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亚玲(SONOS亚洲区董事总经理)

张亚玲,1985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1985至1989任教于中国政法大学。后赴法留学,先后就读于法国巴黎第二大学商法系研究生院和法国国际商学院。同年,进入法国ARCHOS股份有限公司并担任亚洲资源部经理,后晋升为亚洲区总监。于2002年5月组建法国ARCHOS(爱可视)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代表处并任首席代表。2003年9月12日,带领ARCHOS正式进入亚洲市场,并取得显著业绩。2005年初,组建ARCHOS亚洲股份有限公司并出任董事总经理。

现任美国SONOS中国创始人董事、首席代表。原爱可视亚洲董事总经理。全国政协海外列席代表。中欧EMBA0804。85-89中国政法大学教师,将MP4引入中国。兼任任深圳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财富百人协会副会长、青年才俊协会总主席。

2010年5月受邀加入美国SONOS公司,9月将风靡欧美的SONOS品牌、SONOS无线HiFi系统及全新的“云端HiFi音乐”聆听方式带入中国,再次创造一个无线HiFi新行业。2011年12月,荣获中国知名媒体《时代周报》的第四届时代营销盛典--2011年时代营销人物奖;并率领SONOS中国市场团队通过整合营销、体验营销、新媒体营销等多角度营销模式,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将SONOS的品牌全面成功推广,迅速成长为新兴技术产业的营销典范,并荣获第一财经传媒2011年度营销“品牌传播奖”,成为行业领军企业,更成为外资品牌或新兴技术企业在营销道路上的榜样。SONOS公司是一家来自美国的科技创新型公司,是无线HiFi系统的缔造者。SONOS无线HiFi系统面向全球的音乐爱好者,将互联网线上线下的资源融合,通过终端控制,让消费者在家里就可以便捷的、高品质的聆听来自全球的上百万首歌曲、上万个网络电台、以及诸多音乐电子书等互联网音频。

SONOS无线HiFi系统系列产品包括:Play:5\ Play:3(全能音乐播放器)、CONNECT(连接器)、CONNECT:AMP(内置功放的连接器)、BRIDGE(桥接器)、DOCK(无线底座)、CONTROL(遥控器),以上每一个产品都是独立存在、自由使用的。无需布线,只需有电源、WiFi,便可以通过SONOS遥控器或者使用Ipod、Iphone、Ipad的遥控,实现云端音乐的自由播放。

个人荣誉

2011年,“时代风云营销人物”

2009年,“中国记录时代影响力女性”

2007年,“中国女性力量榜20人”

2006年,“CBI中国IT英雄榜英雄人物”

“中国信息产业年度新锐人物”

“IT十大领军人物”

“创意中国盛典最具创意人物”

2005年,“世界经理人成就奖未来领袖”

2004年,“中国数码产业风云人物”

“1000封求职信”

这位法国公司高管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中国人,而且在张亚玲的身上,还有着一个时代的烙印。

“我是读着保尔的事迹长大的人,我的梦想就是将来留下点声音,为社会、为人类、为中国做出点事情、做出点贡献。”张亚玲的信念是一个时代的精神。

1963年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的张亚玲,小时候,家里常常吃不上饭,后来父亲被打成“右派”,全家下放到农村。张亚玲从小就知道生活艰辛的滋味。

恢复高考后,张亚玲1981年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当时数理化成绩不错的张亚玲选择了法律,并有一个很稚嫩、有责任感的信念用法律来维持社会安定。

大学毕业之后,留校任教的张亚玲遇到了她的丈夫,1990年夫唱妇随去了法国,在法国学习服装设计,攻读学位,此时的张亚玲,离中国很远,也似乎跟MP4一点也搭不上边。

读完学位之后的张亚玲唯一的愿望就是找一份工作,但在经济萧条时期,一个外国人要找一份工作显然并不容易。

回忆起那段经历,张亚玲总是想起“1000封求职信”。因为当年发出的求职信中,最多只有十分之一会有回复,也就是一个面试的机会,所以张亚玲那段时间发出了1000封求职信。

在这1000封求职信的艰难过程中,先生曾劝她放弃,做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但是这显然不是张亚玲的选择,“为社会做点什么”的想法一直在张亚玲的骨子里。也是这种信念,让张亚玲在职业生涯中起步,并且始终希望自己做到最好。

