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昭宪皇太后 发布于:

昭宪皇太后(しょうけんこうたいごう,1849年5月9日1914年4月11日),旧名:一条美子(いちじょう はるこ),明治天皇的皇后,大正天皇之嫡母。明治维新的新女性,本名一条美子,自幼聪慧,有天狗娘之称。嫁给明治后,以唐太宗长孙皇后为榜样,襄助国政,开办新式女子学校,热心红十字会活动,树立坂本龙马为海军之神,还留下三万首和歌。

昭宪皇太后(しょうけんこうたいごう、旧名:一条美子(いちじょう はるこ)、嘉永2年4月17日 (1849年5月9日)大正3年(1914年)4月11日)。明治天皇之妻。从一位左大臣一条忠香之女。这位大人与九条都算是公武合体派的核心成员,还受过安政大狱的株连,最终在尊皇攘夷派的弹劾下退隐。一条这人政治能力未见出众,幕末公家众之中也就是三条实美这个橡皮图章和“半家”出身的岩仓具视二人算是人物。但是一条也有过人之处,那就是懂得养女儿。除了将亲生女儿美子嫁给未来的明治天皇外,又力主养女美贺子嫁给德川庆喜,成为德川家的末代御台所,可以说是两边押宝的老狐狸。
  昭宪本来不叫一条美子,小时候其名叫做胜子,1858年(安政5年)6月,处于安政大狱漩涡之中的一条忠香为女儿起名“寿荣姬”,很有些冲喜的意思。不知是不是祈祷有了效果,一条最终只受到戒慎十日的轻微处罚,比鹰司等人辞官隐居要轻微的多。
  这时的一条美子患有公卿家子女的通病,营养不良,当时的公卿,食物过于精细,蛋白质等摄入量严重不足。一条家为了替体弱多病的美子调养身体,经常让美子吃鱼类和鸡蛋等,不曾想这一举动使得美子的智力发育远胜于同辈的公卿家子女,其记忆力惊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茶道花道鼓琴和歌水平都很出众,其聪明伶俐令日后的明治天皇称美子为“天狗娘”。

1867年1月30日(庆应2年12月25日),孝明天皇突然驾崩,庆应三年1月9日(1867年2月14日)年方14岁的明治天皇登上皇位。公卿赶紧张罗给新天皇讨个媳妇,此时孝明天皇遭倒幕派谋杀的传言甚嚣尘上,公武合体派公卿人心惶惶,因此同样出身公武合体派的英照皇太后,力主替继子讨个公武合体派出身的媳妇,结果一条家被认为是门当户对,庆应3年6月28日(1867年7月29日),一条美子被定为新天皇的皇后。之后再明治元年12月26日(1869年2月7日)一条皇后将幼名胜子改为美子。
  应该说日本皇室对于皇后的教育问题极为重视,庆应3年8月9日(1867年9月6日),皇室挑选以才学闻名的女汉学家若江薰子担任美子的家庭教师。说起若江薰子,也算是为位奇女子,由于自小长相丑陋,薰子便开始求学生涯,十五六岁便已经读完经史百家,不但精通汉学,还是个坚定的尊皇攘夷派。若江薰子对一条美子的教育是极为严格的,据薰子自己回忆,正值豆蔻年华,顽皮淘气的美子经常被严厉的女师傅训的大哭,不过师徒二人感情很好,美子的政治思想也没有随其父,而是跟从师傅成为一位坚定的尊皇派,但是正因为薰子对皇后的影响力太大,明治维新之后开国派担心攘夷派利用薰子和皇后,便趁1869年薰子同情杀害横井小楠浪士的机会,将薰子驱逐出宫廷。
  开国派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御台所”政治在日本的历史几乎和院政一样长久,藤原家和后来的丰臣家都有不少以“北政所”、“太政所”之名影响朝政的政治女强人。而明治维新之后,随着西方女权主义的传入,天皇皇后的权威和影响力较此前德川御台所的影响力还强。不过此时的美子,却丢掉了自中世纪便始终作为日本天皇正妻的职务的中宫职,1870年,随着宫廷改革,中宫职被皇后宫职代替,美子也成为日本最后的中宫和第一位皇后宫。虽然改了名字,但是美子对明治同学的影响力却始终保持的,明治同学生于1852年11月,美子生于1849年5月,比老公大了三岁多,根据皇室传统,如此的差过三岁的姐弟恋是应该避免的,因此在美子的出生年对外宣称为1850年。

