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赵充国

赵充国(前137年前52年),字翁孙,汉族,原为陇西上(今甘肃天水)人,后移居湟中(今青海西宁地区) [1] 。西汉著名将领,西汉时赵氏族长。

赵充国为人有勇略,熟悉匈奴和氐羌的习性。汉武帝时,随贰师将军李广利出击匈奴,率七百壮士突围,被拜为中郎,历任车骑将军长史、大将军都尉、中郎将、水衡都尉、后将军等职。他率军击败武都氐族叛乱,并出击匈奴,俘虏西祁王。汉昭帝死后,与霍光等拥立汉宣帝,封营平侯。累官蒲类将军、后将军、少府。神爵元年(前61年),计定羌人叛乱,并开展屯田。

赵充国晚年致仕后,仍常参与议论“四夷”问题。甘露二年(前52年),赵充国去世,年八十六。谥号“壮”。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

赵充国最初担任骑士,后来作为六郡的良家子弟、善于骑马射箭而补任羽林卫士。他为人沉着勇敢,有很深的谋略,年轻时喜好将帅的气节,就去学习兵法,通晓四方蛮夷的事情。 [2]

元狩四年(前119年),随着武帝取得第三次大举征讨匈奴的胜利,即移民七十万口,以加强北方边防。东起朔方,西至今居(今永登县)的地区内,设团官,供给移民牛犁谷种,变牧场为农业区。赵充国就是在这一年,全家移民令居。

天汉二年(前99年),赵充国以假司马的身份跟随贰师将军李广利攻打匈奴,被匈奴大军重重包围。汉军断粮好几天,死伤的人很多,赵充国就与一百多名壮士突破包围、攻陷敌阵,李广利带领士兵跟随其后,才得以突围。赵充国全身有二十多处受伤,李广利把情况上奏给汉武帝,汉武帝下令征召赵充国到出行所在的地方来,汉武帝亲自接见并探视他的伤情,感叹称赞,就授官为中郎,提升他任车骑将军长史。 [3]

汉昭帝时,武都郡的氏族人反叛,赵充国以大将军护军都尉的身份带兵平定此次叛乱,升任中郎将,带兵屯守上谷郡,后调回朝廷担任水衡都尉。后来,带兵攻打匈奴,俘获西祁王,因功升任后将军,照旧兼任水衡都尉。 [4]

元平元年(前74年),赵充国与大将军霍光一起决策拥立汉宣帝刘询为皇帝,因此被封为营平侯。 [5]

本始年间(前73年前70年),赵充国担任蒲类将军,带领三万多骑兵,从酒泉出兵征讨匈奴。他本当与乌孙合击匈奴于蒲类泽,乌孙先期至而去,汉军没有赶到。他带兵出塞一千八百多里,西去候山,杀死匈奴数百人,俘虏牲畜七千多头。返朝后担任后将军、少府。匈奴大举发动十多万骑兵向汉塞开来,打算侵扰汉朝边区,到达时符奚庐山,准备入侵抢掠。此时,匈奴人题除渠堂投降汉朝后说出这一情况,汉朝就派遣赵充国统领四万骑兵驻守边境的五原、朔方、云中、代郡、雁门、定襄、北平、上谷、渔阳等九个郡。匈奴单于听到这个消息,领兵退去。汉即罢兵。 [6]

当时,光禄大夫义渠安国出使巡视各羌人部落,先零的酋长表示希望在一定时节渡河到湟水北岸,寻找汉民所不耕种的地方放养牲畜。渠安国把此事报告给汉宣帝。赵充国就弹劾渠安国奉命出使犯有不敬之罪。这以后,羌人依凭前面所说,触犯汉律,渡过湟水,郡县阻挡不住。 [7]