将MP4引入中国

遇上爱可视是1999年底,张亚玲说她看到爱可视员工穿着防静电服,公司环境如科研院所,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尽管到法国之后曾经攻读服装设计,但是张亚玲的骨子里并不喜欢那些,她喜欢实实在在的高科技,她也喜欢跟中国有关的工作,而这一点,从进入爱可视第一天开始,张亚玲都得到了满足。

进入法国爱可视,张亚玲的第一个职位是亚洲资源部经理。在公司里,张亚玲的工作方式出了名的“中国”。最典型的就是不给自己放假,在法国人都在度假的时候,张亚玲仍然在工作。

拼命工作的张亚玲还保持了一贯要强和果断的个性,再加上是中国人,渐渐地,公司里亚洲的项目都由张亚玲出面去谈,张亚玲凭自己的能力获得了独当一面的机会。凭着自己骨子里对这份工作的喜爱、凭着拼命工作的精神、凭着不俗的能力,来自中国的张亚玲晋升为法国爱可视的亚洲总监,这一过程,张亚玲只花了两年。此时,张亚玲是法国总部10位高层中的唯一女性,也是唯一来自亚洲的高管。来自中国的张亚玲想着要回到中国,从这时候开始,她开始说服公司的法国高层把产品卖到中国来,但是这个过程竟然比她想象的要困难。由于此前,爱可视在广东东莞有过生产工厂,爱可视的法国高层很多都到过东莞,东莞给他们的印象某种程度上就代表了中国,于是他们并不认为中国是一个可以接受爱可视产品的市场。说服的过程,用了将近3年。时至2003年,不知到底是中国市场的发展还是张亚玲的坚持不懈,法国爱可视总部终于被张亚玲说服,爱可视来到中国市场。

有亲和力的“工作狂”

张亚玲是带着一个100多法郎的“防毒面具”回到中国的,因为那时候正值“非典”。也正是那时候,她把MP4带到中国,大家习惯于给她一个称号“中国MP4第一人”。张亚玲回到中国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组建自己的中国团队。从市场到销售,“有海外工作的经历,有跨国公司的领导能力”,这是张亚玲对于团队的基本要求。“非典”时期面试的第一个员工就成为了她现在的得力助手。

除了工作狂和果断的领导方式,她更加注重对于员工的指导,亲和力更强。爱可视的员工这样评价这位“女老板”。

又一个3年过去了,事实证明张亚玲是正确的。如今,爱可视在中国市场稳稳位居MP4市场第一名,销售业绩在中国保持高速增长,爱可视在中国发布的新品已经和全球同步,张亚玲和她的团队证明了一切。

当年那些对中国市场犹豫的法国高层现在也对中国MP4市场刮目相看,在张亚玲回到中国3年之后的今年10月,有着“MP4教父”之称的爱可视总裁Henri Crohas第一次正式访问中国,足以见得其对中国市场的认可。

张亚玲精彩故事

春节期间,张亚玲带着八岁的女儿回到北京,像这样一家三口相聚的时光一年也就数得上的几次。作为法国爱可视公司亚洲总监及大中华区首席代表,张亚玲和女儿常住深圳,先生在北京高能物理研究所工作。虽然聚少离多,但张亚玲已经非常知足。 1990年,张亚玲跟随先生去法国定居,从普通的交流都困难,到融入到法国社会,直到成为法国高科技企业的高管,这一步步看似很顺利,张亚玲却经历了外人体察不到的艰辛。当越来越多的知识女性加大了事业的砝码,失去家庭的平衡时,张亚玲得到的是丈夫全力的支持。

这个擅于“平衡术”的女人在被问到自己的秘诀时,她浅浅地一笑:“无外乎舍得付出,这也意味着我比一般的女人要累。”因为在张亚玲的心里,她不想做“非正常”女人。

张亚玲1963年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懂事起,她就记得家里常常吃不上饭。后来父亲被打成右派,全家都下放到天津农村。看到姐姐初中毕业就下了乡,刚刚八岁的张亚玲经常坐在乡间的田岗上,为自己的未来犯愁。高考恢复后,1981年张亚玲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此后的日子,张亚玲顺利的毕业、留校,还做上了法律顾问,那时她赚的工资已经是一般人的六七倍。25岁那年,张亚玲嫁给了一位研究物理的年轻科学家。1990年,她随同先生一起去了法国,自此她的人生轨迹出现了大逆转。“大家都认为出国是条好出路,事实上对我来说出国却意味着没有了路。”张亚玲就像进入了一个黑洞,看不见哪里是希望,“突然觉得自己连孩子都不如,精神上非常痛苦。”