应该说开国派的对皇后的洗脑式西化教育搞得不错。虽然美子自幼接受的是儒家的教育,但是开国后却表现的极为开明,颇有西方式妇女活动家的派头。日本皇族的新式教育体系基本就是靠美子领导建立起来的,而在日本的红十字会或者叫做军事救护体系的建立上,美子出力颇多,最重要的是,昭宪皇太后为日后的皇族女眷建立了立宪制下无为而治的贤内助典范。
  明治维新之前,贵族子女的教育职责始终是由宫内女官担任的,再加上不平衡的饮食,导致贵族子弟大多娘娘腔,比如明治同学自己,由于是过继给英照皇太后,其教育便是由后宫女官进行的,以致后来的禁门之变中甚至被炮声吓昏。痛定思痛的皇家,决定通过教育将以软弱多年的皇室家风拨乱反正。这场皇族教育运动中,昭宪始终担任着急先锋的角色。明治四年,美子请女留学生津田梅子入宫讲授其《洋行心得书》。明治十八年(1885年)美子亲自主持建立皇族、华族子女公立学校“华族女学校”和东京女子师范学校,两年后又亲自御赐“华族女学校”以“金刚石”等物,以示鼓励,从此全日本的新式女子教育得以开展。
  说起“华族女学校”,不单是日本皇族,朝鲜被日本占领后的李氏皇族女孩以及中国伪满的皇族女孩都是在这所学校接受教育的,爱新觉罗溥杰的两个女儿也是这所学校的校友,其中曾给周恩来写信,最终却在一场扑朔迷离的情杀或殉情事件“天城山心中事件(心中是日文,就是殉情的意思)”中离世的慧生,也许有人会记得吧。

除了躬亲皇族子女的新式教育问题,美子还对日本红十字会和军事救护体系的建立出力颇多。与国际红十字会一样,日本的红十字也是在战火中升起的,其前身博爱社,是在1877年于西南战争中在萨摩军曾经的大本营“熊本私学校”成立的,目的就是救护西南战争中萨军和政府军的伤患。最初的领导人是佐野常民伯爵,这位佐贺藩的兰学和海军学家1867年参观过巴黎世博会,在会场见到了国际红十字会的宣传,便萌生了在日本建立类似组织的想法。由于是在战场上建立,初代博爱社社长由政府军大都督有栖川宫炽仁亲王担任,据说这位亲王对博爱社宣扬的“萨摩逆贼也是天皇子民,敌人也要予以救助”思想很是欣赏。
  西南战争之后,有栖川宫炽仁亲王向明治天皇和皇后报告了博爱社的情况,受到西方皇室热心红十字会活动的影响,皇后美子对于红十字会表现出了巨大热情,在皇室的直接赞助推动之下,博爱社的组织迅速遍及日本,同时博爱社也开始于国际红十字会进行沟通。
  最终在1886年,日本政府决定加入日内瓦公约。博爱社于第二年改称为日本红十字会,并建立了最初的特别社员和名誉社员制度,很多华族和地方名门加入红十字会。在考虑红十字会徽章之时,为了表彰美子皇后对于红十字会活动的积极参与,将凤冠和象征皇室的“桐”和“竹”放入纹章,形成所谓“红十字桐竹凤凰章”据说皇后对此十分高兴。 另外,从此日本红十字会的名誉会长也总是由天皇皇后担任。 在1912年(明治45年)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的第九届国际红十字总会开幕之际,美子以皇太后之尊向国际红十字会赠与10万日元,国际红十字会以这笔赠金建立了“昭宪皇太后基金”。

