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召幸

【释义】特指皇帝对嫔妃召见。

【出处】汉 贾谊 《新书匈奴》:“於来降者上必时时而有所召幸,拊循而后得入官。”

(1)

释义】特指皇帝对嫔妃召见。

出处】汉 贾谊 《新书匈奴》:“於来降者上必时时而有所召幸,拊循而后得入官。”

(2)

释义】指皇帝召唤妃嫔宫女侍寝;或高官贵胄召唤嫔女侍寝。

出处】《西京杂记》卷二:“ 元帝 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案图召幸之。”

皇帝召幸后妃的方法

风流皇帝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后宫女子多至四万,不知道怎样安排她们为他服务。后来,玄宗想出了一个办法,每天将一群宫嫔集中在一起,让她们投骰子,投中者中最优胜者,当夜侍寝。私下里宦官把骰子称为锉角媒人。

春秋季节,唐玄宗令后宫女子们在门前栽花,玄宗追随着一只蝴蝶走,蝴蝶落在谁的门前,当晚便宿在该处,称此法为蝶幸。

由于进御的女子太多,玄宗难以一一记住她们的姓名和相貌,便又发明了一则风流办法,将已进御的宫女臂上,打上“风月常新”之印,再渍以桂红膏,使印记牢固,经水洗不褪色。自杨贵妃入宫,夺的独宠后,“锉角媒人”、“蝶幸”和“风月常新”印都派不上用场,后宫女子只得在七夕向牛郎织女诉幽情。唐敬宗发明了一种风流箭,用意也是决定侍寝之事。用竹皮做弓,纸做箭,纸中间密贮龙麝末香。宫嫔聚在一起,敬宗搭箭一射,中箭者浓香触体,了无痛楚。后来宫中流传着“风流箭中的人人愿”的话。

清朝皇帝每晚召幸后妃时,靠翻绿头牌决定。即在皇帝晚膳时,敬事房太监递上绿头牌,皇帝决定当晚召幸谁,就将其牌子翻过来留下,当皇上就寝的时候。太监把承幸簿呈到御前,当然,生病或信期的妃子不在内,由皇上任意选择。然后由太监持着灯笼去召唤。妃子早已恭候了,稍事修饰,太监在前面引路,贴身的侍女在后面护送,就这样进入皇帝寝宫的偏殿。这里早有准备的,洗梳一番,脱掉衣服,喊声承旨,于是由太监背到寝殿,只是几步之遥。并不是由东宫到西宫,背着妃子满处跑。

好色帝王:一夜召幸三十妃

赵,原名赵孟启,1251年赐名孜,1253年立为皇子,赐名,登基后成为南宋第六位皇帝,在位十年。他是宋太祖赵匡胤的十一世孙,宋理宗赵昀弟嗣荣王赵与芮之子,也就是宋理宗的侄儿。赵幼时读书用功,聪慧敏捷,时常一语破的,令宋理宗十分喜爱。宋理宗没有儿子,便立赵为皇太子。赵二十五岁即位,三十五岁就因酒色过度而身亡了。赵死后葬于永绍陵,谥号为端文明武景孝皇帝。

赵虽然幼时聪敏,但长大后却昏庸无能,荒淫无度。即位时,金朝已经灭亡多年,而北方元朝军队正大举南下,国难当头,他却将军国大权交给奸臣贾似道执掌,使南宋偏安江南的锦绣江山处于暗无天日之中。当时朝廷政治腐败,百姓生活困苦,而赵自己却依旧穷途奢侈,荒淫无道,长期沉湎于酒色之中。南宋王朝病入膏肓,无可救药,只有等着走向灭亡。赵在位十年,南宋王朝一直处于元军大兵压境的岌岌可危之中,但赵不思组织广大军民抵抗元军,却每日白天借美酒浇愁,晚上幸美人散心。他与历朝历代的帝王们一样不仅期盼自己长生不老,而且希望自己永远拥有强烈的**,以驾驭后宫嫔妃,以追求声色犬马。他在服食所谓“不老药”仙丹的同时,还遍寻“壮阳药”,欲幸遍后宫美色。

据清乾隆年间毕沅编著的《续资治通鉴宋纪一百八十》上关于赵的记载,“帝自为太子,以好内闻;既立,耽于酒色。故事,嫔妾进御,晨诣门谢恩,主者书其月日。及帝之初,一日谢恩者三十馀人。”意思就是说,赵做皇太子就以好色出名。当了皇帝之后还是如此。根据宫中旧例,如果宫妃在夜里奉召陪皇帝睡觉,次日早晨要到门感谢皇帝的宠幸之恩,主管的太监会详细记录下受幸日期。赵刚当了皇帝时,有一天到门前谢恩的宫妃有三十余名。史学界就此段文字获知,赵性能力超强,一夜竟然召幸了三十余名嫔妃。

赵即位做皇帝时,当时二十五岁,正是他一生中性欲最为强烈的年龄。既然皇帝有与任何女人发生性关系的特权,后宫遍是佳丽美色,刚获得这种权力的赵自然大喜过望,不会放过每一个春宵良辰。可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所以,赵一夜召幸三十多个嫔妃还是相当可信的。但这也有让人怀疑的地方,以一夜十二小时、三十个嫔妃计算,赵与嫔妃上床一次的平均时间是二十四分钟。在这么短的时间,赵不可能在自然生理状态下完成这轮番的召幸过程。因此史学界认为,赵如果不借助于药物,在床上不可能如此强悍。