元康三年(前63年),先零就与各羌人的酋长二百多人解除怨仇,交换人质后订立盟誓。汉宣帝知道这件事后,就征询赵充国,赵充国答道:“羌人之所以容易被制,是因为他们各部落都有自己的首领,他们经常互相攻击,势力不能统一。三十多年以前,西羌人造反时,也是事先解除仇怨,订立盟约攻打令居,同大汉相抗衡,五六年后才平定。到征和五年时,先零首领封煎等派人出使匈奴,匈奴再派人到小月氏,传言告诉各差人部落说:‘汉朝的贰师将军带领十多万人投降了匈奴。羌人为汉朝服役很苦。张掖、酒泉本来是我们的地方,土地肥美,可以一同攻打占有那裹。由此可以看出匈奴想和羌人联合,不是一世的事了。不久前匈奴在西面受困,听说乌桓前来保卫边塞,又害怕战事从东面开始,就多次派使者到尉黎、危须各国,答应送给他们男女人口,貂皮衣服,企图离间他们和连的友好关系。这个计划没有实现。我怀疑包塑又派使者到羌人部落中,从沙阴地区取道出盐运,过了题后,进入穷水塞,南面到达属国,同先零相联合。臣恐怕羌人的变动并不止这些,而且他们将会勾结联合其他部落,应该赶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作好准备。”

一个多月后,羌侯狼何果然派遣使者到匈奴借兵,准备攻打鄯善、敦煌来断绝选与西域各国来往的通道。赵充国认为:“狼何,小月氏的部落,在阳光的西南,势必不可能单独作出这样的计划,怀疑匈奴的使者已经到达羌人部落中,先零、罕、开才解除仇怨订立盟约。等到秋天马肥,变乱必然发生。应派使者巡视边防部队预先作好准备,下令告诉各羌部落,不要让他们解除怨仇,以便查明他们的阴谋。”于是两府又请示派遣义渠安国出使巡视各差人部落,区分好坏。安国去那里后,就召集先零各部落首领三十多人,由于他们都特别凶暴狡诈,就把他们全杀了。又发兵攻打他们的部落,杀了一千多人。于是所有原来归顺汉朝的羌人部落以及归义羌侯杨玉等都恐惧怨怒,失去了信任归向,就胁迫劫持弱小的部落,背叛侵犯边塞,攻打城邑,杀死长官。

神爵元年(前61年)春,安国作为骑都尉率领三千骑兵集结以防备羌人,到达浩时,被羌人所攻击,损失车辆、辎重、兵器甚多。安国带兵返回,到令居后,将情况上报。

神爵元年(前61年),赵充国年逾七十,仍督兵西陲,挫败羌人进犯。回来以后,三向朝廷上书,详细分析了形势,建议防事变于未然,提出了“以兵屯田”的主张,得到宣帝的赞赏。宣帝因他年老,问他:“派谁去带兵最合适呢?”他回答得很痛快:“再没有比老臣更合适的人选了。”又问:“需要多少人马?”答“百闻不如一见。臣愿立刻去金城(今兰州附近)测看地形,写出方案来。陛下把此事交给我办好了。”他就领骑兵不满万人,迅速出师,巧渡黄河,立稳阵脚,作好战斗准备。到达湟水岸边,羌人多次挑战,他坚守不出,只以威信招降,解散羌人各部落联合的计划。这时,他建议朝廷,屯田湟中(今青海省湟水两岸)作为持久之计,提出亦兵亦农,就地筹粮的办法,可以“因田致谷”,“居民得并作田,不失农业”;“将士坐得必胜之道”;“大费既省,徭役预息”等“十二便”。这对当时支援频繁的战争,减轻人民负担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直影响到后世。

