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赵理君

赵理君(19051942),四川蒲江人,黄埔军校五期政治科毕业,军统四大杀手之一,戴笠的心腹爱将,江湖人称追命太岁。1932年在洪公祠特训班毕业后,一直盘踞在上海,从事罪恶勾当,以杀人为生,以杀人为乐,先后杀害杨杏佛、史量才等爱国人士,血债累累。而后变本加厉,竟因私人恩怨杀害国民党行政督察专员韦孝儒,案发后居功自傲,有恃无恐。但没过多久,便被蒋介石下令枪决。

赵理君早年曾是共产党员,而且是共产党早期投身武装斗争的一员。1924年,赵理君中学毕业,在家乡当了一个小学教师。1927年,赵理君参加了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逃回家乡,继续教书。1928年任县民团局教练,兼任大足中学军事教练。同年,张希铭也到足中住教,创建中共大足地方组织──县第一个党支部,赵理君与他取得组织联系,协同张希铭开辟党的工作,介绍郑凌灿等人入党。在此期间赵理君入党。1930年10月,赵理君参加了铜梁地区的土桥暴动,失败后潜赴成都。1931年叛离共产党,后奔走南京投靠军统。赵理君此人,一手拿粉笔,一手拿手枪,也可称允文允武。

1932年洪公祠特训班毕业以后,赵理君一直盘踞在上海,并在上海成为一名“行动”专家,1933年在复兴社特务处任情报官、调查组长、侦缉队长、复兴社特务处组织科中校科员,专门从事一些罪恶勾当。

1933年初,在经历了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事变的动荡之后,民权大同盟领导人杨杏佛赴华北呼吁全国统一抗日,蒋介石对此非常气恼。杨杏佛从民权保障同盟筹备工作之日起,就一再遭到国民党当局的威胁恐吓。1933年5月间,军统特务又给杨杏佛寄去一封装有子弹的恐吓信,要他立即退出同盟,否则将采取强硬手段。杨杏佛早已将生死置度外,对此不予理睬,蒋介石决意除掉杨杏佛。

军统头子戴笠6月初亲自前往上海指挥杀害杨杏佛的行动,具体负责暗杀行动的正是赵理君。参加这次行动的特务共有六人,赵理君在事前宣誓:要做到不成功便成仁,如不幸被捕,应即自杀,否则将遭到严厉惩罚。6月18日早上6点多,赵理君亲自带着李阿大、过得诚、施芸之等特务前往暗杀,汽车停在亚尔培路、马斯南路转角处。赵理君自己坐在汽车上,李阿大、过得诚等四人分散等候在中研院附近。约8时左右,当杨杏佛带着长子杨小佛走到院中准备登车时,特务们便走近门前准备动手。当杨杏佛的汽车驶出大门时,特务们持枪同时朝着车内射击,杨杏佛当场遇害。

1933年底,宋庆龄用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的名义,起草了一份英文宣言,抗议蒋介石派人暗杀邓演达、杨杏佛,将它翻译成中文,希望史量才设法发表,史量才通过关系,在某通讯社的稿件上进行发表。凡此种种,迫使蒋介石下了暗杀史量才的决心。

1934年11月13日,史量才赶往上海,戴笠带着赵理君等人前往布置暗杀。行刺当天,特务们很早便去守候。当史量才的汽车行驶到了特务们预定动手的地方时,特务们立刻拔出手枪向史量才的汽车轮胎射击,当枪弹乱飞之时,史量才和他的儿子史咏赓急忙跳出车来分头逃跑。史量才因身体不好,跑得也慢,在慌乱中逃进附近一所茅屋,躲在房后面一个干涸的小水塘中,被站在路上指挥的赵理君发现了。赵理君一面大叫:在这里,一面连连向史量才开枪射击,有一弹正击中史量才头部,史量才当即倒下。另一特务李阿大又跑到史量才身边补了一枪,登时血流如注。特务们见目的已达到,立即集合跳上汽车飞奔而去。

1937年,八一三事变爆发,上海沦陷,而国民党元老唐绍仪仍留在上海,1938年9月,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亲自赴唐宅长谈,拉拢唐绍仪出山,唐绍仪对此不置可否。潜伏于上海的军统特务侦知此事后,汇报给重庆方面,蒋介石指示军统局长戴笠派一得力人员到上海把唐绍仪除掉。戴笠将此任务交给了心腹爱将赵理君。

赵理君从各方面探询唐绍仪的情况,从唐绍仪的亲友来往之中,得悉唐绍仪喜爱古玩,经常驱车往古玩店购置古瓷器、古铜器之类。赵理君得知后,即出重价购买了一只古瓶,伪装古玩店伙计,携带此瓶亲自送到环龙路唐公馆,由门口警卫人员转报,唐绍仪在会客室接见赵理君。赵理君又详述这个古瓶的特点,并说还有一个古瓷瓶比这个瓶的色彩还要好,年代更早,价钱并不比这个瓶高,若要看的话,请指定时间,再亲自送来。唐绍仪很高兴的和赵理君约定了时间。赵理君此次来,已观察清楚唐绍仪的住宅情况。赵理君回到住地后,即召集亲信人员,商讨如何下手,既可以完成刺死唐绍仪的任务,又可以安全逸去。研究结果,决定特制一柄锋利的短斧,由赵理君亲自动手,并准备多辆小坐车在唐宅周围警戒,以防意外。准备妥当后,赵理君即按照唐绍仪指定的时间携带两个古瓷瓶到唐公馆,又在会客室与唐绍仪见面。

