入寇,惶惑不知所之,而张彦泽适至,言虏可破之状,乃与杜重威等西趋镇州。张彦泽为先锋,至中渡桥,但已为契丹所据,张彦泽犹力战争桥,烧其半,契丹兵稍退,后晋军于是夹河而寨。

十二,杜重威、李守贞叛降契丹,张彦泽亦降。耶律德光进逼开封,命张彦泽与傅住儿率二千骑兵为前锋先入京师,张彦泽倍道疾驱,中夜时分,已从封丘门斩关而入。后晋宫中大乱,张彦泽自宽仁门传耶律德光与皇太后书,顿兵明德楼前,后晋出帝只得退位。次日,张彦泽命控鹤指挥使李筠以兵监守宫中,内外不通,以待契丹军,耶律德光渡河到达后,后晋出帝欲郊迎,张彦泽不许,遣使请求耶律德光,耶律德光认为:“天无二日,岂有两天子相见于道路邪!”于是停止。

起初,张彦泽至京师,自以有功于契丹,昼夜酣饮自娱,出入骑从常数百人,旗帜上书“赤心为主”,迫迁后晋出帝时,私留御辇,内库所藏皆输之私第,放纵军士大掠京师。军士查获行人,张彦泽酒醉不能问,只以目示意,并伸三指,军士即将此人腰斩。耶律德光至京师,闻张彦泽劫掠,大怒,询问百官和开封人:“彦泽当诛否?”百官皆请不赦,而都人争投状疏其恶,乃命杀之。张彦泽此前所杀士大夫子孙,皆杖哭,随而诟詈,以杖朴之,张彦泽俯首无一言,行至北市,断腕出锁,然后斩首,市人争破其脑,取其骨髓,脔其肉而食之,可见怨恨之深。

石敬瑭为了保住自己的“儿皇帝”,肆意包庇凶狠残暴的张彦泽,并不顾手下官员与百姓的死活。)

后晋彰义节度使张彦泽,残暴得没有人性。他的亲生儿子被他毒打得逃了出去,抓回来后张彦泽竟然要把他杀掉。张彦泽手下有个掌书记叫张式的,同宗同族,平时很得信任,他劝张彦泽不要任性,谁知这下触怒了张彦泽,顿时翻脸不认人,操起弓箭就要射死张式。张式见他如此喜怒无常,便借口生病带着妻子逃走了。张彦泽派人去追,说:“张式不听话就把他杀了,将人头带回来给我。”原来张彦泽还是个好色之徒,他听人说张式的妻子很美,便想害死张式,抢夺他的妻子。张式逃到州。州节度使把张式的事奏报朝廷,石敬瑭下诏把张式贬逐到商州。张彦泽并不就此罢休,他派行军司马郑元昭到朝廷去索要张式。郑元昭警告石敬瑭说:“张彦泽如果要不到张式,恐怕会有难以预测的后果。”意思是说张彦泽或许就此造反。石敬瑭不得已下诏交出张式。张式被押送回去,张彦泽派人用刀挖开张式的嘴,砍断四肢,又剖开胸膛取出心脏,把他的妻子据为己有。

第二年,张式的父亲张铎进京为儿子伸冤。朝中同时有人历数张彦泽横行不法、惨无人道的事,说老百姓因害怕他的暴政,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的达五千多户。石敬瑭一来因张彦泽曾立有战功,二来因张彦泽与握有重兵的杨光远是亲戚,怕处置了张彦泽,会引起杨光远不满,所以不闻不问。大臣郑受益上奏说:“张彦泽如此凶狠残暴,陛下连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这是善恶不分,赏罚不明。外面都传说陛下收了张彦泽一百匹马的贿赂,臣为陛下因张彦泽而得此恶名,实在感到惋惜。”石敬瑭听后,仍然若无其事,不置可否。

