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张志渊

张志渊(朝鲜语:,1864年1921年),朝鲜近代史上著名的新闻工作者、社会活动家。初名志尹,字和明;后改名志渊,字舜韶,号韦庵嵩阳山人。本贯仁同张氏,出生于庆尚道尚州。1898年成为《皇城新闻》主编,1905年《乙巳条约》签订时发表著名文章《是日也放声大哭》,1906年爱国启蒙运动兴起以后成为该运动的领导人之一,1910年日韩合并以后不再办报。后因从事亲日活动而晚节不保。遗著有《韦庵文稿》。

1864年12月28日(旧历同治三年甲子十一月三十日),张志渊出生于朝鲜庆尚道尚州的一个乡班家庭,自幼接受汉学教育,并随族人张锡凤学习四书五经,后以擅长文章著称。张志渊原本如同其他朝鲜士子一样走一条科举仕宦之路,1894年春,他在首都汉城(今韩国首尔)举行的式年试中进士及第,正准备进一步的庭试时,科举考试随着这一年“甲午更张”的展开而画上句号,于是张志渊回到故里。

1895年末,乙未义兵运动兴起,张志渊曾应邀为义兵起草檄文。 [1] 1896年冬前往首都汉城,当时朝鲜高宗尚处于“俄馆播迁”的状态,张志渊又应邀撰写呼吁高宗还宫的上疏文,并在1897年初与各道绅士万余人联名上疏;1897年2月高宗从俄国公使馆回到庆运宫(今德寿宫)以后,张志渊再拟万人疏,请求高宗称帝,并在伏阙上疏时负责朗读。 [1] 由此张志渊得到朝廷的重视,1897年7月,高宗已内定称帝,遂设立史礼所,负责称帝建国的礼仪,张志渊被叙用为史礼所职员。 [2] 8月,又兼任内部主事。此后直到1898年10月完成《大韩礼典》为止,张志渊一直在史礼所任职。当时他还纯粹属于儒家思想,鲜少有开化色彩,他不仅以朝鲜王朝儒学发达而自豪,还将高宗称帝定位为“上以接有明已绝之统,下以垂大韩无穷之业” [3] ,反映出他还具有浓厚的小中华思想。另一方面,他并未被小中华思想所束缚,而富有民族自尊心,如当时名儒崔益铉上疏认为朝鲜已“用夷变夏”,并批评高宗称帝之举,张志渊则反驳其“腐陋蔑识”“凶险之肚,理难容贷”,称“陛下克述祖宗之志,溯接皇王之统,应天顺人,进位大宝,则为我东臣民者,孰不庆忭?而彼(崔益铉)乃敢讥之以无实之名,肆加诋斥……抑欲使陛下降其已进之位,而屈辱于夷虏之君,可乎?” [4] 他还在1897年9月上疏谴责日本“纵兵围阙,弑害国母” [5] (指1895年日本人杀死明成皇后的“乙未事变”),体现出他的反日思想,可见他早期虽为传统儒生,但同时也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1898年9月,张志渊曾被聘为独立协会成员李商在、尹致昊、南宫等创办的《皇城新闻》的主编,不久之后由于独立协会被镇压,张志渊辞去了主编职务,又与玄采等创办了广文社,印刷了丁若镛《牧民心书》、《钦钦新书》等书籍。1901年再度出任《皇城新闻》主编,并任社长。1902年编纂《农政全书》,1903年又完成了《大韩疆域考》,这表明此时的他钻研实学,已不再是传统的儒生,而在《皇城新闻》的编辑工作中,他也逐渐受到开化思想的熏陶。这也是科举停止后新知识分子的特点既未抛弃儒学,又接受新学,并带有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张志渊也继续秉持着民族主义,他渴望“收复”中国东北的高句丽故地,曾在《大韩疆域考》序中感叹:“自辽、金、蒙古以来,箕、高旧疆不复收入版图,至使圣祖陵寝、发祥之地沦在异域,岂不为志士无穷之恨欤?” [6]

