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赵景深

赵景深(1902年4月25日1985年1月7日),曾名旭初,笔名邹啸,祖籍四川宜宾,生于浙江丽水,中国戏曲研究家、文学史家、教育家、作家。1922年毕业于天津棉业专门学校后,入天津《新民意报》编文字副刊,并组织绿波社,提倡新文学。1930年起任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曾任中国古代戏曲研究会会长,中国俗文学学会名誉主席,中国民间文学研究会上海分会主席等。在元杂剧和宋元南戏的辑佚方面作了开创性工作,对昆剧等剧种的历史和声腔源流及上演剧目、表演艺术均有研究。著有《曲论初探》、《中国戏曲实考》、《中国小说丛考》等十多部专著。

年轻时的赵景深

赵景深少年时在安徽芜湖读书。1920年考入天津棉业专门学校。1922年秋任新民意报社文学副刊编辑,并任文学团体绿波社社长,同焦菊隐、万曼等编《微波》、《蚊纹》、《绿波周报》等刊物,并向郑振铎编的《儿童世界》、《文学旬刊》投稿。1923年加入文学研究会。1924年秋到湖南第一师范任教,同田汉、叶鼎洛等编辑《潇湘绿波》杂志。1924年翻译了安徒生的童话《皇帝的新衣》、《火绒匣》、《白鹄》等。在商务的《少年杂志》上发表。是较早把安徒生作品介绍到中国读者的翻译家。以后还翻译了俄国作家契诃夫、屠格涅夫等人的作品。1925年回上海,任上海大学教授。1927年任开明书店编辑,并主编《文学周报》。1930年开始任北新书局总编辑,直至1951年。 1930 年还曾主编《现代文学》,并任复旦大学教授。1933年受郑振铎的影响和鼓励,从创作与翻译转而研究古代戏曲与小说,活学勤奋,成果丰硕。仅戏曲研究主要著作即有《宋元戏曲本事》、《元人杂剧辑选》、《读曲随笔》、《小说戏曲新考》、《元人杂剧钩沉》、《明清曲谈》、《元明南戏考略》、《读曲小记》、《戏曲笔谈》、《曲论初探》、《中国戏曲初考》等10余种,计数百万字。又曾为研究生及报社讲习班开设《中国戏曲史》、《中国古代戏曲理论批评史》等课程。1942年曾主编《戏曲》。解放后一直在复旦大学任教。

为打破单纯从剧本与文献阐释昆剧历史、评论作家作品的研究方法,40年代拜昆剧名旦尤彩云、张传芳为师,苦学8年,又与友人俞振飞、徐凌云及“传”字辈演员相互切磋。凡建国以来有关改革与振兴昆剧的重要活动,无不积极参加。1956年11月上海主办第一次南北昆会演,任艺委会成员兼剧本组召集人。1957年4月在上海市文化局的支持下,集管际安、叶小鸿、段光尘、朱尧文等业余活动家,积极鼓励社员去电台、学校、工厂彩串演出,同时发动全家粉墨登场。主编出版《谈昆剧》、《关于唱曲用的曲谱》、《唱曲偶记》、《昆曲的鱼模韵》等,帮助群众认识昆剧,扩大昆剧的社会影响。

桃李满天下

鲁迅

赵景深除了担任复旦大学教授外,还曾任上海市政协委员、农工民主党上海市委委员。他一生著作等身,桃李满天下。赵景深受父亲影响,从小酷爱文学,尤其喜欢童话。他18岁时就在当时的《少年杂志》上发表童话处女作《国王与蜘蛛》;1919年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时,开始陆续翻译、出版《安徒生童话》,成为介绍安徒生童话到中国的第一人。中学毕业以后,赵景深做过教员、行政秘书等职,工作很不稳定。1925年到上海后,赵景深开始一边当中学教员,一边主编《文学周报》。1930年前后,由于他的论著和译著在学界和社会上产生的影响,被复旦大学聘为教授,同时兼任北新书局总编辑,从而出版了大量鲁迅著作,这在当时的环境下,是需要相当胆量和魄力的。

中国古代小说

当时赵景深受鲁迅和郑振铎的影响,在文学上的主攻方向开始转入中国古代小说、戏曲以及其他通俗文学方面,从上世纪40至60年代,共出版专著十多种,成为海内外闻名的元明清文学和通俗文学研究专家。1929年,赵景深倾心翻译的《柴霍甫(即契诃夫)短篇杰作集》8大卷100万字终于完成。也是这一年,他的妻子不幸病故。一年后,赵景深与北新书局总经理李小峰的妹妹李希同再婚。赵景深的一生俭朴,不吸烟、不喝酒,他的收入除家用外,多半用于买书。与那些藏书家不同,他并不专门搜求名贵版本,所藏大抵以通行本实用书为多。这些书他自己阅读,也愿意借给别人利用。“文革”期间不少教授的藏书是遭到抄没的。但赵景深的藏书遭到的不是抄没,而是“封杀”。正是这“封杀”,保护了他的大量藏书。到了“文革”后期,教授们几乎全关进了“牛棚”,赵景深也未能幸免。复旦大学有一幢最小的宿舍楼,被“红卫兵”权充“牛棚”,专门关“牛”。“红卫兵”每天领着“牛”早晚请罪,并强迫他们从事各种劳作,还发给他们人手一册“汇报簿”,规定每天要写思想汇报,“晚清罪”时必须缴上去。可是赵景深却千篇一律地只写“劳动日记”,从来不写思想汇报。“红卫兵”训斥了几通,有一回还用藤条抽他的背脊,但他依旧还是写“劳动日记”。后来他们也无法可想,只得不了了之。