美子在皇室教育和日本红十字会建立和发展方面出力颇多,其实不单是这种社会活动,在政治方面美子的表现也很对得起公卿高家的出身。
  当然,美子与同时代朝鲜的闵妃以及早前的中国慈禧太后不同,她始终保持了立宪制皇后的那种对政治的刻意回避。本来维新之后,随着天皇在政治方面的影响力逐步提升,曾有人担心会不会产生一位新的“大奥”式的人物,好在美子收到过儒教熏陶,走了唐太宗长孙皇后的路子,始终避免走上前台,却随时随地抓住机会在政治上襄助夫君。
  比如1884年维新大佬伊藤博文和明治天皇闹翻,这事到可以先拿出来聊聊。所谓日本是立宪君主制,只能说是个躯壳,灵魂还是德国式皇帝贵族专制,与英国式的真立宪君主差的很远,但就是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幌子也差点被明治同学脑子一热摘了去。把明治同学脑子点燃的是他的两个近臣元田永孚和佐佐木高行。元田是个儒学家,与因被刺杀出名的横井小楠是同乡,元田由于自幼学习儒教,是个比较有名的保守派,同时也是狂热的尊皇攘夷派,正是这位老儒生撺掇明治将日本式儒教放入小学开始教育体系,并提升到灵魂的高度,可以说整个日本日后滑入无原则的盲从和狂热,元田作为明治维新后新教育体系的灵魂建筑师,要负重要责任。
  另一位佐佐木高行,与元田一样也是拼命鼓吹天皇亲政,彻底王政复古,以天皇为核心攘夷的狂热守旧派。佐佐木出身土佐,乃是所谓“土佐三伯”之一,搞笑的另两位并称之人是以自由民权斗士闻名的板垣退助和坂本龙马的好兄弟后藤象二郎,都是比较出众的革新派。在佐佐木和元田的影响下,明治同学日益转向专制君主的道路,还好此时维新大佬中还是有人能够站出来,这便是伊藤博文。
  伊藤这人不为中国人喜欢,但是在日本人眼中却是个不错的人物,为人狡猾持重,不似老对头山县那样飞扬跋扈,也更希望国家走上文明开化和和平扩张的道路。此时的伊藤作为维新政府的代表,为了防止明治天皇被保守派宵小迷惑,于明治十年开始便开始和元田、佐佐木等人打起擂台,其间虽然与天皇的关系不断恶化,却最终于1884年即明治17年成功开始在宫内推行改革,不断削弱保守派的影响力,甚至不惜在1886年9月7日向天皇发出规定其行动的《机务六条》,彻底将明治同学限制在立宪君主的活动范围内,断绝了明治专制当政的野望。
  可想而知,明治同学对伊藤恨的牙根痒痒,再加上身边一群失意保守派的日夜诋毁,明治开始公开与伊藤对立,此时的美子皇后却没有搞“夫妻同心”,虽然其中宫职务被改为皇后职也是伊藤同学所为,但是皇后却拿出了当年长孙皇后帮魏征向唐太宗说好话的劲头,不断的规劝明治同学和伊藤修复关系。但是明治并没有听进去,直到把伊藤连气带羞搞的病倒,天皇才琢磨着有点玩过火了,但是又抹不开面子跟老伊藤低头,此时又是美子皇后,亲自派人以天皇和自己的名义去伊藤府邸慰问,总算是把这位维新大佬和天皇的关系恢复了一些。
  此外,美子还始终注意维护老公明治同学的形象,尤其是当明治同学摆臭架子的时候,比如同在1884年,刚被封为宫内大辅的吉井友实作为前任日本铁道社社长,恭请天皇夫妇出席上野至高崎铁路通车仪式。吉井同学是个比较有名的开化派,此时被伊藤等维新大佬作为沙子掺进明治的近侧,希望能冲淡一些明治身边的保守风气。明治对这位硬塞给自己的宫内大辅自然很不满意,便趁机驳他的面子,等到通车仪式当日,气哼哼的公开抱怨当天下雨,中途退场了。被晾在现场的吉井尴尬异常,谁知明治的媳妇这时候却表演的异常大度得体,不但整个仪式都始终在场,还不断的向吉井微笑祝贺,感动的老吉井在于友人的通信中大谈皇后万岁。

美子热心于红十字会事务,但是却没听到这位皇后有什么反战表现,相反,作为当时军国妇女的典范,美子在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中都尽一切努力鼓舞士气和募捐军费。比较有名的轶闻是在1904年2月7日日俄战争前夜,美子皇后在叶山御所休息,梦见一位37、8岁的白衣武士,向太后发誓将保佑日本联合舰队,惊醒的太后向近侍陈述了梦中所见,宫大夫香川敬三断言此乃坂本龙马显灵,迅速抓住这一灵异事件大肆宣扬,一时激励其民心士气,从此坂本龙马也正式成为日本海军的守护神。