赵充国晚年请求退休,返回家中。但朝廷议论“四夷”问题时,赵充国还常常参与兵谋。

甘露二年(前52年),赵充国去世,终年八十六岁,谥号壮侯。葬于圭卜山之阳(今清水县城西北的李崖),现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赵充国去世后,与霍光等人一同画肖像于未央宫麒麟阁中,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成帝追美赵充国,曾召黄门侍郎扬雄称颂之。扬雄有“在汉中兴,充国作武”的颂词,歌颂赵充国在西汉中兴中的武功。葬于圭卜山之阳(今清水县城西北的李崖),现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光禄大夫义渠安国出使到了羌族,羌先零部落酋长向他表示要北渡湟水,到汉民不种田的地方畜牧。义渠安国向朝廷报告这个情况。赵充国弹劾义渠安国奉使失职。从此以后,羌人依照以前的话,擅自渡过湟水,当地汉朝的郡县长官不能禁止。元康三年(前63年),先零部落与各个羌族部落酋长二百多人“解仇交质”,订立盟约,打算共同侵扰汉朝地区。宣帝知道了这事,问赵充国如何对策,赵充国指出,羌人为患,一是羌族原来各部落互相攻击,易于控制,但近几年来他们“解仇合约”,共同反汉;二是羌族与匈奴早就打算联合;三是羌族还可能“结联他种”,即与其他种族联合。所以他提出“宜及未然为之备”的建议。过了一个多月,小月氏部落的羌侯狼何果派人到匈奴借兵,打算攻击鄯善、敦煌,以切断汉朝与西域的通道。赵充国估计事情不那么简单,需要深谋远虑。他向朝廷提出建议:一是加强军事上的边防;二是离间羌族各部落而侦探其预谋。

于是汉朝两府(丞相、御史)又推荐义渠安国出使诸羌,了解其动向。义渠前去,召集先零部落的头领三十多人,以为他们都有逆而不顺之罪,全部斩首。调兵镇压先零之民,杀了一千多人。于是羌族各部及归义羌侯杨玉等都很震恐,离开其地,劫掠其他小族部落,犯汉边塞,攻城邑,杀长吏义渠安国以骑都尉身份带领三千骑兵守备羌人,被羌人所击,损失惨重。他领兵退到令居,向皇帝报告。时为神爵元年(公元前61年)春天。

这时赵充国已七十多岁,宣帝以为他老了,派遣御史大夫丙吉去问谁可以为将,赵充国很自信地回答:“再没有比老臣更好的人选了。”宣帝又派人去问:“将军能否预测目前羌人的势力、打算带多少兵马去?”赵充国答:“百闻不如一见。打仗的事很难凭空设想。老臣想先到金城,再计划攻讨的方略。”意思是说,用兵不能远离战场空想,而要亲临前线观察,然后作出对策。他要求宣帝交给他任务,不必担忧。宣帝笑着答应了。赵充国到了金城,集结了一万骑兵,打算渡过黄河,又恐被羌人截击,就在夜间派遣三支小分队骑马衔枚先渡,渡后安营置阵,到了天明,全都完毕。于是大部队依次全都过渡。羌人百来个骑兵前来,出现在汉军近旁。赵充国说:“我军兵马刚渡河,已略有倦意,不必追击羌骑,攻击羌人要以消灭他们为目标,区区近百羌骑,不必着意贪求。”命令汉军不要攻击。派遣骑兵到四望峡中放哨,知道没有羌骑。夜间带领汉军上了落都山,召集各个分队的校司马,对他们说:我就知道羌人不善用兵,如果他们调派几千人防守四望和中,我军哪能向前推进呢?”赵充国用兵,“常常把派侦察兵到远处侦察作为重要事务,行军时一定要作好战斗准备,驻扎时一定要修好坚固壁垒,特别慎重,关爱士兵,先策划计谋然后再出战”。他来到设在金城的西部都尉府,“日日飨宴军士,士卒都希望为他效力立功。羌骑多次前来挑战,赵充国命令坚守而不出兵。捉到的俘虏供认羌人内部各个头领互相埋怨说:“如果你没有造反,现在皇上派遣赵将军前来,虽然年龄八九十了,依旧被重用。现在打一战就会灭亡,这真的好吗!”这说明羌人畏惧赵充国之用兵,因而内部发生了矛盾。赵充国之子右曹中郎将赵,带领一支队伍到了令居。羌兵出动截断这支汉军的粮道,赵向皇帝报告。皇帝下诏将八校尉与骁骑都尉、金城太守联合搜捕山间的羌兵,以打通粮道。