唐绍仪看到古董花瓶后很高兴,戴上老花眼镜,把瓷瓶拿在手中详细鉴别,并说:这一次拿来的一个,确实比那一个好,一经比较,优劣立见。观察再三,爱不释手。赵理君认为时机已至,即靠近唐绍仪身旁,伪装与唐绍仪一同鉴别瓷瓶,即刻用右手从裤袋中抽出利斧,照准唐绍仪后脑用力砍去,唐绍仪立时身亡。赵理君杀死唐绍仪后,即将两个瓷瓶收拾好,离开会客室,轻手轻脚的又把会客室门关好,从容告知会客室门外之保镖说:老太爷在会客室等我,我去再拿几个更好的古瓶请他挑选。赵理君即很快走出,与在唐宅外边守候人员乘车逃逸。等待仆人发现唐绍仪遇刺,再找凶手时,赵理君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1942年,山西土皇帝阎锡山与蒋介石不和,蒋介石为了控制阎锡山,下令戴笠封锁晋南到河南洛阳的通道,监视控制人员往来。戴笠以防止进步人士和青年学生渡黄河到晋南转进延安为借口,保举赵理君为第一战区少将编练专员兼洛阳专区行政督察专员,严密控制从洛阳到山西的黄河渡口。

在黄河渡口,赵理君以检查为名,敲诈勒索,胡作非为。稍不遂意,轻则打骂,抢劫财物;重则将人打死投入黄河毁尸灭迹。中统特工人员多次夹杂在渡河群众中搞情报活动,竟也被赵理君打死后投入黄河。

在洛阳,赵理君又兼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华北战地督导团督导专员,这个督导团是戴笠于1938年10月伙同天主教神父、比利时人雷鸣远建立的,其成员除天主教徒、军统分子外,吸收了许多土豪、红枪会徒,以及地痞流氓,在豫东沦陷区及晋东南一带活动。

1941年底,赵理君的督导团公然用枪枝与土匪换鸦片,并且数量有几船之多,被河南第十二行政督察专员韦孝儒的军队查获扣押,处死了首恶分子。于是,赵理君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1942年3月15日,韦孝儒来洛阳出席河南省政府召集的省政会议,他与洛阳复旦中学校长郭兆曙是朋友,就住在复旦中学校内。但第二天却离奇失踪,同时失踪的还有两名韦氏随从。

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得到河南省府的呈报,急忙召集军统河南站负责人兼河南省政府调查统计室主任岳烛远,限令十天内弄个水落石出,活着要找到人,死了要见尸首。岳烛远经过两天调查,此案告破,凶手竟是赵理君,而赵理君也毫不在乎地承认。

河南省党部和教育界人士上街游行,要求严惩凶手。这时在重庆的陈果夫,一再上书蒋介石,要求缉拿凶手,以平民愤。蒋介石接到蒋鼎文呈报,要求立即将赵理君拘捕审讯。国民党第一战区长官部将赵理君移交给了军法执行分监部监押审讯,赵理君在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无法抵赖,供认了作案意图和经过。并根据中统提供的确凿证据,赵理君为日本蓝衣社特务,是一个早已投降日寇的汉奸。

戴笠闻讯否认赵理君为汉奸,企图保全赵理君的生命,便致电战区长官部;要求提人,交由军统内部处理。蒋鼎文鉴于案情重大,又加之河南地方官员的强烈呼吁,便直接电请蒋介石,要求处决赵理君,蒋介石命令于洛阳将赵理君就地正法。对赵理君的死,戴笠流了几滴眼泪,他确实有些欣赏赵理君。赵理君死后,戴笠总感到少了些什么。在军统局本部纪念周上报告此案时,戴笠情不自禁流露出爱惜之情,称:赵理君是一位勇敢冲锋的同志,是组织中的佼佼者。

戴笠指示军统有关部门将赵理君的尸体厚葬在成都龙泉驿军统公墓,以后戴笠每经过成都都要去墓前凭吊一番;并指示军统人事和总务部门对赵理君家属给予厚恤,以示安慰怀念。


相关文章推荐:
黄埔军校 | 戴笠 | 上海 | 杨杏佛 | 史量才 | 韦孝儒 | 蒋介石 | 赵理君 | 广州起义 | 中共 | 南京 | 洪公祠特训班 | 上海 | 复兴社 | 九一八事变 | 一二八事变 | 杨杏佛 | 蒋介石 | 军统 | 戴笠 | 杨杏佛 | 杨小佛 | 宋庆龄 | 蒋介石 | 邓演达 | 杨杏佛 | 史量才 | 戴笠 | 八一三事变 | 唐绍仪 | 土肥原贤二 | 军统 | 蒋介石 | 戴笠 | 唐绍仪 | 唐绍仪 | 阎锡山 | 蒋介石 | 戴笠 | 中统 | 雷鸣远 | 赵理君 | 韦孝儒 | 韦孝儒 | 蒋鼎文 | 军统 | 岳烛远 | 岳烛远 | 赵理君 | 陈果夫 | 蒋介石 | 蒋介石 | 中统 | 戴笠 | 军统 | 蒋鼎文 | 戴笠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