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赵氏孤儿大报仇

《赵氏孤儿大报仇》(又名《冤报冤赵氏孤儿》、《赵氏孤儿冤报冤》,简称《赵氏孤儿》)是元代纪君祥创作的杂剧,全剧五折一楔子。

剧演春秋时晋国上卿赵盾遭到大将军屠岸贾的诬陷,全家三百余口被杀。为斩草除根,屠岸贾下令在全国范围内搜捕赵氏孤儿赵武。赵家门客程婴与老臣公孙杵臼定计,救出赵武。为救护赵武,先后有晋公主、韩厥、公孙杵臼献出生命。二十年后,赵武由程婴抚养长大,尽知冤情,禀明国君,亲自拿住屠岸贾并处以极刑,终于为全家报仇。 [1]

该剧的人物形象的塑造颇具特色,剧中的一批正面人物形象,作者赋予他们不畏强权、见义勇为、视死如归的崇高品格。他们的性格,是在剧情的展示和尖锐的矛盾冲突中加以凸显的,真实感人。 [2]

该剧被列为元杂剧四大悲剧之一。 [3] 意大利、法国、德国的剧作家都有根据该剧改编的剧作上演。 [2]

该剧主要讲述春秋晋灵公时期,赵盾一家三百多口尽被武将屠岸贾谋害诛杀,仅留存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即赵氏孤儿。为保存赵家唯一血脉,晋国公主即赵氏孤儿的母亲托付草泽医生程婴将孤儿带走,并自缢身死。程婴将赵氏孤儿藏在药箱中,欲带出宫门,可又偏遇到屠岸贾部下韩厥。韩厥深知此乃忠良之后,便放走程婴和赵氏孤儿,后自刎身亡。

屠岸贾搜不到赵氏孤儿,遂下令将全城一月到半岁间的孩子都囚禁起来,并称如果窝藏赵氏孤儿者再不交出孩子,就将这些孩子全部杀死。程婴走投无路之下找到了晋国退隐老臣公孙杵臼,并与公孙杵臼商定,用自己的孩子替代赵氏孤儿。一切安排妥当后,程婴假意告发公孙杵臼,引屠岸贾到公孙杵臼家中搜到了假孤儿;屠岸贾杀死假孤儿后,公孙杵臼撞阶自杀。程婴忍辱负重抚养赵氏孤儿,20年后赵氏孤儿长大成人,得知真相后杀死屠岸贾,报了血海深仇。 [3]

该剧以春秋时晋国的一段历史为背景而进行加工创作。据《左传》《史记》等史籍记载,“赵氏孤儿”的故事发生在春秋时期晋景公在位之时。孤儿先是被藏在宫中,后隐居山林,长大后韩厥为他请封。现在的山西省孟县太行山深处,还有传说中程婴与孤儿隐居过的“藏山寺”。 [4] 纪君祥从《左传》《史记》等史籍取材,并据历代流传的程婴保存赵孤的故事,进行加工创造,写成了该剧。 [5] 该剧基本上是按照历史事实编写的,但在情节和人物安排上,也作了一些比较大的改动。 [4]

韩厥(正末):下将军。出于对屠岸贾的义愤和对赵氏的同情,故意让程婴将赵氏孤儿带出府门,并自刎而死。

公孙杵臼(正末):初为中大夫,后罢职归农。与程婴定计,假装收留赵氏孤儿(实为程婴之子),被屠岸贾杀死。

程勃(正末):因过继与屠岸贾,又名屠成,也即赵氏孤儿。二十岁时,得知事情的真相,替亲人报仇雪恨。

程婴(外):驸马赵朔的门人。为救孤儿,献出自己的亲生儿子。又含辛茹苦、忍辱负重将孤儿养大。

屠岸贾(净):晋国大将。因与赵盾不和,竟设计害死赵家三百余口。最后被幸存的赵氏孤儿送上断头台。

赵朔(冲末):赵盾之子,灵公驸马。被逼自杀。其遗腹子即为赵氏孤儿。

公主(旦儿):灵公之女,赵朔之妻,赵氏孤儿之生母。为打消程婴救孤儿的顾虑,生下孤儿之后,即悬梁自尽。 [6]

古人经常把历史上一些重大政治斗争的原因解释为“忠”与“奸”的对立,这当然是很简单化的处理,该剧基本上也是这样做的。剧中程婴的行为。是为了报答赵朔平日的优遇之恩。宋代的皇室姓赵,他们对这一段故事情有独钟,一再为程婴、公孙杵臼和韩厥修祠立庙、加封爵号,这对后来写“忠奸斗争”的戏剧有较大的影响。但是也应该注意到,屠岸贾之“奸”与赵氏之“忠”,在剧中主要是作为基本的背景,是作为对两大家族之间对立的简便的解释而出现的,作家并无意对此作过多的渲染,家族复仇意识在剧中表现得更为突出。