1905年7月,张志渊自费随度支部大臣闵泳绮等官员考察日本,他此行的目的是“关心韩国的前途,探究日本的舆论”。 [7] 归国后著有《东游日记》(已亡佚)。 [8] 1905年11月17日,挟日俄战争之余威的日本强迫大韩帝国签订《乙巳条约》,使韩国沦为日本的保护国。作为一个民族主义者的张志渊听说后“慨然流涕”,并当即挥毫写下《是日也放声大哭》的评论,痛心疾首地写道:“呜呼痛矣!呜呼愤矣!我二千万为人奴隶之同胞!生乎?死乎?檀、箕以来四千年国民精神,一夜之间猝然灭亡而止乎?痛哉痛哉!同胞同胞!” [9] 他还写了《五条约请缔颠末》一文,披露了日本勒逼韩国缔结《乙巳条约》的经过。两篇文章刊登于11月20日的《皇城新闻》上,引起日本人的震怒,于是马上采取措施,关闭《皇城新闻》社,逮捕张志渊等人。张志渊被捕后镇定地说:“这篇新闻报道在前夜官方审查时就接到删除的命令,我们深知刊登这个是非法的,我们也做好了因发行而受罚的准备。” [10] 当时乙巳五贼之一的内部大臣李址建议他妥协,并以星州郡守的官职相诱,张志渊拒绝道:“吾但知以报笔警醒同胞,不知为子孙计也!” [8] 被拘禁了两个月以后,张志渊获得释放,他因此事名声大噪,而其评论《是日也放声大哭》也引起韩国人民的广泛共鸣而家喻户晓。

张志渊获释后,虽然《皇城新闻》得以复刊,但已不能再任社长,遂离开《皇城新闻》,开始进行各种启蒙活动,成为爱国启蒙运动的旗手。1906年,他与尹孝定等人组织了爱国启蒙团体“大韩自强会”,在《大韩自强会月报》、《朝阳报》上大量发表呼吁全体国民觉醒、培养实力并投身救国运动的评论文章。同时,他又被闵泳徽聘为徽文义塾的校长,编纂了《高等小学读本》、《中等修身教科书》、《东国历史》、《大东文粹》、《大韩新地志》等教科书,为韩国的国学研究和教育事业作出贡献。1907年又参与国债报偿运动。这一年日本人以海牙密使事件为由逼迫高宗皇帝退位,大韩自强会组织了反对高宗退位的游行示威,结果被日本的韩国统监府当局取缔。随后张志渊又与南宫、吴世昌等发起了大韩协会。

当时日本加紧对爱国启蒙运动的镇压,张志渊迫于压力,在1908年2月出走俄国海参崴,担任当地韩侨所创办的《海朝新闻》的主编。张志渊在《海朝新闻》上“矢口斥倭,摅其宿愤” [11] ,到5月因财力不足而停刊。而后张志渊又前往中国上海、苏州、南京一带游览,会晤了流亡中国的爱国志士、同时也是史礼所同僚的金泽荣,与他酬唱诗歌。张志渊在中国所作的诗歌多抒发亡国之恨,如“谁识至今亡国恨,长江不尽去悠悠”“国破人胡归,身亡家亦微” [12] ,表达了他对日本侵略韩国的愤慨。由于张志渊多年来一直散布反日言论,因此他早已被日本当局注意,当他途经南京时,便遭到日本奸细及被其收买的中国官府的袭击和拘捕,身受重伤,8月获释回国。 [13] 1909年9月,大韩协会内部与亲日卖国团体“一进会”合流的呼声甚嚣尘上,张志渊对此坚决反对,遂辞去了大韩协会评议员的职务。 [14] 其后他南下庆尚南道晋州,于1909年10月担任《庆南日报》主编,再度投身新闻界。1910年8月29日,《日韩合并条约》签订的消息公布,张志渊听说后“痛哭屡日”。 [15] 后来他主编的《庆南日报》又因为刊登了因日韩合并而自杀的文人黄的绝命诗四首,被日本殖民当局勒令停刊。此后他“绝意世事,优游翰墨,而所编次成书者,《大东诗选》十七卷、《逸士遗事》四卷、《朝鲜儒教渊源》三卷、《东国类史》十卷,又有文稿若干卷藏于家”。

