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赵大年

赵大年,男,中国电影编剧,小说家。满族,1931年生于北京,毕业于天津市扶轮中学。1949年参军,复员后长期从事农机科技工作。1980年至今任专业作家,北京作家协会理事,副主席,影视创作委员会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著有小说《大撤退》、《女战俘的遭遇》、《公主的女儿》、《尚未污染的山林》等。多部作品获全国和报刊文学奖,被译成英、法、日、韩文在国外出版、发表。

赵大年的祖上爱新觉罗肇浩是位王爷,由于世事变迁,他这一支子孙便都随“肇”而“赵”,改为汉姓。八旗子弟的堕落无能曾使他感慨万千,于是写了小说《公主的女儿》,并在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评奖中获一等奖,后来还拍成了电视剧。

赵大年自小受家庭熏陶,热爱文学艺术,中学时他在“南开话剧团”当一名业余演员,开始接触戏剧艺术,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部队文工团曾担任过歌剧演员。1951年参加志愿军,抗美援朝,经历了五年的战地生活。“文革”中被下放农村,后又在北京市农机研究所工作十年,北京市农机局工作八年,这使他比较熟悉知识分子和科技界,也为他的创作提供了厚实的生活基础。

1980年后从事专业创作,主要电影剧作有《并非一个人的故事》、《玉色蝴蝶》、《琴童》、《车水马龙》、《当代人》、《模范丈夫》等。其中《车水马龙》曾获全国首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还发表长篇小说《女战俘的遭遇》、《大撤退》,中篇小说《公主和女儿》,短篇小说《女帮办》等,就他的电影剧作来看,由于他生活丰富,剧本反映的题材也就比较宽广,他思想敏锐,善于发现和揭示现实生活中的新矛盾。赵大年虽然年岁已高,但仍然坚持创作,活跃在电视剧领域内。

新时期以来,著有长篇小说《大撤退》、《九重天》、《女战俘的遭遇》等6部;中篇小说《公主的女儿》、《二七八团》、《青果黄花》、《尚未污染的山林》等20部;短篇小说集和散文集《紫墙》、《西三旗》、《梦里蝴蝶》、《人生漫记》等6部;电影《车水马龙》、《琴童》、《玉色蝴蝶》、《当代人》等7部;电视剧《皇城根儿》(合作)等百余集。多部作品获全国和报刊文学奖,被译成英、法、日、韩文在国外出版、发表。是著名的京味小说家。日本出版的《现代世界文学全集》单设一章(中国,3,赵大年)评介其描写满族生活的多篇作品。

赵大年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的时候就喜爱歌咏和话剧,全凭一幅天生的好嗓子。他是南开合唱团的男中音,“一二一(学生)剧团”的团长,演出过老校友曹禺的《雷雨》。那个学校在天津的时候就提倡话剧(当时叫新剧),老校长张伯苓的兄弟张蓬春从美国留学归来,执导了多出世界名剧,培养了不少早期的艺术人才,这在中国话剧史上也应写上一笔。然而南开也有保守的一面,男女分校,更不准男女同台演出。因此逼出了三届最佳女主角:周恩来,曹禺,黄宗江。这个保守的传统一直拖到1948年,解放大军南下,重庆南开中学校园里也充满了民主气息时,赵大年这个剧团团长才敢到训导处去立下军令状:保证在男女同台排演的过程中不发生早恋之类的丑闻。于是第一次实现了男女同台演出《雷雨》之壮举,这是赵大年的荣耀。

1949年赵大年参军后,军文工团的同志来与他们学生兵开联欢会,互相拉歌子,赵大年唱了一首老校友端木蕻良作词的《嘉陵江上》,就被选进了文工团,原来开联欢会就是为了选演员。真是“一曲定终身”,老校友的一首歌,让他终生从事了文艺工作。也是这一年,因为老校友鲁轫执导赵大年写的电影《车水马龙》,他们互相又谈起了母校提倡话剧,从小培养了学生们的艺术兴趣,而中学时代正是人生旅途中全面发展的重要阶段。