尽管关于赵的史料中没有记在这方面的内容,但史学界的猜想不会是空穴来风。据有关媒体上资料表明,壮阳药也叫媚药、房中药。此类药在古代帝王宫中极为流行,有不同的名称,“三益丹”、“益肾丹”、“保肾丹”、“快女丹”、“受宠丹”、“保命丹”、“童女丹”、“益女丹”、“得春丹”、“遇仙丹”、“合欢散”、“寒食散”、“春散”、“相投散”、“一笑散”、“相思方”都是这种药物的不同说法,还有的名字更形象,“美女提倒金方”、“灵龟展势方”、“美女颤声娇”、“贵妃夜夜娇”、“旱苗喜雨膏”、“金枪不倒丸”……虽然叫法不一样,但药理功能是一样的,都是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人性兴奋的药物。

召幸记事就是皇帝的幸事记录。把召幸的宫妃名号、时辰、地点、次数等一一记录在案,以备查验。中国皇帝记“召幸记事”,至少在三代时期就有了。据《礼记》,在周代,“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位世妇、八十一御妻。”而到了后来,皇帝的后宫急剧扩容,少的千人,多者万计。这么多的嫔妃,如果没有记录,确实会乱套。

《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始皇统一六国时,每亡一国,就会把该国后宫也“统一”掉,“后宫列女万余人,气冲于天”。

《三辅旧事》:汉武帝时,“多取好女,至数千人,以填其后宫”。《新唐书》:唐玄宗“开元天宝中,宫嫔大率至四万”。此数远远大于杜甫《剑器行》的“先帝侍女八千人”,而白居易《长恨歌》的“后宫佳丽三千人”,也是大大缩水后的数字。

唐玄宗的后宫人数创了历史纪录,后来的皇帝后宫就再也没有突破此数了。这么多的妃子,如何管理?除了太监外,不少朝代设立“女官”制度。女官除了负责皇帝的性生活,还要管理好庞大的后宫“后宫军团”。当然,替皇帝“记事”,也是他们的日常事务之一,是“祖宗之定制也”,是为了保证皇家血统的纯正。

后宫那么多如花似玉的美女,可男人就皇帝一个,万一哪个妃子春心难耐,怀上个野种,那不就错种了吗?而皇帝对那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也说不清的。有了“记录”,翻翻就知道妃子怀孕是否正常,怀的是不是龙种!

杜牧的成名之作《阿房宫赋》中有提到关于这方面的内容。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译文

(六国的)宫女妃嫔、诸侯王族的女儿孙女,辞别了故国的宫殿阁楼,乘坐辇车来到秦国。(她们)早上唱歌,晚上弹琴,成为便秦皇的宫人。(清晨)只见星光闪烁,(原来是她们)打开了梳妆的明镜;又见乌云纷纷扰扰,(原来是她们)一早在梳理发鬓;渭水泛起一层油腻,(是她们)泼下的脂粉水呀;轻烟缭绕,香雾弥漫,是她们焚烧的椒兰异香。忽然雷霆般的响声震天,(原来是)宫车从这里驰过;辘辘的车轮声渐听渐远,不知它驶向何方。(宫女们)极力显示自己的妩媚娇妍,每一处肌肤,每一种姿态,都极为动人。(她们)久久地伫立着,眺望着,希望皇帝能宠幸光临;(可怜)有的人三十六年始终未曾见过皇帝的身影。燕国赵国收藏的奇珍,韩国魏国聚敛的金银,齐国楚国保存的瑰宝,都是多少年、多少代,从人民手中掠夺来的,堆积如山。一旦国家破亡,不能再占有,都运送到阿房宫中。(从此)宝鼎(看作)铁锅,宝玉(看作)石头,黄金(当成)土块,珍珠(当作)砂砾,乱丢乱扔,秦人看着,也不觉得可惜。


相关文章推荐:
贾谊 | 皇帝 | 贾谊 | 西京杂记 | 唐玄宗 | 天宝 | 私下里 | 进御 | 风月常新 | 杨贵妃 | 牛郎织女 | 唐敬宗 | 敬事房 | 妃子 | 寝殿 | 西宫 | | 宋太祖 | 赵匡胤 | 宋理宗 | 王赵 | 一语破的 | 永绍陵 | | 荒淫无度 | 贾似道 | 暗无天日 | 穷途 | 病入膏肓 | | 后宫嫔妃 | 声色犬马 | 毕沅 | 好内 | 嫔妾 | 进御 | 谢恩 | | 性欲 | | 空穴来风 | 壮阳药 | 媚药 | 保命丹 | 遇仙丹 | 寒食散 | 礼记 | 天子 | 三夫人 | 九嫔 | | 八十一御妻 | 史记 | 秦始皇本纪 | 秦始皇 | 新唐书 | 唐玄宗 | 天宝 | 杜甫 | 剑器行 | 白居易 | 长恨歌 | 妃子 | 女官 | 如花似玉 | 杜牧 | 阿房宫赋 | 辇来于秦 | 朝歌夜弦 | 尽态极妍 | 缦立 | 鼎铛玉石 | 金块珠砾 | 弃掷 | 逦迤 | 秦人 | 辇车 | 秦国 | 渭水 | 有的人 | 燕国 | 赵国 | 齐国 | 阿房宫 |
相关词汇词典