捐赠

一生致力于古代戏曲及小说之研究,并竭力搜求古代戏曲、小说、民歌、鼓词及民间小曲等文学资料,所得有不少传世罕见之抄本及孤本。一有心得,则详为批注,版框上下均有题识。逝世后家属遵其遗愿,将所藏图书连同平生著作全部捐献给复旦大学图书馆,计线装书2 195种8 052册,中文平装书9 000余册,外文书200余册,共计2万余册,文学、戏剧类占一半以上,并多新文学作品之初版本。复旦大学图书馆为之编有《赵景深先生赠书目录》2册,并辟出专架陈列。 [2] 赵景深藏书最完整的时候达三万册,编有藏书目录九本。这在现代学人的私人藏书中,也是颇具规模的。尤其难能可贵的是,赵景深尽管嗜书、爱书如命,但与众不同的是,对前来借书的学生、同好,特别是青年,他总是慷慨支持,从不吝啬出借。有时买书还常买双份,一份便是专门供人借阅。对真正的研究者,赵景深更主动热情地敞开图书,提供方便,而且借书数量不限,时间不限,一切从中得益。曾有一位日本学者慕名前来,希望拍摄他收藏的几本珍贵资料。赵景深不仅为他一一取出,而且为他一页页翻检,协助他顺利翻拍。这让那位专程来沪的日本专家深为感动。王骧教授曾赋诗赞颂道“文坛巨擘老人星,著作等身至可钦。更有一桩人罕及,藏书肯借见胸襟”。

赵景深一生主编和参与编辑过几十种刊物和报纸副刊,自然会收到各地读者、作者寄来的大量来稿。对这些来稿,他十分重视,认为都是作者的心血,无论作品写得如何,作者终究付出过一定的劳动。对于作者投稿希望录用的心情,他十分理解,因此他每稿必亲自审阅,只要来稿稍有可取之处,他必为之修改润饰,尽量刊登。如果实在不能用,赵景深也复信指出不足之处,并且予以鼓励。对于来信求教者亦是如此。1980年,有一位美国教师要去北京大学进修,出于对赵景深的景仰,希望来上海拜访,于是就冒昧写了信。赵景深很快用蝇头小楷给与回信,欢迎他们上门,愿意帮助他们,此事令他们感动不已。赵景深死后葬在无锡青龙山。每年清明时节,除了亲人外,他的不少学生也会去为他扫墓,祭奠致哀。“六十余年,培育英才遍世;半千万字,著编书籍等身”这是赵景深墓志铭上的俳句,这也是他的真实写照。

热衷于诗歌创作

作家赵景深

赵景深先生是上世纪30年代很有成就的文人。他不以诗人名,但却是徐志摩的追随者,曾经热衷于诗歌创作,第一本诗集《荷花》出版于1928年,那时他才26岁。在天津,他有一些同门诗友,包括焦菊隐和于赓虞。赵景深童心可掬,又爱好民间文学,创作多带有童话色彩。他的散文与他编的书都有诗意。 赵景深写过不少小说,也不以小说家名。有人把他归之于海派小说家。他的第一本小说集《栀子花球》,也出版于1928年,作品平易而洋溢著浓郁的时代气息。赵景深也不以翻译家名。他译契可夫、格林与安徒生童话都为时很早。他花了相当工夫为国人按年介绍世界文学,连鲁迅先生也提到在外国文坛资讯方面得到他许多帮助。这也是他一生为人作嫁工作的一部分。赵景深更不以文献家名。他在考证、校勘上所花的精力与功绩,值得文坛永远感谢。《雍熙乐府》探原,《词林摘绝》与《雍熙乐府》,《雍熙乐府》与南戏等等考索,都证明中国老一辈学人对于学术的痴情与严肃态度。在小说考证方面,他也取得了相当的成绩。

将令与鼓励

赵景深的本行是戏曲曲艺。他依照郑振铎的将令与鼓励,在1937年就出版了《大鼓研究》与《弹词选》。后来写了《弹词考证》与十多本戏曲论著。他一辈子醉心戏曲,被推选为上海昆曲研习社社长。在《我与文坛》一书中,他描写在顾仲彝家和他自己家,与田汉、熊佛西等的唱曲自娱活动,不仅令读者怡神悦目,也提供了研究中国戏曲的正确途径。赵景深最后一部戏曲专著《曲论初探》开创了戏剧理论批评史的先河,在那部书中,先生对民间戏剧,特别是明代的民间戏曲加以特别的注意,这方面可以看到赵景深突破传统观念的勇气与视野的开阔。