刑部郎中李涛对石敬瑭的态度很是不满,联合其他一些大臣一起上疏,坚决要求把张彦泽治罪。石敬瑭见已引起众怒,不得已才颁下诏书将张彦泽官位降一阶,爵位降一级。为了平息事端,又将张式的父亲和子弟任命为官。李涛认为对张彦泽的处罚太轻,又去见石敬瑭,要求把张彦泽交付有关衙门依法治罪。石敬瑭反而怪他不该揪住不放,再也不理李涛。过了些日子,居然又把张彦泽封为左龙武大将军。

却说辽兵环逼晋营,气焰甚盛,晋营中势孤援绝,粮食且尽。杜威计无所施,惟有降辽一策,或尚得保全性命。当与李守贞、宋彦筠等商议,众皆无言。独皇甫遇进言道:“朝廷以公为贵戚,委付重任,今兵未战败,遽欲颜降虏,敢问公如何得对朝廷!”遇后来为晋殉难,故特别提出。威答道:“时势如此,不能不委曲求全!”遇愤慨而出。威密遣心腹将士,驰往辽营请降,且求重赏。辽主德光道:“赵延寿威望素浅,未足为中原主子;汝果降我,当令汝为帝。”仍是骗局。这语由将士还报,威大喜过望,即令书记官草好降表。越宿召集诸将,出表相示,令他依次署名。诸将虽然骇愕,但多半贪生怕死,依令画诺,惟皇甫遇未曾与列。威再遣门使高勋,赍奉降表,呈入辽营。辽主优诏慰纳,遣勋报威,即日受降。

杜威便令军士出营列阵,军士踊跃趋出,摩拳擦掌,等待厮杀。俄见威出帐宣谕道:“现已食尽途穷,当与汝等共求生计,看来只有降敌了。”说着,遂命军士释甲投戈,军士惊出意外,禁不住号哭起来,霎时闻声震原野。威与守贞同时扬言道:“主上失德,信用奸邪,猜忌我军,我等进退无路,不如投顺北朝,别求富贵。”杜威原是丧心,不意守贞亦复如此。

语未毕,已有一辽将带着辽骑,整辔前来,身上穿着赭袍,很是鲜明。看官道是何人?原来就是赵延寿。延寿到了军前,抚慰士卒,杜威以下,相率迎谒。延寿命随行辽兵,递上赭袍,交与杜威。杜威欣然披服,向北下拜,及起身向众,居然趾高气扬,隐隐以中国皇帝自命。廉耻扫地。延寿即引威等往谒辽主。辽主语威道:“汝果立功中国,我当不负前言!”杜威率众将舞蹈谢恩。辽主面授杜威为太傅,李守贞为司徒。

杜威愿为前驱,引领辽主至恒州城下,招谕守将王周,劝他出降。王周即开城迎入,辽主率大军入城,派兵往袭代州,刺史王晖亦举城迎降。辽主复遣通事耿崇美,招降易州。易州刺史郭,素具忠忱,每当辽兵过境,必登陴拒守,无懈可击。辽主德光,尝恐他邀截归路,屡有戒心,每过城下,必指城叹息道:“我欲吞并中原,恨为此人所扼,迟早总要除他哩。”至是命崇美往抚易州,易州兵吏,闻风生畏,争先出降。不能禁阻。但痛詈崇美。崇美怒起,拔剑杀,应手而倒。 不略忠臣。

易州归辽,义武军节度使李殷、安国军留后方泰,相继降辽。辽主任命孙方简为义武节度使,麻答为安国节度使,另派客省副使马崇祚权知恒州事。遂引兵自邢相南行,杜威率降众随从。皇甫遇不欲降辽,偏辽主召他入帐,令先驱入大梁。遇固辞而出,泣谓左右曰:“我位为将相,败不能死,尚忍倒戈图主么!”是夜引从骑数人,行至平棘,顾语从骑道:“我已数日不食了,尚何面目南行!”遂扼吭而死。节尚可取。