起初,羌族部落头领靡当儿派遣弟弟雕库来向都尉报告先零部落谋反,过几天果然反汉。雕库那个部落的人有一些混在先零部落中,都尉就把雕库留下作为人质。赵充国以为此人无罪,就让他回去告诉该部落头领说:“汉军前来是诛杀有罪的人,你自己应该知道的,不要一起灭亡。皇上告戒诸羌人,犯法的人会被捕斩头,除去罪恶。斩杀了强盗恶霸一人,赏钱四十万,中等犯罪人十五万,下等犯人二万,堂堂男汉三千,小女子和老人小孩千钱,并且所收获的钱跟他的妻子都可以自己获得。”意思是,汉军前来是诛羌族中有罪的人,区别对待,你们不要互相勾结,应当立功赎罪,还可论功行赏。赵充国是想凭威信招降、部落及被掳掠者,瓦解羌族联合之谋,待其松懈时击破之。

策略成功

宣帝把辛武贤的奏书交给赵充国,命他与校尉以下知羌事者博议。赵充国认为辛武贤的计策不妥,他与长史董通年上书进谏。认为我们估计匈奴与羌族必有预谋,打算大举侵扰,希望能阻塞张掖、酒泉以断绝汉朝与西域的交通,所以那里的郡兵尤不可调发。估计先零部落首为反叛,其他部落是被迫胁从,所以赵充国等建议:对羌族各部,应当根据主谋与胁从的不同情况区别对待,严惩主谋者,宽恕胁从者,选择了解羌俗的良吏抚慰羌民,这才是万全之策。宣帝将他的上书发给群臣议论。但公卿议论的人的意见完全与赵充国之策相反。

宣帝于是任侍中乐成侯许延寿为强弩将军,任酒泉太守辛武贤为破羌将军,发下玺书嘉纳其策。同时发书给赵充国,指责他迟迟不肯用兵,不顾士兵艰苦,不计国家开支;告诉他朝廷已按辛武贤之策行动;命令他带兵扰乱敌军,并说天道顺当,出兵必胜。

赵充国受到皇帝指责,并不放弃己见,他以为将军带兵在外,虽受诏命,只要能安国家,就应按便宜行事。于是上书表面上承认过错,实际上进一步陈述用兵利害,宣帝很快地采纳了赵充国之策。

赵充国领兵到了先零羌所在地。先零羌因长久驻扎在一个地方,思想上松懈,突然看见汉军大部队到来,抛弃车辆辎重,打算渡过湟水,道路险隘,赵充国缓慢地驱逐之。羌人赴水溺死者数百人,投降及斩首五百多人,获得马、牛、羊十万余头,车四千多辆。汉军到了羌地区,命令不得烧毁住所损害农牧。羌知道这个消息,高兴地说:“汉军果然不攻击我。”他们的头领靡忘派人来说:“愿意返还你们的失地。”赵充国报告这个情况,还未得到答复。靡忘亲自前来,赵充国招待饮食,让他回去告谕众。护军以下的军官对这件事都有争议,有说对于这种反虏,不可放他回去。赵充国说:“你们都是从自己的方面考虑不是从国家方面考虑。”他的话还未说完,答复的玺书已经到达,命令对靡忘用将功赎罪论处。后来羌竟不用出兵就平定。

背景

赵充国病后,宣帝下诏给他说:听说你有病,年老加疾,万一去世,我很担忧。诏令破羌将军辛武贤到你的驻地,担任你的副手,赶快趁此天时地利,将士锐气,定于十二月击先零羌。你如果病很严重,就驻守不动,只让破羌将军辛武贤、强弩将军许延寿领兵前去。这时羌众来投降者已一万多人。赵充国估计他们必定动摇,打算安排骑兵屯田,以待其敝。奏书还未送上去,正好得到命令进兵的玺书。中郎将赵害怕起来,派人劝告赵充国说:如果奉命出兵,破军辱国,将军守它还可以。有利但是您病,又为什么还争议?“一旦不合皇上意思,派遣公公来指责将军,将军性命不能自保,国家又有什么安全可言?”赵充国叹息说:为什么说这么不忠的话!如果朝廷早用我的建议,羌患还能到这种程度?以前推举可以出使羌的人,我推举辛武贤,丞相和御史却荐举义渠安国,导致羌事搞坏。金城、湟中的谷物每斛八钱,我劝说司农中丞耿寿昌,籴二百万斛谷,羌人就不敢乱动。耿中丞只申请籴一百万斛,结果只得四十万斛。义渠安国再次出使,耗去谷一半。失这二个计策,羌人所以敢于叛逆。只可设法固守,不可轻举妄动,如果“四夷”猝然起兵,那就不只是羌患了。于是奏上了屯田书。在屯田书中,赵充国提出两点建议。宣帝复书要求再申明理由。赵充国申诉,以“留屯田得十二便,出兵失十二利”,所以要求朝廷采纳其策。