丰富的戏曲史料

纪念赵景深逝世10周年纪念封

60年来,赵景深搜集了丰富的戏曲史料,以严谨的治学态度,考证作家生平、作品本事与版本渊源,并有重要的发现。他还重视并强调民间戏曲的地位和作用。他系统研究前人戏曲理论,为中国戏曲批评史的研究开辟了道路。他还致力于古典小说、民间文学和曲艺的研究,青年时代创作过小说、诗歌。他对民间文学和童话的研究开始的较早。这方面代表作有《童话的讨论》、《童话概要》、《民间故事研究》等。对中国古典戏曲小说的研究很有成就。30年代有《小说闲话》、《小说戏曲新考》等文章及《中国小说论集》、《小说论丛》等专著行世。解放后致力元明清戏曲史的研究。

戏曲方面

赵景深在戏曲方面,也有着卓越的成就。赵景深在复旦做教授时,年方28岁。他教戏曲,尤其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他会唱20多种地方戏曲。为深入理解昆剧的艺术生命与魅力,他曾拜名旦张传芸为师,学艺8年。50年代时,赵景深在中文系开设元明清文学课程。为使学生对中国传统戏曲有感性的认识,曾多次亲率“赵家班”(他的夫人、女儿、儿子也都能登台扮演)来相辉堂表演《长生殿》与《邯郸记》中“小宴”等折子戏,并以社长身份请他主持的“上海昆曲研习社”人马前来助兴。他认为作家的剧本仅是工程的一半。只有付之场上通过实践,才能判定创作的成败与水平的高低,才能构成完整的艺术生命。他自己就是这样做的。

培育的学生

赵景深培育了一批中国古代戏曲、小说的传人。如陆萼庭、蒋星煜、胡忌、徐扶明、李平、江巨荣、彭飞、朱建明,及故世的叶德均、戴不凡等,因而中国内外有“赵门”之说。曾任中国古代戏曲学会会长、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顾问、中国民间文学研究会上海分会主席。80年代集全国专家编写《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时,任戏曲卷编委会副主任。主要著作有《宋元戏文本事》(1934)、《元人杂剧辑逸》(1935)、《读曲随笔》(1936)、《小说戏曲新考》(1939)、《元人杂剧钩沉》(1956)、《明清曲谈》(1957)、《元明南戏考略》(1958)、《读曲小记》(1959)、《戏曲笔谈》(1962)、《曲论初探》(1980)等10种。

《中国小说丛考》

《童话概要》(论文)1927年,北新

《童话论集》(论文)1927年,开明

《中国文学小史》1928年,光华;1936年,大光书局

《荷花》(诗集)1928年,开明

《天鹅歌剧》(歌剧)1928年,商务

《民间故事研究》(论文集)1928年,上海复旦书店

《为了爱》,1934年,北新

《作品与作家》(评论)1929年,北新赵景深

《童话学ABC》1929年,上海ABC丛书社

《现代文学杂论》1930年,光明

《现代世界文坛鸟瞰》1930年,世界

《民间故事丛话》1930年,中山大学语言历史研究所

《现代世界文学》1932年,现代

《文学讲话》1932年,上海亚细亚书局;1936年,中国文化服务社

《文学概论》1932年,世界

《文学概论讲话》1933年,北京

《文艺论集》1933年,广益

《小说原理》1933年,商务

《世界文学史纲》与李菊林合著,1933年,上海亚细亚书局

《小妹》(散文集)1933年,北新

《失恋的故事》(短篇小说集)1934年,上海新文化社

《中国文学小史》2015年,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

《中国文学小史》


相关文章推荐:
宜宾 | 丽水 | 复旦大学 | 中国俗文学学会 | 元杂剧 | 中国文学小史 | 社长 | 焦菊隐 | 万曼 | 郑振铎 | 湖南第一师范 | 田汉 | 安徒生 | 火绒匣 | 契诃夫 | 屠格涅夫 | 上海大学 | 任开明 | 文学周报 | 郑振铎 | 读曲随笔 | 小说戏曲新考 | 曲论初探 | 中国戏曲初考 | 中国戏曲史 | 昆剧 | 尤彩云 | 张传芳 | 俞振飞 | 徐凌云 | 朱尧文 | 彩串 | 南开中学 | 文学周报 | 北新书局 | 鲁迅 | 郑振铎 | 通俗文学 | 北新书局 | 李小峰 | 藤条 | 复旦大学图书馆 | 王骧 | 青龙山 | 徐志摩 | 焦菊隐 | 于赓虞 | 格林 | 雍熙乐府 | 郑振铎 | 上海昆曲研习社 | 田汉 | 熊佛西 | 曲论初探 | 态度 | 小说戏曲新考 | 生命 | 上海昆曲研习社 | 陆萼庭 | 蒋星煜 | 胡忌 | 徐扶明 | 李平 | 彭飞 | 朱建明 | 叶德均 | 戴不凡 | 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 | 宋元戏文本事 | 元人杂剧辑逸 | 读曲随笔 | 小说戏曲新考 | 戏曲笔谈 | 曲论初探 | 荷花 | 现代文学杂论 | 文学概论 | 文学概论讲话 | 文艺论集 | 世界文学史纲 | 中国文学小史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