辽主改命张彦泽先进,用通事傅住儿一译作富珠哩。为都监,偕彦泽前职大梁。彦泽引兵二千骑,倍道疾驰,星夜渡白马津,直抵滑州。晋主重贵,始闻杜威败降,接连收到辽主檄文,乃是由彦泽传驿递来,内有纳叔母于中宫,乱人伦之大典等语。想是晋臣所为。慌得重贵面色如土,急召冯玉、李崧、李彦韬三人,入内计事。三人面面相觑,最后是李崧开口道:“禁军统已外出,急切无兵可调,看来只有飞诏河东,令刘知远发兵入卫呢!”重贵闻言,忙命李崧草诏,遣使西往。

过了一宵,天色微明,宫廷内外,竞起喧声。重贵惊醒起床,出问左右,才知张彦泽领着番骑,已逼城下。嗣又有内侍入报道:“封邱门失守,张彦泽斩关直入,已抵明德门了!”重贵越加慌忙,急令李彦韬搜集禁兵,往阻彦泽。不意彦韬已去,宫中益乱,有两三处纵起火来。重贵自知难免,携剑巡宫,驱后妃以下十余人,将同赴火,亲军将薛超,从后赶上,抱住重贵,乞请缓图。俄递入辽主与晋太后书,语颇和平,重贵乃令亲卒扑灭烟火,自出上苑中,召入翰林学士范质,含泪与语道:“杜郎背我降辽,太觉相负“。

后晋出帝石重贵时,张彦泽投降了契丹。耶律德光攻下后晋京城,派张彦泽先行人城。张彦泽就带兵迫使石重贵迁出皇宫,又纵容手下军士在京城大肆抢掠。他自以为有功,日夜饮酒无度,甚至把皇子石延煦的母亲、楚国夫人丁氏也抢来作乐,把与自己有仇的人尽行杀死。耶律德光进城后得知这些情况,十分恼怒,立即把张彦泽关进牢房。文武百官与老百姓都认为他罪不可赦。耶律德光于是下令将张彦泽处死。押赴刑场时,从前被张彦泽杀害的士大夫的子弟,手举木棒手杖,跟在后面边骂边打,张彦泽的尸体都被愤怒的百姓捣烂了。 [1]


相关文章推荐:
太原 | 后晋 | 石敬瑭 | 范延光 | 契丹 | 耶律德光 | 太原 | 李存勖 | 李嗣源 | 后晋 | 石敬瑭 | 曹州 | 范延光 | 齐州 | 京师 | 石敬瑭 | 张式 | 李兴 | 李周 | 张式 | 石敬瑭 | 节度使 | 大将军 | 张式 | 石敬瑭 | 张式 | 后晋 | 石重贵 | 后晋 | 契丹 | 河北 | 山西 | 彰国军 | 节度使 | 后晋 | 契丹 | 契丹 | 药元福 | 李守贞 | 符彦卿 | 契丹 | 契丹 | 耶律德光 | 开运 | 后晋 | 杜重威 | 招讨使 | 李守贞 | 契丹 | 泰州 | 杜重威 | 李守贞 | 契丹 | 契丹 | 契丹 | 后晋 | 杜重威 | 李守贞 | 契丹 | 耶律德光 | 后晋 | 耶律德光 | 皇太后 | 控鹤 | 李筠 | 耶律德光 | 后晋 | 契丹 | 后晋 | 耶律德光 | 石敬瑭 | 后晋 | 节度使 | 节度使 | 石敬瑭 | 石敬瑭 | 石敬瑭 | 张铎 | 石敬瑭 | 杨光远 | 石敬瑭 | 刑部 | 石敬瑭 | 石敬瑭 | 张式 | 石敬瑭 | 石敬瑭 | 李涛 | 李守贞 | 宋彦筠 | 皇甫遇 | 赵延寿 | 皇甫遇 | 高勋 | 杜威 | 赵延寿 | 杜威 | 中国皇帝 | 李守贞 | 王周 | 王晖 | | 李殷 | 方泰 | 义武节度使 | 皇甫遇 | 滑州 | 冯玉 | 李崧 | 李彦韬 | 李崧 | 刘知远 | 明德门 | 李彦韬 | 薛超 | 范质 | 后晋 | 石重贵 | 契丹 | 耶律德光 | 后晋 | 石重贵 | 石延煦 | 楚国夫人 | 耶律德光 | 耶律德光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