“在困难中,人不能暴躁,否则就会失去能量。”张亚玲从读服装设计着手,同时学习语言,不断汲取着营养,再图发展。但在经济萧条时期,一个外国人要找一份工作实在太难了。每发出100封信,最多只有十分之一会有回复,接着再一家一家的去面试。有些公司在郊区很远的地方,张亚玲就大清早起床,乘大巴、搭火车,好不容易到了那家公司,可能发现根本不缺人或那份工作不适合,等再回到家时天早已经黑了。一次次都石沉大海。张亚玲的先生看不下去了,劝她算了,但她就是不愿意退回到家里,仅仅做一个家庭主妇。

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张亚玲大概总共发出了1000封求职信。中国方式亚洲市场“终结者”

长期的坚持不懈终于得到了回报。张亚玲进入了爱可视,一家专门从事研发、生产和销售移动数码产品的公司。张亚玲有两条择业标准:科技公司,和中国有关系。这两条爱可视都符合。

从小崇尚科学的张亚玲很快找到了感觉,法律背景让她如虎添翼。她是爱可视全球十位高管中惟一的女性。影星成龙说过一句话:“别人尊重你不是因为你和他们一样,而是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张亚玲很认同这一点,因为对自己民族文化的坚持,反而会赢得更多的尊重。

在公司里,张亚玲是有名的“很中国”的女人。在法国那个浪漫的国度里,同事间开些性玩笑是很正常的事情。出身于上世纪60年代的张亚玲却有着那个年代深深的烙印,严谨的她一旦出现,同事们就会赶紧打住。

她的工作方式也很“中国”。在法国有很多的假期,张亚玲却很少放假。她说自己宁可累死,也要让公司其他员工无话可说。

有一段时间,张亚玲掌管着全亚洲的资源采购,很多供应商找到她,想通过各种方式赢得订单。张亚玲就会和这些供应商说:如果你给我提成,说明你卖给我们的价钱贵了,你必须降价。渐渐的,没有人敢“买通”她。

张亚玲果断的个性也让她成为一个“终结者”。但凡在亚洲有啃不下的硬骨头,公司就会派张亚玲去谈,如果最终在价钱或合作上没有谈下来,公司就会终止这项计划。在事业和家庭中不能变幻角色,或者某个角色的缺失,这是现代很多知识女性婚姻不幸福的关键。张亚玲早在大学读书时,就对婚姻有着深刻的见解。

在费孝通写的《生育制度》里,有这样一个故事:一对夫妻相遇的时候就像是在一条起跑线上,之后女人为了让男人跑得更快,把所有的包袱都拿来自己背着,让男人轻装上阵,渐渐的男人越走越远,女人喊他,他听不见。这一对夫妻在精神上已经越走越远。

这是一个对张亚玲产生颇大影响的故事。在她看来,社会角色、家庭角色有一个缺失就会造成婚姻的不稳定。“先舍后得”是她在婚姻中最大的体会。

当年的出国,她放弃了国内的工作、地位;当她在法国找工作处处碰壁时,为了家庭只能继续呆在法国;公司屡次派她回国工作,为了先生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当张亚玲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可以舍弃的东西时,她得到了回报。先生甘愿放弃了在法国科学院终生教授的工作,陪她回到国内重新开创事业。

张亚玲做母亲的过程更是艰辛。由于生理上的原因,张亚玲一直没有孩子。在结婚后九年的时间里,她一边找着工作,一边四处寻医问药。几乎每个星期,她都要去看医生,通过朋友找医生,甚至通过医生介绍另一个医生,张亚玲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

张亚玲总是喜欢说出自己的困难,看别人能否帮助到自己。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巴黎十一大的副校长,在法国做第一个试管婴儿的教授正好是这所学校的。

在校长的帮助下,张亚玲得到了一个与那位医学教授会面的机会。张亚玲足足等了七个月,才见上了教授。当时她想,如果见到在法国如此大名鼎鼎的教授,还不能有自己的孩子,那就不再抱怨,也不再伤心了。幸运的是,两个月以后她就顺利的怀孕了。

如今,张亚玲有了自己的女儿,有一位结婚近20年的先生,有一份非常喜欢的工作。她说自己很知足。 [1]


相关文章推荐:
互联网 | 桥接器 | 费孝通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