效果

宣帝复书提到,屯田不一定能解决羌患,大开、小开还可能与先零联合,要求赵充国认真考虑然后再次报告。赵充国又报告上述。

赵充国报告每次送上朝廷,皇帝都交给公卿议论。赞成赵充国的计策的人开始不多,后来越来越多,丞相魏相也赞成他,这表达了当时大臣们对赵充国的信服。宣帝于是答复赵充国,肯定了他的计策。但宣帝因辛武贤、许延寿多次建议出击,又担心赵充国屯田可能受到侵扰,于是采取折衷之法,“两从其计”,诏令辛武贤、许延寿与赵印等出击,只取得小利;而赵充国不出兵,“所降复者得五千人”,也获了利。于是又诏令罢兵,只留下赵充国负责屯田。

神爵二年(前60年)五月,赵充国估计羌众伤亡及投降者甚多,力量削弱,请求罢屯兵。得到皇帝的允准,于是振旅还朝。

这年秋天,羌若零等部落共斩先零大豪犹非、杨玉之首,不少部落首领率众来降。汉朝都安抚,

赵充国善于治军,爱护士兵。行必有备,止必坚营,战必先谋,稳扎稳打。在平叛战事中,他坚决采取招抚与打击相结合、分化瓦解、集中打击顽固者的方针,能和平解决的,决不诉诸武力,这完全符合孙子兵法:“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尤为难能可贵的是,当时他的主张受到朝廷大臣和宣帝的一致反对,但他无所畏惧,反覆上书说明这一方针的正确性和必要性,终于为宣帝和大多数朝臣所接受;其次,他的留兵屯田之策确为深谋远虑之议,不仅在当时具有战略意义,而且对后世亦有深远影响,因此他不仅是一代名将,而且是享有盛誉的军事家。

赵充国一生的主要功绩集中表现在晚年,七十三岁时,主动领兵出征,七十九岁凯旋回京,以如此之老龄,顶风冒寒,坚守边境,这在中外战争史上是极其罕见的。也许与此有关,他在征战中过份强调“穷寇勿迫”,因而曾放弃痛歼先零羌的战机。赵充国退休之后,朝廷每遇边防大事,便请他参加谋划。赵充国去世后,宣帝以他功高盖世,在未央宫中画了像,供人瞻拜、纪念,成帝刘骜继位后,又命黄门侍郎扬雄在画像旁题诗赞扬。

魏相:臣愚不习兵事利害,后将军数画军册,其言常是,臣任其计可必用也。 [9]

扬雄:明灵惟宣,戎有先零。先零昌狂,侵汉西疆。汉命虎臣,惟后将军,整我六师,是讨是震。既临其域,谕以威德,有守矜功,谓之弗克。请奋其旅,于罕之羌,天子命我,从之鲜阳。营平守节,屡奏封章,料敌制胜,威谋靡亢。遂克西戎,还师于京,鬼方宾服,罔有不庭。昔周之宣,有方有虎,诗人歌功,乃列于《雅》。在汉中兴,充国作武,赳赳桓桓,亦绍厥后。 [9]