张志渊作为一名颇负盛名的知识分子,韩国统监府称他为“当代的文章家,博览强记为韩国第一,曾任《皇城新闻》社长兼主编,在内外享有极高的声名” [16] ,所以他虽然一贯以反日著称,却也是日本殖民当局重要的笼络对象。张志渊最后也向日本妥协,开始朝亲日派堕落。1916年12月10日发行的《每日申报》刊登了张志渊所写的题为《欢迎长谷川总督》的一首诗,有“汉水风烟元惯面,寒梅依旧笑欣欣”之句,表达了对老熟人长谷川好道到朝鲜任总督的喜悦之情,而长谷川好道在19041908年间曾任驻韩日军司令官,与伊藤博文一同胁迫大韩帝国签订《乙巳条约》,就任总督后实行臭名昭著的“武断政治”,残酷镇压了参加三一运动的朝鲜民众。此外,据资料表明,张志渊还担任过亲日僧侣李晦光组织的亲日宗教团体“佛教振兴会”的干事。1921年11月1日,张志渊在庆尚南道马山去世,享年五十八岁。

张志渊著作等身,编著有《增补大韩疆域考》、《儒教渊源》、《韦庵文稿》、《大韩最近史》、《东国历史》、《大东文粹》、《大韩新地志》、《大韩纪年》、《逸士遗事》、《农政全书》、《万国事物纪原历史》、《蔬菜栽培全书》、《花园志》、《嵩山记》、《南归纪行》、《大东诗选》等作品。从1979年到1983年,韩国檀国大学东洋研究所陆续将张志渊的著作编纂为《张志渊全书》7卷。另外张志渊的文集《韦庵文稿》于1956年被韩国国史编纂委员会单独刊行于世。

张志渊是一个很有争议的历史人物。许多人对张志渊给予较高评价,金泽荣说:“志渊纤弱如女子,言若不能出口。而其中特介直,足不践权门要路,以故无所偶,然亦不向人出怨言。独时遇杯酒,或骂或泣,慷慨莫测,其学主李星湖(李)、丁茶山(丁若镛)二公,卓出于流俗。为文字不求甚工,惟以敏疾飘动,自为之快。” [17] 宋相焘则说张志渊“性嗜酒,其风致有足多者,人以酒豪称之。志渊虽剧饮,平生不以醉错事,观其貌殊若坦率,而处事极精详……为人又强直,不与世浮沉,见有不义不正之者,每面驳无遮障,是以不好之者多。平生不阿附权贵,故游京师多年,其所亲知者不过前议政闵泳奎、故李公(李)而已……常以慨不遇,又不长寿,辛酉卒,寿但五十八,甚可悲也。” [18] 从上述评价来看,张志渊在当时是一个特立独行、正直慷慨的才子和志士形象。

然而,也有人对其作出否定评价。如大儒田愚说:“张(志渊)也能文嗜酒,每为新闻,必嘲侮儒者而赞扬侮慢圣贤之梁启超,称述诟骂经籍之刘元杓。其悖说怪论,不可胜举……余谓如志渊者,正刘向之谓世恶人之反非儒者,可恶亦可哀也!” [19] 郑乔说:“志渊素贪鄙,受人之贿赂而载其事于新闻,当五条约(乙巳条约)缔结之时,社员刘在劝志渊载条约颠末于新闻,志渊恐怯不敢,在及其他社员屡言之,乃揭之而题曰《是日也放声大哭》,以此志渊被囚于警务厅,不久得释,遂辞其主笔” [20] ,也就是说,他认为张志渊成名作《是日也放声大哭》的发表是很有水分的。另外,张志渊在韩末以反日闻名于世,他也被日本列入“排日主义者”的黑名单中,日本人说他“在韩人间有健笔雄辩之名,向来极力反对日本的政策” [21] ,因此屡次迫害他。但日韩合并后又以笼络为主,因此导致张志渊晚节不保。