赵大年年逾古稀还被中央电视台聘作兼职的节目主持人。这个节目是《语林趣话》,主编让赵大年拟了个宣传词:“语林趣话,博古通今,雅俗共赏,妙趣丛生。成语典故,字词寻根,千古文采,智慧结晶。男女老少大家看,全球华人都喜欢。中华故事天天讲,语言宝藏共欣赏。”他认为中国的语言文字是极丰富的定藏,是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文化的载体,其中大量成语典故,更是前人的智慧结晶,没有如此巧妙的历史故事,谁也编织不出这么丰富多彩、脍炙人口的成语来。弘扬中华文化是人们义不容辞任务,所以赵大年愉快地接受了这份工作。因为他的本职工作就是写小说、写剧本,多讲一些成语故事,不算改行。

1958年12月31日,赵大年因平时爱说怪话被打成“中右”,从部队复员回到北京,整整一年没有工作,没有工资。他企图以卖稿为生,可家家刊物都要求作者的单位政审盖章。他没有单位,也经不住审查,只得借用妻子的芳名“范季华”写些东西。一年后,他被分配去一家农机单位,原本是安排他当伙食管理员的,但在人事处长看了他发表的作品后,临时决定让他去作科研秘书。为了适应工作的需要,赵大年从头开始,整整学了4年的农机课程。对于一个“控制使用”,连出差都不允许的人来说,他只好把文学的梦想埋在心底,认命了。这一认就是20年。这20年中,范季华深爱赵大年,与他同甘苦,共患难。运动中,范季华独自支撑着家庭,抚养着两个刚上小学的女儿。

1978年,赵大年拿起笔来重新开始了业余创作,个中甘苦,一言难尽。他首先得当先进工作者,这是业余创作的保障,否则任何一点疏忽都是“不务正业”的口实。其次,他要克服自身的困难。那时他家只有一间住房,下班后,两个孩子做功课,妻子考职称,一张桌子容不下八只胳膊打架,他只好让出来,把写作时间推迟到晚上十点至凌晨两点。天天如此,从不间断,星期天也不休息。1980年,单位长级调工资,这时,他已有几部电影作品上映,有的还引起了轰动。可局里有人说他是“对文艺有贡献,对农机没贡献”,拒绝给他调工资,上影、峨影、市文联、文化部曾几次来函来人做工作,仍没用。后来,北京市文联为保护人才,索性把他调进作协。时年,赵大年49岁。

当了专业作家的赵大年不敢有丝毫懈怠。他有太多、太丰富的亲身经历,他曾是一些重要历史事件的见证人。20世纪50年代初,赵大年在朝鲜战场作为文化教员下连队时,恰巧是国际主义战士罗盛教所在部队的团小组长,罗盛教烈士牺牲时的情景以及此后一系列的传奇事件,他都是亲闻亲见;后来在板门店交换战俘时,作为志愿军副代表的他又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志愿军战俘们已在一次次假交换中受尽摧残。当他们再次面对一场不明真假的交换场合时,仍然有人会冒着又一次的被欺骗坚定地高喊“回祖国去”赵大年非常珍惜他的这一段经历,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了。这就是曾在国际文坛引起轰动的长篇纪实小说《志愿军战俘》。

夫人范季华退休后,有一次骑自行车摔成了骨折。赵老白天照顾夫人,晚上搞创作,坚持一年,自己也累病了。即便如此,他仍然笔耕不辍,与人合写的30集电视连续剧《皇城根儿》播出后,反响强烈。生活中的赵老保持精力旺盛,性格开朗。他有一个“正、静、松”三字经调整法:举止端正,为人心正,办事公正;闹中取静,以静制动,静思已过;放松身体,松弛躁心,轻松精神。他活用三字经,宛若心脑清醒剂,汽车润滑油,电瓶充电器,大肚弥勒佛……


相关文章推荐:
爱新觉罗 | 八旗子弟 | 电视剧 | 琴童 | 当代人 | 皇城根儿 | 日本 | 板门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