班固:①孝宣承统,纂修洪业,亦讲论六艺,招选茂异,而萧望之、梁丘贺、夏侯胜、韦弘成、严彭祖、尹更始以儒术进,刘向、王褒以文章显,将相则张安世、赵充国、魏相、丙吉、于定国、杜延年,治民则黄霸、王成、龚遂、郑弘、召信臣、韩延寿、尹翁归、赵广汉、严延年、张敞之属,皆有功迹见述于世。 [10] ②秦、汉已来,山东出相,山西出将。秦时将军白起,人;王翦,频阳人。汉兴,郁郅王围、甘延寿,义渠公孙贺、傅介子,成纪李广、李蔡,杜陵苏建、苏武,上上官桀、赵充国,襄武廉褒,狄道辛武贤、庆忌,皆以勇武显闻。苏、辛父子著节,此其可称列者也,其余不可胜数。何则?山西天水、陇西、安定、北地处势迫近羌胡,民俗修习战备,高上勇力鞍马骑射。故《秦诗》曰:“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皆行。”其风声气俗自古而然,今之歌谣慷慨,风流犹存耳。 [9]

魏元忠:安边境,立功名,在于良将也。故赵充国征先零,冯子明讨南羌,皆计不空施,机不虚发,则良将立功之验也。然兵革之用,王者大事,存亡所系。若任得其才,则摧凶而扼暴。 [11]

杜牧:周有齐太公,秦有王翦,两汉有韩信、赵充国、耿恭、虞诩、段,魏有司马懿,吴有周瑜,蜀有诸葛武侯,晋有羊祜、杜公元凯(杜预),梁有韦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韦孝宽,隋有杨素,国朝有李靖、李、裴行俭、郭元振。如此人者,当此一时,其所出计画,皆考古校今,奇秘长远,策先定於内,功后成於外。 [12]

王禹:自古画策安边,铭功绝域者,赵充国班定远称为名将。然皆年余七十,垂老穷荒,而后能著其效。非一朝一夕之故也! [13]

苏洵:汉之卫、霍、赵充国,唐之李靖、李,贤将也。汉之韩信、黥布、彭越,唐之薛万彻、侯君集、盛彦师,才将也。 [14]

苏轼:赵充国、冯奉世,名臣也,而老于为将;娄师德、郭元振,儒者也,而乐于守边。 [15]

何去非:①“穷寇勿迫”,赵充国所以缓先零也,唐太宗犯之而降薛仁杲。 [16] ②西汉中兴之名将,无若赵充国,史称其沉勇有大略。观其为兵,期于克敌而已,每以全师保胜为策,未尝荀竟于一战。故其居军无显赫歼灭之效,卒至胜敌于股掌之上。安边定寇,皆出其画,而独收其成勋,他将无与焉,几于所谓无智名、勇功之善者也。 [16]

张预:孙子曰:“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充国谓兵难度。又曰:“以虞待不虞者,胜。”充国常远斥侯。又曰:“取敌之利者,货也。”充国以钱诱羌,令诸捕斩。又曰:“主曰必战无战,可也。”充国谓便宜有守以安国家。又曰:“致人而不致于人。”充国练战士以须其至。又曰:“威加于敌,则其交不得合。”充国攻先零而罕羌服。又曰:“穷寇勿迫。”充国缓驱先零。又曰:“以饱待饥。”充国谓籴三百万斛谷,羌不敢动。又曰:“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充国以死守便宜是也。 [17]

李:世之论将者,难乎其人,必曰:制法审重如充国、孔明,料敌决胜如淮阴、李靖,抚爱慈祥如荀、吴、叔子,威信着明如廉颇、乐毅,然后为全材。 [18]

许翰:秦始皇老王翦而用李信,兵辱于楚;汉宣帝老赵充国,而卒能成金城之功。 [19]

赵构:史谓赵充国沈勇有大略,其用兵以全师保胜为策,乃汉中兴良将也。 [20]

黄震:赵充国老成持重,为国家计,为民生计,而功名之念不入其心。汉世诸将,孰能与比?其谓明主可与忠言,谓老臣不以余命壹为陛下明言,谁当复言之者。笃信力行,不迁就、不回挠,凛然古大臣之风烈,又非特才智而已也。呜呼,使充国得任天下,当如此兵矣,奈何独使之参兵谋而已耶!