不过,在朝鲜半岛独立以后,张志渊仍是韩国家喻户晓的爱国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大凡受过历史教育的韩国人都知道张志渊写了《是日也放声大哭》抗议《乙巳条约》。大韩民国政府于1962年追叙张志渊建国勋章,表彰他对韩国独立运动的贡献。2004年11月,张志渊还被韩国国家报勋处选定为“本月独立运动家”,韩国新闻界还有“韦庵张志渊奖”。但随着韩国开始大规模清算亲日派,张志渊晚年的亲日行径逐渐浮出水面,2005年,韩国民族问题研究所公布了一些证明其亲日活动的资料,一度引起颠覆性的轰动,张志渊也迅速从一个爱国人士180度转变为亲日韩奸。亲日反民族行为真相纠明委员会强烈要求立即叫停为纪念《是日也放声大哭》发表一百周年而进行的张志渊诗碑建造工程,并要求将其从“国家有功者”中除名。2008年,民族问题研究所将张志渊列入《亲日人名辞典》收录预定者名单,“韦庵张志渊奖”的颁发也遭质疑。但也有人坚持张志渊是爱国者,并声称发现了张志渊在1921年指挥远东共和国境内的韩人义兵的资料。 [22] 鉴于张志渊陷入亲日争议的漩涡中,国家报勋处取消了授予他的建国勋章,但2012年法院判决取消叙勋为无效。


相关文章推荐:
朝鲜语 | | | | 本贯 | 庆尚道 | 尚州 | 皇城新闻 | 乙巳条约 | 爱国启蒙运动 | 日韩合并 | | | | 庆尚道 | 尚州 | 同治 | 甲子 | 朝鲜 | 庆尚道 | 尚州 | 汉学 | 张锡凤 | 四书五经 | 朝鲜 | 士子 | 科举 | 汉城 | 韩国 | 首尔 | 进士及第 | 科举考试 | 甲午更张 | 乙未 | 义兵运动 | 汉城 | 朝鲜高宗 | 俄馆播迁 | 俄国 | 德寿宫 | 主事 | 儒家思想 | 朝鲜王朝 | 儒学 | 有明 | 小中华思想 | 小中华思想 | 崔益铉 | 日本 | 明成皇后 | 乙未事变 | 儒生 | 民族主义 | 独立协会 | 李商在 | 尹致昊 | 南宫 | 皇城新闻 | 独立协会 | 玄采 | 丁若镛 | 皇城新闻 | 农政全书 | 实学 | 儒生 | 皇城新闻 | 开化思想 | 科举 | 儒学 | 民族主义 | 民族主义 | 中国 | 东北 | 高句丽 | 蒙古 | 度支部 | 日本 | 韩国 | 日本 | 东游日记 | 日俄战争 | 日本 | 大韩帝国 | 乙巳条约 | 保护国 | 民族主义 | 乙巳条约 | 皇城新闻 | 日本人 | 皇城新闻 | 乙巳五贼 | 李址 | 星州郡 | 皇城新闻 | 爱国启蒙运动 | 闵泳徽 | 东国 | 教科书 | 国学研究 | 国债报偿运动 | 海牙密使事件 | 韩国统监府 | 南宫 | 吴世昌 | 爱国启蒙运动 | 俄国 | 海参崴 | 中国 | 上海 | 苏州 | 南京 | 金泽荣 | 中国 | 长江 | 日本 | 韩国 | 南京 | 日本 | 一进会 | 庆尚南道 | 晋州 | 日韩合并条约 | | 儒教 | 韩国统监府 | 日本 | 亲日派 | 总督 | 长谷川好道 | 长谷川好道 | 伊藤博文 | 大韩帝国 | 乙巳条约 | 总督 | 三一运动 | 佛教 | 庆尚南道 | 马山 | 韩国 | 檀国大学 | 金泽荣 | | 丁若镛 | | 辛酉 | 大儒 | 梁启超 | 郑乔 | 乙巳条约 | 日本人 | 日本 | 日韩合并 | 朝鲜半岛 | 韩国 | 爱国主义 | 民族主义 | 历史教育 | 韩国人 | 乙巳条约 | 大韩民国 | 韩国独立运动 | 韩国 | 亲日派 | 亲日人名辞典 | 爱国者 | 远东共和国 | 法院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