该剧的主题,不是简单的忠与奸的对立。在表现这种复仇意识时,作者又强调了弱者对于残暴的反抗。屠岸贾杀绝赵氏一门三百余口,又为了斩草除根而准备杀尽晋国所有婴儿,这为程婴、公孙杵臼等人的自我牺牲提供了较单纯的“忠”更有人情味的道义根据。韩厥决定放走程婴和他所携带的赵氏孤儿时的一段唱词,“子见他腮脸上泪成痕,口角内乳食喷,子转的一双小眼将人认。紧帮帮匣子内束着腰身,低矮矮怎舒伸”,也表达了对无辜的弱小者的同情。 [7]

但统观《赵氏孤儿大报仇》全剧,确实是“假团圆,真悲剧”。它集中体现中国古典戏剧的伦理主题“忠孝节义”,它的悲剧在于忠奸斗争的忠义落败和义士大无畏的自我牺牲。它看似写作了一个“大团圆”结局,实则悲剧意蕴极强。恶人最终受到惩罚,正义得以伸张,使“三百口冤魂,方才家自有主”,符合中国传统“因果报应”的思维模式。但所有这些,都是建立在深重的悲剧上的。诸多的人为了成功复仇走向了死亡或毁灭,而屠岸贾在作威作福二十余年后才受到了他应有的报应。 [8]

《赵氏孤儿大报仇》的艺术特色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尖锐激烈、波澜跌宕的戏剧冲突。屠岸贾要陷害忠良,程婴等人要护卫忠良,这是一场邪恶与正义之间的冲突。在冲突发展的初始阶段,屠岸贾要搜出赵氏孤儿,派人“把住府门,不搜进去的,只搜出来的”,“等一月满足,杀这小厮”。公主在危急中求救于草泽医生程婴。程婴犹豫不定,公主只好手托婴儿跪地哀恳,从而打动程婴,决定冒死相救。可程婴在临别时又担忧公主在严刑威逼之下,暴露救孤之事。为取信于程婴,公主最终自缢而死。这是全剧的第一个冲突。将军韩厥把守宫门,指着程婴的药箱,仔细审视程婴的神态,反复诘问,最后当面揭破:“你道是桔梗、甘草、薄荷,我可搜出人参来也!”最后韩厥欲放走程婴,程婴却反问:“将军,我若出的这府去,你报与屠岸贾知道,别差将军赶来拿住我程婴,这个孤儿万无活理。罢,罢,罢!将军,你拿将程婴去,请功受赏;我与赵氏孤儿,情愿一处身亡便了!”韩厥不作犹疑,毅然自刎,借以激励程婴的救孤之心,表明自己的纯洁之志,从而树立起了为正义而殉身的壮烈形象。这是全剧第二个冲突。终于,两条人命换得孤儿脱离险境。却不料,一波才平,一波又起。凶残的屠岸贾见走了赵氏孤儿,便下令:“把晋国内但是半岁之下,一月之上,新添的小厮,都与我拘刷将来,见一个剁三剑,其中必然有赵氏孤儿”。这一交代,使矛盾冲突进一步加剧,揭示出《赵氏孤儿大报仇》戏剧冲突的社会意义,使这一历史故事脱离了一般忠奸斗争恩恩怨怨的窠臼,获得了新的生命。第三折中屠岸贾面对出首告发的程婴,冷静地审问:“你和公孙杵臼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因何告他藏着赵氏孤儿?”程婴临变不乱,安详从容地说出一番至理;为了挽救一国生灵,更是免我程家绝后!屠贼觉得在情在理,才转疑为喜。屠岸贾杀气腾腾,直奔太平庄,捉拿公孙杵臼。遭到严刑逼问时,公孙一边矢口否认“藏孤”之事,一边反问:“是哪个埋情出告?”当屠岸贾回答:“现有程婴首告着你哩”时,公孙立刻骂道:“原来这程婴舌是斩身刀。”这一骂又是在做戏,其用意全在于打消屠贼的怀疑,掩盖二人合谋“救孤”的真相。但是,狡猾的屠岸贾并没有因此消除疑虑,反而让程婴拣一条不粗不细的棍子打公孙杵臼。这一招十分厉害,它既可观察公孙杵臼的反应,又可考验程婴的态度,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屠岸贾突如其来的一手,程婴完全没有料到,他推三阻四,几乎引起屠岸贾的怀疑,没奈何只得操起棍子向公孙打去。公孙杵臼更没有心理准备,所以当屠岸贾故意告诉他:“是程婴打你来”时,他禁不住问:“程婴,你划的打我那?”猛然挨了程婴的拷打,一时头昏脑涨,语无伦次,险些暴露真相。然而,公孙杵臼毕竟识破了屠岸贾的阴谋。毒刑虽然是“委实的难熬”,但他还是咬牙挺住,这是第三个冲突。正在僵持的时候,卒子报告:“在土洞中搜出了赵氏孤儿。”屠岸贾便停止拷问公孙杵臼,戏剧冲突的焦点就转向各个人物对待这一事件的反应。屠岸贾见搜出了“孤儿”大喜过望,不禁笑了起来,觉得终于战胜了公孙杵臼,达到了斩草除根的目的。于是当着公孙杵臼的面,亲手把“孤儿”剁做三段。程婴见搜出了“孤儿”,心情却极端复杂:有了“孤儿”,消除了屠岸贾对自己的怀疑。赵氏孤儿得救了,全国的婴孩也得救了。但是,这被搜出的孩子,正是自己的骨肉。眼看亲生儿子惨遭杀戮,他不能不心惊肉跳,悲痛万分,“做惊疼科”,“掩泪科”,又唯恐让屠岸贾瞧出破绽。作者通过程婴的动作和语言,把其内心冲突刻画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剑剁婴儿那一刻,程婴强压愤怒的、欲哭不能的、像地心的岩浆似的内心冲突,通过公孙的眼中所见,真切地反映出来。“见程婴心似热油浇,泪珠儿不敢对人抛。背地里捏了,没来由割舍的亲生骨肉吃三刀。”这种撕裂心肺似的内心冲突比外部冲突更加震撼人心。这是第四个冲突。纵观全剧,各种冲突波澜起伏,各种矛盾错综复杂,激烈的内部冲突与外部冲突结合得天衣无缝,产生了丰富而生动的戏剧效果。