陈普:五万消磨作四千,羌人镣尽汉人全。并生虽愧征苗旅,比似嫖姚却大贤。 [21]

陈元靓:蠢西戎,盛为边犯。谁可此行?而能自赞。知不为,机皆先见。汉之得人,简编称叹。 [22]

朱右:维我皇上,聪明天启,衷断如神。思广汉道,以昌后人。于时腹心干城,股肱臣邻,殚谋竭虑,效忠致身,显功名于当世,咸际会于风云。有如博陆侯仗义秉节,定万世策,丰功盛烈,宜尊之而不名,俾冠群列。张以忠勤,韩以有守。充国之制敌振威,魏丙之廉贞忠厚,同心辅治,垂裕不朽。刘杜之材智,梁萧之经术,苏武之节不辱,炳炳乎嘉绩。 [23]

韩邦奇:遐想古人李抱真之帅泽潞也,教习步兵,而天下推勇;郭子仪之至朔方也,按诛乱将,而诸镇奉法;赵充国屯要害、浚沟渠而兴屯田,于是羌夷降败。是皆名将也。得是人而布之边陲之上,如李抱真焉,何患乎军士之不振。如郭子仪焉,何患乎纪纲之不伸。如赵充国焉,何患乎帑藏之不足。 [24]

黄道周:充国老将,识夷最真。解仇和约,从来不驯。先零罕开,为患正新。熟急熟缓,当以罪论。问谁堪比,无逾老臣。请往一见,胜于百闻。殄灭为期,不贪小勋。忠言罢骑,便宜留屯。初上国计,是不三人。十五十八,后渐转唇。先零之死,期月先陈。尽忠明主,千古称纯。 [25]

王夫之:①赵充国之策羌也,制狡夷初起之定算也。……盛兵以往,溃败以归,而我吏士之心,遂若疾雷之加而丧其魄。故充国持重以临之,使其贫寡之情形,灼然于吾吏士之心目,彼且求一战而不可得,地促而粮日竭,兵连而势日衰,党与疑而心日离。能用是谋而坚持之,不十年而如坚冰之自解于春日矣。虽然,一人谋之已定,而继之者难也。夷无耻者,困则必降,降而不难于复叛。充国未老,必且有以惩艾而解散之,而辛武贤之徒不能,故羌祸不绝于汉世。然非充国也,羌之祸汉,小则为宋之元昊(李元昊),大则为拓拔之六镇(六镇之乱)也,而拓拔氏以亡矣。 [26] ②宣帝之诏充国曰:“将军不念中国之费,欲以数岁而胜敌,将军,谁不乐此者?”呜呼!此鄙陋之臣以惑庸主而激无穷之害者也。幸充国之坚持而不为动,不然,汉其危矣! [26] ③赵充国持重以破羌,功莫盛矣,二十余年而羌人复反,吾故曰:难乎其为继也。当充国时,求战不得、坐而自困之羌,心灰而不敢竞者阅二十年,而皆已衰老。后起之胡雏,未尝躬受挫抑,将曰:汉但能自守,而不能有加于我,前人无能为而受其困,我别有以制汉而汉穷矣。藉令充国未老,天子终以西事任之,抑必有锐师以继之于挫折之余,而辛武贤之徒弗能也。 [27]

屈大均:汉唐以来善兵者率多书生,若张良、赵充国、邓禹、马援、诸葛孔明、周瑜、鲁肃、杜预、李靖、虞允文之流,莫不沉酣六经,翩翩文雅,其出奇制胜如风雨之飘忽,如鬼神之变怪。 [28]

蔡东藩:①尚力何如且尚谋,平羌全仗幄中筹;屯田半载收功速,元老果然克壮猷。 [29] ②若赵充国之控御诸羌,能战能守,好整以暇,及请罢兵屯田,尤为国家根本之计,老成胜算,非魏相等所可几及,而宣帝卒专心委任,俾得成功。有是臣不可无是君,充国其亦幸际明良哉! [29]

参见:百闻不如一见

“百闻不如一见”出自《汉书赵充国传》:“百闻不如一见,兵难遥度,臣愿驰至金城,图上方略。”后成为谚语和成语。意为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凡事要调查研究才能下结论。

参见: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西汉时期,赵充国奉汉宣帝之命去平定西北地区叛乱,见叛军军心不齐,就采取招抚的办法,使得大部分叛军投诚。可汉宣帝命他出兵,结果出师不利。后来他按皇命收集军粮,造成叛乱,他感慨地说:“真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汉书卷六十九赵充国辛庆忌传第三十九》 [9]