美子就是这样以潜移默化如无息无声的方式帮助着明治天皇,此外,其他一些自己不便出面的政治事务,比如笼络当时维新大佬的夫人们,搞“太太政治”,美子就依靠女官下田歌子来进行。
  估计大家会问,为啥太太政治皇后殿下不能亲力亲为?这主要是维新大佬们的太太出身有些麻烦。当时的维新志士,部分出自倒幕强藩的高级武士,比如西乡隆盛等人,但绝大多数,都是低级武士甚至泼皮无赖。这帮人都是花柳巷的常客,老婆自然也从花魁中挑了
  以著名的桂小五郎来说,这位“维新三杰”之一的夫人木户松子,进门前是著名的艺伎,花名“几松”。其他不少的华族新贵妇其实都是花柳巷里走出来的,因此正统的华族尤其和皇族很不屑与这些出身卑贱的女人们打交道。但是美子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找到了既不得罪保守正统者,还能借力于这些太太们的办法,这就是请退职皇后宫女官下田歌子开“桃夭女墅”,专门教导出身低下其实却聪慧过人的新贵妇们。日后很多“桃夭女墅”的弟子都成为了新式教育的有力支持者。
  此外,美子皇后也注意为天皇笼络失意的遗老遗少们。幕末和明治初年,在一波波的政治风潮和腥风血雨中,德川家倒下了,佐幕藩镇倒下,很快连倒幕强藩也在奉还版籍中倒下了,更不用说戊辰战争、东北战争、西南战争之中倒下的成千上万人,以及在俸禄改革中落魄破产的大批士族。社会的激烈转型,造成严重的动荡和对立,因此整个幕末和维新初年,刺杀和阴谋不断。
  虽然最终维新政府胜利了,但是谁都知道,如果不能尽快平复失败者的仇恨,日本社会是难以放下包袱轻装向前的。在这一背景下,美子皇后的皇后宫大夫香川敬三站了出来,开始巡游各地,进行遗族慰问工作,为当年的失败者平反恢复名誉。美子皇后则聪明的躲在幕后,不断的以自己的影响力为这场全日本的疗伤行动不声不响的搬开一个个障碍。

明治戏称老婆为“天狗娘”,与美子突兀高耸的朝天鼻很有关系。当时的日本,认为妇女的鼻子要高挺,鼻孔也应该朝前,甚至不惜为此在鼻子上做些手脚。再加上美子皇后喜欢吸烟,每次将烟圈从鼻中吐出,都会惹得明治天皇哈哈大笑。因为在日本传说中,天狗就有一个类似烟囱的长鼻子,而且也十分喜欢抽烟。但是由于明治天皇自己不吸烟,美子皇后考虑到天皇对自己“天狗娘”的称谓也可能是揶揄,便从此注意,再未当着丈夫吸过烟。
  美子作为一个女艺术家也是很有水准的,其一生著有和歌三万首,去世后留下一部《昭宪皇太后御集》,还曾于1876年向东京女子师范学院赐予亲自创作的校歌,而华族女子教育院如今发展为学习院女子中等科高等科所使用的校歌也是美子所作。 而作为前代英照皇太后便开始推动的日本养蚕业,美子也十分注意鼓励,经常赐下钱物予以奖励。其他如日本最初的孤儿收养和教育制度,也都跟美子皇后颇多渊源。
  
  如今日本皇室乃至日本妇女的装扮仪态等,很多都是自昭宪皇太后这发端,但是当时的皇族在美子的带领下,率先穿着洋装,这点连明治同学都是被老婆扳过来的,弄得保守派元田等人经常为此与皇后的女官下田歌子大吵。即便是到了年老之际,美子也始终保持了睿智,据说在去世之前两天,还将宫内贪污受贿的蛀虫扫地出门。也难怪美子这位东方皇后,去世后连英国《泰晤士报》都专门撰文纪念。


相关文章推荐:
明治天皇 | 大正天皇 | 明治维新 | 唐太宗 | 长孙皇后 | 女子学校 | 红十字会 | 坂本龙马 | 和歌 | 日本 | 大正 | 大正 | 安政大狱 | 三条实美 | 岩仓具视 | 孝明天皇 | 明治天皇 | 横井小楠 | 御台所 | 北政所 | 英照皇太后 | 禁门之变 | 津田梅子 | 西南战争 | 佐野常民 | 有栖川宫炽仁亲王 | 闵妃 | 慈禧太后 | 长孙皇后 | 伊藤博文 | 元田永孚 | 佐佐木高行 | 板垣退助 | 后藤象二郎 | 日俄战争 | 坂本龙马 | 西乡隆盛 | 桂小五郎 | 木户松子 | 戊辰战争 | 西南战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