其次,是塑造了一批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剧中的几个正面人物形象,具有不畏强权、见义勇为、视死如归的崇高品格。公主把孤儿托给了程婴,便悬梁自尽。程婴受公主之托,用药箱把孤儿带出宫门。把守宫门的是下将韩厥。韩虽为屠岸贾的部下,但对其挟势弄权、杀害忠良的行为极为不满。程婴掩藏孤儿来到宫门,被韩厥搜出。在此干钧一发之时,韩厥却对程婴说:“我韩厥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怎肯做卖身求荣的勾当。”出于对赵氏忠良的深切同情和对屠岸贾的无比愤慨,韩不仅放走了赵氏孤儿,并且为了让程婴“去的放心”,割断屠岸贾追查孤儿的线索而拔剑自刎,用自己的生命奏响了一曲感人至深的悲歌。公孙杵臼耿介忠直,对屠岸贾的所作所为早已愤愤不平。他和程婴决定一个牺牲亲生儿子,一个献出自己的生命。程婴“出首”,公孙杵臼被屠岸贾捉拿以后,千方百计要逼出赵氏孤儿。公孙杵臼宁死不屈,从始至终骂不绝口。当军士从土窑中搜出的“赵氏孤儿”被屠岸贾连剁三刀死于非命时,公孙杵臼更是义愤填膺,痛斥屠岸贾残害忠良终有报应,然后撞阶身亡。在这位七旬老人的身上,到处都弥漫着一种慷慨忠义之气。除了韩厥、公孙杵臼之外,作者还成功地塑造了程婴这样一个“草泽医生”的义士形象。其感人的举动有二:一是当孤儿被搜之后,他心知孤儿难以保住,对韩厥说道:“将军,你拿将程婴去请功受赏,我与赵氏孤儿情愿一处身亡便了。”二是屠岸贾当着程婴的面,亲手将假冒赵孤的程子剁为三段。这使程婴处于常人所无法承受的精神重负之下,而在严峻的考验面前,他强忍悲痛,始终不露破绽。在尖锐激烈的矛盾冲突中,程婴忍辱负重、沉着坚毅、视死如归的思想性格特点,得到了充分的表现。 [9]

《赵氏孤儿大报仇》是元杂剧中一部优秀的历史剧,也是一部十分有代表性、有很大影响力的悲剧。《赵氏孤儿大报仇》是第一个传入欧洲的中国戏剧,并在欧洲产生过一定影响,法国文学家伏尔泰在1775年翻译了《赵氏孤儿大报仇》,英国剧作家威廉哈切特也曾将其改编为《中国孤儿》,并在英国文化界引起反响。 [3]

中国近代文学家王国维《宋元戏曲考》:“(《赵氏孤儿大报仇》和《感天动地窦娥冤》)剧中虽有恶人交搏其间,而其蹈汤赴火者,仍出于其主人翁之意志,即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也。” [3]

纪君祥,一作纪天祥,生卒年不详,大都(今北京)人。与杂剧作家郑廷玉等人生活时代相同,为元前期杂剧作家。剧作存目《驴皮记》、《韩湘子三度韩退之》等六种。除《赵氏孤儿大报仇》外,其余五种皆已亡佚。明初朱权《太和正音谱》有“纪君祥之词如雪里梅花”之言,可见其创作以格调雅致取胜。 [10]


相关文章推荐:
纪君祥 | 王国维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