《广名将传卷三》 [25]

主词条:赵充国陵园

赵充国陵园位于清水县城北二里的李崖村石佛坪,1962年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园内遗存赵充国墓冢,冢前两座遗存碑亭内立清嘉庆十三年(1808年)“汉后将军营平侯之墓”和清道光乙酉年(1825年)“汉故将军营平侯之墓”的石碑两通。陵园建筑肃穆典雅,气势恢宏,环境优雅,景色宜人,墓区现存国保单位一处(鲁恭姬造像碑)、省保单位宋墓群、县保单位历代石刻碑30通,是清水历史文化的重要窗口之一。


相关文章推荐:
陇西 | 湟中 | 西宁 | 西汉 | 匈奴 | | | 汉武帝 | 贰师将军 | 李广利 | 车骑将军 | 长史 | 中郎将 | 水衡都尉 | 汉昭帝 | 霍光 | 汉宣帝 | 少府 | 神爵 | 屯田 | 甘露 | 谥号 | 麒麟阁十一功臣 | 西汉 | 少府 | 麒麟阁十一功臣 | 骑士 | 匈奴 | 朔方 | 永登县 | 假司马 | 贰师将军 | 李广利 | 中郎 | 车骑将军 | 长史 | 汉昭帝 | 武都郡 | 中郎将 | 上谷郡 | 后将军 | 元平 | 霍光 | 刘询 | 本始 | 乌孙 | 汉军 | 后将军 | 少府 | 匈奴人 | 五原 | 朔方 | 云中 | 代郡 | 雁门 | 光禄大夫 | 小月氏 | 贰师将军 | 张掖 | 先零 | 鄯善 | 敦煌 | 神爵 | 百闻不如一见 | 甘露 | 清水县 | 霍光 | 未央宫 | 黄门侍郎 | 扬雄 | 清水县 | 光禄大夫 | 湟水 | 义渠安国 | 鄯善 | 敦煌 | 杨玉 | 骑都尉 | 丙吉 | 百闻不如一见 | 四望峡 | 金城 | 西部都尉 | 中郎将 | | 八校尉 | 太守 | 奏书 | 校尉 | 辛武贤 | 长史 | 许延寿 | 强弩将军 | 先零羌 | 玺书 | 中郎将 | | 四夷 | 屯田 | 魏相 | 赵印 | 神爵 | 犹非 | 孙子兵法 | 不战而屈人之兵 | 刘骜 | 黄门侍郎 | 魏相 | 扬雄 | 班固 | 六艺 | 萧望之 | 梁丘贺 | 夏侯胜 | 严彭祖 | 刘向 | 王褒 | 张安世 | 丙吉 | 于定国 | 杜延年 | 黄霸 | 龚遂 | 召信臣 | 韩延寿 | 尹翁归 | 赵广汉 | 严延年 | 张敞 | 白起 | 王翦 | 甘延寿 | 公孙贺 | 傅介子 | 李广 | 李蔡 | 苏建 | 苏武 | 上官桀 | 廉褒 | 辛武贤 | 魏元忠 | 冯子明 | 杜牧 | 齐太公 | 韩信 | 耿恭 | 虞诩 | | 司马懿 | 周瑜 | 诸葛武侯 | 羊祜 | 杜预 | 韦睿 | 崔浩 | 韦孝宽 | 杨素 | 李靖 | | 裴行俭 | 郭元振 | 王禹 | 苏洵 | 苏轼 | 何去非 | 唐太宗 | 薛仁杲 | | 许翰 | 秦始皇 | 李信 | 汉宣帝 | 赵构 | 黄震 | 陈普 | 陈元靓 | 朱右 | 韩邦奇 | 黄道周 | 王夫之 | 李元昊 | 六镇之乱 | 屈大均 | 张良 | 邓禹 | 马援 | 鲁肃 | 虞允文 | 六经 | 蔡东藩 | 百闻不如一见 | 谚语 |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 汉书 | 辛庆忌 | 广名将传 | 赵充国陵园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